首頁 > 環保大家 > 扎西桑俄×高煜芳:我們應該給雪災中的野生動物補飼嗎?

扎西桑俄×高煜芳:我們應該給雪災中的野生動物補飼嗎?

作者: 年措

圖|雪災中推著牧草上山救助野生動物的“逆行者”

圖|雪災中推著牧草上山救助野生動物的“逆行者”

2019年初青海玉樹雪災,當地牧民和僧人自發背草料上山,為巖羊和白唇鹿等野生動物提供食物。這件事情引起國內許多野生動物保護工作者的關注,大家陸續對此發表各種觀點。

圖|大雪天堅持給牧草裝車,準備上山的牧民們

圖|大雪天堅持給牧草裝車,準備上山的牧民們

反對者大多認為雪災是自然現象,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人類不應該干預自然選擇的過程。也有人借鑒西方國家的研究,指出補飼不僅對于保護野生動物沒有多少實質幫助,而且如果方法不得當,還很可能會對動物種群和生態系統造成負面的影響。

圖|被皚皚白雪覆蓋的野生動物尸體

圖|被皚皚白雪覆蓋的野生動物尸體

支持者認為極端天氣的頻繁發生以及野生動物生存和避災能力的下降,都和人類活動有關系,因此人有責任去幫助雪災中受難的野生動物。

此外,很多人認為藏區老百姓出于利他的慈悲心去救助野生動物的這種行為體現了藏族傳統文化對生命的尊重,這種文化對于藏區的生態保護具有非常重要的積極意義,因此應該得到支持。

圖|雪災中喪生的野生動物們

圖|雪災中喪生的野生動物們

其實,不管是支持者還是反對者,很大程度上大家都還是在用當今世界最為盛行的認知模式在思考問題。這種認知模式的核心是西方實證主義的世界觀。這種認識模式堅持科學的普適性和客觀性,強調證據和數據,回避道德和價值判斷,注重對行為結果的利弊分析,傾向于將觀察對象物質化、客體化和工具化。在實證主義哲學之外,有沒有其它認識世界的方式呢?

圖|雪災中自發救助野生動物的僧人和牧民們

圖|雪災中自發救助野生動物的僧人和牧民們

當然有。我們甚少在網絡上看到藏區本地的保護工作者發表觀點,對他們來說,野生動物碰到困難時人類伸出援手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是毋庸置疑的。我接觸到的幾位親自到玉樹和老百姓一起救助野生動物的藏族保護工作者感到很詫異,他們難以理解為什么會有人反對這樣一件在他們看來理所應當的好事。

正如堪布扎西桑俄所指出的,這次關于是否應該給雪災中的野生動物補飼的討論,根本上體現了以科學為代表的西方文化和以佛教為代表的東方文化之間的沖突。

6 7

圖|曾經那些鮮活的生命,一場雪災,就沒有了任何生的痕跡

圖|曾經那些鮮活的生命,一場雪災,就沒有了任何生的痕跡

這次事件讓我們看到了不同文化對于以下幾組關系的認識差異:人和動物、自然和文化、發心和結果、智慧和慈悲、個體和群體、理論和實踐、本土和外界、現在和未來等。

人們在解讀野生動物補飼,與其說是基于這件事情本身,不如說是在表達各自的世界觀和價值觀。與他者相遇時,我們往往受到自身文化的成見和臆斷的影響,這種影響通常是不自覺的,就像一直生活在水里的魚兒大概也意識不到水的存在一樣。

這些年,越來越多在藏區開展野生動物保護的機構強調要結合傳統文化和現代科學,包括我自己也經常這么說。但我們所說的究竟是哪些方面的結合,怎么結合?“取其精華去其糟粕”是一句我們說得很順口卻缺乏反思的話。我們的語言善用比喻,但經常缺乏嚴謹的邏輯。

圖|僧人和牧民的雪中送“草”,給山上的生命帶去了活下去的希望

圖|僧人和牧民的雪中送“草”,給山上的生命帶去了活下去的希望

文化是人們認識世界的一套象征體系,我們真的可以把它切割區分,哪些對自然保護有幫助,我們就支持,哪些對自然保護沒有幫助,我們就選擇無視?會不會有某些非常關鍵的內容,一旦變了,整體的文化也就變了?這種改變是我們希望看到的嗎?誰來決定?和而不同或求同存異是理想的境界,但這需要基于對彼此異同的深刻認識。

圖|要不要補飼,本質上是一種文化層面的問題

圖|要不要補飼,本質上是一種文化層面的問題

倘若我們沒有真正試著去理解對方,卻用一句“要相互尊重”來掩蓋我們的無知;倘若我們未經深思熟慮和平等對話而妄談“結合”……那么,根據世界上很多地方正在上演的和歷史上已經發生的諸多案例,我們最終見證的很可能不會是所謂現代科學和藏區傳統文化的“結合”,很可能會是“同化”,是一種強勢文化對一種弱勢文化的征服。

圖|傳統和科學該如何結合呢? 繪圖/扎西桑俄

圖|傳統和科學該如何結合呢? 繪圖/扎西桑俄

青藏高原上的人與野生動物和諧共生需要基于怎樣的自然保護理念和方式?希望我和扎西桑俄的對話能夠拋磚引玉,幫助更多關心藏區生態環境保護的人深入地思考這個問題。(高煜芳)

圖|自發組織上山補飼的僧人、牧民們和保護工作者們

圖|自發組織上山補飼的僧人、牧民們和保護工作者們

以下內容根據居·扎西桑俄和高煜芳對話的內容整理。

居·扎西桑俄(以下“居”):青海省久治縣白玉達唐寺僧人,藏傳佛學堪布。2007年創辦年保玉則生態環境保護協會,帶領當地老百姓監測野生動植物、濕地和氣候變化,結合傳統文化和現代科學,以影像、圖畫和文字等多種方式倡導年保玉則及其周邊地區的人與自然和諧共存。

高煜芳(以下“高”):北京大學生物科學本科,耶魯大學環境科學碩士,目前在耶魯攻讀自然保護和文化人類學聯合博士學位,多年在青藏高原參與野生動物研究和保護。

圖|居·扎西桑俄(左)和高煜芳(右)

圖|居·扎西桑俄(左)和高煜芳(右)

高:過去有沒有出現過雪災導致家畜和野生動物大量死亡的情況?

居:我已經快50歲了,這一生中至少經歷過四五次這樣的雪災。我們有一個說法,每隔大概12年或24年就會有一次大雪災。比如1985年發生了整個果洛和玉樹的大雪災,95年的時候又出現了一次雪災,08年接著一次,今年又是一次。

圖|每次雪災,都會有野生動物因此而死亡

圖|每次雪災,都會有野生動物因此而死亡

傳統上很多老百姓說,如果冬天將會有雪災到來,秋天許多野生動物就會開始遷徙,不會呆在它們往年過冬的地方,而是去往別處。

人們還會觀察灌木叢中的鼠兔洞,如果冬天將有雪災的話,間顱鼠兔就會把許多草掛在灌木上或者儲存在洞穴里。當發現大大小小的鼠兔洞中都裝滿了草,人們就會據此推測今年冬天將有大雪。有時候一些有經驗的老牦牛也會跑到其它地方,看到這些現象牧民們就會為雪災的到來做準備。

圖|間顱鼠兔 拍攝者/年措

圖|間顱鼠兔 拍攝者/年措

高:雪災發生時,死亡的一般都是哪些野生動物?

居:大部分雪災都是在2-3月份發生的,這時候死亡的主要是巖羊、白唇鹿、藏原羚、兔子、雪雞等。野生動物的尸體一般就放在外面,沒有什么特殊處理。除了一些有用的,比如狐貍的皮,如果非常好的話人們可能會取下來做帽子,而像巖羊這樣的一般死在哪兒就放在哪兒。

圖|高山兀鷲在啄食牦牛的尸體

圖|高山兀鷲在啄食牦牛的尸體

高:雪災中死掉的主要是那些老弱病殘的動物個體嗎?

居:不一定。雪災中動物死亡可以分為3種情況。第一種我們叫做???????????????????,這是因為天氣太冷使得身體的很多器官不工作,食物也沒有消化,所以引起的死亡。今天下大雪,可能第二天就會死。

這種情況下,死得比較多的是年輕的動物,以牦牛為例,大概就是4-15歲之間的死得多。年老的動物反而不容易死,因為它們很有經驗,會自己去尋找有灌木吃的地方。

圖|雪災中努力覓食而活下去的野生動物們

圖|雪災中努力覓食而活下去的野生動物們

第二種情況叫做?????? ,即弱死的,這種情況跟饑餓有關系。一般是在雪災后幾個月死掉的,特別是在4、5月份。這時死去的大多是有病的、老的、母的動物。

第三種情況叫做??????????????????,這是剎那間凍死的,往往是由于一陣特別冷的空氣突然經過,不管是老、少、公、母,統統就在幾分鐘之內迅速死去。

圖|被凍死的野生動物的尸體,堆成了一座小山

圖|被凍死的野生動物的尸體,堆成了一座小山

高:以前老百姓會給雪災中的野生動物投喂食物嗎?

居:有喂的,但主要是在離家很近的地方或者是路邊等其它看得到的地方。當看到野生動物快餓死或者碰到困難的時候,人們就會過去幫助它們。當看到動物快凍死時,人們也會給它們蓋衣服。但是專門爬山去救野生動物的,以前好像沒有或者很少。

圖|這次雪災,人們專程上山給野生動物喂草

圖|這次雪災,人們專程上山給野生動物喂草

人們給野生動物喂的是當地的草,是原來準備給牛羊和馬吃的草。有時人們也會把動物帶到家里,讓它們喝熱茶,加些鹽進去,再往它們的角上抹些酥油,這樣做對那些弱小的動物尤其管用。一般大雪過后10天左右很多地方雪就開始融化了,待到陽面山上的雪化開了一點,就不用喂了,因為這時野生動物自己可以找到草吃。

圖|蓋上了被子的牦牛們

圖|蓋上了被子的牦牛們

高:保護工作者對這次玉樹雪災是否應該給野生動物補飼有許多爭議,你怎么看?

居:野生動物和人一樣都想活,都不想死。在汶川和玉樹地震時,我們組織去救人,當野生動物因為雪災碰到困難的時候,我們為什么不去幫助它們呢?

野生動物也好,家畜也好,它們碰到困難的時候,人類肯定要去幫忙的,人類有這個責任,因為人比其它動物更加聰明,更有能力。如果動物遇到困難,人類有能力卻不幫忙,光有智慧卻無愛心,這是非常不好的。

圖|長途跋涉為野生動物送草的僧人

圖|長途跋涉為野生動物送草的僧人

高:很多人相信“物競天擇,適者生存”,認為雪災是自然現象,弱的動物被淘汰掉,強壯的動物存活下來,這是自然選擇的過程,人類不應該干預。對這個觀點你怎么看?

居:我覺得補飼不能算是“干預”,而是幫忙。地震、海嘯也都是大自然的現象,因為死的是人,所以我們就很果斷地去幫忙,而這次玉樹雪災死的是動物,我們就不用幫忙了嗎?這種想法我是沒法理解的。

圖|死的是動物,就不需要幫忙了嗎?

圖|死的是動物,就不需要幫忙了嗎?

另外,因為家畜對人有好處,所以給家畜補飼就沒有人有異議;相反,野生動物和人看起來沒有太直接的關系,給它們補飼就有很多的爭論——這其實是一種分別心。這種分別心把人和動物區別對待,把野生動物和家畜區別對待。

圖|上山喂食野生動物的牧民們

圖|上山喂食野生動物的牧民們

高:有些人認為給雪災中的野生動物補飼其實起不到多少效果,這種做法不但對于保護野生動物沒有什么實質幫助,而且如果方法不得當的話,反而還會帶來一些負面結果,最終演變成“好心辦壞事”。

居:我想大家應該都會同意老百姓救助野生動物的發心是好的。當地人有好的發心,并且付諸了行動,但是外面的人說當地人的知識不夠,做的方法不對。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科學家們為什么不給當地人提供知識呢?但是,到底誰的知識和經驗更加可靠,是當地牧民的,還是內地科學家的?這恐怕不好說。

圖|牧民們把野生動物領回家悉心照料

圖|牧民們把野生動物領回家悉心照料

高:你覺得發心和結果哪個更加重要呢?

居:發心和結果到底哪個更加重要,這個問題難以一概而論,只有在具體的情境中才能比較容易地回答。舉個例子,當我看到你快餓死的時候,我肯定會救你的,會給你吃的東西。這時候我不會去想發心好不好、結果好不好:小高都快餓死了,不用考慮那么多事情,直接救就是了!

圖|在當地人眼中,幫助遇到困難的動物,不是一件需要考慮太多的事情

圖|在當地人眼中,幫助遇到困難的動物,不是一件需要考慮太多的事情

你吃了我給的食物后,雖然饑餓的問題解決了,但是有可能因為那些食物對你的身體有害,而我事先并不知道,所以給你吃了那些食物之后你很快就生病,甚至病死。碰到這種情況,盡管結果不太好,但我的出發點是希望你不要餓死,從這方面來講,我已經達到目的了,這是好事。

還有一種情況是我明知道那些食物對你的身體不好,但是如果沒有其它選擇,我還是會先給你那些食物讓你不至于餓死,然后我再想辦法給你治病。因為如果你餓死了,就真的一點活的機會都沒有了。

圖|如果任其餓死,就真的一點活的機會都沒有了

圖|如果任其餓死,就真的一點活的機會都沒有了

高:所以一種就是發心好,結果也好;另一種是發心好,但是結果不好。

居:這也是沒辦法的,很多事情都是這樣。除了佛祖以外,任何人能無法事先完全預料做一件事情可能導致的后果。這次雪災中的巖羊肯定要救,但是應該用什么來喂,怎么喂,什么時候喂——有這些知識當然最好,但缺少知識并不能成為不救它們的理由。

圖|缺乏知識,不能成為不去救它們的理由

圖|缺乏知識,不能成為不去救它們的理由

高:我發現有的文化似乎更加重視“真”,先判斷一件事情正不正確,是否基于已有證據作出的結論,然后才來考慮一件事情好不好;而有的文化則更加強調“善”,先判斷一件事情好不好,再來思考做得對不對。大乘佛教里經常提到“悲智雙運”,某種意義上,慈悲通向“善”,智慧指向“真”。你怎么看待慈悲和智慧的關系?

居:慈悲和智慧是不能分開的,光有慈悲或光有智慧都不行。佛教有這樣的說法,脫離輪回需要智慧來引導,成就佛果需要慈悲作基礎。但是,如果二者只能選其一,如果非要比較哪個更加重要的話,這需要根據具體情況具體分析。若無具體情境而要概括來講的話,那么慈悲比智慧更重要,沒有慈悲心有再多智慧也沒有用。

圖|若無慈悲,再多智慧也枉然

圖|若無慈悲,再多智慧也枉然

高:很多保護工作者會認為,野生動物保護關注的是動物的種群而不是動物的個體,不需要考慮個體的痛苦,有時為了達到保護種群的目的甚至可以犧牲掉某些個體。你怎么看?

居:那我就要反過來問持這種觀點的保護工作者,你愛動物,愛的是一個種群嗎,還是某一個活生生的個體?你愛人,愛的是具體的某一個人,還是一群人?為什么愛人的時候愛的是個體,愛動物的時候愛的是群體?大象太多了,超過棲息地足以容納的種群數量,我們就殺掉一部分個體;犀牛太少了,未來種群沒辦法持續了,我們就幫助它們恢復一下數量——我個人認為人沒有那么大的權力,也不應該有那么大的權力。

圖|人真的有那么大權力去主宰動物的生死嗎?

圖|人真的有那么大權力去主宰動物的生死嗎?

高:接著咱們來說說支持補飼的人的觀點。一些人認為雪災并不完全是天災,現在極端天氣越來越多,這與人類活動有關系,而且也是由于人類的某些活動才導致野生動物躲避自然災害的能力下降,所以人類有責任也有義務去幫助那些在雪災中承受苦難的動物們。你怎么看?

居:我覺得雪災和人沒有多大關系,根據藏文文獻記載,其實過去的大雪災好像更多,現在反倒變少了。真的和人有關系的一個因素是圍欄。如果沒有圍欄,死的動物肯定不會那么多。

圖|如果沒有圍欄,死的動物肯定不會那么多

圖|如果沒有圍欄,死的動物肯定不會那么多

若是動物們能夠提前一兩個月預感到將會有雪災,它們會主動遷徙,時間充足的話,它們可以繞道而行,因此圍欄不會是大問題。但是如果只是提前一兩天才知道會下暴雪的話,圍欄就會是個大問題,因為當雪越積越厚,過了10-20公分的時候,動物們就沒辦法從雪地上躍起來跨過圍欄。

圖|雪積到一定厚度,動物就沒法跨過圍欄了

圖|雪積到一定厚度,動物就沒法跨過圍欄了

很多人說,現在的動物好像有點變“笨”了。要是以前,很多野生動物老早就會預感到有雪災,牦牛也是一樣,會提前去往很遠的地方避災。但今年好像野生動物和家畜都不知道有這個雪災,真不知是怎么回事。

圖|今年的野生動物,好像并沒有事先預料到雪災

圖|今年的野生動物,好像并沒有事先預料到雪災

高:很多人認為藏區老百姓出于悲憫去救助野生動物,這種做法體現了藏族傳統文化對生命的尊重。這種文化對藏區的生態保護具有非常重要的積極意義,因此我們應該支持這種行為,特別是這種行為背后的文化。

居:這是對的。但是我覺得這不僅僅是藏族的文化,也是整個中國乃至東方的文化,只不過在藏區這種文化保留得比較完整。如果自然保護的理念和方法只有西方那一套的話,萬一它錯了,我們就都錯了。如果有不同文化的話,我們就可以選擇,這個不對,可以選擇另一個。

圖|若自然保護的理念只有西方那一套,萬一它錯了,我們就都錯了。

圖|若自然保護的理念只有西方那一套,萬一它錯了,我們就都錯了。

我看到了網上很多人在討論要不要給野生動物補飼,但我感覺他們說的其實都是西方那一套科學的觀點。我很好奇,中國傳統文化的孔子會如何看待給野生動物補飼這件事情呢?

圖|尊重生命,不僅是藏族的文化,而是整個東方的文化

圖|尊重生命,不僅是藏族的文化,而是整個東方的文化

高:在你看來,以科學為代表的西方文化和以佛教為代表的東方文化之間,有哪些差異呢?

居:我很喜歡科學,但我也慢慢發現不是所有科學的都是好的。關于人在這個世界上的位置、什么是野生動物、人和野生動物的關系等很多方面,我覺得科學和佛教的認識都有差異。

圖|野生動物,究竟處在怎樣的位置呢?

圖|野生動物,究竟處在怎樣的位置呢?

東方文化和西方文化的一個最大差別在于對力量的看法。力量最大的是什么?西方的現代科學非常強調數字和科技,但是對東方的佛教文化來說,愛的力量是最大的。

圖|對于東方文化來說,愛的力量是最大的

圖|對于東方文化來說,愛的力量是最大的

另一個差異是有中心的和沒有中心的區別。西方的很多觀念是以人為中心的,即使說是保護動物、保護環境通常也是為了人,是從人的角度和利益出發來考慮的;但是在佛教文化里,眾生都是平等的,都想追求快樂避免痛苦,保護動物就是為了動物本身而不是為了人,這是大乘佛教的想法。

圖|所有生命,都想避免痛苦,這點我們都是平等的

圖|所有生命,都想避免痛苦,這點我們都是平等的

高:很多人類學家認為文化是相對的,沒有絕對的對錯或好壞之分。這是因為不同社會和文化情境下可能會產生不同的價值判斷標準,因此我們不能用自己的價值標準去評判另一種文化。你覺得在補飼這件問題上,佛教和科學的觀點有對錯好壞之分嗎?

居:我覺得肯定是需要區分出對錯的。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認識,如果要判斷對錯好壞,我認為應該要看這個文化對眾生好不好。如果這個文化對眾生的共同福祉好的話,它就是好的文化;如果對眾生不好,只對某一類生命或某個群體好的話,那就不是好的文化。

圖|如果這個文化對眾生好的話,就是好的文化

圖|如果這個文化對眾生好的話,就是好的文化

高:所以我們需要考慮所有生命的共同利益,以此來作為評判的標準。但是要怎么來操作呢?很多動物都不會言語,人類沒辦法和它們進行溝通了解它們的訴求。這時候我們該怎么做?

居:動物不會說話,但人類是動物里面最有智慧的,也是最有機會成佛的,所以人類需要替其它生命考慮。

圖|人類需要替其它生命進行考慮

圖|人類需要替其它生命進行考慮

雖然我們無法完全得知動物是怎么想的,但人和動物其實是有許多相同特征的,大家都渴望生存,畏懼死亡。動物也和人一樣需要吃的和喝的,還需要有安全的地方。佛祖說過,除了佛,沒有人有權力去評判別人;但佛祖也說過,對于那些不會說話的動物,當我們不知道該怎么做決定的時候,我們可以把自己放在它們的位置上去思考。

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那些野生動物在想些什么呢?

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那些野生動物在想些什么呢?

想一想,如果我是這次玉樹雪災中的一只巖羊,我會希望有人來救我嗎?當我躺在地上快餓死的時候,小高過來給了我一口草吃,我沒有餓死,但第二天我的肚子就咕嚕咕嚕開始疼了,于是我就這樣疼死了。即使這樣,我也不會對你生氣的。“如果不是因為小高給了我那口草吃,我就不會這樣痛死了”——我肯定不會這么想。

把自己換到巖羊的角度考慮,如果我是巖羊,我希不希望別人對我那樣做。這么去思考如果發現自己的選擇沒錯,就可以那樣去做。萬一出錯了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不能說是不對的。

圖|如果我是一只巖羊,在我倒在雪地上的那一刻,我會希望有人來救我嗎?

圖|如果我是一只巖羊,在我倒在雪地上的那一刻,我會希望有人來救我嗎?

高:最后,你還有什么想說的嗎?

居:這次我們討論是否應該救助雪災中的野生動物,其實這不是簡單的要不要給巖羊等其它動物投喂飼草的問題,而是關系到我們在青藏高原保護野生動物需要選擇哪種文化。

現在,科學的文化正在進入到青藏高原,這種文化對藏區來說是一種新的文化。面對這種新來的、外來的文化,我們需要非常小心謹慎。以前佛教文化來到西藏的時候,花了300年才開始慢慢被人們接受,過了600年藏族人才真正進入佛教文化。這個過程是非常緩慢的。

圖|保護青藏高原的野生動物,需要選擇哪種文化呢?

圖|保護青藏高原的野生動物,需要選擇哪種文化呢?

現在我們和西方科學理念接觸的時間還太短,很多東西都還沒法理解,需要有一個過程去研究這種外來文化到底對不對、好不好。有可能西方的保護理念只對西方的生態環境有用,但不一定適用于青藏高原。有可能西方的保護理念到了青藏高原反而會破壞當地的生態環境,破壞當地的人和野生動物的關系。

文化是特定環境的產出,我們應該運用當地環境產出的文化,借助當地的知識和經驗,來解決當地的環境問題。

43

文章來源: 年保玉則生態環境保護協會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MVyX6s2rp9U-Hb0eh84vqw?scene=25#wechat_redirect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rejetk.com)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本網轉載文章旨在傳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無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權和/或其它相關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在核實后將在第一時間予以刪除。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