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親子樂活 > 自然教育在德國|弗萊堡市兼巴登州案例

自然教育在德國|弗萊堡市兼巴登州案例

作者: 劉楊

筆者按:在德國南隅小城弗萊堡(Freiburg)學習生活多年,最令人著迷的日常是我在去辦公室的路上,在森林里慢跑的林間小道上,在穿梭于城市的有軌電車上偶遇三兩個老師領著一群裝備齊全的“小不點”,要么正手牽手去往森林的途中,要么正圍坐在樹下做游戲吃便當,要么正歡喜地帶著他們撿拾的葉子、樹丫以及各種花花草草滿載而歸。然而,多年來在欣賞這些孩子們親近自然的畫面之余,我卻不曾有機會仔細思考在這些美妙的日常景象背后,是哪些因素促成了這座城市無處不在的自然教育氛圍,直到全國自然教育網絡的朋友發來的約稿之邀,促使我開始認真整理并追溯有關弗萊堡自然教育的淵源,并以此作為德國自然教育案例的一小段樣本切片,分享給回歸在自然之路上志同道合的朋友們。

?德國自然教育的淵源與背景

注:以筆者所能收集到的信息而言,在德國,與自然教育理念和目標相近或類似的活動也可能以環境教育、森林教育、可持續教育、生態教育等概念代替,各種概念的使用通常也可彼此互換。在本文中,為了書寫方便和統一,若非特別指明某具體案例,則皆以“自然教育”相稱,但偶爾也用“環境教育”的概念。

地處歐洲中心山林地帶的德國,因其地理位置上的天然因素,歷史上有長期依賴森林資源而形成的經濟結構,文化上也有悠久的已融入居民生活和思想的森林文化傳統,其中的代表之一便是尤為中國朋友熟悉的格林兄弟童話系列,收錄了原本流傳于德國民間的、發生在森林里的各種奇遇故事。在這種經濟、文化、生活上與森林資源和環境密切聯系的氛圍,也促成了德國在森林、生態研究方面的悠久歷史。

今天全世界都非常熟悉并廣泛使用的英文概念 Ecology,中文譯為“生態”或“生態學”,最早便是來自于德國科學家 Ernst H?ckel 在1866年提出的德語概念 ?kologie。除了歷史地理等因素,德國近代歷史中的工業與城市化和因此出現的社會與環境問題,也促使當時社會的有識之士積極反應,思考對策。例如,面對日益城市化和街道化的生活環境,許多德國家庭的孩子在放學后喪失了自由、自然、安全的活動空間。為了將孩子們從車水馬龍的馬路上吸引到安全地帶,也為了讓孩子們有接觸自然并練習身體四肢的機會,萊比錫一間學校在兒科兼骨科醫生Daniel Schreber 的建議下,于1865年創建了以兒童健康玩耍為最初目的的農圃花園(Schreibergarten[a]),該模式最后發展成為遍布全德國且持續至今的“份地花園”傳統。

canvas

20世紀60、70年代陸續在歐洲和西方工業國家暴發的一系列環境和能源危機,在德國主要表現為森林退還、核危機等環境問題,成為現代德國社會全民環境意識高漲,并促使社會與國家力量做出回應和行動的最直接歷史背景。隨后,各類環境行動、反核運動、綠黨興起,這些新的社會認知和活動與原有的自然、森林、生態傳統的結合,形成了德國社會的環保意識從個人,到社會,再到政府的全面蓬勃發展。在教育領域,這種對自然、環境和生態的認識也在逐步發展,除了德國的正規教育系統(無論主流或另類,公立或私立),所有教育系統在各自教學理念中對自然和環境議題給予相當的關注。

雖然,從整個社會大環境角度來看,以自然教育為目的的行業體系并不十分突出,但以自然教育為單一面貌出現的機構還是有一定的數量,自然教育或環境教育在德國也有自己的網絡和相當的規模。此外,以筆者觀察所見,整個德國社會是以滲透式的方式,將自然或環境教育的知識、理念、活動融入到政治、經濟、宗教、教育與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

 Photo by mali maeder from Pexels


Photo by mali maeder from Pexels

地處巴登-符騰堡州西南角,同時與法國和瑞士相鄰的弗萊堡市是一個因環保實踐而聞名的德國小城,有人口約20多萬。在對自然與環境議題的關注方面,弗萊堡市的案例有點像一個縮小版的德國案例。

一方面,作為黑森林山麓下的富庶小城,弗萊堡有著和整個德國社會一致的森林傳統和森林文化,而歷史悠久的“份地花園”在弗萊堡也有相當的規模;另一方面,因為70-80年代的環境運動和反核運動,弗萊堡有豐富的環境議題討論空間和行動機會,例如它孕育出歐洲最大的太陽能研究機構(Fraunhofer-ISE[b]),擁有以可持續生活為主題而發展起來的實驗性環保小區——沃邦社區(Vauban District[c]),還曾一度獲得德國“綠色首都”的殊榮。弗萊堡市民中關注、參與環境與自然事務的人口比例龐大,綠黨支持者眾多,曾于2002選出了德國第一位代表綠黨參選并當選的市長,并連續兩屆(16年)在任。

在這樣的歷史、社會和政治氛圍中,弗萊堡當然不缺少各種形式豐富、內容多樣的針對各類人群(兒童、成人以及所有公眾)的自然或環境教育實踐。除了正規學校系統和政府系統對自然教育的關注和投入,更有豐富多樣的市民組織和社會組織致力于自然教育的實踐、推廣、人才培養和網絡建設。以下是關弗萊堡自然教育案例的具體介紹。

?自然教育在弗萊堡

學校系統

粗略劃分,在弗萊堡的正式學校系統(在政府教育部門注冊的)分為公立學校和私立學校。筆者所了解到的情況,公立學校對自然教育內容并沒有嚴格或統一的規定,通常都不會設置單獨的自然教育課程,而是以“滲透式”的方式,在學校的常規課程里融入自然教育的內容或元素。至于課程設計、課時比列、議題討論等等更多基于任課老師的個人興趣和知識儲備進行安排。老師可以把自然教育以滲透式教學方式融入進自己所教授的學科內容,只要她完成本學科所規定的基本教學目標,教學形式上她可以有比較自由的選擇。例如,她可以向學校申請將自己的某些課程安排在戶外進行,這樣學生可以有更多在自然中學習的機會。此外,學校也特別設有“森林周”,鼓勵任課老師們在此期間帶著學生們去自然中學習。

在弗萊堡的私立學校,尤其像蒙特梭利學校和華德福學校這樣對于自然在兒童成長中的作用有特別認識的學校,他們對自然教育的重視程度明顯高于公立學校。在華德福學校的教學系統中,自然主題的教學設計本身就是整體教育理念的一部分;而蒙特梭利學校的課程設計里,也有相當比例的自然教育內容。華德福學校和蒙特梭利學校的系統里都設有教學內容更為靈活的幼兒園部,自然教育的內容和課程設置尤其可以體現在這個階段的教學中。例如,在弗萊堡其中一所蒙特梭利學校(Angell Montessori Schule[d])的網站里,幼兒園部的網頁上的教學理念特別強調了他們對自然教育的重視,以下是部分內容摘錄(翻錄自德語原文):

照片來源:蒙特梭利學校網站

照片來源:蒙特梭利學校網站

“孩子的責任感和警惕性來自他們對環境和自然的理解,因此,觀察、體驗和塑造自然是蒙特梭利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們的戶外區域設有沙坑和泥坑,以及攀巖和游戲設施,為孩子們提供大量且多樣的自然體驗機會……我們定期安排孩子們去往周邊地區,探索城市和大自然環境,自然探索部分的活動通常安排在我們的森林日進行。”

另外,從該學校官網上針對家長的信息中不難看出,學校極力向家長傳遞學校非常重視孩子與自然相處并在自然中學習的信息,這也從側面反應家長們對自己孩子所受自然教育的重視。正是這種學校和家長的雙重重視,才出現了筆者按中所描述的迷人場景:不同的班級,不同的年級,在不同的季節,定期由老師帶著孩子們轉戰在城市與自然之間,去往森林,零距離親近自然。在此,有一個跑題但非常重要的觀察,弗萊堡的市政設施(如公共交通系統)以及它的城市規劃(如嚴格限制城市擴張規模,市區和郊區森林區的自然游樂場的合理分布與布置)等等,在很多方面都充分地考慮了人與自然接觸的需求,使得學校自然教育的教學安排可以很方便且安全的開展。

順帶一提的是在弗萊堡的高等教育系統中,擁有像弗萊堡大學環境與自然資源學院這樣的研究林學和環境類學科的專業學院。而學院的老師和學生是各種環境議題和活動的重要發起者、組織者和參與者,更是各種公眾類自然教育的重要非正式師資來源。但遺憾的是,到截稿為止,筆者尚未查詢到弗萊堡或德國其它地方的大學設置了專門的自然教育或環境教育專業,但打聽得知不少參與森林幼兒園或自然學校的老師都有生物學或地理學背景。 另外,筆者也是直到最近才弄明白,實際上,真正把自然教育看作一個行業并給予專業重視和支持的是德國的職業教育、繼續教育、成人教育和終身教育領域。

政府系統

在德國聯邦政府層面,“環境、保育與核能安全部”以及“食品和農業部”是兩個與環境議題有關的部門,負責制定相關法律,如于1976年制定的《聯邦自然保育法》,或協調涉及全國或歐盟范圍內的環境或自然保育事物。而更具體的環境政策,包括相關教育類的政策,則由各州政府自行制定安排,最后的工作成效和影響力也取決于各州政府執行力度。

在弗萊堡所處的巴登 – 符騰堡州,負責環境、農林等事務的政府機構分別是“環境、氣候與能源廳”和“農業事務與消費者保護廳”。這兩個州政府機構有很多影響自然教育的政策和措施,并運用各種形式支持自然教育。

生態教育巴士項目

1
例如,從屬巴州環境廳的“州自然保護局”,自1987年便成立并資助了開展至今的“生態教育巴士項目”。他們面向學校和公眾提供免費的自然教育和自然講解等活動和服務,向兒童、青少年和成人講解有關動植物及其棲息地的知識,并提供讓人印象深刻的自然體驗活動。巴登州的生態教育巴士共有四輛,分別配置在斯圖加特、卡爾斯魯厄、弗萊堡和圖賓根四個地區。每輛大巴都裝備有必要的自然觀察、自然游戲以及自然實驗儀器。根據學校和其它公眾團體申請和預約,生態大巴和生態講解員會前往當地的自然社區進行活動,如同一個移動的自然觀察實驗室。

“森林日”活動

3

照片來源:網絡

照片來源:網絡

另一個例子來自巴州政府林業系統的“巴州林業研究所”,該研究所辦公地點正好設在弗萊堡。除了日常的與林業相關的研究工作, 他們也有專門負責公眾教育的部門,負責組織、策劃針對大眾的森林教育項目。例如,巴州林業研究所與其它森林教育機構合作,每年在弗萊堡組織針對親子家庭以及公眾,有上千人參與的 “森林日”活動,由林業研究系統工作人員擔任第一線公眾森林教育活動的設計者、組織者,以及講解員,將他們的專業的林業知識與趣味的自然體驗活動結合,讓森林知識以寓教于樂的方式傳遞給普通大眾,特別是傳遞給孩子們。

讀者可以把“森林日”理解成一個在森林里舉行的、關于森林和生態系統知識的、為了森林和林業研究、經營以及大眾服務事業的大規模森林游園活動。“森林日”的活動包括各種自然體驗、手工、知識問答等,集木藝、泥術、攀樹等等活動為一體,特點是歡樂不至吵鬧,趣味不失內涵,活潑不避嚴肅,甚至位于森林里的活動現場,其布置也沒有因為大量的人為活動而顯得喧賓奪主,沒有破壞自然該有的樣貌。總之,“森林日”為公眾和兒童創造了一個很好的學習、了解和感受森林和自然知識的公眾參與氛圍。

此外,巴州林業研究所還組織以培養森林講解員和自然活動帶領員為目的的森林教育培訓(以周末1-2天的短期授課形式,課程持續兩年,參與者多為林業系統員工,尤其以年輕父母居多),并授予林業系統所認可的從業證書,持此證書者可申請相應的自然講解類工作。

生態館

2
除了以上由巴登州政府環境或林業相關機構主持的自然教育和森林教育活動之外,弗萊堡市也有相當豐富的自然教育資源,提供各種面向大眾的自然教育機會。其中,最為弗萊堡人熟悉的是名為 “生態館”(?kostation[e])的生態教育中心,提供針對學生、老師以及普通大眾的各種環境教育內容。

弗萊堡生態館由弗萊堡政府與環保組織“自然之友”(BUND)共同成立,但由BUND經營管理并提供具體的環教課程。BUND是德國著名的老牌環境組織,以關注并回應各類現實環境問題(如氣候暖化、能源消耗、汽車消費、過度消費、基因改造、土地退化等)為其活動的出發點,相應的,生態館提供的環境教育也是希望回應這些環境問題。同時,他們相信有效的環境教育應該是在自然中的教育,因此在一個名為“綠色課室”項目中,環教地點設置在了生態館的戶外花園。

在那里, 孩子們學習觀察花園水塘的微觀生態和水生動物群,或在花園農圃里認識有機的堆肥土壤、土壤環境以及土壤昆蟲,并學習基本的農耕知識(識別蔬菜,食用、藥用草本等),特別還要親身參與耕作實踐,再或者,孩子們參與自然筆記活動,用圖畫和文字將一年四季中對自然的觀察記錄下來,學會觀察、關心、關照身邊的細微自然 。

森林屋

3“森林屋”(Waldhaus[f])是弗萊堡當地另一個重要的以森林為主題的自然教育中心,由市政府基金提供資金和永久場地。“森林屋”自然教育中心每周提供各類收費(少量免費)的體驗活動,以筆者手邊收集到的該中心2017-2018年秋冬季的活動宣傳單為例,活動內容有諸如菌菇識別、本地實用藥用草本識別、漢字(日語)書法、造紙、制作蜜蜂/昆蟲旅館、個人生活木工、團體獨木舟鑿制、森林生態徒步等以短期課程形式提供的手工、木工、自然類體驗或賞習活動。每次活動時間1-3小時左右,根據其內容收費約10-30歐元/人,另有深度學習活動或多天的遠足學習活動有可能收費150-300歐元/人。

相對于作為環教基地的弗萊堡“生態館”和他們提供自然教育活動,“森林屋”更像一個自然類體驗和學習的實體平臺,各種有自然知識儲備和相關技藝的個人或團體都可以申請與他們合作,通過“森林屋”的平臺作用,為自己找到有自然教育和體驗需求的聽眾、參與者、服務人群,亦或客戶。

4
此外,弗萊堡市立博物館也開辟出專門的以自然為主題的 “自然與人”博物館分館(Museum Natur und Mensch[g])。每年該博物館都有關于自然與人的主題展覽,目前的主題是“人與蜜蜂”,這是當前德國社會熱烈關注并討論的話題,大量野生蜜蜂和傳粉昆蟲由于不明原因而消失導致它們的數量減少,引發德國民眾對生態退化、食物生長尤其是蜂蜜產量的各種憂慮和反思。

市民組織或社會組織系統

“森林幼兒園”是一類專門以森林教育為活動主題的,多由市民自發組織的自然教育模式。 雖然森林幼兒園取名“幼兒園”,但它不是傳統意義上的需要與正式小學教育系統做銜接的幼兒園,也不是只接受學齡前兒童的學前班或托兒所,而是基于家長對自己孩子在自然中成長的必要性的考慮,從孩子上幼兒園或上學之余的時間里安排出的額外參與的自然活動,至少這是筆者在弗萊堡收集到的有關“森林幼兒園”的案例情況(該案例將作為具體的自然教育實例待后文詳述)。

“森林幼兒園”這一自然教育的形式非常能夠說明德國的市民階層和個體在面對工業化、城市化以及自然缺失癥等一系列環境與生活挑戰的時候所表現出來的主動性、能動性和創造力。他們能在較短的時間內,快速聚集實施自然教育所需的要素和條件(師資、經費、場地、活動設計、實施,以及團隊組織、協商與管理等)。這除了與組織者(多為兒童家長)的自身素質與能力有關以外,同時還在于如前面所介紹的德國自然教育的歷史淵源,全社會對自然與人類關系的基本共識,以及學校和政府系統已做出的各種努力。各個層面的多方努力,以及以此積攢的數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傳統、經驗、知識和資源,經過一代又一代人才的培養、傳遞、實踐、啟迪,最后才得以匯集成今天我們作為局外人所能看到的有關德國自然教育的郁郁蔥蔥,枝繁葉茂。

德國自然教育這種繁盛景象特別能在成千上萬個自發的社會組織中體現出來。在“綠色城市”弗萊堡,活躍著大大小小成百上千個與森林、自然、環保、可持續發展、生態農業等相關的NGO[1]。既有影響力遍布德國全境的老牌生態協會如NABU (Naturschutzbund Deutschland) 和 BUND(Bund für Umwelt und Naturschutz Deutschland),國際組織如綠色和平、WWF,也有如 “南黑森林自然公園”等區域性協會,還有弗萊堡本地的專注森林高空繩索課程的“弗萊堡森林繩索園”,以及近些年發展壯大的關注可持續農業和社區農業的“Die Agronauten” 和市民協會“Garten-Coop”等等,無論是他們組織的傳統項目、常規活動,如觀鳥、識蟲、辨花、徒步、涉溪等等,還是新開展的特別活動,如森林音樂節、農耕節、綠色電影周等等,都無處不在的涉及自然教育的方法、理念或話題、實踐。甚至很多不以自然、環保為主題的NGO,也會在各自領域內,加入了針對成員或公眾的自然或環境教育的內容或組織相關議題討論。

[1] 按照國內習慣,也可稱為市民組織、社會組織、民間組織等等,在德國通常被成為 eingetragener Verein, 縮寫 e.V., 意為“注冊協會”。

還有另外一些組織或團體,筆者暫沒有了解到它們在弗賴堡的活動情況,但作為和自然教育關聯性比較大的機構,筆者認為可以稍微提及一二。如“德國青年自然觀察聯盟”,是致力于青少年自然能力培養的協會組織。再如,童子軍團體,無論它們是由教會或非教會機構主導發起的,德國童子軍體系應該可以被理解為自然教育體系的一個類別。雖然童子軍的自然活動更偏向于兒童野外生存能力的培養,而非遵照今天我們熟知的“自然教育”理念開展活動,也未將“以有吸引力的方式,在自然中體驗學習關于自然的知識和經驗,建立與自然的聯結,尊重生命,建立生態的世界觀,遵照自然規律行事,以期實現人與自然的和諧發展”作為他們的首要活動目的,但客觀上童子軍活動幫助了“自然教育”目標的實現。

具體案例分析

除此以外,還有很多值得介紹的德國自然教育案例,但由于筆者調研的各種局限性,不能一一分享,在此僅簡要介紹以下兩個案例:一個是一所非常有德國特點的“自然學校”案例,另一個是經筆者訪談整理的“森林幼兒園”案例。

案例一 自然學校

01 機構介紹

“自然學校 ? 德國”(Naturschule Deutschland[2][h]) 大約在30年前成立于弗萊堡,是一家由民間社團自辦的專門針對自然教育議題開展相關專業知識教育和技能培訓的機構。發起人說他們是出于對自然的“熱情、正念和對所有生命的尊重”而成立了這所自然學校,關注“自然、人、教育”三個主題,強調“從自然中學習和與自然一起學習”、“個人能力與再教育”、“從整全學習經歷中獲得專業知識”,目標是促成人與自然的連結,培養有自然意識、社會責任和生態行動的人。

[2] 原名為“自然學校? 弗萊堡”(Naturschule Freiburg e.V.),近期更換為目前的新名稱“自然學校? 德國”。

“自然學校 ? 德國”目前設有弗萊堡、哥廷根、斯圖加特和艾費爾四個辦公室,運作經費主要來自會員費、課程收費和捐助。機構人員目前由三位理事,六名全職老師以及數十位合作老師組成。老師們的專業背景主要集中在生物學、教育學、森林教育、自然教育、社會教育、藥用植物、自然療愈、個人輔導、荒野訓練等領域,也涉及環境教育、再教育、野生動植物、自然藝術、園藝、瑜伽、神話故事和自然傳說等領域,均是經驗豐富的資深專家。

02 專業課程、培訓與服務

“自然學校 ? 德國”為希望從事自然教育(如成為自然引導員)的成人提供短、中、長期的再繼續教育課程和培訓。培訓課程既有自然學校既定設計的課程,也可以根據受培訓者本人的興趣和需求定制針對個人的培訓計劃。無論是哪一種方案,受培訓者都是通過在自然環境中的直接體驗接受培訓練習,他們可在眾多的備選科目中選擇自己感興趣的內容,例如森林導講,野生植物導講,野生動物講解(動物聲響、獵物、跟蹤等),野生草本、植物知識,藥用植物知識,草本飲食知識,素食營養,景觀治療,水環境教育,環境教育(氣候保護、公平貿易),自然教育中的活動設計、組織、交流能力(面對兒童、混齡、成人、家庭、公司客戶等),荒野生存,自然探險,自然導覽,自然藝術,自然創意設計,園藝設計,傳統手藝,故事講述,自然儀式等等。

另外,受培訓者還可以在眾多自然環境條件中(森林、湖泊、河流環境等),選擇自己感興趣的環境進行體驗、培訓和學習。結束培訓課程后,受培訓者將獲得結業證書,以及詳細而有價值的培訓資料做為回顧和補充。

照片來源:Naturschule Deutschland網站

照片來源:Naturschule Deutschland網站

對于自己在自然教育領域的興趣或定位尚不清晰的個人,“自然學校 ? 德國”也提供相應的咨詢服務,包括相關能力評估、職業規劃建議等。例如幫助個人結合自己過去的學院專業背景(生物、地理等)規劃適合本人的再教育計劃,將自己的專業知識在這個過程中轉化成自然教育所需要的內容和形式。同時,由于自然教育的培訓參與過程是一個不消耗人,而滋養人的過程,“自然學校”充分利用行業內的各種豐富資源,在專門的自然教育職業技能培訓(核心業務)之余,也為前來咨詢的個體提供面向個人發展的輔導和建議。這些輔導和建議不一定和職業規劃有關,更多是關注個人的成長。

筆者認為,像“自然學校 ? 德國”這樣職業培訓機構的功能已經遠遠超出一般意義上職業培訓,也不同于一般意義上的自然教育培訓,而是兩者的結合,這種結合即使在德國這個以職業教育聞名的國家也相當獨特。以前我們常聽說德國技能學校在工業零件、機械設備、精細產品等方面經驗豐富,而這所倡導“自然、人、教育”的培訓機構的嘗試真是聞所未聞,非常新穎。可是,同時,筆者又似乎覺得這樣的結合非常合情合理,也許,每位受益于自然滋養,參與過自然教育的培訓者和受培訓者更能體會其中的道理。也許吧。

03 “自然學校? 德國”的網絡發展

經過三十年的發展,“自然學校 ? 德國” 無論在機構內部還是在外部伙伴之間,都建立了有效的合作網絡。在機構內部,以四個辦公室為據點,“自然學校 ? 德國”把各地分散的個體自然教育從業者的資源綜合起來;在機構外,“自然學校”的合作網絡由三部分組成:自然教育相關領域機構、非自然教育領域的合作機構(成人教育機構、藝術機構、特殊人群服務機構等等)、全國各處自然教育戶外培訓地點(森林公園、濕地、保護區、湖區等)。

案例二 森林幼兒園

01 發展背景簡述

有關“森林幼兒園”最初可追溯的源頭是由一位丹麥媽媽(Ella Flatau)開始的。在20世紀50年代,她和朋友們開始有意識地在森林環境中培養和啟發她們的孩子,成為森林幼兒園的雛形,而到了20世紀70年代,森林幼兒園已遍布整個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各國。德國的第一家森林幼兒園出現在1967年,但直到20世紀90年代德國政府開始資助一家位于Flensburg的森林幼兒園之后,德國的森林幼兒園數量才開始迅速增長。據稱德國目前有1500多家森林幼兒園,在“全德自然和森林幼兒園聯合會”(Bundesverband der Natur- und Waldkinderg?rten in Deutschland[i])的網站上,有7家弗萊堡的森林幼兒園登記在冊。

大體上,德國森林幼兒園的出現以及全社會開始重視自然教育的時間發生在20世紀70、80年代,也就是德國社會開始對一系列環境問題進行反思的年代。因工業發展,70、80年代德國黑森林地區曾因酸雨等因素造成森林大面積死亡,公眾對生態的關切程度日益增大。1986年,受切爾諾貝利核事故的影響,隨風漂移的核爆粉塵對德國的自然環境和民眾健康造成了切身傷害。森林中因核輻射微塵污染而無法食用的蘑菇,讓德國人,尤其是年輕父母們開始認真反思核能的危害和弊端,他們開始關注自然與人的關系,認識到保護自然對人類健康和發展的重要意義,也意識到傳授自然知識的重要性以及讓兒童親近自然的必要性。

02 活動理念

“森林幼兒園”的倡導者們相信,兒童可以在自然活動中發展出自己的邊界感,并建立起他們自己的邊界意識。孩子們也可以在自然中練習各種運動能力,并通過在自然中的游戲、玩耍和運動體驗, 學習使用和調動自己身體的各類感觀。通過觀察植物和動物的生長,森林幼兒園的孩子們可以學習到有關生物、生態、生命的各種知識。在自然中的教育,為孩子們提供了觀察和感受四季的變化的機會,使他們認識了生態群落的相互關聯,也懂得了如何欣賞這些變化與聯系。

03 “小小霍比特人” 森林幼兒園

大約十五年前,一些弗萊堡的中產家庭因對自家孩子教育理念的需求,自發組織成立了“小小霍比特人”(Die Kleinen Hobbits[j])森林幼兒園。最初,幼兒園提供周一到周五,從早到晚的兒童看護,兒童年齡在2-6歲之間,后來他們開始接收6-10歲的兒童。幼兒園有1-2位全職老師,另外還有約10名兼職老師,包括本案例的信息提供者Patrick老師。每位兼職老師每次活動負責帶領固定的一組孩子,通常約10名小孩組成一個組,同時,出于安全考慮,每次活動必有一名家長跟隨協助。在Patrick負責的小組里有11名年齡在6-10歲之間的孩子,3個男孩,8個女孩。他每周一下午帶領這些小朋友進行3個小時左右的自然活動,活動內容由Patrick自行設計安排,包括常見的動植物學習和鑒別活動,爬樹攀援活動,為青蛙修筑森林小池塘活動,森林農耕苗圃活動,甚至燒烤活動等等。

6

這些活動的設計依據環境、季節變化由他自己挑選,例如青蛙產卵的季節到了,就帶領孩子們修壩筑池塘,或在太陽大、陽光好的夏末時節,他會按自己的心情為孩子們安排一次野炊活動。總之,所有這些自然活動的唯一目的是為孩子們提供與自然接觸的機會,鼓勵他們增加在自然環境中的停留時間。除了日常的活動,“小小霍比特人” 森林幼兒園也組織大約1-2周的暑期夏令營活動,為那些非常駐的兒童提供自然體驗和游戲活動,通常每周一至周五,每天早上有半天活動時間。

“小小霍比特人”森林幼兒園的家長們多為從事醫生、律師、工程師、老師等職業的中產或高產收入者,幼兒園的所有支出,包括專職和兼職老師的工資,都來自家長們為自家孩子所付“學費”。由于每年參加該幼兒園的兒童人數不同,所以學費并不是固定的,所以Patrick沒能提供有關該幼兒園學費的具體信息[3],但他提到了自己作為兼職老師的報酬,每周一下午3小時,每月四個下午的工作量,他能獲得200歐元/月的兼職報酬。另外他介紹說,每年暑假的2周夏令營活動收費為每人每天6-12歐元,這樣的收費標準是為了照顧家庭條件比較有限的孩子。盡管前面介紹說德國有大量自然教育的人才儲備,但若落實到每個具體的工作點上,相關人才還是相對有限或缺乏的,Patrick說他們幼兒園的老師人手不夠,其中一個制約因素和酬勞有關。

[3] 筆者從綜合信息估計,可能每童每年約1500-2000歐元入園費。

“小小霍比特人”森林幼兒園的部分孩子和老師 照片來源:Patrick

“小小霍比特人”森林幼兒園的部分孩子和老師
照片來源:Patrick

因為比較有限的酬勞,老師們在森林幼兒園工作的原因更多是因為興趣,真正支持他們生活的是其它工作收入。例如Patrick, 他同時在另一所公立學校做半職老師,另外的同事,有的在其它幼兒園做專職老師,有的從事電腦銷售工作,或其它職業。關于老師們的專業背景,森林幼兒園在招募時并沒有嚴格的規定。Patrick本人有五年的園藝專業學習背景并有二十年自然活動的帶領經驗,其它兼職老師有一部分是生物學、生態學的教育背景,另一些兼職老師有相關手藝如木工,還有一些老師的專業背景可能與自然、生態、環境毫不相關,比如剛才提到的從事電腦銷售工作的老師,他是電腦專業背景的,僅僅因為他喜歡帶著孩子們到自然中去玩耍,所以申請了幼兒園的工作,遇到這種情況,在經過家長團和其他同事的面試認可后也可以錄用。

像“小小霍比特人”森林幼兒園這樣的師資結構其實也是很多其它自然教育機構的情況,好在德國社會就業環境相對寬松、靈活,個人可以選擇不同工作之間的工時組合,比如8:2,5:5,4:6等等,這樣就為部分低薪的自然教育從業者提供了增加不同收入來源的可能性。此外,德國政府的失業補助系統相對成熟,若遇到工作轉換期或其它非就業狀態,德國公民可向政府申請為期半年的生活補助,補助金額不詳。

“全民參與”的自然教育

基于對弗萊堡自然生活的日常觀察,結合本文中介紹的自然教育案例,筆者認為德國的自然教育經驗有一種“全民參與”的社會氛圍:具有自然意識、生態視野和創造力的個體,自主而活躍的市民社會,積極的綠黨政治,滲透式的環境教育,有效運作的政府系統與環境政策,以及全民對于“人與自然”關系的基本共識,使得德國社會從整體上呈現出一種生活化、常態化的自然教育環境,各個系統之間交互穿插、彼此借鑒、互相支持。

城市里,在日常生活之中,在各種細節之處,創造出全民“與自然接觸”的機會,前面提到的有意控制規模的城市空間,居民社區隨處易見的自然游樂場(沙坑、攀援設施、非塑料器械、原木質設施、自然步道、水景觀),散落在公共空間里的實驗農圃,保留自然河岸和植被的穿城河道,城市各處最大限度保留下來的自然、半自然景觀,無處不在彰顯規劃者和享用者的自然意識與態度;城郊山林鄉野間,不經意的驛站歇腳點飲水處,不一定提供了有多么了不起的自然教育內容,但卻為來此親近自然的人們提供了方便。

黑森林 照片來源:網絡

黑森林
照片來源:網絡

還有像“黑森林協會”這樣服務黑森林地區休閑旅行運動的協會組織,通過邀請志愿者探查并維護沿路自然徒步設施、標牌簡介等,在無意中為自然教育的參與者們提供了最基礎的支持系統。

關于“全民參與“的自然教育,筆者想用另一個在弗萊堡的親身經歷做例子,說明這種無處不在的,非常德國式的,令人感動的,有關自然教育的可能性。筆者某日在經常慢跑的森林小徑邊發現了一些新制作的用小原木并排搭成的供徒步的路人歇腳小憩的吊床和躺椅,湊近一看,手工完整,每個步驟一絲不茍,繩索與每根小原木之間的連接處,繩索與每一棵支撐吊床的櫸樹樹腰的連接處,每個細節都即考慮了人的舒適度,也照顧到樹的生命,所應用的小工藝不至于讓樹干樹皮在繩索累日的摩擦下受到任何損傷,再移步向右,發現不遠的高處還有一堆疊放整齊的圓木棒,每段木的橫切面都鉆滿了密集的小孔,哦,新搭的昆蟲旅館,贊!我當下猜測一定是某些經常在附近作業的林業人員的杰作,還蠻有人文關懷和生態關懷的嘛,我心贊道!

后來跑步再經過此處,真相揭曉:一群有唐氏綜合癥特點的小男生在一位體態干練穿著類似林業工裝的胡子大叔的帶領下,正圍在一輛迷你小卡車后面往車下卸工具,鏟啊,鍬啊,鋸子啊,看得出他們的熟練。我稍緩跑步節奏,沖著他們揮手喊“Hallo!”,小男生們也大聲回應我“Hallo!”。開心!在天主教治下的弗萊堡,遇見“特殊人群”是平常的,但能遇到一群在森林里做手工,練習勞動技能的“特殊兒童”還是讓我小驚喜大感動。

我的驚喜是有道理的,感動也是有來由的。事實證明,男孩們制作的吊床和躺椅在森林徒步者中大受歡迎,每次我跑步經過,常常看見大人小孩躺在上面享受的樣子,孩子們尤其喜歡,而不遠處的昆蟲旅館,也飛涌著準備歸巢的蜜蜂、昆蟲!那么問題來了,男孩們在胡子大叔的帶領下,在森林里參與手工和勞動的過程算不算自然教育?這正是筆者眼中的自然教育,即,自然教育服務所有與自然真誠友善互動的人,包括這群“特殊兒童”,幫助他們在人與自然互動中獲得技能,得到滋養,讓他們作為自然人的潛能靜靜展現,成為不只接受關愛也可以回饋關愛的人。我為自己在不經意間見證這樣包含著“人與自然關系、人與人關系,以及個人成長”的自然教育驚喜,為男孩們的工作,為胡子大叔的工作感動! 這樣的自然教育誰都沒有被落下,連“特殊小朋友”也被關照和考慮到。

對中國自然教育的借鑒意義

七年前,筆者交接完當時在國內的最后一份工作——將英文紀錄片《The Vanishing of Bees(2009)》翻錄成有中文字幕的《消失的蜜蜂》,來到德國學習環境專業,由于剛從翻錄紀錄片的工作中了解到有關全球蜜蜂大量消失的事實,于是在生態課上遇見教授昆蟲學的德國教授,就按捺不住好奇,興匆匆的上前詢問有關“蜜蜂消失”在德國的情況,但讓人掃興的是,昆蟲學教授回答“德國沒有蜜蜂消失的問題,野外監測顯示我們的蜜蜂很正常”,既然專業的昆蟲學教授都這么認為,就更別提普通大眾,七年前的德國,大家還沒有對正在消失的蜜蜂事件開始重視。而七年后的今天,在筆者即將結束德國求學的時候,德國社會開始嚴肅地討論起蜜蜂和傳粉昆蟲消失的問題,因為經科學家多年研究,終于用數據證實了野生蜜蜂大量消失的事實。

Photo by Timothy Paule II from Pexels     Photo by Timothy Paule II from Pexels

Photo by Timothy Paule II from Pexels

筆者累述上面這段經歷,是想說,中國的環境機構在七年前就已經敏銳的警惕到蜜蜂消失的危險,并有意識的把相關信息作為“自然教育”資料介紹到國內。其實筆者想說,中國很多的環境類工作,包括自然教育,已經做得非常好了!相關的從業人員和參與者對自己領域的熱愛、關注、知識儲備、經驗以及創造性也非常了不起!結合中國自己的生態、地理、歷史、文化、人文環境,在地化地耕耘自己所在社區、城市、鄉村、保護區的自然教育試驗田,保持對自然敏銳的觀察和持久的連接,就是自然教育最好的方式。對于國外自然教育經驗的借鑒,以筆者陋見,非常不重要!(哈哈,自己打臉,之前介紹的德國案例,統統作廢!只能當故事看看)畢竟,每個國家的自然、社會和歷史條件都很獨特,細枝末節的借鑒如果不能與整個國家和社會環境的調整結合起來,效果有限。

以德國案例來說,如果沒有悠久的森林文化,沒有學校系統的參與,沒有政府各個層級系統的配合,沒有全社會對自然價值的共識,僅靠市民力量組織起來的自然教育一定不是今天的模樣,僅依靠家長和自然熱愛者參與的自然教育做起來一定也很辛苦。僅安全方面的支持系統,就讓德國自然教育從業者工作起來輕松很多,家長也是相對放心的,學校也是配合的,整體的社會環境是安全的[4]。

[4] 德國難民危機和相關安全隱患問題,不是本文的考慮范疇。

如果非要說點什么可以借鑒之處,筆者認為有三點可以參考:

第一,雖然自然教育可以僅僅被理解為“利用自然的環境和要素培養個體身心靈健全發展的途徑”,而忽略掉它“關注環境議題,回應環境問題,培養解決環境問題的行動力”的一面,且國內很多近年發展起來的自然教育機構也的確是以個體(特別是兒童的)成長這個角度進入自然教育領域的,但德國案例告訴我們自然教育需要同時關注培養人(包括兒童)的“自然、生態意識”和“環境、社會視野”,要從關注社會整體環境公益的角度培養人的責任感,這樣的自然教育才有持久的生命力。

第二,把自然教育作為職業教育、再繼續教育和終身教育的一部分來理解,像“自然學校 ? 德國”這樣把自然教育作為一種職業培訓,為有志于從事這份事業,或僅僅是出于興趣的朋友,提供職業技能培訓機會;

第三,建立自然教育的立體合作網絡,以合作者而非競爭者的角色對待同行業伙伴。其實都是多余的話,因為這些正是“全國自然教育論壇”一直在致力的工作!

中國的自然教育應該是不一樣,獨特的,是繼承了中國傳統的“人與自然”思想,且又吸收了現代生態知識和自然意識里面各自優質的內涵;中國的自然教育可能注定是不一樣,雖然目前的中國社會依舊處在“人對自然肆意消耗,人與人相互競爭內耗,個體也不停耗損自己的內在”的狀態,但一個充滿全面內耗的社會終究是不能持久的,它一定會回歸到一個正常社會該有的樣子,雖說回歸的過程是緩慢艱難的,但如果在這條回歸之路上有像“自然教育”這樣不僅不內耗,還播撒種子,不斷生發出正向力量的事業助力,那么中國的自然教育會起到遠遠超過通常“自然教育”目的之外的作用,并呈現出與任何其它地方的“自然教育”不一樣的價值和意義。

后記

非常感謝全國自然教育網絡行業研究專業委員會的約稿邀請,如果不是因為寫這篇稿子而做的信息挖掘和整理工作,筆者一定會錯過很多有關德國自然教育的有趣案例和寶貴經驗。寫完這篇稿子,有一種白白浪費在弗萊堡生活的這些年的感覺,明明就在身邊的資源被完全錯過了。自然教育是筆者一直的熱愛,已經錯過“全國自然教育論壇”的精彩討論許多年,今年依然不能現場參加在家門口舉辦的論壇,所以能被邀請以獻稿的方式參與論壇感覺很榮幸,好開心!感謝Patrick的信息、照片和線索貢獻,感謝小紅、周老師、保華的溝通與鼓勵,受益良多,合掌,感恩!!(全文拼寫、表達失誤之處,望諒!)

作者簡介

劉楊(自然名 “河馬”)

現德國弗萊堡大學博士研究生

研究興趣: 人與自然互動關系

研究領域: 城市農耕,Socio-Ecological Metabolism理論, Metabolic Rift理論等

自述:從小在山里田間“野”大的小孩,在從山區搬離到城市的生活軌跡轉換過程中,確認了自己頑固的“自然屬性”,于是欣然從之,一路順著本性的指引,在“自然精神”的療愈和護佑下,努力生長到如今。從大學時代的環保社團經歷開始接觸環境/自然教育,參與環境教育項目若干,如西南師大中美環境教育項目(2001),四川鄉村環境教育項目(2006);編寫或合著環境教育教材或手冊若干,如重慶中小學環境教育教材(2008,2009),李子壩村環境教育鄉土教材“可愛的家鄉”(2009),西寧中學生環境教育讀本“我的家鄉—經歷青海湖”(2010)等。

參考資料

[a] 德國“份地花園”介紹 https://site.douban.com/248068/widget/notes/18501535/note/540879501/

[b] 弗萊堡“綠色城市”介紹 https://www.freiburg.de/pb/site/Freiburg/get/params_E-556409074/640889/GreenCity_cn.pdf

[c] 弗萊堡“沃邦社區”介紹 https://www.freiburg.de/pb/site/Freiburg/get/params_E-1383958621/647942/Infotafeln_Vauban_ch.pdf

[d] 弗萊堡“Angell 蒙特梭利學校”網站 https://www.angell-montessori.de/casa-dei-bambini/paedagogisches-konzept-2

[e] 弗萊堡“生態館”網站 https://www.oekostation.de/com/ueber_uns/leitbild.htm and https://www.oekostation.de/cn/ueber_uns/biogarten.htm

[f] 弗萊堡“森林屋”網站 https://www.waldhaus-freiburg.de/angebote

[g] 弗萊堡“自然與人”博物館網站 https://www.freiburg.de/pb/,Lde/1159870.html#

[h] “自然學校 ? 德國” 網站 https://www.naturschule-freiburg.de/cm/ and https://www.naturschule-freiburg.de/cm/index.php/ueber-uns/verein/leitbild/82-unser-leitbild

[i] “全德自然和森林幼兒園聯合會”網站 https://bvnw.de/deutschland/baden-wurttemberg/

[j] “小小霍比特人”森林幼兒園網站 https://www.die-kleinen-hobbits.de/

文章來源: 自然教育論壇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bZP8htvCfBVqIpct191H-g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rejetk.com)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本網轉載文章旨在傳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無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權和/或其它相關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在核實后將在第一時間予以刪除。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