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有機生活 > “讀書、種田、做豆腐,是三件最苦的事”:生活與生存,從學會做飯開始

“讀書、種田、做豆腐,是三件最苦的事”:生活與生存,從學會做飯開始

作者:蔣吟芊 劉恩保

1

最近有個朋友問了我這樣一個問題:了解鄉村,了解傳統,對我究竟有什么意義?

我右手拿著漢堡,左手捧著泡了雪菊的保溫杯,站在車水馬龍的窗邊思考這個問題。

“因為那里是最早教會我們關于生活與生存的地方啊。”

2

有一個學公共管理專業的朋友說:

“中國的歷史是鄉村的歷史,城市只是在近百年內才開始發展起來,它是沒有根的,或者說它的根在鄉村里。對于我的專業來說,如果你想要去研究一個公共政策或者公共服務,不是在學校里做一個文本分析就能下結論的。我的導師也跟我說,研究生的三年時間里花一年來讀書,然后兩年扎根在鄉村去實踐和體驗。”
這位朋友在老家養過一段時間的烏雞,前幾天還給我寄來了一盒烏雞蛋。

在成為一個視野里只有書本和數字的人后,成長果然少了很多樂趣,也少了更多真正通往理想目標的可能性。

所以今天想和大家聊的是,關于飲食、知識與教育。

在中國,亙古不變的一句話是“民以食為天”。以前吃不飽飯的時候自不用說,現在可以吃飽了,人們開始研究健康的膳食搭配和怎樣吃得更好更美味。

老同學見面、生意洽談、約會相親,最輕也會找一個咖啡館點杯喝的。

微信有事找別人聊天,往往會先鋪墊性地問一句:“你吃了嗎?”

小時候家長會上看其他父母教育同學時也總是說:“你再不努力,以后會被餓死的。”

3

生活里有個很有趣的現象:每天的開始以做早餐為開端,坐在辦公室都能聞到對面居民樓的飯菜香。而下班回家后,買菜、做飯,同時思考第二天的早餐要做什么——所以一直覺得“現在的網絡讓人們思考力退化,遇到事情不經過大腦”這句話并不準確,因為我們一直在“吃”這個問題上不懈思考。

記憶里印象最深刻的,是高中時每到寒暑假,都必須自己解決午餐。醋溜包菜和各種蔬菜燉湯當然是最常做的,牛排也可以煎一煎,沒有人教的日子里每天都在嘗試用不同的食材混搭。所以后來自己租房子時,完全沒有生存的擔憂——

能在人潮涌動的市場里認出大多數年輕人不認識的菜,能用不同的食材做好一日三餐,難度不比準備一場大考來得低。如果能做好飯,生活里還有什么其他可以擔心的?

飲食不僅是調節學習生活壓力的方式,飲食本身就是學習。

4

古人說,“逐鹿中原”、“問鼎天下”。鹿是用來狩獵的,鼎是用來燒飯的,哪怕延伸到了國家層面,依舊習慣用飲食來作為比喻。

古希臘諸神們每天做的事情是游山玩水打情罵俏,為婚姻戀愛折騰個不停,就像為了海倫而掀起的特洛伊戰爭。而中國神話里的神靈們就辛苦多了,要發明狩獵、農耕的工具,要降服成精成妖的動物,要嘗遍百草找出可以做成菜的植物,總之都離不開一個“吃”字。

而在我們所接受的知識里,卻少有關于飲食的文化教育。

易中天在《中華史》系列的開篇中就提到,華夏人文始祖伏羲是“天下第一廚”,專門做飯“獻給神靈”的人,也就是“國之大事,唯祀與戎”(國家的大事,是飲食祭祀和軍事征戰)。

在大學的通識課程中,“營養與健康”、“植物改變生活”、“毒物中毒”這些課總是特別受歡迎,然而在專業教育里,哪怕是以了解中國文化為目的而開設的“國際文化交流”專業都沒有講授飲食文化的。

5

曾經有人問我,我每天寫那么多字那么多文章,文思不會枯竭嗎?我笑著說:我以前每天寫一萬字呢。

靈感不是偶發的奇跡,而是關于“知識”與“生活”的平衡。家里的老人曾經是中學尖子班的老師,退休后在家里每天一邊研究《詩經》,一邊研究如何點豆腐。她說:

“人嘛,是一直在學習的,不管什么都要涉獵一點,興趣廣泛一點,才會有廣闊天地。”

點豆腐,是一門學問。

一部詩經,半部吃經。《詩經·小宛》中有“中原有菽,小民采之”,菽即黃豆,現在制作豆腐最普遍的原料。

不過在以前的時候,黃豆還是非常奢侈的食物,老人們做豆腐用的都是山上的野果子——學名“橡子”,三月開花、十月采摘,剝皮后將果子仁打碎、浸泡,磨制成棕紅色晶體狀,經過多種復雜的工序后最終做成橡子豆腐。

6

古代人吃豆腐,現代人吃豆腐;南方人吃豆腐,北方人吃豆腐;東方人吃豆腐,西方人也吃豆腐。關于豆腐的學問,值得學半年——學習點豆腐的基本操作,研究如何在各成分之間達到黃金比例;再走半年——去中國各地走訪,看看其他地方的豆腐是怎樣做的。

看,即使在最簡單的生活食物里,也透露著“知行合一”的學問。

豆腐有很多種類型和衍生食品。豆腐點得比較老的,為北豆腐;點得嫩的,是南豆腐。再嫩即為豆腐腦,比豆腐腦更嫩的是湖南的水豆腐。豆腐壓緊成型是豆腐干,豆漿鍋的表面凝結的一層薄皮撩起晾干是豆腐皮,卷在白布層中壓成大張薄片的是干豆腐,再薄一點的叫百頁或千張。

豆腐也有很多種料理方法,小蔥拌豆腐、松花蛋拌豆腐,砂鍋豆腐,干絲,臭豆腐、霉豆腐,豆腐乳,等等。

下面講幾個關于“豆腐”的故事。

?1.“讀書,種田,做豆腐是三件最苦的事”

7

四川羅泉,豆干店老板陳遠明的侄女來和他學做豆腐,他說:“這也是為了生存,現在找工作太難了。想學做豆腐的一看就知道,真正想學要不了多少時間,就是很辛苦。”

古時,羅泉盛產鹽,皇帝也覺得這地方的鹽好,便賜了一個祠堂,繳鹽稅的鹽商則在羅泉造了一個鹽神廟。用這里產的鹽的鹵水來點豆腐,這豆腐就能有粘性,變得又細又軟。

雖然現在的人們對羅泉鹽知之不多,但到今天,羅泉的家家戶戶依舊都能做豆腐。

在街上問一個羅泉人做豆腐多少年,她說不上來,只回答“小時候就開始學了”。

豆干店的陳遠明,不論冬夏,都守著炙熱的火爐烤豆干。他說:“這豆腐易消化,能夠克服水土不服,我們用的是最古老最傳統的方式。”

彌渡密址的李加有說,讀書、種田、做豆腐,是三件最苦的事。

他每天六點就要騎摩托車去縣城賣豆腐,妻子也在這個時候起床開始一天的勞作——做豆腐。以前去縣城,李加有都是用馬車,現在有了摩托車,雖然方便了,但每天都要多出來三十塊油錢。

可不論這三十塊油錢劃不劃的來,李加有都要去縣城賣豆腐——家里面上有老下有小,他不能外出打工,只能留在家鄉。

在密址這片地方,古道霉豆腐很出名,是用酸漿點的,酸漿草有香味,點出來的豆腐韌。古時候的商人,總是打些豆腐飯加點蔥或者蒜,走上茶馬古道。

2.豆腐的夢

8

“小時候沒電視,家家戶戶都在門口乘涼,很鬧熱的。”

貴州赤水丙安古鎮上的李勇,總是會想起小時候鎮子的熱鬧景象。那時候,大家都在家,還沒有出去打工,鎮子上人潮如海。

現在,年輕人隨著外出打工的潮流北上南下,李勇的妹妹也在那些遠行人的行列。留下自己的女兒,離開母親,和家鄉別離。

李勇留在鎮子上照顧母親和妹妹的女兒,努力發展自己的豆腐事業。雖然沒有出去過,但“外面的世界”在無聲無息中改變著他的生活。

從前,鎮子沒通路,每次去鎮子上,總要通過擺渡人來過大河;而今,不見了擺渡人,有了橋和水泥路。李勇去鎮子上方便了。

“外面的人”到李勇這買豆腐,買腐乳也方便了。他把腐乳做成了古鎮上的品牌,還有更多的人來投資他的豆腐店。

?3.這是不能丟的手藝

9

“走遠了,就吃不到了。”

在云南石屏,烤豆腐的小攤上,客人說:“哪一天我不吃豆腐,那就說明我不在家鄉,因為走遠了,就吃不到了”。

石屏的石墨坊至今已傳承了三代人。每天泡豆子,搓豆子,搓豆子是為了讓豆子和表皮分開,這樣做出來的豆腐就不會澀。

用石墨磨豆腐,在低溫下豆子的營養不會被破環。用石屏水點豆腐——石屏這里的水很酸澀,不能喝,但拿來做豆腐就剛剛好。

石墨坊的老板李老五說,他下輩子還想做豆腐,因為這是祖傳的手藝,不能丟。

豆漿煮沸,熱氣蒸騰,燈光下,李老五安靜地抽著水煙。

文章來源: 鄉村筆記BTC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BNCIkmxz2GL2eh6Z1ZZrZg

 

本文由Lindsey授權有機會,如需轉載,請聯系作者本人。

本網轉載文章旨在傳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無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權和/或其它相關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在核實后將在第一時間予以刪除。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