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環保大家 > 為綠孔雀作證,愿未來的孩子們還能聽到它們自由的歌唱

為綠孔雀作證,愿未來的孩子們還能聽到它們自由的歌唱

作者:張伯駒

綠孔雀的故事你可能已經看了很多次。那關于綠孔雀保護案件的始末,你了解多少呢?這僅僅是自然之友“為無告的大自然”發聲,提起的40起公益訴訟中的一起,而不一般的是,這是全國首起針對野生動物保護的預防性公益訴訟案件。

今天,自然之友總干事將為大家完整還原綠孔雀保護案件的始末,分享該案的準備與應訴過程。目前該案件的審理還未完結,訴訟成敗擇期宣判。新的一年,我們與綠孔雀的保護之路還將繼續,而我們有幸還有大家一路同行…

叫醒裝睡的人,用法律的語言為自然發聲。 綠孔雀保護團隊代表 張伯駒

叫醒裝睡的人,用法律的語言為自然發聲。
綠孔雀保護團隊代表 張伯駒

我們只是大家的代表、綠孔雀的代表而已。

我們再簡單地認識一下綠孔雀。

大家都認識孔雀,可是為什么我們日常中看到的孔雀和圖片上的綠孔雀不一樣呢?這是因為亞洲有兩種孔雀——藍孔雀(Pavo cristatus)和綠孔雀(Pavo muticus)。

2

這兩種孔雀到底有什么不一樣呢?

首先,從外型來看,綠孔雀是明黃色的臉,而藍孔雀是白色的;藍孔雀的脖子有著寶藍色的像綢緞一樣的圍脖,綠孔雀則是綠色鱗片狀的,且有金色的光澤,所以西南地區某些地方也叫它“金孔雀”;藍孔雀是扇狀羽冠,像小扇子一樣;而綠孔雀是簇狀羽冠。從體型上來說,綠孔雀也比藍孔雀大了很多。

綠孔雀 圖片來源見水印

綠孔雀 圖片來源見水印

藍孔雀 123rf.com

藍孔雀 123rf.com

當然,除了外形以外,藍孔雀起源于南亞次大陸,也就是印度和斯里蘭卡地區。它們經過遷移,包括人工繁育,分布廣泛,所以我們在很多公園和動物園看到的絕大多數都是藍孔雀。

藍孔雀的分布 圖片來源 IUCN REDLIST

藍孔雀的分布 圖片來源 IUCN REDLIST

而綠孔雀是中國起源的本土物種,咱們古代神話故事、文學和藝術作品中出現的孔雀都是綠孔雀,如故宮博物院收藏的孔雀圖,“孔雀東南飛”等,去年1月份習近平主席送給聯合國日內瓦總部的國禮——景泰藍花瓶,也是綠孔雀主題的。可以說綠孔雀是我們中華民族文化的一個符號。

除了外形、起源、文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不同,就是它們的數量。全世界有非常多孔雀,但絕大部分都是藍孔雀。

500只的綠孔雀迎來了滅頂之災

白孔雀是雜交種,并不是野生的。綠孔雀在中國境內的數量只有不到500只,“不到500只”什么概念呢?

如今我國野外大熊貓的種群數量超過1500只,可想而知綠孔雀的瀕危程度——在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中,它屬于瀕危物種,也是中國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去年被云南省列為“極危物種”。

7

那么,這不足500只的綠孔雀分布在哪里呢?

目前全部發現在云南省境內,其中最重要的一片完整棲息地是紅河中上游地區的河谷,紅河是云南中部的一條大河,它從大理巍山起源,流經整個云南中部,最后進入東南亞地區,這個河谷生態孕育了最大的綠孔雀種群。

紅河谷航拍圖 圖片來源:自然之友

紅河谷航拍圖 圖片來源:自然之友

2017年3月份,通過青年科學工作者顧伯健和攝影師奚志農,我們了解到這片河谷出現了一些本不應該有的聲音,比如,炸藥爆破聲、大型運輸機械的轟鳴聲,挖掘機的聲音。

我們在想這邊出了什么情況呢?

山水自然保護中心協助我們做的這張圖表明在我國最重要的這片綠孔雀的棲息地上正在進行一項大工程——修建一座水電站,這個水電站建成后會淹沒絕大部分的棲息地,對綠孔雀來說將是滅頂之災,所以我們認為應該立即采取保護行動。

9

瀾滄江糯扎渡水電站所在的河谷地區也曾是綠孔雀的家園,但是現在沒有一只綠孔雀了。我們不希望紅河河谷珍貴的綠孔雀棲息地同遭破壞,也不希望小朋友未來只能在圖片和PPT上看到綠孔雀,而沒有機會到野外在望遠鏡中看到真實的綠孔雀。

唯有采取專業行動,才有可能帶來改變。

用科學手段尋找證據

行動前,我們首先要了解這片河谷地區,包括它的生物多樣性、綠孔雀的瀕危程度和生存的威脅因素,所以我們要去到實地。

然而,當我們組建起一支由動植物研究者、律師、攝影師、公民科學家組成的科考隊后,“到達現場”這個目標就成了第一個大挑戰——因為紅河中上游地區包括其支流的這個江段都是相當原始的,而當時恰逢雨季,我們沒有辦法跨過如此野性的河流,怎么辦?

還好,我們有一位重要的隊員,他叫幺哥,他是一位戶外漂流專業人士,曾經是1986年著名的長江漂流隊舵手。

左上那位就是幺哥 圖片來源:自然之友

左上那位就是幺哥 圖片來源:自然之友

幺哥協助我們設計了通過戶外漂流進入棲息地科考調查的路線,并在其后的一年中邀請了全國十多位頂級的漂流運動專家前來支持。在幺哥和專業漂流團隊的“保駕護航”下,我們終于進入這片至關重要的區域。

30多年前,幺哥和他的隊友們完成了首次漂流長江的壯舉,30多年后,他為了保護綠孔雀行動再一次為公益科考隊掌舵 圖片來源:自然之友

30多年前,幺哥和他的隊友們完成了首次漂流長江的壯舉,30多年后,他為了保護綠孔雀行動再一次為公益科考隊掌舵 圖片來源:自然之友

接著,我們和科學家們共同開始進行探索。每天早飯后,我們一起將所有的設備防水包裝后鎖在船上,把船抬到江里,然后開始上船劃漿。

當水流不急的時候,我們就得使勁劃漿,遇到激流或險灘后更得拼命地劃漿,因為必須保持船頭的方向正確,不然我們可能會翻船。

在幺哥等專業人士指導下,所有人按照專業的方式奮力地劃漿渡過一個個險灘,渡過險灘以后,又會進入一段緩流,然后又使勁往前去劃,然后再有險灘。

中午吃點干糧,到達要去考察的山谷,靠岸,上山進行調查記錄,調查完了以后,再下山,上船,繼續劃漿,沖過險灘,如此反復。晚上天黑之前我們一定要上岸,不然天黑后就很難預知前方有多少礁石險灘。

12

上岸以后,我們會狼吞虎咽吃一頓飯,晚上再開總結會、整理數據和影像資料。第二天起床繼續如此進行。這是2017年8月份為期一周的野外科考工作,當然后來還有很多次這樣的調查。

13

那么我們進入溝谷后都發現了什么呢?

印象特別深的是,第一天靠岸后進入到溝谷,大約走了100多米,當時一位年輕的科學工作者說:“停,這個石頭上有點不一樣的東西”。我就趕緊湊過去看,這是什么東西呢?

其實這是綠孔雀的“便便”,當時我負責收集了一小袋,通過塑料薄膜觸碰到那坨“便便”,感覺軟軟的、很溫暖,應該剛離開綠孔雀身體不久。

我當時想:做綠孔雀保護這么長時間,距離綠孔雀最近的一刻似乎就是此刻了。

綠孔雀的糞便 圖片來源:自然之友

綠孔雀的糞便 圖片來源:自然之友

見到它的排泄物后不久,我們又發現了綠孔雀的羽毛,大家看到照片上那一抹亮麗了嗎?還有很多它們的腳印,這些發現進一步證明了這個地方綠孔雀棲息的活動痕跡。這只是第一次靠岸,后來的考察過程中,每一次靠岸我們都會有新的發現。

綠孔雀的羽毛 圖片來源:自然之友

綠孔雀的羽毛 圖片來源:自然之友

如何守住綠孔雀最后的凈土?

這個區域綠孔雀最大的威脅,是大型工程的建設。此外,因為它有時候會到周邊村莊吃農田里的稻米,曾多次遭受農民投毒導致死亡。

所以,阿拉善SEE云南項目中心正在做一個項目,他們在綠孔雀棲息地旁邊的一個村莊建立了保護小區,培養村民做保護者,而且有一些補償,讓農民不再毒綠孔雀。這些都是很重要的努力。

巡護員每月參加巡護培訓 圖片來源見水印

巡護員每月參加巡護培訓 圖片來源見水印

然而如果綠孔雀的家園因淹沒而毀掉,后果將無法彌補,這也是很多科研工作者、媒體和社會公眾關注這片區域的原因。

在考察過程中,我們發現越來越多的證據和事實證明水電站帶來的毀滅性威脅。就在我們看到綠孔雀羽毛的這個地點,它上方50米將是未來水電站的蓄水水面,可以想象到未來大部分的河谷季雨林、熱帶雨林片段等綠孔雀重要棲息地會被淹沒,蕩然無存。

有不少朋友會說:“綠孔雀不是會飛嘛?”可現實很骨感,首先綠孔雀是留鳥,不是遷徙型的鳥類;而且它周圍已經幾近“無處可去”,很難找到如此適合生存的地方,因此這片河谷就是它們最重要的棲息地。

17

當團隊在綠孔雀棲息地下游調查時,看到水電站已經開始在建設了,下游的一個山頭都被削禿,工程轟鳴。

我們要為大自然發聲

自然之友曾出版過一本書,名為“為無告的大自然”,大自然不會說話,綠孔雀只會鳴叫但是人類聽不懂,當它們的家園危在旦夕時,我們還能做些什么?

從2017年3月開始,自然之友、野性中國、山水自然保護中心等組織通過遞交建議函、呼吁信、與當地政府和水電公司面談等方式做了多輪努力,但收效不大,面對即將被淹沒的綠孔雀棲息地,我們還能做些什么呢?

好在,新修訂的《環境保護法》賦予了環保組織一個重要的權利——可以通過發起環境公益訴訟的方式,用法律武器保護自然。

因此,在2017年7月,自然之友作為原告在云南提出了第一起“野生動物預防性公益訴訟”,也就是我們常說的綠孔雀保護案。


《拯救綠孔雀》

這是一次以《環保法》為劍的戰役,比法律更珍貴的,是人與自然相連的赤子之心,和我們腳下共有的家園。

去年7月我們提起訴訟,8月法院正式立案,隨后這個水電站的施工暫停了,我們并不知道何時會復工。至少在這一年多以來,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綠孔雀的棲息地暫時沒有被進一步破壞,綠孔雀和其他物種存留了繼續生存的機會。那么,關于這起至關重要的公益訴訟,它背后又有什么樣的故事呢?

為綠孔雀吶喊的背后

18

這是自然之友收到的一張“傳票”,作為環境公益訴訟原告,我們多次代表無告的大自然提起訴訟,去為物種和生態系統維護權益,因此也經常收到這樣的傳票。

通常,發起一個案件后,就會緊鑼密鼓地開始準備證據等訴訟工作。證據是訴訟中重要的一環,如果我們在法庭上一味地講綠孔雀多么美這些感性的話,并不會起到太大作用。

因為既然選擇通過法律手段推動保護,就需要更加專業、專注、理性和冷靜地行動,在法庭上哪一方的證據更加有力、邏輯更加嚴謹、得到更多法條的支持,誰就有更可能贏得最后的結果。

19

這是2018年8月份在云南省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的現場,我和兩名案件代理人共同代表綠孔雀和它們的家園坐在原告席上。

綠孔雀案開庭現場,自然之友的原告團隊

綠孔雀案開庭現場,自然之友的原告團隊

這兩位代理人很有特點,年長的男士叫夏軍,云南人,是身經百戰的資深環境律師。

年輕的這位女士叫做何藝妮,云南人,作為剛從法學院畢業的環境法律人,她入職自然之友法律團隊的第一天進入到綠孔雀的案件中,隨后又“空降”到紅河河谷中進行漂流野外科考,她人生中代理的第一個訴訟就是云南的綠孔雀保護案。

在這個法庭的原告席上,我們三人一直在并肩作戰,但在出庭的背后,有非常多的科學家、研究機構、環保組織、專家人士、基金會和社會各界朋友在支持著我們,我們只是大家的代表、綠孔雀的代表而已。

那么,在這個過程中真正拼的是什么?

大家可能經常看律政劇,法庭上充滿激情澎湃的演講。真實情況并非這樣,開庭過程比電視劇要艱苦得多,法庭之外也要用盡全力比拼每一個證據的真實性、有效性和關聯性。

這是綠孔雀案件的證據目錄(一本厚達500多頁,被翻得爛熟的目錄書),其中有很多的內容,并且這還不完整,還有光盤、照片、GPS點位等其他電子版內容。事實上,我們發起的幾十起公益訴訟中,每一個案件的背后都需要做這樣大量的基礎工作。

證據來自科學界、影像、以及你我他

首先我們要取得一系列的證據去證明這個地方是綠孔雀重要的不可替代的完整的棲息地,因此我們引用了大量科學家和研究機構的論文,從中可以看出,科學界的論文不僅能用于學術交流,也會給保護行動帶來重要的支持。

我們不僅有來自科學界的證據,還有大量影像的支持,奚志農老師、莊小松老師、王劍老師、吳迪老師以及野性中國的攝影師團隊都在為此努力著。作為證據,我們不僅要向法庭提交原始影像文件,并且要附帶上拍攝時的GPS點位。

此外,我們邀請貓盟用紅外相機在野外拍攝綠孔雀活動影像,紅外相機的關鍵價值在于它的點位就是綠孔雀活動的位置,如果我們用長焦距的鏡頭拍攝的話,很可能相機的坐標在棲息地范圍之外,所以紅外相機的證據非常有價值。

這是紅外相機拍攝到的視頻,大家看到那只好奇的綠孔雀了嗎?

紅外相機拍攝云南綠孔雀活動視頻,版權所有:自然之友,拍攝支持:貓盟。

這是莊小松老師用長焦鏡頭拍攝到的綠孔雀沙浴視頻,以證明即將淹沒的河灘地是綠孔雀生活史過程中的重要場所,它在這里喝水、覓食、求偶、沙浴,綠孔雀喜歡在沙子里邊洗澡,這個沙浴過程中會把體表的寄生蟲清洗掉。

云南綠孔雀沙浴景象,攝影師:莊小松

這些珍貴的視頻,都是我們提交給法院的證據,讓我們在庭審過程中告訴法庭的審判員和人民陪審員:這個地方是綠孔雀不可淹沒、不可替代的重要棲息地。當然我們還有其他的很多證據,這其中還包括果殼網、野性中國等關于綠孔雀的報道文章。

大家可能會想,一篇微信文章也算證據嗎?事實上,雖然證據效力可能不如科研論文或現場影像強,但依然可以列入證據目錄,依然具有重要的價值。

在訴訟過程中,光有綠孔雀的證據還不夠。因為保護旗艦物種固然重要,但旗艦物種代表的是它所生存的這個廣闊的區域,我們需要用更多證據來證明這片區域、這個生態系統的重要性和受到威脅的嚴重性。

科學研究表示:和一般的熱帶雨林不同,紅河中上游河谷季雨林地區是最適合綠孔雀生存的地方,而恰恰也是未來會被淹沒的。

基于這個目標,我們又取得了一系列證據去證明這個棲息地的整體重要性,在這個過程中,不僅僅是證據材料,還有一批專家、證人來到庭審現場作證。

季雨林河谷中的木棉

季雨林河谷中的木棉

紅河中上游河谷季雨林地區是最適合綠孔雀生存的地方

紅河中上游河谷季雨林地區是最適合綠孔雀生存的地方

“我來這里為綠孔雀作證”

奚老師作為野生動物攝影師出庭作證,他告訴法官:“多年前,云南大理巍山青華鄉的綠孔雀自然保護區生活著很多綠孔雀,但恰恰由于那里建了一個水電站,造成生態破壞,致使這個名叫綠孔雀保護區的地方已經沒有了綠孔雀,一只也沒有了”。

之前奚老師在云南當地拍攝綠孔雀的過程,證明他親眼目擊過綠孔雀在這片地方生存,奚志農老師在庭上還說:“作為一個云南人,我來這里為綠孔雀作證,是因為我不希望未來在云南再也看不到綠孔雀”。

研究我國蘇鐵多年的劉博士和我們一起在綠孔雀棲息地發現了這種極危物種——陳氏蘇鐵的大量分布。

河谷季雨林中的陳氏蘇鐵 圖片來源:自然之友

河谷季雨林中的陳氏蘇鐵 圖片來源:自然之友

當時我們一起在這個叢林里邊給數百株蘇鐵打了GPS的點位,而經過專業推測,這個地方預計有超過2000株的的陳氏蘇鐵,可能是我國發現的最大種群。而這些已經標注位置的數百株陳氏蘇鐵中,90%都將被計劃修建的水電工程所淹沒。

在調查過程中,因為長期濕熱缺水,劉博士在現場差點休克。我讓他趕緊下到江邊的漂流艇上喝水吃東西。他說:“我不,作為一名研究者,研究蘇鐵是我的使命,我要把它記錄下來,眼看天色就暗了,漂流不能回頭,我不知道下次什么時候才到達這里,我要盡可能多地把它記錄下來。”

這位年輕的科學工作者來到法庭之上,為他所研究保護的物種作證的時候,表現得沉穩、專業。他的自信來源于他扎實的研究,并且他愿意為他研究的物種、這片季雨林去作證。我想這是任何的科學人士應該有的擔當。

當時,我忽然想到十年的一個場景:當時我們推動環境公益訴訟的過程非常艱難,尚未有相關的法律條款出臺,很多人也不理解更不認為有希望。

我曾和幾位同在推動環境公益訴訟的伙伴想象:如果未來的某天,環境公益訴訟制度真的確立下來,我們能夠代表自然和公眾利益提起訴訟,能夠請那些研究動植物、研究生態環境的學者,為了他們所研究和鐘愛的物種在法庭上作證,以此推動有效保護,那該是多么有意義的場景!

而十年后的此刻,我坐在環境公益訴訟的原告席上,看著三米之外劉博士為他所研究保護的物種而理性地據理力爭的時候,我想,這十年做的一切的努力、經歷的一切艱苦和挑戰,都是值得的。

當然,作為綠孔雀保護過程中的一把“利劍”,這場公益訴訟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但綠孔雀保護行動絕不只是自然之友的法律團隊在努力,它是很多人共同努力的過程。

很多文藝工作者為綠孔雀發布創作的作品,比如韓李李創作的“阿拉兔和綠孔雀在一起”、“極危物種”的創作以及古風音樂圈專門創作的歌曲。

24 25

剛才我提到過,野性中國正在拍攝的記錄片,并通過影像傳播讓更多人加入綠孔雀保護的隊伍,阿拉善SEE西南中心一直在做綠孔雀的社區保護工作并初見成效,還有貓盟、山水自然保護中心、聞丞博士等伙伴一直在支持我們。

我們希望感謝的人太多,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因為訴訟還沒有宣判,因為保護還在進行中,我們唯有拿出更大的努力堅持到底,用專業和專注讓這樣的預防性公益訴訟有所成就。

在綠孔雀案之前,大部分的環境公益訴訟都是在傷害已經成立以后,讓破壞者去賠償、修復或道歉,但是綠孔雀的棲息地一旦淹沒,所有植被蕩然無存之后,幾乎不可能進行恢復。

面對不可逆的破壞風險,我們唯有發起預防性訴訟,別無選擇。

這個過程有非常多的艱難,但也有很多的暖意。比如,我的同事楊丹一直在推動讓更多青少年有機會認識綠孔雀,她連續兩年組織發起了全國青少年綠孔雀繪畫大賽,各地的孩子們把他們的繪畫和作品寄給我們。

杭州的一個孩子的作品讓我印象很深。他說:綠孔雀,杭州西湖歡迎您!(如果云南你待不下去來我們這兒吧,我們杭州人民會對你很友好的)。

26

雖然他可能還不了解棲息地和生態系統的科學概念,但是我們看到了滿滿的關愛之心。

我們相信隨著綠孔雀保護的行動不斷向前,未來可能有更多的保護者、更多的綠色公民就會從這些孩子們當中產生,我也希望未來在座的伙伴們可以讓更多人有機會參與進來。

今天我分享的綠孔雀公益訴訟只是自然之友最近三年多的工作,是我們所發起環境公益訴訟的四十分之一。

除此之外,我們在山西和貓盟一起努力保護華北豹棲息地,在福建為了水源地的天然林努力,在貴州守護珍稀植物鵝掌楸的自然保護區,在廣東南嶺和鳥獸蟲木、廣東環保基金會一起用法律推動受破壞的保護區核心區進行生態修復……

我們相信,在很多努力缺乏實際效果的時候,公益訴訟的法律手段可以像一把手術刀一樣,直切問題的核心,直接面對破壞環境的力量。

我們一直不認為被告就是“壞人”;我們也相信經過一系列的過程,他們也會意識到自己違法破壞環境所造成的影響,并為此付出成本;我們愿意和他們在法庭上用證據,用邏輯、用專業知識、用法律來進行博弈;我們相信這樣的博弈對于生物多樣性保護、對于每個人和自然的連接是有益處的。這條路還在繼續,希望我們能夠一起走。

最后我希望和大家分享一段紅河中上游河谷綠孔雀的叫聲,希望所有的努力能讓我們未來的孩子們還能在野外聽到這樣的叫聲,謝謝大家。

27

?互動提問時間

觀眾:保護綠孔雀我們普通人能做什么?

張伯駒:告訴身邊的朋友們中國還有一種本土物種叫綠孔雀,它需要得到我們的關注。每一個物種的保護絕對不能只是在法庭上,如果沒有公眾的關注,法庭上的我們就是孤立無援。有了大家的關注和支持,我們就會底氣十足。

自然之友和阿拉善SEE基金會都已經開通了月捐,如果大家愿意的話,可以關注我們的微信服務號,成為我們的月度捐贈人,你們的持續捐贈支持可以支持中國更多的環境保護機構成長。就像剛剛看到的,如果沒有貓盟,就沒有紅外相機的照片,沒有這些照片,我們的證據就會弱一些。

也希望大家都能成為自然愛好者,每個自然愛好者都可能成為生態保護中的“傳感器”,第一時間發現可能的破壞風險,讓專業機構有可能盡早介入推動問題的解決。

觀眾:張老師,方便透露一下訴訟的最新進展嗎?

張伯駒:2018年8月底,第一次開庭已經結束,現在法院還在審理過程中。如果有進一步的進展,可以公開信息的時候我們會通過自然之友和貓盟等幾個渠道告訴大家。

文章來源:蓋婭自然教育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OdTCl7DXlSIDxdoiVmlXPw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rejetk.com)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本網轉載文章旨在傳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無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權和/或其它相關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在核實后將在第一時間予以刪除。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