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有機園藝 > 叫板《自然》雜志,不能把農業道路問題當成簡單的算術題

叫板《自然》雜志,不能把農業道路問題當成簡單的算術題

作者:胡躍高 侯解

1

2018年12月12日,《自然》(Nature)雜志登載了一篇文章“土地用途改變對減緩氣候變化的效應評估”(Assessing the efficiency of changes in land use for mitigating climate change)(以下簡稱“評估”),從全球氣候變暖角度粗線條探討農業土地利用中農田、牧場、生物質能源、新建林地的調整問題。文章提出了作者的基本認識,沒有給出明確的結論。

兩天后的12月14日,英國《每日郵報》網站報道了采訪論文作者之一——瑞典理工學院的副教授斯蒂芬·維爾塞紐斯的消息。在采訪中維爾塞紐斯說:

瑞典的有機豌豆比常規現代農業對氣候的影響高約50%,有機冬小麥高約70%。

這意味著用有機方式生產同樣多的糧食需要開墾更多土地。

由于開墾土地需要砍伐森林,有機農業擴大面積就會間接刺激二氧化碳排放量,世界糧食生產是由國際貿易決定的,我們在瑞典種植作物的方式會影響熱帶地區的砍伐活動。如果使用更多土地換取同等數量的糧食,我們等于是在間接鼓勵世界其他地方進一步砍伐森林。

權威期刊登載,加上宣傳文章結論 “反常”,文章一出即被各大媒體轉載。

綜合來看,“評估”一文的核心論點是,由于有機農業的單產比常規現代農業低得多——文章稱這主要是種植有機作物不使用化肥的原因——為了生產同等數量的有機食品,需要開墾更多土地,砍伐森林,碳排量由此將增加高達70%。用同樣邏輯來推論,就連有機肉類和有機奶制品生產也沒有工業化農業生產肉類和奶制品更環保。[1]

由于有機農業產量低,所以要養活世界人口,我們需要更多土地,就要砍伐更多森林,從而增加碳排放量。這一邏輯看似如算術題一樣清晰明了。然而,事實是否如此簡單?“有機農業的單產比常規現代農業低”這一前提,是否已是鐵定、不爭的事實?在21世紀的中國我們應該如何看待有機農業?借此機會我們討論如下。

一、歐美常規現代農業與有機農業的爭論仍將持續一段時間

歐洲早在19世紀初之前就開始認識到耕地土壤肥力降低問題。

1800-1804年,德國自然科學家亞歷山大·馮·洪堡發現秘魯農民利用欽查島鳥糞增產現象,英國人隨后宣布對欽查島擁有主權,組織開采。19世紀70年代在開采約1300萬噸后欽查島鳥糞資源幾近枯竭。1900年美國商人為尋找鳥糞,曾在世界范圍內對91座島嶼宣示主權。可見當時激烈的掠奪式開發行為。

在研發方面,1840年李比希提出植物礦質營養學說,接著魯茨(1842年)取得了制造普通過磷酸鈣的專利,同時法國發現鉀鹽礦,開始生產鉀肥,而隨后哈伯(1904-1908)提出了合成氨工藝。
生物科學方面,1866年孟德爾發表了“植物雜交的實驗”論文,1900年被生物學界再次發現而肯定。
在實踐應用中,19世紀末時,美國植物學家路德·伯班克開發了800多種植物品種,科學領域中關于引入外地作物品種、家畜雜交優勢已經成為普通知識。

20世紀初前后,歐美世界是一個發現與發明的日新月異的時代,常規現代農業在此過程中迅速萌動,爆發式發展。

另一方面,大約在19世紀中葉開始,人們就關注到了現代化、常規現代農業發展會導致土壤肥力衰竭問題。馬克思、列寧都曾指出過資本主義農業割裂城鎮和農村,忽視來自城市肥力資源的問題。
1909年,美國農業土地管理局局長富蘭克林·H·金考察了中國、日本、韓國的農業,總結出東方數千年可持續農業的經驗,于1911年寫成了《四千年農夫》一書。作者用現代眼光系統審視與思考傳統農業,成為有機農業的重要開端。

1924年,魯道夫·斯坦納對李比希學說中“肥料包含了植物生長所需的元素”表示質疑,提出了“生物動力農業”的理念,這成為早期有機農業發展的又一推動力量。

艾爾伯特·霍華德帶著對同樣問題的更強烈的關注,與對前人反思成果的深度認識,在印度進行了長期的農事實踐、跟蹤學習與研究,于1940年完成了《農業圣典》出版,指出:

東方的農業實踐已通過了最高水平的考試……中國的小農系統仍保持著穩定的產出,經過4000年管理后肥力仍無損失。

這標志著有機農業道路的發現與形成。

以上兩方面情況,便是近代世界關于常規現代農業與有機農業道路孰是孰非問題百年爭論的形成過程。

之后在兩條道路上不斷有新人加入其中,參與爭論。多年來處于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狀態。

比較而言,常規現代農業得到科學界的支持,產業界大量投入發展,進而得到政府支持,經費相對充足,處于強勢地位;有機農業則主要是前沿探索者、思想家、哲學家、開明人士與部分非政府組織參與,在實踐中探索,很少有經費支持,是小眾,處于弱勢地位。

近年來,隨著常規現代農業問題不斷暴露,雙方爭論趨向具體化,短兵相接、你來我往、頻次增加。

如2018年10月,法國國家醫學研究所的流行病學家朱麗亞·鮑德里(Julia Baudry)在《美國醫學會雜志》發表了他們對68946名成年人平均持續時間為四年半的觀察結果,證實經常食用有機食品的人降低了患癌癥的整體風險。隨后便有媒體提出研究方法不嚴格等問題。

從這一歷史背景考慮,《自然》(Nature)雜志登載的這篇論文,只是在前期爭論基礎上增加的一個不大不小的砝碼。

從發展態勢看,世界常規現代農業盡管其現實經濟政治體量更大,但已經處于發展頹勢。全球糧食生產基本為常規現代農業主導的生產內容。2010年全球糧食產量為26億噸,2016年為26.102億噸,2017年為26.27億噸,呈現出增長乏力的特征。

而另一方面,有機農業則處于長勢。瑞士有機農業研究所(FiBL)和國際有機聯盟(IFOAM-OI)2018年發布的《世界有機農業概況與趨勢預測》表明,2010年世界有機農業用地面積為3700萬公頃,2016年為5780萬公頃,2016是2010的1.56倍。

世界關于常規現代農業與有機農業誰勝誰負的問題還沒有解決。兩者的爭論仍將持續下去,直到水落石出。但從整體形勢看,相持爭論的時間應該不會太久遠了。

3

《2018年世界有機農業概況與趨勢預測》中英文版封面,中文版封面拍攝于正谷有機茶園︱圖片來源:3O有機農業公眾號整理

《2018年世界有機農業概況與趨勢預測》中英文版封面,中文版封面拍攝于正谷有機茶園︱圖片來源:3O有機農業公眾號整理

二、歐美有機農業要解決什么問題,其不足何在?

幾乎從一開始起,世界常規現代農業就是將注意力集中在解決糧食安全問題上的,期望用最低的成本生產最多的產品。其它的問題則幾乎始終不在其考慮范圍之內。

然而,在一個多世紀過去之后,伴隨著世界人口增長,城市化率大幅度提高,今日世界農業面臨的糧食安全問題不但沒有解決,而且還普遍出現了新的、更棘手的問題。

例如普遍的食品質量與社會健康問題,顛覆性的生態環境問題等。即便像歐美世界已經解決了糧食安全問題長達1個世紀左右,但上述新問題也無法自行得到解決。

物極必反,否極泰來。歐美等國農業領域各種食品安全問題、生態環境安全問題持續發作,不斷蔓延到全世界,使得常規現代農業在百年風光之后,正在越來越失去話語權。與此同時,有機農業則穩步發展。

2015年統計,美國是世界最大的有機產品消費國[2] ,它將自己生產的常規現代農業產品外銷,同時大量進口有機產品,多年為世界最大的有機產品進口國。

歐洲則是世界有機農業發展最快,發展水平最高的區域。2015年歐洲有6個國家有機農田面積超過10%,其中芬蘭為10%,捷克共和國為11.3%,意大利為11.7%,拉脫維亞為12.8%,瑞士為13.1%,瑞典為16.9%,奧地利為21.3%。歐洲國家有機農業發展仍方興未艾。

盡管歐美國家有機農業發展迅速,但并非沒有問題。

事實上,因歐美農業發育發展中多數不存在緊迫的糧食安全問題,其注意力多集中在食品安全問題與生態環境安全問題目標上,從而導致長期以來,其有機農業生產中單產較低,許多的定位試驗結果也是如此,這樣的觀念隨后擴散到了其他相關的國家,在發展中國家的有機農業報告材料中往往也發現其單產低的情況。

這樣的情況與發展中國家面臨現實的糧食安全問題,及世界未來發展中糧食安全問題依然將長期存在的需求相矛盾,從而要求有機農業要既能解決食品安全問題、生態環境安全問題,也必須考慮解決糧食安全問題,否則其生產發展空間將面臨嚴格限制。

歐美有機農業發生發展中在產量問題存在先天不足,長期沒有引起重視、扭轉局面,成為影響有機農業發展的重要制約因素。這無疑成為了常規現代農業一再攻擊有機農業,屢屢得手的軟肋。

三、有機農業產量一定比常規現代農業低嗎?

“評估”一文提供的關鍵產量數據如“瑞典的有機豌豆比常規現代農業對氣候的影響高約50%,有機冬小麥高約70%。”反過來就是講,在瑞典常規現代農業方式的豌豆產量比有機農業方式高50%,冬小麥高70%。

國內媒體在介紹“評估”一文時,進一步提到“有機水果和油料作物的產量比傳統農業低3%-11%,而有機蔬菜和谷物的產量跌幅達到了26%-33%” [3],直指有機農業產量低“死穴”。

似乎只要一談產量問題,有機農業就肯定沒戲。然而,這件事并非如此絕對,如此簡單。

世界有機農業已經在發展變化。2018年國際有機聯盟重新定義的有機農業概念為:

有機農業是一種能維護土壤、生態系統和人類健康的生產體系,她遵從當地的生態節律、生物多樣性和自然循環,而不依賴會帶來不利影響的投入物質。有機農業是傳統農業、創新思維和科學技術的結合,她有利于保護我們所共享的生存環境,也有利于促進包括人類在內的自然界的公平與和諧共生。

其中“有機農業是傳統農業、創新思維和科學技術的結合”部分,包含了接受常規現代農業發展過程中積累的符合有機農業要求的增產技術。

這在理論上意味著只要有機農業還有潛力增產,隨著時間的推移,技術體系的不斷完善,它的單位面積產量就將持續提高。

20世紀90年代,有機農業引入到中國。中國是世界農業中的高產王國,自然對有機農業提出了高產要求。經過20多年的努力,已經建立了系列有機農業的高產技術體系。

我國在有機蔬菜與水果生產上已有數十例與常規現代農業同樣高產的典型:

在雜糧(燕麥、蕎麥)生產上已經證明采用有機生產方式與常規現代農業產量不相上下;此外劉小平在四川瀘州、高永在山西靈丘進行的有機玉米生產技術試驗,證明產量與常規現代農業類型持平或略高;閆洪明在山東濱州做的有機小麥生產試驗表明不低于常規現代農業生產方式產量水平;朱安妮在河北唐山做的試驗證明有機水稻產量水平不低于或高于常規現代農業水平。

中國有機農業目前處在初期發展階段,仍在快速發展中,主流科學團體在多年觀察之后正在穩步加入到研究中來,有關有機農業的增產技術仍在發展積累與完善中,存在繼續增產的潛力。

在否定了有機農業產量一定更低這個前提后,“評估”一文的整個論證及其結論便不再成立。

“評估”一文中還有一個論述,即有機肉類和奶制品的生產也不如工業化生產的肉類和奶制品環保,原因是如果用工業化的方式生產肉類和奶制品,就可以在別的地方釋放更多的土地,因此工業化的生產方式更環保。

這與“評估”一文的整體邏輯一致,也是建立在簡單的算術計算基礎上。

農業系統本身是復雜的非線性系統,是處在發展變化中的復雜巨系統。

盡管“評估”一文沒有明確表示觀點,但其作者對文章的解釋中,是從常規現代農業與有機農業二元對立的觀點出發,將單產固化,以碳排放作為唯一標準,以簡單的方式否定有機農業,肯定常規現代農業,不考慮水資源污染與枯竭問題、土壤污染問題、食品安全問題、化石能源耗竭問題、人類社會發展進步問題,存在論據不全面不系統、衡量標準單一、結論簡單化問題。

這樣的結論不能作為確定世界農業發展方向與道路的依據。

四、中國農業的五大安全問題與全域有機農業的未來

今日中國農業面臨的發展問題,不單純是全球氣候變暖問題一項,而是面臨著食品安全問題、鄉村社會安全問題、生態環境安全問題、糧食安全問題和國際農業安全問題五項安全問題。

全球氣候變暖問題屬于生態環境安全問題,是世界與各國五大農業安全問題中第四項安全問題中的一部分內容。其它平行的問題有水資源問題、土地資源問題、生物多樣性問題。

在邏輯關系上全球氣候變暖問題排在靠后位置。因此,這一問題不能作為唯一的決定因素影響世界農業行為。

今天當我們考慮中國農業未來發展道路時,既要接受歐美國家在發展常規現代農業過程中發生問題的經驗教訓,看到他們在有機農業發展中積累的經驗教訓,還要結合自己最新面臨的嚴峻形勢,緊密結合社會經濟發展需要。

過去四十年的發展過程中,我國形成了工業化、城市化超前發展,而鄉村板塊越來越落后的局面,導致國民經濟發展中深度存在不平衡、不充分矛盾,成為重要影響因素。

其中的不平衡主要為城鄉發展的城市板塊相對超前,鄉村板塊明顯落后的不平衡;發展不充分則是鄉村發展的不充分。

一得必有一失。工業化、城市化、常規現代農業屬于工業文明思維與行為,其超常發展使我們獲得了今天的成就,但也正因為如此,才導致了今天的問題,成為最新的國民經濟發展的主要矛盾與主要矛盾方面。

今日世界,工業文明已經處于頹勢,生態文明正在走上歷史舞臺。世界已經處于工業文明走向生態文明的文明過渡期。

十九大確定了鄉村振興戰略,正式吹響了我國向生態文明進軍的號角。

從世界百年農業道路的探索中可以明確得出結論:唯有有機農業可以一箭五雕,一舉解決五大農業安全問題。

這一基本情況決定了我們必須拋棄工業文明觀念,拋棄常規現代農業,迎接鄉村有機農業建設的新時代。

錢學森曾經指出,21世紀是地理系統建設的世紀。

從國家地理系統建設角度看,中國未來有機農業建設是全地理系統的建設,簡稱為全域有機農業建設,即未來農業要走全域有機農業道路。

按照地理系統要求,我們要突破現行實踐中單打一的只抓有機生產的方法,走有機生產、有機社會、有機社區三位一體,同步建設的道路,實現城鄉和諧發展與生態文明目標[4] 。

全域有機農業道路是由工業文明此岸通向生態文明彼岸的現實橋梁與光明大道。

五、農業發展方向道路與全球氣候變暖問題

近三十幾年中,全球氣候變暖問題逐步成為國際社會的熱點問題。隨著推進,該問題逐步呈數字化、指標化、絕對化、神圣化發展態勢。

從根本上看,由全球氣候變暖視角看世界是一種從天上看地下,從空中俯瞰地面的認識問題方法,是一種積零為整,發現問題的方法。

然而,發現問題是一回事,解決問題是另一回事。

全球氣候變暖本質上是一種現象,導致這一現象的原因中,工業化、城市化是主因,農業部分最多只占20%-25%的部分。

必須指出,即便是這20%-25%的部分中,相當一部分也是由于工業化、城市化社會經濟偏態發展成百年積累所導致的。

在這種背景下,丟掉主要矛盾,而期望僅憑十分有限的非社會經濟論據,試圖確定世界農業發展方向與道路問題時機尚不成熟。

農業問題是地上的問題,是低層次系統問題;全球氣候變暖是天上的問題,是高一層次的系統問題。農業問題有農業問題的邏輯,全球氣候變暖問題有全球氣候變暖問題的邏輯。

就生態文明建設問題而言,農業問題比全球氣候變暖問題更具有緊迫意義與現實意義。

人類社會只有首先解決了農業問題、解決了低層次系統問題、解決了地上問題,才能最終解決全球氣候變暖問題、高一層次系統問題以及天上問題。

從這一意義上講,研究全球氣候變暖問題對于農業發展方向與道路問題只具有參考價值,不具有決定意義。因而,企圖用簡單的算術邏輯來決定有機農業與常規現代農業方向與道路問題的方法是值得商榷的。

注釋:

[1] 參考消息:《英媒:研究顯示有機食品更不利于環保》,2018年12月17日http://www.cankaoxiaoxi.com/science/20181217/2365697.shtml

[2] “3O有機農業”微信公眾號:《數據:2018年全球有機農業發展報告》,2018年7月18日 https://mp.weixin.qq.com/s/HdthKXhd1D0jv3YzsCukjg

[3] “馬前卒工作室”微信公眾號:《<Nature>說有機農業威脅世界,怎么算的?》,2018年12月22日

[4] 胡躍高. 論全域有機農業建設戰略. 行政管理改革, 2018年第8期:45-50頁

文章來源:人民食物主權論壇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yfsPOuSn26-02VKTJF7BxQ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rejetk.com)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本網轉載文章旨在傳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無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權和/或其它相關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在核實后將在第一時間予以刪除。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