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有機園藝 > 政策未松動,多家種企已開始搶跑!轉基因玉米向淮海進軍

政策未松動,多家種企已開始搶跑!轉基因玉米向淮海進軍

1

根據國務院2006年發布的《國家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2006-2020年)》和2016年《“十三五”國家科技創新規劃》,轉基因玉米的產業化勢將在2020年有一個階段性結果。由于玉米的生長周期,若2020年轉基因玉米產業化,2018年就要開始繁殖轉基因玉米親本。

在如此背景下,盡管政策層面仍沒有松動跡象和消息傳來,但今年以來,財新網已經報道了多起新疆、陜西、甘肅、海南等省份的轉基因玉米非法制種案。與以往多為小型種子公司或農戶涉案不同,山東登海種業股份有限公司(登海種業, 002041.SZ)、湖南袁隆平農業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隆平高科,000998.SZ)等農業上市公司、在全國玉米種業公司排名靠前的鴻翔種業等,甚至央企中林集團都被涉及。

種子公司紛紛搶跑,以豪賭轉基因主糧產業化開閘。在很多業內人士看來,事實上,盡管輿論場內“挺轉”“反轉”還在拉鋸,產業化開閘已是箭在弦上。貿易戰硝煙彌漫,在種植大省的東北,轉基因玉米早已呈星火燎原之勢。業內有說法稱,轉基因玉米的“遼沈戰役”已經結束,下一步是“淮海戰役”。

“被污染了”的種子

8月下旬,甘肅省張掖市甘州區大滿鎮新新村的玉米地一片郁郁蔥蔥,長勢喜人。但村民老張卻高興不起來,他在自己地里掰下一根玉米,剝開苞葉,本應結滿籽粒的玉米棒上,只有不規則分布的少量玉米粒。老張對財新記者表示,今年他種的17畝制種玉米普遍缺粒,甚至出現“橡膠”棒子,減產嚴重。

玉米雜交制種的過程,是將父本、母本兩種不同的種子按比例種植,再人工將母本除去雄花,將父本的花粉授到母本的花絲上。在玉米成熟后,收取母本上的玉米,制成種子。

一般制種農民會在7月末甚至8月初,母本已經充分受粉后,才將父本砍除。老張稱,代繁公司在今年6月底將他地里的部分玉米父本提前砍除,當時母本還未吐絲,砍除父本影響了后來的母本受粉,導致他家玉米嚴重缺粒。

張掖市是全國著名的玉米種子生產基地,全市雜交玉米種子面積穩定在100萬畝左右,年產玉米種子4.5億公斤,占全國大田玉米年用種量的50%以上。在玉米制種的產業鏈上,最底層的是制種農民,農民由村委會組織統一制種。村委會與張掖本地的代繁公司簽一份合同,代繁公司與委托生產種子的種業公司再簽一份合同。每年播種前,種業公司把玉米親本發給代繁公司,代繁公司把種子發到農戶手里,農戶再“點”到地里。秋收以后,種業公司從代繁公司那里回收種子。

今年父本被提前砍除的不止老張一家。新新村全村的九個社,有3200畝制種玉米父本部分被砍。新新村村主任賀天才對財新記者稱,這3200畝中,大部分地塊砍除父本的比例在30%,部分地塊的父本砍除比例達到五六成。“父本砍得太厲害,村民意見比較大。”

附近的甘州區黨寨鎮雷寨村,亦有1000多畝制種玉米父本提前被砍。雷寨村七社老何夫婦種了10多畝制種玉米,他家父本有30%被代繁公司提前砍掉。老何說,砍的時候村委會把社長都叫去開會,不允許村民阻攔砍父本。

砍除行動的起因,是6月7日甘州區大滿鎮政府在新新村進行制種玉米苗期檢測時,發現該村一個編號為ZLJX2018-01的3200畝大品種的父本檢出轉基因陽性,后經多次檢測確認含轉基因成分。大滿鎮立即向甘州區農業局匯報,并將鎮上保存的親本封樣于6月7日下午帶到區農業局再次檢測,確認其父本含轉基因成分。

肅南縣開展玉米品種真實性和轉基因成分抽查 圖片來源:張掖市農業局

肅南縣開展玉米品種真實性和轉基因成分抽查
圖片來源:張掖市農業局

新新村和雷寨村兩個村4000多畝制種田的代繁公司是中林集團張掖金象種業有限公司(下稱中林金象)。中林金象是中國林木種子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后者又是央企中國林業集團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中林金象為之代繁的客戶是吉林省鴻翔農業集團鴻翔種業有限公司(下稱吉林鴻翔)。

吉林鴻翔是近年來東北種業公司中冉冉升起的新星。憑借猛烈的營銷攻勢,吉林鴻翔多個玉米品種在黑、吉、遼三省銷售火爆。在2018年9月的全國種子雙交會上,吉林鴻翔被評為“2017年玉米企業前20強”的第六名。

據《吉林日報》報道,吉林鴻翔成立于2000年,在甘肅張掖擁有制種基地6萬畝,在新疆擁有1萬畝制種基地,年產種子6000萬斤,占全國玉米推廣面積的4.5%,其“翔玉牌”玉米種子被評為吉林省著名商標,“翔玉998”“翔玉211”“優迪919”等品種每年推廣面積以100%遞增,去年1000萬畝,今年計劃銷售2200萬畝。2016-2017年度公司銷售種子1012萬袋,實現銷售收入3.6億元。

甘州區被砍的4000多畝制種田涉及吉林鴻翔的“優迪919”和“杜育311”兩個品種。據吉林鴻翔官網,“優迪919”是老品種,已通過吉林、遼寧和內蒙古的品種審定。“杜育311”則于2018年剛剛通過吉林省品種審定。“優迪919”和“杜育311”父本相同,母本不同。此次4000多畝制種田被砍,涉及的正是這兩個品種的父本。

據財新記者了解,種子檢出轉基因后,大滿鎮鎮長妥東、分管副鎮長張曉生、農辦主任周福銘通知中林金象負責人到甘州區農業局商議處置辦法。隨后,甘州區種子管理局局長張建忠隨同企業帶樣品送農業農村部玉米種子質量監督檢驗測試中心(蘭州)檢測。6月20日完成的檢測報告顯示,新新村和雷寨村都有父本被檢出轉基因成分,送檢的154株父本共有19株被檢出含有轉基因成分,占比12.3%。

“我一通報情況,鴻翔管生產的老總連夜開了兩天車從吉林趕過來,育種家從海南飛過來,馬上就開始調查這個事。”中林金象總經理、中國林木種子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崔大慶對財新記者說。吉林鴻翔給崔大慶的解釋是,在海南培育父本的時候,被隔壁公司的轉基因材料給污染了。

玉米親本種子的生產常常在海南南繁基地進行。據海南省農業廳主辦的中國南繁網介紹,南繁是利用海南島南部地區冬春季節氣候溫暖的優勢條件,將夏季在北方種植的農作物育種材料,于冬春季節在南方再種植一季或者兩季的農作物育種方式。近年來,全國近30個省份的800多家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及科技型企業約6000多名農業科技專家、學者,來海南從事南繁育種工作。

崔大慶轉述吉林鴻翔的解釋稱,其在海南的育種基地緊挨著另一家公司的育種基地,兩家基本沒有隔離區。吉林鴻翔的育種家就想進行時間隔離,也就是隔壁公司玉米散粉的時間,跟吉林鴻翔的玉米吐絲的時間相差15天,從而把兩家的品種在時間上錯開。但是生產這一批次父本種子時,“沒想到去年海南的氣候發生變化,鴻翔吐絲早了,隔壁公司散粉晚了,就趕上了隔壁公司散粉的尾巴”。

吉林鴻翔在張掖基地的生產負責人董雪松也向財新記者證實了崔大慶的說法。董雪松稱,出問題的父本種子是從鴻翔的海南基地發來的,是在海南制種的過程中,受外來花粉污染,才含有轉基因成分的。“我們沒有轉基因這個東西。”

崔大慶表示,中林金象和吉林鴻翔合作多年,出事后,中林金象把去年吉林鴻翔給其提供的親本,以及去年中林金象制出來的種子,都進行了檢測。“我們一粒一粒粉碎掉來檢測,確實不含轉基因成分。”

甘州區農業局副局長徐咸學對財新記者表示,之前查處的非法制種轉基因玉米案件,不管是小面積的,還是上千畝的,父本檢測出來全都是轉基因的,不存在只有10%、20%含轉基因的情況。此外,吉林鴻翔在甘州區共制種1萬多畝玉米。中林金象出事以后,甘州區農業局對這1萬多畝又進行了普檢,沒有發現其他地塊含有轉基因成分。

“中林金象今年的情況是特例。”徐咸學說,“我們對他們的處理和過去對其他公司的處理不一樣,因為性質不同,我們認為中林金象不是有意為之的。”因此,甘州區種子管理局只要求中林金象將轉基因的父本清除,而非砍除所有父本或整體銷毀制種田。

張掖市種子管理局局長張東昱、甘州區農業局副局長徐咸學都對財新記者表示,將追查吉林鴻翔的轉基因父本種子來源,是否真的是在海南受污染,以及受到誰的污染。農業農村部種子管理局副局長呂波則對財新記者表示,吉林鴻翔父本在海南被污染,應該上報給農業農村部種子管理局,另外,案件一般還有屬地管理,要上報給海南省農業行政主管部門。

轉基因黑市蓬勃發展

吉林鴻翔的制種田被污染,只是全國轉基因玉米處在失控邊緣的一個縮影。目前中國政府只批準了轉基因棉花和木瓜的商業化種植,任何其他轉基因作物的商業化種植都是非法的。然而,在國家嚴禁轉基因作物種植的同時,一個轉基因玉米的黑市卻蓬勃發展。

這個黑市中,以個人和小公司為主的私繁濫制屢禁不止。已經公開的近幾年非法制種轉基因玉米案包括:

2015年,相關部門在新疆、甘肅銷毀了玉米制種田1000多畝,在海南省鏟除違規轉基因玉米100多畝;

2016年,新疆阿勒泰福海縣鏟除轉基因制種玉米2000畝,新疆昌吉州呼圖壁縣鏟除2890畝,甘肅張掖市高臺縣鏟除6200畝,陜西榆林市靖邊縣鏟除3600畝;

2017年,內蒙古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鏟除1000余畝,張掖市甘州區鏟除3200畝;

2018年,張掖市除了金象種業的制種田,還鏟除了1000畝以內的轉基因制種玉米。

從公開案件來看,非法制種的轉基因品種通常是“金慶707”和“世賓338”。

“金慶707”由吉林省金慶種業有限公司研發,于2011年被吉林省農作物品種審定委員會審定通過。2014年4月,吉林省農業委員會下發通知,因玉米品種“金慶707”存在問題,要求其退出吉林省種子市場,自通知下發之日起,停止種子生產并立即停止銷售。

“世賓338”由沈陽世賓育種研究所研發,于2010年被遼寧省農作物品種審定委員會審定通過。但兩年后,該品種即被遼寧省農作物品種審定委員會列入退出品種目錄。

2013年富田農業在各鄉鎮召開的現場會 圖片來源:富田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網站

2013年富田農業在各鄉鎮召開的現場會
圖片來源:富田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網站

根據新疆昌吉州一案中,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種子質量監督檢測中心出具的種子葉片檢驗報告,“金慶707”和“世賓338”均被檢出MON810轉化體。《陜西日報》公布的一份檢測報告,陜西靖邊縣一案中涉案的“世賓338”也被檢出MON810轉化體。

據沈陽市農科院生物技術研究所副主任楊雙撰文介紹,MON810是美國孟山都公司于1993年研發成功的抗蟲玉米,1996年美國批準其進行商業化種植。其外源基因來源于蘇云金芽孢桿菌(Bt),表達蘇云金芽孢桿菌的殺蟲蛋白Cry1Ab,這是所有抗蟲蛋白中應用最廣泛的一種,對歐洲玉米螟、西南玉米螟和亞洲玉米螟等鱗翅目害蟲都具有良好的抗性,在食用安全方面未發現與常規玉米有差異。到2017年,批準種植MON810的國家和地區有14個,批準進口作為食物的有21個,批準進口作為飼料的有18個。中國從2002年開始允許進口MON810品系轉基因玉米。

致力于轉基因研究的中國農科院水稻所教授王大元曾撰文分析,MON810在我國非法種植的來源有兩種可能:

一是進口用作飼料玉米的MON810被基層農業科技人員通過雜交的手段進行轉育,開發成中國的MON810;

二是孟山都出了“內賊”,把MON810的親本種子偷出來,中國農技人員把來自孟山都的MON810親本與中國的玉米品種雜交,就能獲得有抗蟲效果的中式MON810。

農業農村部科教司轉基因生物安全與知識產權處處長林祥明曾于2016年表示,轉基因作物的非法零星擴散,主要還是來源于大學等科研單位以及有研發能力的企業,一些企業及個別研發單位,私自從國外帶入材料在國內開展實驗,有些人在美國的農場掰一個玉米棒帶回國,通過二環系反復套,“套個三五代,就把親本套出來了”。還有人本身就是在美國杜邦先鋒、孟山都等種業公司工作,能把最重要的親本偷回來直接繁殖。

知情人士稱,“金慶707”和“世賓338”雖早已被明令退出市場,但其親本早已流出,眾多小公司和個人拿著這兩個品種的親本套包生產轉基因,也不用擔心有人來維權打假。目前“金慶707”主要在吉林和黑龍江種植,“世賓338”主要在遼寧種植。

在甘肅張掖高臺縣一案中,涉案人員所用的近2萬公斤“金慶707”品種的玉米種子親本,是2014年在遼寧沈陽市康平縣培育的。在新疆昌吉州一案中,提供“世賓338”親本種子的仲志廣告訴財新記者,“世賓338”親本是他在新疆的基地里生產的,他年年都繁。

業內人士稱,從東北到西北的甘肅、新疆,以及山西、河北、內蒙古,都有人制種轉基因玉米。新疆、甘肅和內蒙古轉基因制種玉米面積較大,其中又以新疆地域遼闊,基層農業執法力量相對薄弱,轉基因玉米種子制得最多。據《農民日報》報道,2015年8月,原農業部在種子生產基地專項檢查中,組織對遼寧省鐵南種子有限公司代號為“501”“502”的玉米制種田進行了監督抽查,經檢驗,該批種子含有MON810轉基因成分。經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農業局立案調查,該企業共在新疆生產涉案玉米種子700畝。

“我們2017年把有些制轉基因玉米的人抓住,問親本種子是哪里來的,90%的人給我說是從新疆過來的。”張掖市政府相關人士對財新記者說。

為對轉基因玉米進行源頭控制,各地對制種轉基因玉米采取嚴刑峻法。在幾個公開的案件中,涉案人員被判非法經營罪、生產銷售偽劣種子罪等,最高出現被判處有期徒刑七年的案例。

“為了利益,販毒都有人去做,別說是制種轉基因了。”一位業內人士對財新記者稱。在生產基地,轉基因玉米種子與常規玉米種子的價格一樣,但在東北,常規玉米種子批發價10元/公斤,轉基因種子2018年的價格是20元/公斤。此外,市場上賣抗蟲玉米的多了,不賣抗蟲玉米的連基本的銷售額都保證不了,逼得種業公司和經銷商不得不去鋌而走險。

除了小公司,一些大型上市公司也在違法生產轉基因玉米種子。據遼寧省農委通報,上市公司甘肅省敦煌種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敦煌種業, 600354.SH)的子公司武漢敦煌種業有限公司涉嫌非法生產、加工轉基因玉米種子,2015年6月被處以罰款。上市公司隆平高科旗下全資子公司安徽隆平高科種業有限公司因違法生產轉基因玉米種子“隆平703”,最終導致其在黑龍江的多名經銷商于2017年分別被判處二到三年有期徒刑。

從“遼沈戰役”到“淮海戰役”

推動非法制種轉基因玉米種子的是東北農民對抗蟲種子的巨大需求。而轉基因玉米種子在東北的盛行,已經嚴重影響了生產常規種子的種業公司的銷售。

“我們的銷售人員從東北回來和我們說,光腳的怎么跑得過穿鞋的?”一家種業企業負責人對財新記者表示,轉基因玉米與常規玉米相比,有巨大的競爭優勢,在蟲害多的地區,“不是轉基因的玉米根本就進不去”。另一家種業公司負責人表示,該企業在東北的銷售團隊已經撤了,目前只能在東北和黃淮海交界處的一些蟲害較少的地方賣一點種子。“種業圈有個說法,叫‘遼沈戰役’已結束,下一步是‘淮海戰役’。”

中國農業科學院植物保護研究所何康來研究員稱,雖然在玉米與其害蟲的長期協同進化過程中,玉米也產生了一定的抗蟲作用,但具有抗蟲性的品種往往產量低、農藝性狀差,在傳統的育種中常被淘汰,因此生產上真正高抗蟲性的常規品種幾乎沒有。業內人士普遍認為目前國內種植的抗蟲玉米基本都是轉基因的。

目前,國內到底有多少轉基因大田玉米?由于缺乏權威部門發布的數據,各方對此都只能進行估算和猜測。

在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評估委員會”2018年4月就中國的農業政策召開的一次聽證會上,羅格斯大學農業、食品及資源經濟學系教授卡爾·普雷稱,近期轉Cry1Ab殺蟲蛋白基因抗蟲玉米(Bt玉米)已經在中國東北廣泛蔓延。“一些公司估計,那里種植的玉米多達一半是Bt玉米。”普雷表示,他采訪的人都不知道這種轉基因抗蟲玉米是從哪里來的。

針對上述說法,業內人士分析認為,東北每年種植玉米在2億畝左右,如果一半是轉基因,從制種來看,1畝制種田制的種子能供給200畝的大田玉米種植,1億畝的大田轉基因玉米需要有50萬畝的制種玉米,占到全國制種玉米面積的六分之一,這個比例大得讓人難以置信。比較保守的估計是,東北轉基因大田玉米在1000萬畝上下,涉及的制種面積為5萬畝左右。

轉基因大田玉米具體在東北哪里?多家種子公司對財新記者表示,遼寧、吉林、黑龍江三省的西部,以及內蒙東部通遼地區都屬于平原干旱地帶。俗話說:旱生蟲,澇生病,上述地區以玉米螟為代表的蟲害嚴重,而轉基因玉米以其抗蟲特性,在當地廣受歡迎。

環保組織綠色和平早在2016年1月發布的非法轉基因玉米種植、倉儲、流通調查稱,其2015年的調查數據顯示,遼寧省錦州市的黑山縣、沈陽市的法庫縣、康平縣、新民市以及阜新市的彰武縣在內的600多萬畝的玉米種植區內,存在嚴重的非法轉基因玉米濫種現象。綠色和平在上述區域田間隨機采集的45個玉米樣品中,有42個檢出含有非法轉基因成分,非法轉基因玉米涉及MON810、NK603、BT11和TC1507等四個品種。

業內人士對財新記者稱,目前新民市、彰武縣仍然有較多轉基因玉米,康平縣、法庫縣的轉基因玉米不多了。沈陽以北的鐵嶺,吉林的四平、公主嶺都有較多轉基因種植。

4

2015年11月5日,綠色和平在遼寧省沈陽市下屬新民市某糧食收購企業的糧倉上投射出“非法轉基因玉米在這里”。這里檢測出了未經國家批準種植的非法轉基因玉米,而這樣的糧食收購企業和糧庫在通往新民、黑山和法庫的道路兩側還有很多 | 攝影 ?馬龍龍/Greenpeace

何康來稱,玉米螟是造成玉米常年減產的重要害蟲。一般年份玉米受玉米螟危害減產10%-15%,大發生年減產可達30%以上,甚至絕收。2008年全國發生1573萬公頃次玉米螟蟲害,黑龍江、吉林、遼寧和內蒙古通遼等主要玉米產區危害嚴重,被害率多在40%以上,嚴重的100%。

玉米螟造成的傷口是玉米穗腐病病原菌入侵的途徑。病原菌會產生黃曲霉毒素、伏馬毒素、雌性發情毒素、嘔吐毒素、赭曲霉毒素等真菌毒素,這些毒素對人體和畜禽有害,如黃曲霉毒素是致癌物質。伏馬毒素可破壞家禽的免疫系統,引起馬屬動物的腦白質軟化癥、豬的肺水腫等。玉米一旦發生穗腐病,籽粒中就會產生大量的真菌毒素,使玉米的品質下降。

由于玉米螟防治存在諸多困難,中國實際進行防治的面積為20%-30%,且由于農民對各種技術使用掌握程度不同,防治效果也不相同。

而攜有Bt殺蟲基因的轉基因玉米,能分泌出高效的殺蟲蛋白,兩天內就可殺死99%以上的玉米螟幼蟲,且基本沒有影響玉米生長的危害,而最好的化學殺蟲劑最好的防治效果也僅為80%-90%。有效防治蟲害的同時,穗腐病發病率亦顯著下降,糧食中霉菌毒素的含量亦顯著降低。

簡而言之,轉基因抗蟲玉米能增產,減少農藥的使用,并且把玉米的等級提上去。一位種業人士稱,目前東北地區常規玉米品種一畝地能夠產出1500-1800斤。種植轉基因以后,每畝能夠增產200斤。而由于轉基因玉米黃曲霉素少,小豬吃了不拉肚子,飼料企業每斤多4分錢向收糧的人收轉基因玉米,到農民手里每斤也能多2分錢。

【編者注】實際上,越來越多的研究與事實已經推翻了所謂轉基因高產、抗蟲、減少農藥使用量、提升玉米等級等謊言,將信將疑的盆友可參見文末鏈接哦~

轉基因種子剛流行時,一個村子里只有一兩家種,然后地里有蟲子,別人都打農藥他不用,可以出去打工掙錢,大家就來問他種的是什么品種,還能增產增收,來年整個村子都種這個品種。”上述種業人士介紹,抗蟲轉基因玉米種子的銷售一般通過熟人網絡進行,“根本用不著店面”,隱蔽性強,難于監管,也很難追查。

放開前夜的搶跑

倡導轉基因作物種植的非營利機構國際農業生物技術應用服務組織(ISAAA)2018年6月的一份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全球轉基因作物的種植面積已經擴大到1.89億公頃,與1996年轉基因作物首次商業化時相比擴大了112倍。世界上主要的轉基因作物是大豆、玉米、棉花和油菜,其中大豆的種植面積為9410萬公頃,玉米5970萬公頃,棉花2421萬公頃,油菜1020萬公頃。

目前,全球有24個國家允許種植轉基因作物,其中包括5個發達國家,還有43個國家或地區進口轉基因作物用于糧食、飼料和加工。全球轉基因作物種植面積最大的國家依次是美國、巴西、阿根廷、加拿大和印度。在美國,抗蟲玉米的種植面積占玉米種植總面積的百分比,已經從1997年的約8%增長到2018年的82%。

中國對轉基因作物產業化的態度一分為二:一方面,農業農村部認可轉基因作物的安全性,國家每年從美國、巴西、阿根廷進口大量的轉基因大豆和玉米,轉基因生物新品種培育和轉基因作物的產業化是寫進綱要和規劃的既定國策;另一方面,中國目前僅批準轉基因棉花和木瓜商業化種植。農業農村部在各種場合強調,中國的轉基因產業化嚴格走3F曲線,從距離食物鏈較遠的Fiber(纖維材料作物,如棉花),到Feed(飼料作物,如玉米),最后到Food(糧食作物,如水稻),但由于中國自主研發的轉基因植酸酶玉米、轉基因抗蟲水稻僅僅止步于獲得五年有效期的安全證書,至今無一轉基因玉米、大豆或者水稻品種通過品種審定,拿到生產許可證和經營許可證。

知情人士稱,農業農村部和科技部也在探討,一旦轉基因產業化開閘,如何將合法的轉基因玉米與濫種的轉基因玉米區分開來。目前基層農業部門所用的試紙,只能測出玉米是轉基因陽性還是陰性,并不能測出是何種轉基因成分。另外,一旦放開轉基因后,國外的轉基因玉米品種必然進入中國市場,國內自主研發的品種是否能在市場上與之競爭還不得而知,“據我所了解,上層也在找專家評估轉基因產業化后,中國的知識產權風險有多大,國外的大公司會采取哪些在知識產權方面的措施來針對我們”。

也有專家表示,目前國內研發的抗蟲抗除草劑玉米所使用的基因,在知識產權上并不存在糾紛。研發企業的知識產權部門對研發的每一步都進行了把關,研發出來的轉化體有知識產權局專業人員進行評估,并且已有知識產權分析報告遞交到有關部門。

一年多之后的2020年,是一個關鍵節點。國務院于2006年發布的《國家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2006-2020年)》有16個重大專項,轉基因生物新品種培育名列其中。重大專項從2008年啟動至今已經10年,國務院于2016年下發的《“十三五”國家科技創新規劃》細化了轉基因重大專項的內容,包括推進新型抗蟲棉、抗蟲玉米、抗除草劑大豆等重大產品產業化。

中國早已放開轉基因抗蟲棉的產業化,而中國大豆的種植面積穩定在1億畝左右,“大豆即便可以轉基因產業化,也沒有足夠的土地去種,最后我們的需求還是要靠國際市場來調劑。”中國973計劃項目首席科學家、中國農業科學院生物技術研究所研究員黃大昉說。相比之下全國有5億多畝玉米,光東北就有2億多畝,轉基因玉米產業化的效益巨大。

業內普遍認為,根據上述《綱要》和《規劃》,2020年轉基因玉米的產業化必然會有一個說法。黃大昉認為,轉基因玉米的產業化,首先要求轉基因玉米能夠符合國家的相關法規,比如研發單位研發的轉化體要獲得安全證書,應用了該轉化體的品種需要通過品種審定,獲得生產和銷售許可;其次,轉基因玉米大田種植要達到一定規模,占到大田玉米總面積的一定比例;最后,要以企業為主,而非科研單位對轉基因玉米進行推廣應用。

目前至少有四家研發單位走到了拿安全證書的環節,正在等待批復,分別是中國農業大學、浙江大學、北京大北農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大北農, 002385.SZ)和北京奧瑞金種業股份有限公司(奧瑞金, 002701.SZ)。中國農業大學研發的是抗除草劑玉米,浙江大學、大北農、奧瑞金研發的是既抗蟲又抗除草劑的玉米。“這些基因是咱們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轉化事件也是安全的,穩定性很好。”中國農業大學教授、中國工程院院士、玉米遺傳育種專家戴景瑞說。

這四家研發單位還與下游種子公司合作,將其研發出來的抗性,通過常規育種的雜交方法轉育到種子公司所提供的優良品種中去,轉育的過程不涉及轉基因。戴景瑞表示,截至2017年年底,這四家公司種子的性狀已經轉育進20多個品種。這20多個品種是從中國每年種植的900多個玉米品種中選出的最好品種,且都已經通過了常規品種的品種審定。

大北農相關負責人2018年7月對財新記者表示,目前有幾十家種業公司和大北農合作,大北農負責把抗蟲、抗除草劑轉化體轉到種業公司最好的品種里去,以此準備轉基因的產業化。奧瑞金相關負責人2018年10月也對財新記者表示,奧瑞金也有一些合作的下游種子公司。2018年9月,戴景瑞對財新記者表示,現在已經備好了更多、更優良的轉基因玉米品種,等待安全評價和審定。

黃大昉稱,原農業部從2017年開始已經在北方玉米主產區,包括東三省、內蒙古、河北、山東和河南布點,測試轉基因玉米品種的綜合性狀。“其實,前兩年咱們國家的轉基因玉米技術就已經成熟了,這幾年是在反復驗證看穩定不穩定、產量受不受影響、適應的范圍到底有多廣,在積累這些方面的資料。”

不過目前安全證書還遲遲沒有發放。知情人士稱,早在2015年、2016年,上述幾家科研單位就提交了安全證書的申請,但申請都被駁回,要求補充一些實驗。這些公司完成試驗后,2017年11月又遞交了安全證書的申請,“按道理通過不通過早就該批復下來了,但至今沒有任何答復”。

臺面上正常程序停滯不前,臺面下部分大型種業公司提前開始制種轉基因玉米,希望在2020年產業化時搶占市場。分析人士認為,上市公司登海種業今年在新疆伊犁被查出非法制種轉基因玉米種子就是一例。

2018年7月5日,登海種業披露,其位于新疆伊犁的分公司被當地農業主管部門認為有違規種植行為,公司副總經理李洪勝被當地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該披露引來深交所關注,要求其在7月10日前提供詳盡說明,登海種業不得不再次發布公告承認,所謂違規種植行為即是違規制種轉基因玉米。根據公告描述:該公司先是因“內部管理問題”,將50公斤“用于研究”的轉基因玉米種子在公司農場擴繁出約1.2萬公斤親本,隨后其管理層緊急開會將該批種子轉至其伊犁分公司進行封存,待國家轉基因政策放開后再行使用;但該批種子轉至伊犁分公司后,其伊犁分公司又可能將該批種子“誤種”于新疆鞏留縣2590畝土地上。

登海種業有意無意的搶跑也表明,完成2020年轉基因玉米產業化的時間已非常緊迫。由于玉米有生長周期,2020年要大規模種植轉基因玉米,2019年就要開始大規模制種,2018年就要開始繁殖用于2019年大規模制種的轉基因玉米親本。

2018年已過去大半,目前轉基因玉米產業化開閘似乎仍無動作,只剩下2018年末到2019年初的這個冬季可以在海南繁殖親本了。

戴景瑞對財新記者表示:“農業部領導正在大力推進轉基因玉米產業化,我們的意見已書面遞交上級領導,希望近期有新的動向。”

文章來源:人民食物主權論壇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DC0MnoIxQegxb47mTnGzUQ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rejetk.com)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本網轉載文章旨在傳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無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權和/或其它相關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在核實后將在第一時間予以刪除。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