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有機生活 > 那些『有機人』告訴我的事

那些『有機人』告訴我的事

作者: 顧西瓜

“11.17有機日”推行到今天,已進入了第八年。11月刊的《LOHAS樂活》雜志采訪了11位有趣、不保守的“有機人”,而在大專題之外,我們的日常生活與采訪中也能遇到不少秉持自己有機原則的人。在八年后的今天,有機仍然是一種“小眾”的生活方式嗎?不妨來看看這些“有機人”告訴我們的事。

在故事開始之前,來看兩則近期關于有機和健康關系的新聞:

1

10月24日的《今日美國》報宣稱,

最新研究表明有機食物

將降低人們罹患癌癥的風險(圖左)。

而英國《衛報》10月26日的專欄表示,

有機食物與避免癌癥并沒有直接關聯(圖右)。

這樣的爭論總是在發生。

我們看到一種積極、良性的生活方式,總是不可避免地成為“健康食物”販賣者的慣用標簽,而大部分時候,這些人與食品安全恐慌的制造者好像又是同一批人。

2

另一方面,科學家們一次又一次地試圖厘清食品中所含的化學殘留對人體的真實影響,那么如果“有機”與人類健康(狹義)的關聯并沒有我們原本想象的那么密切,而“有機”從一開始也并不是一個指導消費的標簽時,我們談論它的意義又在哪里呢?

事實上,關于“有機”的基礎問題,去年的今天我刊主編蘇德已經在她的一篇“我一直想寫的《有機生活》”中詳細闡釋了。

3

在文中,通過對“有機”概念的厘清和有機運動發展歷史的梳理,你會明白:

  • 有機是一種行為系統,而有機認證所控制的都是產品制造的過程,而非結果。
  • 有機農業最初作為石油農業的反義詞被提出,它的目的是改善被破壞的環境,而并沒有考慮到食品安全,也不是為了生產出安全可信賴的產品。
  • 在關于食物的安全、營養和更美味幾個方面,權威研究結論是:有機產品和非有機產品的差別并沒有那么大。
  • 常規耕種的作物其實隱藏了其真實發生的土壤成本、水成本、氣候成本,而“昂貴的”有機產品則明明白白地將所有對環境負責的費用都分攤給了消費者(True Cost真實成本運動)。
并不僅局限于產品的有機,我們需要了解更多

并不僅局限于產品的有機,我們需要了解更多

在了解這些之后或許你也會發現,在我們生活中那些真正在討論有機,并身體力行踐行有機,并希望以此來改變世界(環境、氣候、未來)的人其實十分有限。而與此相關的質疑和吐槽卻源源不絕——

“想要有機,得先有錢”

“有機造成了新的社會歧視”

“比起食品的有機,我更在意的是好吃”

“我不相信在某些地區的有機(標準)”

“有機簡直是回到刀耕火種的社會倒退”

“有機種植的低產量,會使更多人忍受饑餓”

……

喬治·卡林對“環保主義者”的著名吐槽

喬治·卡林對“環保主義者”的著名吐槽

相信這樣的觀點你我都不陌生。

盡管全球化的有機運動開展已近百年,大部分人也都聽過“有機”這個詞,但也有人說,其實人們普遍只能接受自己本來就已經認同的觀點,而大多數先鋒觀念的真實影響力只在少數人群之間。那么這些積極、有趣的有機踐行者,又是如何來面對當下的社會環境并努力為此來作改變的呢?

『在環境問題變得顯而易見的當下,

回到有機、環保的話題,也就自然而然了。』

?6Sherry

ECO Design Fair發起人

Wobabybasics有機棉童裝品牌創始人

在上海,只要是從事有機或環保行業的人也許都會認識Sherry,她所創辦的ECO Design Fair今年已經是第十年,可以說是在上海歷時最久的一個綠色生態環保市集。

7

然而我對于Sherry印象最深的,還是她的家。Sherry家在上海靜安區富民路,是舊式的聯排里弄。據說當年安家選址時,專門挑選了距離地鐵站步行幾分鐘的老小區,這樣最方便一家人出行時搭乘公共交通工具。

由于她和先生都是建筑師出身,自然就對老房子進行了改造。家里保留了老房子里的地板和樓梯,其他家具材料都來自她先生當時在設計Urban Hotel時所遺留下來的二次木材,墻面在翻新時都嵌入了隔熱材料,也盡可能地給老屋子打開天窗,引入自然光。

9

在這個再生、節能的家中,Sherry一家仿佛實現著一種“自循環”。他們的生活時常讓我覺得,當有機、環保的概念落在生活中時,可以是如此健康和令人愉悅的呈現。

在上海推動有機、環保的十多年來,她發現隨著環境問題的越來越突顯,有更多人意識到應該立刻行動起來去解決那些食品安全、空氣與水的污染、資源浪費等問題。

在EDF中遇見有機社群

在EDF中遇見有機社群

而在她日常接觸的有機、環保生活方式人群中,除了那些已經有環保習慣但希望在城市中找到相關商品和社群的人之外,也有不少并不了解環保觀點,但是對這種生活方式好奇的人群。“你需要向他們提供理解的機會,和逐漸接受的渠道”,她說。

?『西方人會最先在自然中發現問題,

東方人更關注人本身,

所以在健康出現問題的時候才會引起注意。』

12

Raefer

建筑師

RESET?創始人、CEO

城市中的有機、環保踐行者也許并不在少數,但是在做雜志內容時往往需要找到更具代表性的“典型”。前兩天跟人說起這件事,對方調侃:“難道在上海只能找到兩個‘有機人’,而且他們還結了婚?”

這句話至少有一半是對的,Raefer是Sherry的先生,兩人十幾年前從加拿大來到上海。

13

和太太Sherry所做的那些與“有機生活”密切關聯的工作所不同的是,Raefer一直從事著與綠色建筑有關的工作。而最近幾年,他的工作重心逐漸從綠建筑設計轉向了健康空間監測傳感器的產品認證。

令人十分好奇的是,作為中國第一批自然建筑的設計者,為什么轉而去成立了世界上唯一的商用室內空氣傳感器認證的公司呢?

Raefer說,他在中國工作了十七年,在之前的六七年中,他都在各個演講中聊環保和綠色,也許人們覺得說得都挺對,但現場的反應都是看手表——“什么時候去吃飯”。他想,這一定不是受眾的問題,而是他所用的“語言”不對。

他發現,有機作為一種概念,距離大多數人的生活還是太遠了。也許在偶爾翻看雜志看到相關內容的時候(或者是看到這篇微信推文的時候),會想起來要去做些什么去保護地球,但大部分時候,人們不會這樣“深刻”地活著。

但是如果有一天人們發現這一切關乎我們的切身健康時,一切就不一樣了。不同于更容易在自然界發現問題的西方人,中國作為一個“人”的社會,當有什么問題發生時,都是在在人類健康中發現。

好在我們要做的,都是改變自己,從而影響環境。這是一件殊途同歸的事。

?『如果有機是一個良性循環的自然現象,

那么你不僅要關注如何獲得它,

也要確保它腐爛降解的過程同樣是無害的。』

15余元

零浪費(zero waste)倡導者

社會企業The Bulk House/好思創辦人

余元在北京南鑼鼓巷附近開了一家“中國首家零浪費無包裝商店”。(關于她的故事我們在過兩天的推文中也會有詳細的介紹)

16

幾個月前曾出于好奇拜訪了這家零浪費商店,除了各種塑料包裝替代產品之外,最讓我驚訝的是她差點拒收了我大老遠背去的雜志。(當然后來翻了一下內容又高興地收下了,但仍然讓我把雜志外的透明塑料袋包裝帶走)

17

店里大部分環保產品的選品,其實我們都并不陌生。但是在余元的店里只售賣著一種啤酒和北冰洋汽水。原本以為只是挑了兩樣接北京胡同地氣的飲料,但是余元解釋,在北京這兩種飲料的玻璃瓶是商家自主回收實現再利用的。

也許每一個嚴格恪守環保準則的人,都有著自己獨特的影響力。自從拜訪了余元后,我發現自己也開始留意起生活中那些“不足為道”的小垃圾了。也許我做不到像她那樣三個月只產生一玻璃瓶的垃圾,但是在扔垃圾的時候會更明顯地感到慚愧。

在余元的理解中,有機是一種不加人為干預的自由生長。而零廢棄的生活,則是有機生活的另外一端。她說:“有機定義的是一個循環系統,在日常生活中種植、清洗、食用、腐爛降解都是其中的過程。”

『其實關注有機的同類并不少,

只是關注且自保的人很多,

真正能為他人為地球做點什么的人不多。』

20

Yoli

普素西餐廳創始人、《素味西餐》作者

無國界素食廚師協會會長

Yoli是LOHAS的老朋友了,她的“普素西餐廳”也是我在上海最愛的素食餐廳。每次有朋友來上海都會被我帶去普素,每次點單和買單的時候都會有一種“又為上海長臉了”的自豪感,也不知道這是一種什么心理。

Yoli對于食材有著非常細膩的理解和嚴格的堅持。在一開始開餐廳,是“盡一切可能”地去找有機食材,甚至沒有考慮成本的問題。如今在專業的經營團隊的介入下,會在客人能夠接受的價格范圍內,計算有機食材的成本,如果能夠承受,就“盡可能”用有機的。

22

在她看來,如果要運營一個純粹的有機餐廳,將是一件非常難的事。

一方面,比普通食材高出兩到三倍的食材成本,帶來更大的盈利挑戰。有機生鮮類產品的供應鏈不穩定,違反了大部分人去餐廳吃飯的“習慣”,同時對市場需要變化菜單的廚師要求也更高。最難的是食物美味層面之外的精神內涵的傳達,從設計到菜品到服務到環境,任何細節都需要做到和“有機”配套。“當然,能做到這樣的品牌必然不是以盈利為首要目標的。”

在她看來,比起經營一個“有機餐廳”或是投身于一個“有機事業”,每一個個體去實現“有機”就要容易得多,比如有些人把有機變成了自己的生活,這樣就很棒。

?『在泰國說到有機,

大家只會想起慈祥的老年人,

年輕的有機人真是太少了。』

24

Paul Nateepat

曼谷Vanhart Organic Coffee創辦人

一周前,為了制作城市別冊我們在曼谷采訪,來到曾經探訪過的一家位于thonglor區的有機咖啡館。當我把有著“有機人”大專題的11月刊雜志遞給店主Paul看時,他說這樣的雜志要是有國際版(哪怕只是電子版)就好了。

VAN HART也在曼谷高島屋開了新店

VAN HART也在曼谷高島屋開了新店

因為在他看來,如今的泰國并沒有太多年輕人關注有機(雖然我并不這么認為),“有機”這個詞在泰國早已不是什么推動商品銷售的加分項。大部分時候,人們說起“有機”反而會想起一些滿頭白發的慈祥的老奶奶。“有機的年輕人,太少了。”

27

雖然他了解有機種植對于土壤環境的友好、對于提升農民收入的幫助,但是在他的店中,咖啡好喝是最重要的。他對于自己的咖啡表現的很有信心,而這背后則是希望來這里的客人,隨后能夠注意到一杯好咖啡背后的“有機”。

更多關于Paul的咖啡館故事,請留意我們的一月刊城市別冊《發現曼谷》。

?『我不介意人們把這里當作網紅店,

即使只是來這拍照或喝一杯咖啡,

他們也有可能會看到這些墻上的有機信息。』

29Fee

曼谷Patom Organic Living創始人

我們曾經在曼谷咖啡館推薦的推文中介紹過同樣位于thonglor區的Patom Organic Living,這次我們編輯昭和老阿姨去這家店采訪了店主之一的Fee。

30

正如Patom在泰文中是“起源、初心”的意思,這家店成立的初衷也是意味著對人與土地關系的思考。Fee家曼谷郊外的農場已有一百年的歷史,從他父親那一代就開始了有機種植。

一直以來,他們都向城市輸送著農產品,也時常將都市人帶去農場體驗。“為什么不在城市里開一家體現產品概念的店鋪,讓更多人了解有機呢?”于是就在市中心有了這一家Patom。

32

Patom的空間得過不少設計獎項,而這家拍哪哪美的店也是人們樂于打卡并常見于ins的網紅店。對此Fee覺得也是一件很好的事,人們不必為了有機而來,“哪怕僅僅是來喝一杯咖啡,或許也會注意到墻上的那些說明食材來源的提示和有機觀點”。

氣候、環境、地球、未來,在這些詞語面前似乎每個人的力量都十分微薄。就好像我們并不清楚未來的世界是否會更好一些,但我們十分明白今天的空氣好像比昨天又糟糕了一點。

不過這些同樣在“危機”中的“有機人”告訴我們,每個人的參與都會是改變的契機,哪怕只是從我們的生活態度和消費方式來開始支持“有機”。

明年的今天,你我身邊會出現更多試圖讓世界和他人變得更好的“有機人”嗎?

文章來源:LOHAS樂活雜志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Jpz_QywoIqqeMWaSEUdArQ

本文由Lindsey授權有機會,如需轉載,請聯系作者本人。

本網轉載文章旨在傳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無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權和/或其它相關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在核實后將在第一時間予以刪除。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