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親子樂活 > “自主教育”學校:找回學習的本能

“自主教育”學校:找回學習的本能

摘自Yes! Magazine
作者:Amanda Abrams
編譯:Jing

在實踐“自主教育”的那些另類學校中,學生就是自己的老師,他們有權決定想要學什么、怎么學。而家長卻可能是“受教育”最多的人。

ALC Mosaic的一名學生正在戶外廚房玩耍。圖片由ALC Mosaic提供。

ALC Mosaic的一名學生正在戶外廚房玩耍。圖片由ALC Mosaic提供。

如果你是個孩子,那么“自主教育”(self-directed education)的想法聽上去就像天堂一般美妙:來學校后,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這可能意味著整天玩電子游戲,在森林里搭建堡壘,或者花好幾個小時讀《哈利·波特》。

“自主教育”這種學習方式,近年來已是越來越流行。學生自己決定如何分配時間,這是基于一個推測:孩子本就是天生的學習者,當他們能夠全身心投入到真正感興趣的領域中時,孩子的成長才是最好的。

標準化考試和問責制,使主流教育顯得黯淡無光。2015年的一份報告[1]發現,美國大城市的學生們平均每年花20個小時參加標準化考試。然而,多年的研究表明,這些考試的分數并不可靠或有效。[2]

自主教育與此形成鮮明對比,意在找到一種專注于孩子的想象力和興趣的教育方式。目前對于自主教育的研究還不多,但幾項研究表明,大約四分之三的自主教育項目畢業生會繼續上大學或接受其他高等教育,絕大多數人都找到了自己滿意的職業。[3]

圖片由ALC Mosaic提供。

圖片由ALC Mosaic提供。

但是,參與自主教育的學生真的能學到社會生活中需要的東西嗎?這種教育方式是否適合于所有社會經濟層次的孩子,或者僅僅是為那些能從家庭中獲得豐富學習資源的孩子而設計的?

自主教育的支持者認為,這些問題誤解了什么是自主教育的含義,以及它是如何運作的。

自主教育并不是要教育孩子,而是允許孩子——不論家庭經濟狀況如何——專注于他們真正感興趣的領域,在這過程中有機地學習,并自主地來獲得他們“需要”的東西。

教育工作者認為,自主教育能夠激發學生的自然創造力,并徹底改變主流教育文化中基于年齡的升級制度。與這些教育者對話時,很難不被他們的興奮之情感染。尤其是因為,目前還很少有人對這種學習方式提出正式的批評。

這些教育工作者認為,在人類歷史中,自主教育比正規教育更早出現。畢竟,狩獵采集者的孩子是通過玩耍和實驗來學習生活常識(而在人類進化歷史的95%的時間里,人都是在過著狩獵采集的生活)。現代的自主教育在1921年由英國的夏山學校(Summerhill School)首次正式實施。這所學校現在仍然存在。20世紀60年代之后,一些自主教育學校在美國出現,但其中大多數已經消失。不過,仍有一些這樣的學校堅持下來了,包括馬薩諸塞州的瑟谷學校(Sudbury Valley School),這是美國同類學校中辦學時間最長的,也激勵了許多其他學校的工作。

夏山學校,圖片來自Wikipedia

夏山學校,圖片來自Wikipedia

波士頓大學教授彼得·格雷(Peter Gray)撰寫過幾本關于自主教育的書,并且是自主教育聯盟(Alliance for Self-Directed Education)的董事會主席。格雷說,現在美國全國大約有40所類似的瑟谷式學校,再加上多達150個類似設計的教育項目,比如靈敏學習中心(Agile Learning Centers,下文簡稱ALC)和一些“自由學校”。(注:ALC是一個正在不斷成長的、小型自由學習中心的網絡,已有美國不同地區的七個學習中心加入其中。ALC由一群家長、教育工作者和志愿者創立于2013年,其前身是曼哈頓自由學校。)

此外,格雷估計,有幾十萬名在家上學的孩子正在嘗試所謂的“去教育”(unschooling),即一種以家庭為基礎的自主教育。[4](注:“去教育”和一般的在家上學有所不同,孩子可以自主選擇學習領域,不采用標準化的課程體系,孩子也通過自然的生活經驗來學習,包括玩耍、做家務、實習和工作、旅行等等。)

ALC Mosaic的學生和大多數自主教育學校一樣,都是民主決策的。圖片由ALC Mosaic提供。

ALC Mosaic的學生和大多數自主教育學校一樣,都是民主決策的。圖片由ALC Mosaic提供。

這些不同形式背后,共同點是,沒有任何標準化的正式課程。例如,年輕的學生可能會花一整天的時間在戶外,建造沙堡、爬樹、賽跑。大一些的學生可能會利用較多的時間閱讀、演奏樂器、田野考察、或者當學徒——做他們喜歡和想做的事情。

如果學生渴望學習一門特定的學術科目,比如物理,那么學校會請人來教這門課。但一般來說,學生不必死記硬背歷史事件和數學概念,也不太會有正式的閱讀課。理想的情況下,家長只是等待孩子自己對閱讀產生興趣,然后,孩子會主動學習。

自主教育學校的關鍵之一是,不同年齡的學生在一起學習、玩耍、互相教導。

例如,在位于北卡羅來納州夏洛特的ALC Mosaic(ALC網絡中的學校之一),學生們被分成兩組:3-8歲的幼兒/兒童組,9-18歲的兒童/青少年組。這兩組學生可能都會在上午9點左右開始學習,可能會自己召開會議,以討論學習計劃和前一天的回顧。接著,年幼的孩子們幾乎會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戶外,在沙坑、泥巴廚房或木工制作區域玩耍。成人協作者(他們不被稱為“老師”)可能會建議小組開展一些活動——比如,周一可能是藝術日,周二可能是科學實驗——但這些活動都是可選的,學生自己選擇要不要參加。

年級稍大的學生花在室內的時間要多得多,他們也可以選擇參加更有組織的活動:比如去公園或博物館的實地考察旅行,由學生自主發起的項目,如表演或棋盤游戲,或學習自己要求開設的學術性課程。但也有很多非結構化的時間,比如閱讀、電腦游戲和社交。

“孩子們互相交流,并且會從中互相學習,”格雷說。“在研究中,我得出的一個結論是,孩子從其他孩子身上學到的東西比從成年人身上學到的要多。如果你讓孩子來到一個很多孩子都在讀書、談論書的環境中——那么新來的孩子也會想要跟大家一起參與活動。孩子們會在這個過程中互相學習。”

畢竟,格雷和其他研究者指出,孩子們最開始只是通過聽別人說話來學習說話,而不是通過任何正式的教學來學說話。如果被允許能“有機”地成長,那孩子不是也可以通過類似的方法來學閱讀嗎?在這些自主教育機構,這就是所有學習背后的哲學。

“它(自主教育)給了你想學什么就學什么的自由,而不是被告知應該怎么想,”12歲的路易莎解釋說。她已經在ALC Mosaic學習了三年。她補充說:“我不會學習自己不感興趣的東西,我也不認為(主流的)學校標準課程在日常生活中很有用。”相反,路易莎把她的學習時光花在繪畫、烹飪、園藝、閱讀和玩游戲上。她會算代數題嗎?并不會。但她從事的每一項活動都需要一些關鍵技能,并為她提供向周圍世界學習的機會。

然而,要想自主教育獲得成功,一大決定因素是——家長改變教育觀念的能力。從某種程度上說,這意味著不要把自己孩子的經歷與主流學校孩子的經歷進行比較,包括不要競爭性地衡量學生的進步。

ALC Mosaic的運營總監湯姆斯?帕克(Tomis Parker)表示:“自主教育是為自己‘減少教育’。我們需要放下很多的事情,放下很多我們本以為學習‘應該是這樣’的事情。”

想象一下:當我們在學習自己喜歡的新東西時,我們通常會不斷嘗試,觀察什么是有效的,并在失敗后做出調整。我們大多數人通過這種方式學到了很多技能,比如烹飪、使用電腦、駕駛汽車等。

相反,當我們在主流學校學習的時候,我們背下了事實和過程,但往往不能把知識融入到對世界的更廣泛的理解中。我們沒能以放松的心態去面對眼前的各種可能性,而只是想著自己對試題的答案猜得準不準。后者可能看起來像是“學習”,只是因為我們已經很習慣了這樣的“學習”。但是,根據幾乎所有人類學習方面的專家的研究,這跟真正的學習并不是一回事。[5]

“在我們的社會中有一種信念,那就是,你學到的任何東西,都是別人教給你的,”在費城經營自主教育資源中心的彼得·柏格森(Peter Bergson)解釋道。“但學習是一個自然的過程,一個存在于每個人的頭腦中的內在過程。”他認為,學習是探究精神的產物,而不是一味地追求答案“正確”。

對于一些家長來說,就很難適應這種新的思維方式,也很難相信孩子在從事喜歡的活動時實際上是在學習。但是,“我們不知道如何信任孩子,是因為,我們感到自己不被信任。”帕克說。自主教育需要信任的飛躍——尤其是當孩子選擇花一天時間玩電子游戲時。

“這絕對會讓你緊張,”費城自由學校(Philly Free School)的兩位學生的家長卡羅爾?布盧姆(Carol Bloom)說。“如果你期望他們能學到學術技能,你會失望的。”但我冒了這樣一個風險,而他們得到的遠遠超過了他們失去的,可能超過百倍。在其他環境里,我的孩子不可能以這樣的方式成長為獨立的個人、獨立思考者和正義追求者。”

而且,自主教育學校都不需要父母在家里教孩子閱讀或解數學題。

ALC Mosaic的年輕學生大部分時間都在戶外發揮他們的想象力。圖片由ALC Mosaic提供。

ALC Mosaic的年輕學生大部分時間都在戶外發揮他們的想象力。圖片由ALC Mosaic提供。

阿基拉·理查茲(Akilah Richards)創建了關于自主教育的網站和播客節目,并專門為少數族群孩子們服務。她認為:“關于‘標準結構’和‘具體知識’的問題,并不適用于自主教育。”雖然沒有具體的研究數據,但是理查茲和其他人相信,自主教育對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同樣適用。

格雷也認為,自主教育“對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尤其有效,正是因為,它提供了自我主導的學習機會和支持。”他說,與僵化、專制和唯分數論的環境相比,自主教育的充滿滋養的環境更有利于學習。例如,在自主教育中,孩子不必因為閱讀能力不高而感到羞愧,相反,她可能會因為擁有其他獨特的才能而受到贊揚——也許是擅長爬樹,或者是精通于樂高建筑。

對于少數族群,自主教育可能是比主流學校更好的選擇,也是因為,主流學校往往會附和社會上的種族偏見。

迪爾德麗?凱利(Deirdre Kelly)是紐約奧爾巴尼自由學校(Albany Free School)的執行董事,她說,“從這里畢業的年輕人們說,他們學會了如何以一種靈活的方式生活,懂得跟許多類型的人相處,也懂得如何滿足自己的需求,他們覺得當年在學校時獲得了許多關心和支持。”

許多自主教育學校也給了學生跟成年人一樣的決策權,大家共同商討和決定學校的事務,這有助于培養孩子的責任感。因為年幼時就要為自己的選擇承擔那么多的責任,他們通常都能很好地安排自己的時間,并能搞清楚如何去學習新領域的東西。但最重要的是,他們擅長于發現自己的熱情所在,并且總是被允許追隨自己的內心。來到學校之外的世界中時,這一特質會帶來明顯的成效。

奧爾巴尼自由學校的學生們外出旅行,圖片來自奧爾巴尼自由學校

奧爾巴尼自由學校的學生們外出旅行,圖片來自奧爾巴尼自由學校

兩名曾就讀于奧爾巴尼自由學校的學生,特別愛好電影制作,2016年,在他們20歲出頭的時候,就在圣丹斯電影節上獲獎。來自布魯克林的雙胞胎兄弟曾在曼哈頓自由學校(Manhattan Free School)自學吉他、在地鐵站演奏,他們后來出現在CBS電視臺的《艾倫秀》中。

640_003

費城自由學校的家長布盧姆說:“我的兩個孩子都是在自主教育環境中成長起來的,我甚至不知道孩子竟然能這樣成長。”她的孩子已經在這里上學四年多了。“他們做了一些我從沒想過他們會想要做或能夠做的事情,”她說。她列舉了兩個孩子在學校里學到的同理心、獨立性,和自我表達的能力。今年秋天,布盧姆的女兒將獲得一大筆獎學金,就讀于一所博雅學院。

在我們的社會中,有些孩子早早就被歸類為“沒什么大用”,而另一些孩子則在焦慮中徘徊,對于他們來說,自主教育可能是一劑解藥。但是,在當今競爭激烈的環境中,自主教育學校的一些孩子可能會在某些方面被遠遠甩在后面,這也是一個巨大的風險。

注釋

[1] https://www.cgcs.org/cms/lib/DC00001581/Centricity/Domain/87/Testing%2520Report.pdf
[2] http://www.fairtest.org/whats-wrong-standardized-tests
[3] http://education.oxfordre.com/view/10.1093/acrefore/9780190264093.001.0001/acrefore-9780190264093-e-80
[4] http://www.pbs.org/parents/education/homeschooling/unschooling-101/
[5] https://www.ted.com/talks/ken_robinson_how_to_escape_education_s_death_valley

以上譯自Yes! Magazine,原文鏈接

https://www.yesmagazine.org/people-power/when-school-is-based-on-what-kids-want-to-learn-20180828

附:ALC網絡的教育理念和原則

盡管自主教育的風險確實存在,但我們不得不承認,當今天的兒童長大成人,他們所面臨的世界和我們現在熟知的世界將是大不相同的——這將是一個完全超出主流學校教育范圍的世界,將是一個超出課本的條條框框和標準化考試題的世界。

從某種程度上說,只追求“找一份穩定工作”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未來是掌握在企業家、自由職業者和創意社區建設者手中的。這將要求年輕人們懂得如何發現機遇、組織團隊、籌劃工作、完整地執行工作、并且從過往的經驗中學習、建立聲譽,等等。而諸如“坐下!不許說話!照我說的做!認真答題!……”的命令,是無法滿足新時代人才培養的需求的。

自主教育不等于“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通常有著比主流教育更具挑戰性的原則。在這些原則之下,學生有自由選擇學習領域的權利,并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來看看上文中提到的ALC網絡具體是怎么做的吧。

以下摘譯自ALC官網http://agilelearningcenters.org

我們成長的土壤是“信任”:對學生的信任,對彼此的信任,對自己的信任。

我們扎根于四個基礎(根系)中:

學習:學習是自然的。它一直在發生。

自主:人們能自主做決定的時候,才能學得最好。孩子也是人。

體驗:比起學習的內容,人們能從文化和環境中收獲更多的東西。媒介就是信息。

成功:成就是通過意愿、創造、反思和分享的循環來實現的。

12項指導原則

在12項指導原則之上,社區可以開發新的學習工具和實踐。原則就像是枝條,而學習工具和實踐像是枝條上生長出的葉片。

靈敏性:學習工具和實踐需要是靈活的、適應性強的、易于更改的……(也易于再更改回去)。一次做太多的改變會讓你迷失方向——嘗試在多次反復中進行溫和的改變,看看效果如何。

無限玩耍:無限玩耍,無限成長。玩耍是最有力的成長途徑之一。無限玩耍的概念提醒我們,游戲不是為了贏。不斷變化的規則和邊界,都是游戲的組成部分。這讓學生能不斷擴展個人成長的游戲,讓新的玩伴加入、發現新的邊界。

擴展組織:確保個人有選擇的權利和自由,同時也對選擇負起責任。每個人都應該有機會參與到對于教育組織的設計和更新當中。

文化創造:我們塑造文化,文化也塑造了我們。一種有力量的、積極的文化,是一個學習社區所能擁有的最強大的支持結構。我們需要發展集體智慧,而不是限制性的規則制定。有意識的文化建設,也會支持其他領域中的意向性。

協作:清晰化、簡化、連接。不要引入不必要的復雜性。在賦能的文化背景中,保持個人成長的連貫性。當孩子們尋求學習資源時,將他們與社區中更廣泛的社會資本連接起來。將不同的原則和意圖整合到一個學習工具或實踐中,而不只是試圖維護更多的原則和意圖。

清晰的反饋:讓參與者能夠看到選擇、模式和結果,這樣他們就可以相應地調整未來的行動。讓溝通更清晰,擴大透明度。這能夠在社區成員之間建立信任、為他們賦能。

尊重他人的時間和空間:不要舉行不必要的會議。讓所有的會議都保持緊湊、高效、富有參與性。遵守承諾,以及計劃的開始和結束時間。在為其他人分配工作之前,需要征求同意。使用共享空間時,需要對他人關切、有充分的考慮。

支持:以最小的干擾提供最大的支持。作為成年人,我們經常需要外界的支持來實現目標和意圖,孩子們也是一樣。在ALC,我們創造支持性的結構、實踐、文化和環境。然而,重要的是記住,支持不等于干預——支持不意味著代替孩子做決定,或干預和管理他們的學習。占用太多空間的支持會適得其反。

關系:做真實的人,懂得接納,尊重差異。真誠的關系,是學生和學校工作者之間合作、溝通和信任的基礎。支持自我表達、自我認識和自我接納,讓充滿滋養的關系來教會人們相互連接和社群的力量。

全方位的能力:欣賞多種智力、表達方式和學習方式。培養多種能力。當今的教育需要關注的不僅僅是“照本宣科”的語言、數學、分析或背誦技能。現在,社交技能、維系關系的技能、數碼科技,以及各種其他技能都是必不可少的。我們需要認識并發展這些能力。

可分享的成果:讓學習中獲得的成果可見、可共享。學生可以對成長進度進行記錄,制作成博客、作品集等,并分享給其他人。

安全的空間營造:為孩子提供能保障身體安全和情緒安全的環境。設定并保持關鍵的界限。在適當的安全和合法的框架內,培養更廣泛的自由,這樣孩子們的精力就可以解放出來,專注于學習而不是保護自己。

有機會原創

有機會專欄作者 Jing
從點滴處實踐有機生活,享受每一天。
關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rejetk.com)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