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話養生 > 訪談│濫用抗生素,會迎來寂靜的春天嗎?

訪談│濫用抗生素,會迎來寂靜的春天嗎?

作者: 澎湃新聞特約記者 宋祺

在1992年,我們還以為全球變暖只是一個假說,但是在2002年的地圖上,我們已經可以清晰地看到冰川消融。那些科學家具有前瞻性的研究,或許離我們太過遙遠,或許像危言聳聽一樣令人不愿接受,但大自然不會停下腳步,當我們被困于短暫的眼前利益時,未來或許會倏然到來,猝不及防。

美國醫學院院士馬丁·布萊澤(Martin J. Blaser),幾十年來一直致力于微生物菌群及耐藥細菌研究。他認為濫用抗生素及剖宮產會危害人類的后代,提出了“消失的微生物”假說,并出版了《消失的微生物》一書(湖南科學技術出版社2016年8月版)。在他看來,抗生素和剖宮產是偉大的人類發明,在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它們挽救了無數生命,然而正如中國古訓所說的福禍相依,當它們被濫用時,所造成的負面效果會帶來災難,甚至將人類吞沒,而有些苦果我們已經眼所能見。
12月2日,由熱心腸生物技術研究院和湖南科學技術出版社共同主辦的“腸·道”TED演講中,馬丁·布萊澤再次向我們講述了現代疾病與“消失的微生物”之間的關系,并強烈呼吁中國的母親如非必要,不要使用抗生素,同時他也給出了幾點保護孩子健康的建議,包括如非必要避免剖宮產、六個月以上的母乳喂養、避免讓孩子喝被抗生素污染的食物和水。

耐藥細菌

“超級細菌”的假說,大多數人已有耳聞,雖然這是一個子虛烏有的名詞,但是,如果一種高度耐藥的細菌感染了人體,而我們缺乏有效的抗生素來治療它,這種耐藥細菌就相當于“超級細菌”了。

我們大量使用的抗生素,大部分為廣譜抗生素。“廣譜”,顧名思義,就是當我們的身體出現問題時,對病原體進行“地毯式轟炸”,最為常見的阿莫西林大家一定不會陌生。然而,這些抗生素在殺死對我們有害的病原體時,還會殺害一部分“無辜”的微生物。在人體“寸土寸金”的生存環境里,微生物之間也會競爭,那些得以適應抗生素并進化的微生物,就會侵占“無辜”微生物的“住所”,使得耐藥菌株的群體越來越大。

在TED演講中,馬丁·布萊澤指出:2010年,美國醫療人員開出2.58億例抗生素,是1945年的100萬倍

在TED演講中,馬丁·布萊澤指出:2010年,美國醫療人員開出2.58億例抗生素,是1945年的100萬倍

2013年9月,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發布了報告,首次綜述了美國耐藥細菌的整體分布狀況,并根據細菌的危險程度,對18株細菌進行了排名。排在首位的是一類被稱為抗碳青霉烯類腸桿菌屬細菌(Carba Penem-resistant Enterobacteriaceae,簡稱CRE),這種細菌致死率極高,幾乎對所有抗生素都有耐藥性,而這種細菌并不罕見,在美國44個州的醫院里都有。第二、三位分別是艱難梭狀芽孢桿菌及耐藥性淋病致病菌。美國疾控中心主任湯姆·弗里登醫生(Dr. Tom Frieden)說:“這些細菌戰勝了我們最好的抗生素。”

被列為“危險”的抗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每年超過8萬例感染,1.1萬人死亡。在20年前,抗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幾乎只在醫院出現,而現在,即使是沒有去過醫院的人,也會受到感染。一位青年職業橄欖球選手布蘭登·諾布爾(Brandon Noble),在接受膝蓋手術時感染了抗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以致于膝蓋毀壞,終止職業生涯;而另一位年輕的大四學生里基·蘭耐特(Ricky Lanetti),他并未去過醫院,只是因為感染這種細菌引發的小小膿腫,就在幾天之后去世。

與此同時,現代養殖業已經跟抗生素緊密相關。在西方,養殖公司為了增肥動物,使用了大量的抗生素,使得現代牧場如同耐藥細菌的溫床,各種“耐藥細菌”增加,未經嚴格檢查的致病食物會被人類食用,豬流感、禽流感等越來越多的病毒通過動物在人類之間開始進行傳播。而最后一次給藥和屠宰期之間的藥物“降解期”,也并未得到充分督查,除了耐藥細菌外,抗生素本身也再次通過食物進入我們體內。

中國養殖業也不例外。2010年前后,藍耳病爆發,中國養豬業大規模使用抗生素后,雖然控制了疫情,但豬身上的病毒也隨之進化,原本能自愈的病已經很難自愈,養豬業不得不使用更多的抗生素來保證豬的存活,從而陷入惡性循環。現如今,能夠不使用抗生素的養殖廠寥寥無幾。然而養殖業作為基礎產業,牽一發而動全身,突然停用抗生素的急剎車或許還會帶來更為可怕的瘟疫大爆發,現狀只能通過逐代遞減的方式慢慢控制。

從動物身上,我們已經看到令人警覺的后果。現代城市興起,人口激增,交通發達后,人類貿易、旅游日趨頻繁,流行病的溫床無處不在,我們這個緊密相連的“地球村”,面臨著越來越大的威脅。當馬丁·布萊澤還在美國傳染病學會任職的時候,他就致力于說服美國國會通過法案以疏通抗生素開發渠道,開發研制新藥。馬丁·布萊澤表示,“我們不可能等到一種可以耐受所有抗生素的超級傳染性細菌出現之后再采取行動——那樣就來不及了。”

消失的微生物

耐藥細菌是濫用抗生素導致的最直觀的后果。而更令馬丁·布萊澤憂慮的是,濫用抗生素會致使人體內微生物的生態系統受到破壞,“我們中數以百萬計的人對新的病原體更加敏感。”

在中國,你我眼所能見更簡單的例子是,我們的皮膚似乎越來越敏感,許多人都開始有不同種的食物過敏,各種“過敏”的人似乎越來越多。這或許并不是說明我們對自己的身體越來越敏感,而是表示我們的免疫系統正在變化。

說到提高免疫力,通常我們只能抽象地從補充營養、好好休息、增加鍛煉這些方面去概括,有時候去醫院,一句“免疫力下降導致”就可以概括病情,具體原因我們卻不得而知。馬丁·布萊澤的研究,或許能從一個更清晰的角度,讓我們從微觀上一窺“神奇的免疫力”。

馬丁·布萊澤的研究中,他試圖從生活在人類體表和體內的微生物入手,探究我們的免疫系統為何在發生改變。他認為,人體的微生物群系(Microbiome)就如自然生態系統一樣,各種生物彼此關聯、競爭合作,才形成了相互支持的復雜網絡,一旦某個關鍵物種消失或滅絕,整個生態系統都將受害甚至崩潰。

而我們人體的微生物群系中,數以萬億的微生物已經同人類協同演化了數千年,這些微生物幫助人類消化食物、抵御疾病、合成維生素等等,對人的免疫力起著重要作用,保障了人類的健康。它們對人體的作用難以估量,研究發現,腸道中的微生物還會合成大腦行使正常功能所必需的化合物,比如神經細胞用來合成細胞膜的神經節苷脂。可見,我們體內的微生物甚至影響到了大腦復雜的發育過程。更重要的是,它們隨著人類分娩和對下一代的養育,在人類代際間傳遞,以此繼續守護人類后代的健康。但不幸的是,這些微生物中的一部分正在消失。

這些微生物是如何消失的呢?馬丁·布萊澤認為,除了抗生素在人畜中的濫用、大量殺菌日化產品的頻繁使用等,剖宮產的過度操作也值得注意。在動物界,母體通過陰道分娩的時候都會將微生物傳遞給后代。而現代分娩的過程中,高比例的剖宮產,手術過程中大量對孕婦和新生兒濫用抗生物的行為,影響了多年來由母親傳遞給胎兒的微生物種類。

而在育嬰過程中,過去母親多使用母乳喂養,并經常通過自己咀嚼后,再將食物喂食給嬰兒,這些行為都是微生物傳遞的途徑。現代越來越多的奶粉奶瓶、輔食分餐等“西方”喂養方式,都使得嬰兒無法獲得母體內的微生物。

不同人群的腸道微生物多樣性比較(縱軸表示微生物多樣性) 圖片來源:馬丁·布萊澤演講PPT

不同人群的腸道微生物多樣性比較(縱軸表示微生物多樣性) 圖片來源:馬丁·布萊澤演講PPT

以上種種都使得那些對人體有益的微生物無法再通過母親的口腔、乳房、陰道分娩傳遞給孩子。與此同時,抗生素在醫療行業和養殖業的濫用,也在消滅越來越多的微生物。許多孩子在出生時未獲得有益菌群,又在生命早期接觸了抗生素,這使得孩子們的代謝和免疫都受到極大影響,全球范圍內的青少年肥胖癥、青少年糖尿病(又稱1型糖尿病)、哮喘、胃食管返流等發病率逐年攀升。而孩子大腦的發育也令人擔憂,從1960年至今,自閉癥的發病率增長了四倍,自閉癥這種先天的“精神癌癥”,其本質就是自閉癥患者大腦內的神經連接與正常人不同,因此,他們自出生起就缺乏與他人交流、理解一些細微差別及非語言信號的能力。

這些由發達國家蔓延至全球的現代疾病引起了馬丁·布萊澤的關注,在他看來,這些現代疾病暗示著孩子們的免疫系統前所未有的失調了。而這就是“消失的微生物”為我們敲響的警鐘。

采取行動——找回消失的微生物

在馬丁·布萊澤看來,耐藥病原體的增多固然糟糕,但人類體內微生物群系多樣性的喪失卻更為致命,它擾亂了人體內微生物的穩態,從而打破了人體與微生物之間的平衡,人類的發育過程開始改變,代謝、免疫乃至認知能力也都在受到影響。

自1977年至今,馬丁·布萊澤一直致力于“正在消失的微生物群落”的研究,在研究過程中幾番輾轉于學術界和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結合了大量理論實驗和臨床研究,以此來推進這一假說。2015年9月,他被任命為美國總統防治耐藥細菌顧問委員會主席,作為影響奧巴馬醫改政策中《抗擊耐藥細菌國家戰略》的關鍵人物,馬丁·布萊澤多次在媒體上撰文,提醒公眾濫用抗生素及剖宮產帶來的危險。

馬丁·布萊澤

馬丁·布萊澤

為了及時修正我們“過猶不及”地使用抗生素和剖宮產的現狀,他從各個層面提出了相應的對策。在個人層面,他強調我們首先應該節制自己使用抗生素的欲望,比如在與醫生溝通病情時多觀察幾天,再決定是否服用抗生素,這是短期內最容易實現,也是最簡單、最重要的。盡管這不會扭轉局面,但可以減緩微生物多樣性喪失的進程。

再者,大可不必使用過多的抗菌日化產品,馬丁·布萊澤說他自己只有在醫院接觸病人時或流感季節才會使用抗菌洗手液,因為在皮膚上生活的大多數細菌都已經跟我們是老朋友了——這些微生物小伙伴可以幫我們抵御有害細菌。

而對醫務人員而言,在培訓時就應養成謹慎使用抗生素的習慣,仔細權衡每位患者的病情是一種危險的感染還是溫和的疾病,準確的判斷力需要多年的經驗與敏銳的觀察。同時,醫生除了仔細檢查患者外,還應與患者或兒童患者的家長詳細討論、認真溝通;家長在自己的孩子生病時,即使憂心忡忡,也不要急于催促醫生給出處方。“如果家長不再向醫生施加壓力,醫生也可以更好地判斷孩子是否確實需要抗生素。”

對于必須采用剖宮產分娩的女性,馬丁·布萊澤的妻子格洛麗亞·布萊澤在波多黎各研究出“陰道紗布技術(Gauze-in-the-vagina)”,希望這一操作將母親陰道里的微生物接種到孩子身上。馬丁·布萊澤認為,這種技術或者某種改進方式日后如果逐漸成為剖宮產的標準操作,可能會對我們的孩子有益。

馬丁·布萊澤在媒體采訪中表示,人類只在過去十年間才慢慢覺醒我們面臨了怎樣的危險,過去的七十多年里我們一直覺得抗生素是很安全的,但其實它并不安全。過去我們沒有意識到本代人的健康會對下一代人的健康有多么重要的影響,他們最近在小鼠身上的研究表明,正常的微生物菌群是可以傳遞到下一代的,所以如果父母的微生物菌群受影響,下一代的孩子可能會受到影響甚至出現疾病,一代一代逐漸損失菌群的多樣性,一代會比一代更糟糕,這也是為什么我們現在要開始著手恢復這種多樣性,解決這種問題。他之所以寫作《消失的微生物》一書,就是希望可以不僅僅跟科學去溝通,還要跟普羅大眾去溝通。

《消失的微生物》

《消失的微生物》

誠然,針對中國國情及文化,馬丁·布萊澤的許多觀點還有討論余地,但他對于全人類和我們子孫后代的深切關懷,以及創新求實的科學精神,值得我們去關注其研究,甚至繼續其研究。

演講結束后,澎湃新聞對馬丁·布萊澤和他的妻子格洛麗亞·布萊澤進行了訪談。
澎湃新聞:中國養殖業散戶占很大比例,不如美國養殖公司抗風險能力那么強。基于這種情況,美國在控制養殖業抗生素濫用的經驗中,還有什么是中國可以借鑒的嗎?

馬丁·布萊澤:中國生產了世界上接近一半的抗生素,所以生產的量是非常大的。實際上,在中國真正使用這些抗生素的都是大的養殖場,而不是小的養殖場。那么現在,對農民或者整個畜牧行業來說,在經濟方面的確是有一定的激勵去使用抗生素。但問題是,如果我們使用抗生素,現在我們喝的水源當中、我們吃的肉,還有孩子喝的牛奶當中都有這些抗生素。

我覺得,如果大眾能夠真正理解到他們現在飲食當中充斥著抗生素的話,那這些養殖場就會停止這種做法。因為就在上海,最近就有一個研究發現,上海的自來水當中有抗生素,這是孩子已經在喝的自來水,而且上海這邊的學校,在學生的尿樣檢測當中,也發現了有抗生素。這個抗生素不是孩子從醫生那邊給的藥,而就是這些養殖戶使用的抗生素。

澎湃新聞:《消失的微生物》中提到可以在剖宮產后進行“陰道紗布手術”以彌補缺失的菌群,并希望這成為剖宮產的標準流程。請問目前在美國進行這一操作的醫院比例有多少?結果是怎樣?

馬丁·布萊澤:這個應該由我的妻子來回答,她一直在做這方面的研究。

格洛麗亞·布萊澤:在美國,目前沒有哪個醫院是官方這么做的,基本都是母親自己在這么做。因為之前有一個關于生產、產婦方面的協會,它推薦不要把“陰道紗布手術”正式作為醫療上的做法。最近才有一個研究顯示,實際上,這么做是能保證孩子在剖宮產后避免一些會面臨的威脅。

結果的話,從人類來說,現在可以看到如果新生兒直接采取“陰道紗布手術”這種方式,是可以讓一些好的菌群進入到新生兒身體里的。而且最后結果會顯示,剖宮產出生但經過這種手術“擦拭”的新生兒,其菌群和自然順產孩子的菌群是相似的。但問題是,我們不知道,是不是這就代表著這種孩子以后的健康也會和順產的孩子是一樣的,在這方面我們是沒有研究結果的。但是在動物方面,顯示是好用的,之前在小鼠身上做的一些實驗,初步結果顯示,這種菌群的恢復是有效的。
澎湃新聞:您提到美國母親自己進行“陰道紗布手術”操作,請問如果中國母親想要進行這種手術,她們應該怎么做?

格洛麗亞·布萊澤:根據我們之前的研究報告,有的人是和醫生一塊合作去做的,但不推薦,因為這個手術現在還不是一個臨床可實現的做法。原因也是剛剛提到的產婦協會,它出來發聲說,這么做很危險,有可能會感染。所以很多母親在做這個手術的時候,應該要知道一點——這么做有可能會引起感染。這也是為什么我建議各位母親不要獨自去進行這種操作,最好能和醫生一起合作去做。但醫生也聽到協會的話,所以醫生會問:“這么做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好處?要保證這么做是真的健康的。”如果想要證明這個,需要一個五年甚至更長時間的研究。

對中國母親的建議,如果要做的話,第一個就是要保證自己沒有感染,第二個就是最好和醫生一起合作。因為這么做的話,可能還是有好處的,比如以后孩子沒有肥胖癥、哮喘、1型糖尿病的可能。

澎湃新聞:如果有的讀者對您的觀點矯枉過正、因噎廢食,比如堅決不接受剖宮產、堅決不服用抗生素,對于這樣的情況,您有什么建議?

馬丁·布萊澤:這就是我們為什么要有醫生,一定要和醫生去溝通。在某些情況下會必須要使用抗生素或剖腹產,但通常來說,這個比率是很小的。

文章來源:澎湃新聞

原文鏈接: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902822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rejetk.com)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本網轉載文章旨在傳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無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權和/或其它相關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在核實后將在第一時間予以刪除。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