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親子樂活 > 關于維系可持續生活社區的十個建議

關于維系可持續生活社區的十個建議

貝利耶克藝術生態村創始人Graham Ellis,在本文中分享了他從親身經歷中提煉的、關于如何維系社區的建議。1987年,他和伙伴們購買了夏威夷大島的一片廢棄農場,幾乎完全靠志愿的勞作將這里改造成新的家園。社區所有的電力都來自太陽能電板,并采用雨水收集系統供水,還建設了有機農園、共享的社區廚房等。雜技表演和教育是社區成員們的主要收入來源。

有機會編譯

作者:Graham Ellis

編譯:Jing

ba60382cd7b513d865841188138d1e40--big-island-hawaii-acre

以下這些關于如何維系共識社區的建議,是我在自己創立的社區里生活27年后得出的。這是一段非常愉快但充滿崎嶇的旅程。

如果我當初就知道這些建議,我會不會用不同的方式做事呢?當然!我會為曾經的大膽試驗而后悔嗎?絕不!我的生活中充滿了難忘的經歷和美好的友人,我知道生活的每一天都是值得的。

貝利耶克藝術生態村(Bellyacres Artistic Ecovillage)是1987年創立的,位于夏威夷大島的普納區。社區位于太平洋和基拉韋厄火山之間,在我們生活在這兒的整個過程中,這座火山都一直在噴火山灰或者冒巖漿。

我曾在以色列的集體農場生活過,也曾在加拿大創辦工人聯合會,我個人對于社區生活的熱情就是在這些經歷后形成的。基于互助、公平的生活方式,最小的生態足跡,在社會、生態和經濟方面都進行可持續實踐等等原則,人們可以建立一種全新的社區,而我意識到了這種機遇的存在。

但我做出了一個很大膽的假設。我曾以為我邀請來的那些來自全世界的雜技表演家朋友們都會支持這個愿景,但是后來,我意識到,我們之間的共同聯結是表演、派對和獨立的生活,而不是共識社區。我曾經相信,一群無政府主義藝術家們能在夏威夷叢林中和諧地生活在一起,這個愿望在這些年里已經被大大的打了折扣,而留給我的是很多教訓。以下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貝利耶克藝術生態村 社區廚房

貝利耶克藝術生態村 社區廚房

1. 有共同的愿景,對任何社區都是重中之重。

我們最初把自己定義為藝術“共同體”,但甚至都沒有想過這個詞的含義。我們后來進入了一種“社區混亂”的階段,于是不得不專注于創造一些有序的結構。慢慢地且充滿困難地,我們開始舉辦更有參與性的會議,改善溝通技能,甚至采納了一些規章制度,公司條例,并且使用了合法的名字“綠色村莊協會”。

我堅信一條古老的諺語,“撫養一個孩子,需要一整個村莊。”而作為一名教師,我很關注社區在兒童教育方面的投入。但其他一些成員對此不以為然。事實上,在一個早期的會議,相當一部分人投票說不希望這個社區里有孩子常住,因為孩子“太吵鬧了”。我對此只是笑笑,認為這是不可能的,我以為反對者們遲早會長大并生養小孩。但這個假設并不完全正確。

2. 有意識且謹慎地招募社區成員。

共同生活對我們來說都是個挑戰。除了一些極個別的人之外,我們都不是在共識社區里長大的,因此意識中都深深地刻有競爭、稀缺感、個人主義、個人財產等觀念。

社區生活需要我們做出妥協,而很多人自然而然地不想做出妥協,并且同時沒能真正去珍惜一個社區所能帶來的好處。

我曾錯誤地相信,“擁抱多樣性”就等于完全的接納。最初,對任何想要加入的朋友,只要交了2000美元不可退款的終身成員費,都可以加入。這筆費用使他們可以使用一塊露營地。如果再多交4000美元,他們就可以得到地塊來建造屬于自己的房子。現在我知道這樣的模式是多么的幼稚。

我們真的應該有一個謹慎策劃的成員吸納過程,包括詳細的面試,一份列出責任、權利和價值觀的協議,并且要有經嚴格審核的試驗期。

1990年,在已經有21名成員之后,我們制定了新的成員吸納過程。而當時的方法顯然反應出了我們有多么缺乏經驗,我們甚至在面試時提出“你最喜歡披頭士的哪首歌”這樣的問題。我們抬高了加入費用。所有新成員都要經過一整年的試驗期。但當時這個系統還是有很多缺陷的。很多試驗期成員沒能在一整年中都待在社區,而也有其他一些人,盡管只經過了幾周的社區生活,也依然被全員同意接受成為長期住戶了。

3. 所有成員都必須理解和擁護這里的決策制度。

在加拿大維多利亞的工人聯合會,我曾經有兩年的時間都采用了共識決策系統,我把這樣的方法也應用到貝利耶克藝術生態村。但是我在這里學習到了,如果希望共識決策系統運轉順利,必須每個人都要投入精力去學習怎樣做決策,都要愿意花時間去實踐它。直到2014年,我們的社區沒有一個人對共識決策系統提出異議,但是我們也沒有關于如何做決策的課程、工作坊,沒真正學習過如何把共識決策高效地運用到會議中。現在回憶起來,這真是個錯誤。

261974_175874485810723_1820431_n

4. 每周最少舉辦一次社區會議。

早期我們的會議簡直鬧翻天,那景象更像是派對而不是社區會議——我們喝酒抽煙,說笑話,要把話題停留在正題上是不可能的瘋狂事。后來我開始把輪流做協作者、日程安排、會議記錄等等概念引入到會議中。之后的轉變很劇烈,有兩個成員不再喜歡開會,并且在室外隨意起哄以表達他們的不滿。

我曾經希望能每周有三次社區會議,一個是與社區整體運作有關,一個與個人溝通有關,另一個是百家宴式的放松派對。但是這樣的計劃從沒發生過。每周開會兩次的情況下,我們的運作最順利,如果沒能做到,情況就會不那么如意。

我創造了這個傳統——甚至把它作為嚴肅的邀請——生活在社區的每個人都被邀請參加周日的聚會以及周二的篝火會議。盡管日程忙碌,大多成員都認可會議的價值。大家也喜歡跟工作交換志愿者們分享故事、討論問題。但是,當社區居住成員較多的時候,會議常常因派對計劃而被擱置。

5. 人們對于社區事務的參與程度將是不均衡的,需對此有思想準備和接納態度。

對于任何組織,結構都是重要的,但是參與程度才能定義效率。就算當我們的總成員增加到35名時,每天都居住在這的長期居民還是只有6位,其中原因很復雜。

我們的重大決策是在年會制定,但平時的一些會議卻常常很難實現全員參與。隨著科技發展,我們開始用電子郵件,電話會議等。但是,當時沒有清晰的、被所有人接受的會議流程,并且成員有時分散在世界各地,在這種情況下,科技對于促進交流是有用的,但對于決策和參與卻沒什么用。

在這個生態村的試驗教會我,別指望所有人都均等地參與,或者說,別期待他們在社區工作上貢獻相同的時間和精力。這個關于社區生活的事實是不太容易被接受的,卻是必須的。殘酷的事實是,很多成員,盡管沒有為社區做出多少工作,常常期待跟其他人有一樣的決策權力。

我1969年到1973年在以色列的集體農莊生活過兩個階段,當時接觸到了“取其所需,供其所能”的概念。有一位集體農場創建者告訴過我,盡管他們有平等主義的原則,但當準備年選舉的活動時,總是有同樣的20個人站出來做志愿服務工作。這樣不均衡的參與對于任何社區來說似乎都是普遍的、不可避免的,這也造成了權力集中于小團體的現象。

6. 關于領導權力的分配,要誠實且切合實際。

我們的成員穩定性不高,且常駐成員較缺乏,結果是,通常不得不由我或其他少數幾位成員做決策。作為創始人,我總是作為社區的代表人物公開露面,最初也接受了法律、經濟、建設發展方面的責任。

從個人角度來說,我從沒有想要掌控所有權力,但是通常我都發現自己不得不擔任領導者的角色。我曾期待這只是暫時的,期待其他成員能夠承擔更多責任,在社區發展活動中有更多參與。但是這沒有成為現實。我發現自己陷于嚴重的“創始人綜合癥”,在2014年達到頂峰,并促使我做出離開的決定。

我對于其他可持續社區做了研究,發現大多都有等級式的結構,或是有一個靈性領袖,或是富有個人魅力的領導者,或是一群“長老”。那些崇尚平等主義的社區,在度過開始的理想主義“蜜月期”后,通常會面臨如何持續下去的困難。我只知道幾個例外的、維系超過25年的平等主義社區,他們即便在創始人離開后依然運轉良好,并且建立了并非基于某個個人特色的自我認同感。

社區如果要發展一種平等主義的結構,這將會是一個非常巨大的挑戰,需要人們做出投入、接受訓練,并且接受專家的指導和咨詢才能夠實現。

表演藝術夏令營

表演藝術夏令營

7. 形成關于兒童養育的共同愿景。

自從這個藝術生態村創始以來,我們關于是否要在社區里養育兒童的意見就是極端分化的。直到現在,這依然困擾著這個社區。在我于集體農場的生活經歷以及在工人聯合會的工作中,我發現兒童總是社區理念中的重要一部分,我相信對于任何可持續的社區來說,兒童都是不可缺少的。

糟糕的是,在我們的社區創始的時候,直到建設房屋的工作啟動時,我們才開始討論與養育兒童有關的話題。我嚴重地忽略了一個事實,很多社區成員并不想有孩子,在當時的那個人生階段,他們認為這會妨礙自由,并且會阻礙他們到全世界城市街頭表演的計劃。

我覺得這個社區的一個很大的失敗之處是,從來沒有關于兒童的正式規章。在我生活在這里的這么多年來,這個問題給我帶來了最多的悲傷。我自己的女兒是在社區出生長大,但是跟大多社區成員之間沒有培養出那種親人般的緊密關系。在社區的不同的幾代人之間,能長久持續的關系也不多見。

8. 準備好應對心理問題。

既然對于整個社會來說,心理問題困擾著很多人,那么一個新建立的社區也沒法成為例外。比如對于一位患有抑郁狂躁型憂郁癥的成員,我們曾經給了他多年的支持,但是最終做出了一個非常艱難的決定——取消了他的成員資格,因為我們相信只有回到他的家鄉北卡羅萊納,他才能得到有效的治療和更多的支持。我們的決定是對的,因為他現在已經重新找回生活的掌控權并且感恩我們當初為他做的決定。這個過程對于社區來說是帶著愛意的深刻一課。

215360_520893297975505_345040370_n

9. 學會熱愛適合本土種植的食物。

盡管社區成員都同意要提升生活的可持續性,但是我不太確定是否所有人都明白可持續意味著什么。

拿食物來說,我的觀點是應該盡量種植適合本地生長的熱帶作物。我曾在熱帶地區生活超過40年,把面包果、鱷梨、香蕉、橘子等作為主食,對我來說是很容易的。我估算,我吃的70-80%的食物都是夏威夷大島本地種植的。

但不同的是,有些社區成員希望繼續以前習慣的溫帶飲食習慣。他們在溫室中艱難地種植生菜、菠菜、番茄和黃瓜這些作物。我習慣吃的熱帶作物是可以忍受干旱的,并且幾乎不需要什么維護。但是在這種植的溫帶作物就需要每天灌溉和照料。在有很多其他工作要做的情況下,這就占用了太多的勞動時間。可能的解決方式是,要么社區成員都同意吃適合熱帶生長的食物并且在社區里種植這些作物,以及/或者從當地的農夫市集購買溫帶農作物。

10. 定義什么是“可持續生活”。

在我看來,可持續生活遠遠不只是樸門永續設計系統、有機菜園、種植果樹、飼養牲畜等,同時也必須包括社區服務、建筑物、交通、回收廢棄物、能源等等議題。

不論生活在哪里,為了實現持續性,都應該飼養蚯蚓并且修復土壤。亞里士多德把蚯蚓稱作是“土地的腸道”。我們用兩匹馬的糞飼養蚯蚓,而蚯蚓生產的糞肥和“蚯蚓茶”足夠滋養所有作物,不需要購買任何外來肥料。

269194_175845455813626_3995360_n

更多建議

我現在在寫一本書,題目是“我的可持續社區生活”,這是一本自傳,其中記錄了許多內容豐富的個人經歷,我希望這些故事能讓現在和未來的更多實踐者們的社區體驗更有效、更成功。以下是摘自本書的其他一些建議:

  • 保持社區的團結性,以應對突發的災難。
  • 開始時,先建設一個優質的社區共享廚房,這會是最重要的基礎設施。
  • 別住在別的社區成員看不見你的地方。
  • 不要建造任何臨時建筑。
  • 慶祝其他社區成員在經濟收入方面的成功。
  • 對不同的信仰保持開放的心態。
  • 定期組織社區聚餐、會議和慶典儀式。
  • 有一些(大家共同參與的)社區項目。
  • 對那些工作速度較慢的人保持耐心。
  • 不接收完全不參與社區事務的人。
  • 每隔3-5年,重新回顧社區愿景,必要的話做出修改,必須達到100%所有人都同意社區愿景。
  • 在顯眼的地方張貼規章制度、守則、會議記錄、愿景以及活動預告。
  • 招募一個社區檔案保管員。
  • 共同慶祝婚禮、嬰兒誕生、生日等等。
  • 跟外界的朋友相比,社區內部的成員擁有優先權。
  • 熱情好客。
  • 認識到社區成員的天賦和弱點。
  • 別以為聰明的人就都知道基本的生活技能。
  • 靈活機動,有同理心,學會諒解。學會做人。
  • 不要期待人們總是事事完美。
  • 如果你希望社區能長長久久,就得建設一個墓地。
  • 要有幽默感。永遠記住這句英國諺語:“沒有什么比人更奇怪的了。”

935439_520893347975500_634012536_n

注:1987年,Graham Ellis在一片10英畝的夏威夷叢林中創辦了貝利耶克藝術生態村,進行可持續生活的社區試驗。2007年,他在這個社區創辦了海景表演藝術教育中心(Seaview Performance Arts Center for Education),開設表演藝術課程。這后來被稱贊為“可能是全美國最具可持續性的社區中心”。

本文有刪節,全文鏈接:

https://www.ic.org/life-lessons-for-community-longevity/

有機會原創

有機會專欄作者 Jing
從點滴處實踐有機生活,享受每一天。
關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rejetk.com)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