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環保大家 > 向海生態保護中心 | 陪著家鄉一起療傷

向海生態保護中心 | 陪著家鄉一起療傷

作者: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袁貽辰

天已經黑透了。

車子悄咪咪地熄火,車窗緊閉,一群年輕人窩在越野車里,眼睛盯著前方。后半夜,氣溫降到了波谷,身體陸陸續續哆嗦起來。蘆葦蕩搖晃著,盜獵者的車就停在那兒,車燈忽明忽暗。

在吉林省向海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一處水泡子(方言,意為水塘)邊上,這場沉默的對峙還在繼續。

對方是附近村屯里有名的惡霸,這一次,極有可能是持槍盜獵。

車里,手無寸鐵的王春麗很清楚退后的代價。28歲的她是向海生態保護中心主任。2016年,吉林通榆縣政府、向海自然保護區管理局與民間公益組織桃花源基金會簽訂合作協議,在保護區的核心區內,建立了由桃花源直接管理、政府監督的社會公益型聯合管護機構“向海生態保護中心”。

timg

從那時起,孤身一人到來的王春麗就被推進了一個無法退后的局面。在這片由沙丘、榆林、草原和湖泊組成的自然保護區里,盜獵、放牧、捕魚、毒鳥屢見不鮮。十余個村屯的近兩萬名居民零星分布在保護區內。這個剛剛大學畢業的姑娘,要負責建立起一支由本地人組成的巡護隊。

“在人情關系網織得密不透風的鄉村,讓自己人管自己人,能行嗎?”王春麗也嘀咕過,直到那個有些漫長的對峙的夜里,她找到了答案。身旁五大三粗的農民別上了執法記錄儀,和她一起擠在車里。

有人跟她講:“兩軍對壘,現在絕不能退。”

王春麗輕輕別過頭,眼神掃了一圈兒——這些“戰友”曾經的身份大都是農民,也偷偷打過鳥、捕過魚、砍過樹。但現在,他們在她的這一側。

在砂石、野草、蘆葦和湖泊沼澤交匯的核心區,雙腳是唯一能抵達所有角落的“交通工具”。

王春麗成立巡護隊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這群男人從越野車上攆下來。

近200人報名參加她的巡護隊,但她沒有被報名者的熱情沖昏頭腦。她很清楚,他們加入的原因也許是為了一份保底2500元、多則4000余元的月薪,也許是為了“方便通風報信”,也可能是因為工作輕松“好糊弄”,唯獨不太可能是為了“熱情”。

王春麗曾試著問一位報名者,巡護是做什么?

“上山啊!”對方答。

她追問:“上山干什么呢?”

“趕羊。”

保護區312平方公里的核心區,有175平方公里由向海生態保護中心管護。巡護隊員現有8人,每天開車巡邏。GPS(全球定位系統)儀器上顯示,他們每天都按照固定線路畫圈。

巡護隊員不肯下車巡護,原因也再明白不過了,東北天冷,人們“恨不得從家出門去隔壁打個醬油也開車”。

王春麗知道講大道理沒用,她全程跟隨一同巡護。到了車子難行的地方,她把一車男人轟下去,帶他們沿著小路尋找。獸夾、彈殼、套子和碎了一地的毒藥挨個出現,有的藏在路邊,有的陷在蘆葦蕩的陰影里,巡護隊員手中一度成為擺設的照相機密集地發出了咔嚓聲。

“如果不是一步一個腳印地走,這些東西在車上能發現嗎?”王春麗問巡護隊員。

她知道,這些土生土長的農民才是最了解向海的人,她必須與他們合作。為此,她天天跟他們“尬聊”,拋出“十萬個為什么”,問別人“為啥這棵樹下長草,那棵樹不長啊?”“這個腳印是什么動物留下的啊?”

大多數時候回應她的,只有呼嘯而過的風聲。“快崩潰了。”

漸漸地,隊員們邁開了步子。在輪胎會下陷的泥濘小路,他們發現了還在抽搐的鳥,一旁是灑落的毒藥。有漢子一把抱起鳥往回沖,如果快一點,也許還能救下一條“鳥命”。

這是最理想的結局。更多時候,留給他們的,是各類動物的尸體。

深一腳淺一腳地踩著淤泥,他們在水里翻出了地籠,里面除了魚蝦,還有已經發臭的雁鴨。不會再有別的可能了——這些鳥兒覓食時發現了裝滿小魚的地籠,一頭扎進去捕食,卻再也沒有出來。

一處靜謐的水泡子被巡護隊員翻出來好幾個地籠,里面困著各類游禽被活活溺死后的尸體。一群大男人站在蘆葦蕩邊兒,相顧無言。

巡護隊長石勝旭割斷地籠。密密麻麻的線晾干后,被他一把火燒了個干凈。

可心里的火還燒得正旺。這個土生土長的向海人一度以為,聲勢浩大的巡護隊多少“算個官兒”,就像電視里演的那樣,“做做樣子就行了,還能偷偷找犯了錯的農民收錢”。直到一步一步走完了核心區,他才知道,自己的家鄉早已悄無聲息地變了模樣。

只有邁開步子,離開人類活動區,朝著核心區一直往里走,才會發現,過度放牧的草原早禿了,鹽堿地的版圖擴張得越來越大。幾十年前土地改革后,整個向海就像被“分了蛋糕”一樣,農戶們你一塊兒,我一塊兒,不斷向核心區最中心開荒,一點點蠶食了林地、草原和水泡子。

巡護隊員張旭明是個90后,他的父親、爺爺都在向海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工作。這個年輕人走在巡護路上,發現兒時玩耍的地方都結上了鐵絲網和柵欄。為了開荒,樹消失了,河道干枯了,種上了成片的苞米地。離濕地不遠處就是耕地,農藥殘留物就那么輕而易舉地滲透進來。

可以看見的變化還包括,風沙越來越大,長發的女人,沙子黏在發絲里,洗一次得花上半天,頭皮極易長痘。

星羅棋布的小水泡子也少了,有人為了捕魚,大冬天鑿開冰面,搬出抽水泵,一點點抽干了水。冰窟窿下,只剩一個沒水的“大碗”,和密密麻麻、還在蹦跳的等著人類去“收割”的魚兒。

這個在外念完大學的年輕人,差一點認不出自己的家鄉了。

每年春秋兩季都是張旭明兒時最開心的時候。那時,空中常常有成百上千只鳥兒飛過,遮天蔽日一般,“都在亂叫”。他記得丹頂鶴的叫聲“穿透力特別強”,大麻鳽的高音則比較響亮,棲息在林地的鳥兒聲音普遍低沉,“像從丹田里發出來一樣”。

不同的聲音混在一起,“像奏樂一樣,喇叭笛子亂響,可好玩了”。

可后來,這場音樂會缺席的主角越來越多,擁有52種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的向海,不再是最理想的棲息地。鳥兒搬家的搬家、遷徙改道的改道,張旭明能聽到的樂曲越來越單調。

他最終決定加入巡護隊。

“其實向海人也感覺到環境變了,可你得掙錢養家。”他內心也理解老鄉的選擇,“大多數人還是有想要家鄉變好的心,只不過都是有心無力。”

兩三年前,吉林省政府決定實施移民工程,以破解生態保護難題,在向海先后拆除房屋及窩棚248戶,退耕還草6711公頃,給村民退耕的土地以補償。

核心區陸續把土地還給自然,也給了王春麗和她的巡護隊施展的空間。

只是,在氣候愈發干旱的這些年,不再愿意種地的農戶里,不少人選擇到核心區來放牧或是捕魚抓鳥謀生。

這是最難啃的骨頭。張旭明的父親張玉,在向海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工作了30余年,每次執法抓人都讓他為難不已,“都是鄰里鄉親的,哪有不認識的。想把這活兒做好,只能六親不認。”

曾經他要處罰一個違規放牧的牧民,結果對方竟然找到了省上的人說情。“憋屈啊。”這個中年男人說,自己只得斬斷七情六欲,“成了鋼做的人”。

這份糾結,王春麗也懂。那個夏日的夜晚,當時間一點點溜走時,她的心也在掙扎。前一天白天,有巡護隊員在核心區一個水泡子附近發現了汽車,湊近一看,車上無人,車后座有男性衣物,車內還有高壓氣排槍的配件。

他們懷疑來了持槍打獵的,迅速向保護區管理局匯報。在執法人員趕到之前,一個人從水泡子里浮了上來。除了王春麗,隊員們都認得那個人,他以脾氣暴躁兇狠聞名,附近村民都說他手里有槍。

王春麗感覺到了隊員的害怕。有人勸她“警告一下,差不多行了”,也有人覺得太危險,“應該找警察”。王春麗一個人向前詢問,她的隊員離得遠遠的,不敢向前。

他們最終沒能攔下這個人。第二天夜里,兩撥人在鄉里偶遇,對方已經去公安局“自首”,不承認打獵,只強調自己是去核心區捕魚,警察在他家里和車里都沒搜到槍支,最終以行政處罰加200元罰款結案。

“我要是出點事情,你們誰也跑不了!”他對巡護隊扔下這句話后,帶著小弟就大搖大擺地離開了。

巡護隊員的火壓不住了。他們和王春麗商量,這個人可能將槍支遺棄在了水中,極有可能返回撈槍。保護區管理局執法人員和向海生態保護中心巡護隊員分成兩隊,決定徹夜守護現場。

當晚,雙方再一次碰面。對方的車里也坐了滿滿當當的人,在水泡子附近不停地打圈兒。王春麗的心里也害怕,她擔心的不是自己,“出了啥事兒我這個外地人隨時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可這些巡護隊員家里的老人小孩都在這兒,誰住哪兒都是門兒清。”

她一度想要放棄正面相抗。

“不能退。”石勝旭態度堅決,“要是這次算了,對方一定會傳開這事兒。往后都得窩窩囊囊地開展工作了。”

一群人最終牢牢地守到了天亮。王春麗很清楚,太多的人在觀望,“很多人都覺得我們只是掛個名,不敢真刀真槍。這事兒如果真退縮了,那就只可能一退再退,很難管理了。”

靜謐的夜里,鳥兒撲棱一聲都會讓她嚇一跳,“還在想怎么大半夜的不好好睡覺,都跑出來了。”王春麗笑了,第二天一早,在公安部門的主導下,他們在水中找到了長管火藥獵槍,那個盜獵者以非法持有槍支罪被判入獄。

后來她才聽說,找到槍后的那幾天,附近村屯天天都有人請巡護隊員吃飯喝酒,只為打聽案子的細節和巡護隊的動向。

有村民偷偷對王春麗說: “原來你們做保護,是動真格的。”

石勝旭很少向外人透露,其實對峙那晚之所以態度堅決,除了氣不過對方的氣焰,還與那個水泡子的住客有關。

那個水泡子是巡護隊管理范圍內最大的一個,岸邊棲息著一對丹頂鶴、一對疣鼻天鵝和5只天鵝幼雛。石勝旭記得清清楚楚自己第一次發現它們時的樣子。向海已經有許多年沒見著野生丹頂鶴和疣鼻天鵝“安家”了,那一天,他們按照日常的路線巡護,突然發現蘆葦蕩里,兩只丹頂鶴正在筑巢。

巡護隊員在電話里都快語無倫次了,“春麗春麗,我們發現了一對兒野生的丹頂鶴!那個,它們在筑巢啊。你快點來看看啊!”

那會兒石勝旭就決定了,“得好好護著這對兒丹頂鶴”。

他不敢以有功自居,“我們把環境搞差了,現在(它們)好不容易回來了,不說別的,在這兒‘打尖兒住店’的日子,一定要護個周全。”

他已經許久沒這么開心了,上一次,還是偶然去了一趟核心區外的地方,看見區內野草比區外野草高了老大一截,“當時真有成就感啊”。

再上一次,是和巡護隊員崔永尊一道,拿著望遠鏡向水泡子里瞅,發現水里密密麻麻的,“什么色兒都有”,亂叫成一團,有野鴨猛地往水里鉆,水波蕩起來,“像一鍋水煮開了”。

崔永尊已經很久很久沒見到這樣的畫面了。他在向海出生、長大、變老,看著環境一天天變差,又守護著它,讓傷口一點點愈合。

他在別處見過家養的丹頂鶴,“野生的完全不一樣。”這個中年男人瞇起雙眼回憶說,真正野生的丹頂鶴非常愛干凈,在水邊會一遍遍地用嘴清理自己的羽毛,它們的毛更白更亮,體態也更大,不打架的時候就埋頭捉魚,一旦起飛,身姿“特別靈動輕盈,家養的完全沒法比”。

“濕地真是他們最理想的棲息地啊。”想了想,他嘆氣道,“向海也許以前就是它們的家。”

熱鬧之外,巡護的大多數時刻是安靜的,兩三個巡護隊員沉默地行走、拍攝和記錄,石勝旭偶爾會想起大雁那低沉有力的叫聲,偶爾會一個人對著結冰的水泡子唱起《我想靜靜》,“每天都很累,倒頭就已睡。你漸漸怪我沒有把你陪。我也想歇歇,那樣有多美……”

唱歸唱,他知道自己不能停下。

在王春麗的設想里,最終要依靠本地力量來保護向海,她帶著隊員走村串戶,了解村屯居民的需求,本地孩子放假不好讀書,她就想辦法招募大學生志愿者,為孩子輔導功課。生態移民告別了核心區卻缺乏謀生手段,她到處想辦法為村屯謀求可開發的產業。

剛剛過去的2017年,這支巡護隊配合主管部門一共查獲600多次違法違規事件,GPS系統對此再清楚不過——只有8個人的巡護隊已經走完了4萬公里的路程。

這段路,讓他們收繳了足以鋪下整面墻的作案工具,有毒藥,有獸夾,也有套子。王春麗不敢想太遠,只愿意定一個小目標,“希望2018年收繳的東西一面窗戶就能擱下!”

幾乎沒人懷疑這個目標。石勝旭說,上初中的兒子會夸他“很厲害”,他那雙種地的大手,最初只會用兩根手指來戳電腦鍵盤,如今不僅能使用執法記錄儀和單反相機,還能繪制地圖。越來越多的本地村民想要加入,有人告訴他,“你們真不容易啊,我很敬佩你們。”

他總會想起自己巡護時的一次經歷。那次,他碰上了一個幾次三番違規放牧的村民,雙方產生了口角,脾氣很“虎”的石勝旭怒了,“當時就想把衣服一扒,當自己下班了,削他一頓。”

“可后來想一想,我這手以前拿鋤頭,后來敲鍵盤寫字,也用了不少時間。”他放下了拳頭,“老百姓也不容易,干啥事都有個過渡。還是要相信他們,一點點去適應吧。”

4萬公里走完,王春麗卻“胖了兩個號”,人“蒼老了幾十歲”,“吹彈可破”的皮膚沒了,失眠多了,嚎啕大哭的次數也多了。可她也收獲了一群能直呼姓名的“哥們兒”,等來了丹頂鶴和疣鼻天鵝的歸來。

她始終忘不掉唯一一次近距離觀察疣鼻天鵝的機會。蘆葦蕩里,天鵝媽媽正在教幼雛試飛,飛得很低,幼雛還沒長出雪白的羽毛,一個接一個,黃嫩嫩的身子排隊飛過了蘆葦蕩。

隔著幾百米,王春麗眼眶濕了。

文章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文鏈接:http://zqb.cyol.com/html/2018-01/24/nw.D110000zgqnb_20180124_2-09.htm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rejetk.com)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本網轉載文章旨在傳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無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權和/或其它相關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在核實后將在第一時間予以刪除。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