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環保大家 > 守護青山綠水,盤點2017中國公眾科學實踐

守護青山綠水,盤點2017中國公眾科學實踐

作者:朱子峽

一直以來,主流視野中的科學研究是一項職業化的工作,可實際上,從文藝復興時期起,就有大量業余人士參與科學活動。現在,我們把非職業科學家、科學愛好者和志愿者參與的科研活動,包括科學問題探索、新技術發展、數據收集與分析等稱為公眾科學。

對比國外公眾科學發展的成熟度,國內公眾科學的成長顯然“青”澀了許多。即使是這樣,這一年來,中國民間機構的努力實踐,已經讓他們有能力成為專業科學研究的有力支持,公眾科學在生態學和環境科學相關領域產生的價值正在被越來越多的人所看到。

在這里,我們選取幾個有代表性的民間組織,用他們這一年的行動實踐給2017年呈上一份守護青山綠水、保護美好家園的答卷。

中國自然觀察

顧壘(山水自然保護中心)

山水自然保護中心成員在囊謙自然觀察節(張程皓攝影)

山水自然保護中心成員在囊謙自然觀察節(張程皓攝影)

最近這兩年,隨著博物學愛好的升溫,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觀察身邊的草木鳥獸魚蟲。隨著觀察的深入,每個自然愛好者大概都會有諸如此類的問題:自然環境是在變好還是變壞?它得到應有的保護了嗎?我從哪里可以獲得有關的信息?與此同時,政府對自然保護的投入和要求也在提高。所以,從宏觀上回答整個自然環境在怎樣變遷以及保護的成效如何,已經變得非常緊迫。

從2014年起,山水自然保護中心發起了《中國自然觀察》項目,聯合多家科研機構和民間組織,提取科研論文的信息,匯集自然愛好者的數據,試圖以公眾科學的形式,從自然環境最重要的組成部分——生物多樣性的角度回答上述問題。

在2016年發布的《中國自然觀察》報告里,我們評估了1085個瀕危物種的保護狀況,評估的時間段是2000年~2015年。在這16年里,這些瀕危物種的保護狀況整體上來說是變差的,情況改善的物種不到10%。

在進行上述分析的時候,我們遇到的最大困難在于基礎信息不足。對于大多數的瀕危物種,我們不知道它們生活在哪里、過得怎么樣、還有多少活著。

從科研論文和學術數據庫里收集分布信息困難而且低效。以棲息地模擬效果最好的瀕危鳥類為例,用于模擬的13000個分布點中,只有300個來自科研文獻。 而信息最大最全的各大科研機構和高校的標本數據庫乃舉國之力數十年上百年的積累,但問題是,這些信息一來可能太陳舊,二來盡管可以開放查詢,卻沒法批量獲取數據,使用起來很不方便。

相對于官方來源數據的尷尬,民間收集的數據則充滿驚喜。《中國自然觀察2016》用于物種評估和熱點分析的數據里,小部分是山水和北京大學自然保護與社會發展研究中心多年的積累,大部分是在合作伙伴的幫助下收集到的、由民間自然愛好者記錄的分布點信息。總的來說,公眾參與程度越高的類群,模擬結果越好。得益于過去十幾年間觀鳥愛好者組織的蓬勃發展,鳥類的基礎數據和分析結果是整個報告中最好的——前文所說的13000個分布點,幾乎全都來自民間收集。中國觀鳥組織聯合平臺是《中國自然觀察》最早的合作機構,2016年共有541人在2124個觀測點發布記錄,覆蓋了所有省市,記錄了1197種鳥,還發現了極危鳥類青頭潛鴨新的繁殖地。

這個結果提示我們,應該更多鼓勵自然愛好者以公民科學的形式參與和自然保護相關的基礎數據收集,而博物旅行是一個很好的組織培訓自然愛好者的方式。

2016年開始,山水在青海、四川等地以博物旅行的形式,配合自然觀察APP,多次開展民間調查者的培訓活動,傳遞《中國自然觀察》的理念和工作方法,收到了較好的效果。例如,2017年山水自然保護中心與青海省囊謙縣共同舉辦了國際自然觀察節。在四天的活動時間里,來自中、美、英、法等國選手組成的17支參賽隊伍,總共記錄到獸類15種、鳥類93種、植物222種。這些物種的分布信息將在未來的《中國自然觀察》報告中發揮作用。我們期望推廣這套模式,與更多的在地機構合作,建立覆蓋全國的生物多樣性民間調查與監測網絡。

中華秋沙鴨越冬調查

危騫(朱雀會)

國內鳥類公民科學的萌芽是從觀鳥會開始的。從上世紀90年代起,全國各地的愛好者陸續成立了觀鳥組織,2000年以后就不斷有全國性的觀鳥活動促成各地鳥會鳥友的聯絡與聚會,但這些組織之間缺少交流渠道與溝通平臺,聯合行動更是沒有形成機制。于是,全國觀鳥組織鳥類與生態保育聯合行動平臺(朱雀會)在2014年正式啟動,它是一個中國鳥類自然保育、科普、科研的全國性及國際參與性服務、交流平臺。

目前,平臺擁有最大的中國觀鳥記錄中心,已有超過30多萬條的記錄,出版有《中國鳥類觀察》雙月刊雜志。我們主要開展的調查活動有對瀕危旗艦鳥種調查,有針對性地了解并力圖解決棲息地的危機;地方鳥類本底調查及鳥類名錄編寫等。尤為重要的是,我們積極與政府部門、主管單位、國內外保育基金會合作,實現針對淡水保護的物種監測手段;通過設計社會化參與式的鳥類調查與舉辦規模化觀鳥節,調動地方政府、相關機構以及自然保護區的意愿和對應資源,共同投入到多個區域性保護行動中。

2014年起至今,由朱雀會牽頭組織的中華秋沙鴨越冬調查,對于中國大陸民間觀鳥組織的大規模聯合行動而言,是一個開創性的項目。

中華秋沙鴨很少像其他野鴨那樣集大群越冬,而多是結成幾只十幾只的小群棲息于各條河流中。因此,雖然中華秋沙鴨的總數很少,但是分布卻很廣,我們已知的分布記錄已經遍布20多個省份。所以可以通過對它的調查發動全國大多數省份的志愿者來參與,是絕佳的公民科學實踐。

我們在短時間里迅速組織散布全國的各地鳥會鳥友以及超過100家NGO、保護區、政府機構和院校的共同參與,實現北起鴨綠江、遼河,跨黃河、淮河,過長江,南至珠江、東南諸江共計10大流域的調查覆蓋,這在民間NGO來說,是空前的行動。

在這個過程中,各地觀鳥組織普遍獲得鳥類調查的技術方法,調動了觀鳥者參與鳥類調查的積極性,提升了各地方鳥類保護組織的組織能力、調查能力和宣傳能力。特別值得一提的是,觀鳥志愿者與專業學者的合作,達到學術研究要求的水平,獲得了相當準確的數據及大量地理信息、現場圖片及訪談資料,相關的科學論文也正在準備中。

隨著項目的持續與遞進,中華秋沙鴨正在公眾領域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它有希望成為鳥類中和大熊貓、金絲猴一樣的旗艦保護物種,也是其中唯一能夠和我們的水資源密切聯系在一起的瀕危物種,為喚起公眾對水資源的重視發揮重要的作用。

我們對于這個項目有一個愿景,就是希望調查范圍能覆蓋全國80%以上的適宜生境,并且在全國的中華秋沙鴨越冬地都能夠有觀鳥組織參與進來,人越多,我們得到的數據就更接近于它的真實情況。

在中國,調查研究和物種保育的配合度并不高,這個時候,通過社會力量和這么一個平臺,把社會大眾和自然研究聯系起來,讓研究成果推動整個社會的自然保育。

帶豹回家

巧巧(中國貓科動物保護聯盟)

上周六,貓盟和志愿者們完成了“帶豹回家”2017年工作成果發布會。在塞了兩百個人的場地里,每個在場的人都摸到了一個字“燃”!因為,這些發布的成果是由每個參與的志愿者共同完成的。

在場的志愿者們備受鼓舞,因為自己參與的工作竟然能生成扎實的產出,指導保護;覺得自己的隊伍無可匹敵;在場的保護圈同仁看到了另一種組織的形式;而更多的公眾躍躍欲試,希望自己也能成為未來的保護核心。

我們深信,在全民談環保漸成風潮的當下,公眾將在環保機構的帶領下,逐漸成長為環保工作的核心力量。而從旁觀,到參與,再到成為核心力量,“帶豹回家”項目展示了一條清晰的“公眾保護”脈絡。

為什么呢?因為“帶豹回家”需要如此。和其他以具體保護措施為核心的項目不同,帶豹回家就像一次長征、一場需要將人心和土壤進行革新的戰役,在華北豹順應人們的呼喚,沿著修復的太行山生態廊道一路擴散回京之前,我們需要做許多基礎調查、科普掃盲、政策倡導,而且缺一不可。其中,沒有任何一件事可以靠一個單槍匹馬的公益組織完成,非公眾參與不可。

于是,由目的到手段,我們有意識地招募、培訓、磨合志愿者隊伍,使他們對自然的熱情足以驅使他們加深對環境的了解,并付出一探究竟的努力,從而結出了這樣的果實:在太行山北段10000平方公里的山地范圍內,54人次,共計12支調查志愿者隊伍完成了2條潛在生態廊道帶、22個區域、53個村落的摸底走訪,并針對太行山北段的植被、人為干擾等因素生成了第一份調查評估報告。

還有這樣的果實:設計、搭建了帶豹回家官方網站,翻譯了一本貓科專業科普書,完成了八十篇公眾號文章的梳理,識別、整理了120G紅外數據……

也許我們很難以科學家的專業素養來衡量他們的專業程度,但是在采集科學數據、傳播科學觀點的層面,他們所付出的心血和貢獻,卻與科學家一樣重要。

對我們來說,在保護領域,所謂“公眾科學家”就是以科學的方式貢獻力量,參與科學保護的人。而一個“公眾科學家”的養成,需要公益組織和科學家共同搭建橋梁,輸送養分。

在過去的兩年時間里,貓盟與中科院生態環境研究所聯合辦了城市生態聯盟論壇,每月一次,一期一會,請過許多科學家,講過北京的花、鳥、魚、蟲,關注過北京的荒野、水源地和家門前的野生動物們。

對保護而言,靠譜源自充分的了解,而了解的動力來自興趣。對公眾科學家也是如此,自然世界廣闊生動,培養便從幫他們推開一扇扇門開始。每一扇迥異的門,背后都通向同一條愛護自然的大道。行走的人越多,培植出來的土壤便不再有那么多似是而非的“生態保護”工程,荒野的修復才能成真。

中國自然標本館

陳彬 (上海辰山植物園)

生物標本是人類認識和研究自然生物多樣性的基礎憑證,源自標本的關于物種界定、

物種時空分布等各方面的信息,是有效開展生物多樣性保護和利用的基礎。特別是隨著當前生物多樣性滅絕、生物入侵等問題的不斷加劇,需要海量可靠的原始觀測數據以揭示生物多樣性資源現狀、監測生物多樣性變化動態并評估生物多樣性保護成效,有賴于大規模的人力投入、高效可靠的憑證和有效的數據清理機制。

為此,在國家標本資源共享平臺的支持下,中科院植物研究所、上海辰山植物園自2006 年提出“將地球變成活的標本館”的理念,并開始建設中國自然標本館(CFH)平臺,至今已走過了11個年頭。

為了將地球這個巨大空間當成可以實際有效管理的標本館,我們提出了數字標本(數碼照片以及關聯的作者、時間、空間等各種信息形成的數據集)憑證形式,能夠調查植物、動物、真菌、植被、土壤、巖石、礦物、自然景觀、文化景觀等各種層次的自然多樣性,極大擴展了標本概念的范疇和靈活性,降低了參與協作的門檻。同時,我們充分利用最新的信息技術和工具,不斷整合、完善形成數字化生物野外調查和信息管理技術體系,建設CFH網站( http://www.cfh.ac.cn )作為人員協作和數據管理的核心平臺,任何對自然感興趣的人都可以使用,分類學專家、農林牧漁等各行業工作人員、社會公眾愛好者們都可以在平臺上按照一定的規范去記錄、上傳和鑒定物種,在網站上管理個人調查數據,也可以在線尋求幫助、查找別人開放共享的信息。

經過多年的培訓、宣傳和應用示范,到目前為止CFH網站已有1.5萬個注冊用戶,形成了大規模的公眾科學協作體系。網站已積累920余萬張生物多樣性調查照片,已鑒定5.2萬余種動植物,包含大量精確的物種分布記錄信息,不僅僅有中國的物種,還包括了國外大量物種。以CFH為平臺,植物愛好者和植物分類學家協作已經共同發現和發表了3個植物新種,還有許多正在研究之中。同時,網站提供了分站功能,若干用戶可以針對某一主題申請分站作為團隊公眾科學活動的協作平臺。目前已開通了330個分站,各種公眾科學生物多樣性調查項目在全國遍地開花。

面向未來,一方面我們將在十年來積累的數據基礎上開展數據挖掘工作,以在線活植物志為目標形成綜合的數據共享成果;另一方面,將繼續面對從野外、標本館、植物園到農林行業,從分類學家、各領域工作者到愛好者的需求,整合專業研究和公眾科學,為生物資源調查管理提供更完善的解決方案,使之成為為相關領域服務的信息化解決方案,為生物多樣性科普和保護做出積極貢獻。

100個水源地調查

何昕(原上草自然保護中心)

原上草雪豹調查

原上草雪豹調查

在我過往從事的社區工作中有個詞叫做“參與式評估”,公眾科學則可以稱之為“參與式科學”,兩者共同之處在于“參與”二字。

前者讓農民成為評估的主體,后者則是讓大眾有系統的參與科學研究的全部或一部分中去,從前期的探索階段到后期資料收集,整個過程公眾都可以根據其個人能力有選擇的參加。原上草自然保護中心在阿尼瑪卿雪山附近的東傾溝鄉開展過“100個水源地調查項目”,這就是一個典型的公眾科學項目。

原上草發現,由于氣候變化、當地環境惡化等給當地水源帶來一系列問題期望設計一個科學項目,對當地水源進行持續監測并找出背后的主要影響因素。

在前期文獻研究和實地調查階段,就有很多熱心的牧民向我們反映了不少問題,比如他們草場出現的水源枯竭和污染現象,還試著用他們的鄉土知識來解釋背后的原因。這些牧民反映的問題和設想對后來項目的設計有很大助益。

在項目實施階段,我們因為牧民志愿者在前期的出色表現而調整了策略,放棄了傳統的依靠自己員工來做數據收集,而是轉為依靠當地牧民來協助監測和記錄數據。事實證明,他們的參與不但極大減輕了我們的工作量,而且還令參與者還從中學習到不少生態知識,甚至讓一些牧民從環境的“破壞者”轉變為環境宣教工作的志愿者。

桑丹家的夏季草場上,許多水源附近都是隨處丟棄的垃圾,而如今他不僅把自家垃圾統一安置而且還主動承擔起清理過往游客和路人垃圾的責任。這些是我們在項目開展前沒有預料到的——牧民不僅沒有視調查為負擔,反而抱有極大興趣。

后來,在對收集上來的第一批數據進行解讀和分析過程中,不少牧民又積極參與其中。通過我們的調查,100個水源中43個水源沒有受到污染或破壞,占44%,剩下的57個水源受到各種不同的污染或破壞。在尋找污染源的過程中,開始我們并沒有辦法很好的區別開挖蟲草破壞和挖地破壞兩者的區別,但是本地牧民卻對當地情況了如指掌,很容易就根據現場情況和痕跡分辨出污染和破壞原因。后續的保護行為更加離不開牧民志愿者的參與了。

可以說整個項目我們原上草主要就是設計和管理項目進度,而執行的主體、數據提供幾乎都是當地牧民,我們只需要提供培訓即可。不僅如此,他們豐富的本地知識和傳統經驗也為我們提供了發現和解決問題的新視角。

通過這個項目我們可以看出,公眾科學項目不僅一種“群智科學”,也是一種宣教途徑。之后的公眾科學項目,我們只需把眼光主要放在項目管理上,這對原上草或者對志愿者來說都是一個雙贏的決定。

荒野追獸

李帆(荒野新疆)

 

隨著紅外相機影像調查技術的普及,人們在對獸類的調查和監測上有了新的認識,2014年“荒野新疆志愿者團隊——荒野追獸組”通過紅外線陷阱相機在烏魯木齊縣首次捕捉到了雪豹的身影。天山有多少雪豹?它們的種群狀況如何?它們的分布情況是怎樣的?面對這些疑問,我們開展了長期的雪豹調查及數據收集工作。

2014年,荒野新疆志愿者團隊發起民間“新疆雪豹調查與保護項目”,并在天山東部國有林場管理局的支持下,就烏魯木齊市周邊地區開展了雪豹基礎調查監測工作,希望能夠通過調查回答上述問題。在經過近三年(至2017年)的調查工作,我們發現僅在烏魯木齊縣、達坂城的兩個項目區域就監測到36只雪豹個體,記錄到8個繁殖家庭,最長監測個體超過3年,初步估計烏魯木齊及周邊區域雪豹數量超過100只。這個數字超過了不丹、俄羅斯整個國家的雪豹總量,是目前已知全球雪豹密度最高的區域之一。

在2016年下半年,我們對呼圖壁、瑪納斯、沙灣后山等地開展野外雪豹調查工作,就該區域所發現的雪豹目擊報告及痕跡記錄來看,天山東部應該擁有300-500只雪豹的健康種群,且依連哈比爾尕山為中心、沙灣至烏魯木齊的天山南北區域,是整個天山東部最好的連貫雪豹棲息地。而達

荒野新疆成員在巡湖

荒野新疆成員在巡湖

坂城所在的博格達南麓距離烏木魯齊市區僅40公里,得天獨厚的社會條件和卓越的雪豹資源使得烏魯木齊在2016年8月舉行的“雪豹中國論壇”上獲得了“全世界離大都市最近的雪豹熱點地區”這一全新的生態稱謂。雖然有健康的雪豹種群以及最為便利的交通條件,但雪豹依然受到棲息地破碎化、人獸沖突導致的報復性仇殺、野生動物貿易等人類活動的威脅。

追獸的終極目的是為了保護動物,而保護動物就是保護其棲息地。為了保護天山雪豹,充分利用良好的在地資源,防止社區人獸沖突,我在項目監測區針對牧民長期進行調查訪問和保護宣傳,并與多家單位聯合,進行人獸沖突防治、經濟救助和生態補償,作為自治區森林公安局的協作單位開展反盜獵巡護等工作,以確保當地雪豹良好的生存狀況。

同時希望通過科學研究和民間參與的模式,建立以雪豹保護為主題,集科研、科普、文旅為一體的民間雪豹保護地及生態產業開發區,推動建立“新疆雪豹國家公園”為目標,將雪豹打造成烏魯木齊乃至新疆的生態名片。從而將生態資源轉化為自然資本,實現本地居民從保護中獲益,促進區域生態保護和民生保障的綜合發展,以達到保護天山雪豹的目的。

文章來源:科學網

原文鏈接: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7/12/398588.shtm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rejetk.com)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本網轉載文章旨在傳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無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權和/或其它相關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在核實后將在第一時間予以刪除。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