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俗傳統 > 萬年前的史前農業,怎樣播下了“不平等”的種子?

萬年前的史前農業,怎樣播下了“不平等”的種子?

作者:James Suzman

譯者:李孟林

大多數人認為人類社會的等級是無法避免的,是人類本性的自然部分。然而,這種信念卻和20萬年的智人歷史里大部分時候相悖。

表現新石器時代農業種植的巖畫,利比亞Tassili de Maghidet,圖片來自Roberto Esposti/Alamy

表現新石器時代農業種植的巖畫,利比亞Tassili de Maghidet,圖片來自Roberto Esposti/Alamy

實際上,我們的祖先大多數時候都秉持“強烈的平等主義”,不容許任何形式的不平等。狩獵采集者雖然承認人擁有不同的技巧、能力和特點,但他們強烈反對將這些差異轉化成任何形式的等級制度。

那么,究竟是什么導致人類心靈發生了深刻的轉變,讓人類遠離了平等主義?綜合考量考古學、人類學和基因組研究數據,答案就在約1萬年前發生的農業革命里。

現代農業技術驚人的生產力,讓人們忘記了這樣一件事——從新石器革命早期到本世紀(就全球貧窮國家以農業為生的人而言),大多數農民的生活是極不穩定的。狩獵采集的部落和早期農民都可能遭遇短期食物短缺和偶爾的饑荒,但農業人群更有可能遭受嚴重的、反復發生的、災難性的饑荒。

狩獵和采集反而是一種低風險的謀生方式。納米比亞的狩獵采集部落 Ju/’hoansi傳統上會食用125種植物,每一種植物的季節循環都略有不同,對天氣狀況的反應也不一樣,占據了某個特定的環境類型。當天氣不適合某些植物時,可能另外的植物卻從中受益,這大幅度地降低了饑荒的風險。

因此,狩獵采集部落認為他們的環境永遠能提供充足的食物,他們只為滿足自己最切近的需求而勞作。他們從來不追求盈余,也不會過度利用任何關鍵資源。他們對身邊環境的可持續性深信不疑。

Ju/’hoansi部落在非洲南部生活了數萬年。

Ju/’hoansi部落在非洲南部生活了數萬年。

與此相比,新石器時代的農民承擔起了“使”周遭環境能夠提供食物的全部責任。他們依賴于幾種高度敏感的糧食或牲畜,這意味著干旱或者牲畜疾病之類的任何異常,都會引起混亂。

歷史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農業在全球的擴張總是伴隨著災難性的社會崩潰。對歐洲人口的基因組研究顯示,一系列的人口急劇下降都和農業擴張相伴發生:先是7500年前新石器時代農業在歐洲中部的擴張,隨后是約6000年前農業向西北歐的擴張。

然而,當一切順遂時——無論是風調雨順、害蟲得到控制,或是土壤仍然保持肥力——農業的生產力比狩獵和采集要高得多。這使得農業人口的增長速度大幅高于狩獵采集者,也讓他們能夠以更少的土地養活更多的人。

但在新石器時代,農民仍然擔憂干旱、枯萎病、害蟲、霜凍和饑荒,備受煎熬。隨著時間推移,各個社會應對資源稀缺的方式也發生了深刻轉變,引起了搶掠、戰爭和陌生人之間的互相恐懼,最終也發展出了稅收和暴政。

傳統上,Ju/’hoansi部落食用125種植物種類。

傳統上,Ju/’hoansi部落食用125種植物種類。

這一切并不是說農民就無計可施。如果他們行事正確,就可以將引起擔憂的風險最小化。這就是說,通過日常生活的行為取悅乖戾無常的神祗——但最重要的是,農民把希望放在了辛勤勞作,生產剩余物資上。

狩獵采集者認為自然環境自身就可以產出物品,自己不過是周遭環境的一部分。與此相比,農民認為環境是用來操縱、馴服和控制的。但是所有農民都會承認:想讓環境屈從于人的意志,就需要投入大量的勞作。一塊地能產出多少東西,是和人在上面投入的精力成正比的。

努力勞作是一種美德,這一原則必然導出結論——個人財富反映出人的品質。這一認識,可能是農業革命留下的諸多社會、經濟和文化遺產里最明顯的一個。

從農業到戰爭

人們開始接受辛勤勞作和繁榮之間的關系,這一點在重塑人類命運上發揮了重大的作用。尤為突出的是,生產剩余物品和控制剩余物品的分配成為了通向權力和影響力的途徑。這一點是當代經濟所有關鍵元素的基礎,并且固化了我們對增長、生產力和貿易的執迷。

剩余產品讓農業社會內部產生了更深刻的角色分化,為較為遠離生產的角色創造了空間。最開始,這些角色都是和農業相關的(工具制作者、建筑工和屠夫),但隨著時間推進,新的角色出現了:祈雨的祭司;保衛農民免受野獸和敵人騷擾的戰士;將經濟力量轉化為社會資本的政治家。

最近一篇研究新石器時代早期社會不平等現象的研究報告,證實了20世紀早期人類學家建立在農業社會比較研究的基礎上的結論:一個社會產生的盈余越多,該社會中的不平等程度越高。

這項新研究測繪了公元前9000年至公元1500年期間63個新石器時代社會的人口相對規模。研究發現,在物質不平等和使用勞作牲畜之間有著清晰的關聯。物質不平等是以每個社會的家庭居住地的大小為根據的,而勞作牲畜則可以讓人們在地里投入更多的生產力。

當然,即使是最努力的早期新石器時代的農民也認識到,同一塊土地不可能一直豐產。此外,他們需要維持越來越大的人口,這讓他們開始通過征服和戰爭的方式進行地域擴張,進入一整個循環。

曾經以狩獵采集為生的Ju/’hoansi部落,現在也越來越多地依賴農業。

曾經以狩獵采集為生的Ju/’hoansi部落,現在也越來越多地依賴農業。

根據研究20世紀非洲、印度、美洲和東南亞的狩獵采集部落,研究他們和周邊農業鄰居之間如何互動,我們現在知道,農業在歐洲的傳播是通過農業人口的急劇擴張實現的,且以原來的狩獵采集人口消亡為代價。

農業革命也改變了人們思考時間的方式。春季播下種子,秋季收獲,田地需要休耕,這樣第二年才能繼續種植。因此,以農業為基礎的社會創造了希望和渴望的經濟,我們幾乎將精力集中在未來,我們收獲勞動成果的時間向后推遲了。

但是,不光我們的勞動是面向未來的:現代生活中的許多事情都是社會目標和往往無法實現的期望之間的糾纏,從我們的愛情生活到我們的健康,都是如此。相比之下,狩獵采集者只是努力滿足他們的切近需要。他們既沒有被未來的愿望所綁架,也沒有根據過去的成就而要求特權。

了解農業革命如何改變人類社會,這曾經只不過是一個滿足知識好奇心的問題。但現在,它已經有更加實際和緊迫的意義了。農業革命帶來的許多挑戰,比如稀缺問題,已經在很大程度上被技術所解決了,但我們對于辛勤工作和經濟增長的執迷卻不見減弱。正如許多環境經濟學家提醒我們的那樣,這種癡迷可能會吞噬我們和其他許多物種的未來。

因此這一點是值得我們去承認的:我們現在的社會、政治、經濟模式并不是人性的必然結果,而是我們(晚近)歷史的產物。明白這一點,我們可以在改變人類與環境的關系方面更有想象力。在智人歷史95%的時間里,我們一直在狩獵和采集。在我們所有人的靈魂里,肯定至少還遺留了一些狩獵采集者的印跡。

文章來源:界面新聞

原文鏈接: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1814335.html

本文原載于《衛報》,圖片除第一張外均來自James Suzman。

原文鏈接:https://www.theguardian.com/inequality/2017/dec/05/how-neolithic-farming-sowed-the-seeds-of-modern-inequality-10000-years-ago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rejetk.com)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本網轉載文章旨在傳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無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權和/或其它相關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在核實后將在第一時間予以刪除。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