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互助農業 > 我認識的“非主流”瑞士農民

我認識的“非主流”瑞士農民

作者:李黎
編輯:劉炎林

二戰以后,瑞士農業人口急劇向第二第三產業轉移。2013年,瑞士全國農業人口僅占人口總數的2%。當今瑞士的農業該如何延續,很大程度上也意味著瑞士人在選擇自己的文化要何去何從。

在時代的急劇變化下,在各自獨特的際遇里,不被時代裹挾而隨波逐流,堅守心底最認同的價值——這就是我所認識的三位瑞士農民。

大名鼎鼎的養羊戶

布魯諾(Bruno Z?hner):與時俱進

在蘇黎世第一次見到三十出頭的布魯諾,我以為他四十多歲了。

這位瑞士農民并非相貌老成,而是處處透著精明老練。后來幾個月里我慢慢發現,不管是瑞士農業部的官員,還是農業研究所的資深生態學家,似乎每個人都認識這位年輕農民:有的準確知道他家冬夏草場的位置,有的親自寫了封長信給我,舉薦他參加山水自然保護中心組織的瑞士-青海牧民交流旅行。

注:山水自然保護中心,2007年成立于北京,是中國本土的民間自然保護機構,致力根植于中國社會與文化的自然保護實踐。

“你是不是瑞士最有名的農民啊?為什么人人都認識你?”后來我終于忍不住問道。

布魯諾也不謙虛:“也許是我做得比別人好些咯。”他在瑞士中部的峽谷地帶經營著一個農場,25公頃土地,200只綿羊,20只山羊,算是瑞士的養羊大戶。

布魯諾在農場上。由于勞力不足,瑞士的養羊戶越來越少了,布魯諾是瑞士現存不多的養羊大戶。

布魯諾在農場上。由于勞力不足,瑞士的養羊戶越來越少了,布魯諾是瑞士現存不多的養羊大戶。

上世紀九十年代中,瑞士調整農業政策,減少對農產品的補貼,而加強了對農業提供的生態、社會等外部性服務的補償,布魯諾沒有錯過時機。

首先,他給農場申請了“有機瑞士”(Bio Suisse)認證:停止使用農藥,也不再額外施肥,完全通過使用農場牲畜糞便的循環以實現農場養分的自平衡。接著,他優化了農場的使用方式:11公頃質量最好的土地保持集約使用,種植牲畜冬天的草料;農場邊緣的灌木、陡坡則采用粗放方式,減少使用強度,保持多樣的景觀元素。比如,草場邊的石堆留給兩爬類動物作為繁殖地,農場邊緣的灌木保留下來,為鳥類提供多樣性的生境。

在瑞士,牧民平均收入的36%來自于政府補貼。很大程度上,農業已經靠政府補貼維系。在瑞士有這種說法:牛奶不是在商店付錢買的,而是通過交稅買的。布魯諾每年有三分之一的補償來自農場所達到的生物多樣性保護標準。布魯諾說,瑞士生產生活成本高,沒有補貼也能維持農場的收支平衡,不過有了補償就可以投資,提高農產品品質。

布魯諾不僅是瑞士新型生態農業的“示范戶”,還代表全國養羊戶參與瑞士農業政策制定的政治游說,為農民群體爭取利益。難怪在農業體系內大名鼎鼎。

“保守”是人們對瑞士農民的刻板印象,不過布魯諾卻喜歡嘗試、不怕犯錯。從蘇黎世到北京,他一路操著瑞士德語,跟我溝通都是請人翻譯成英文。在中國交流的第一項活動是請他在北大做分享,我都找好了德英翻譯。結果布魯諾一上臺,面對著滿屋聽眾,突然講起了英語,開始磕磕絆絆,后來竟然越來越流暢。我和翻譯在臺下面面相覷,跌破眼鏡。這種關鍵時刻迎難而上的個性實在令人贊嘆。

布魯諾在北大保護生物學中心介紹有機農場

布魯諾在北大保護生物學中心介紹有機農場

旅行的最后一天,一行人返回成都休整,飯后布魯諾說要一個人上街走走。晚上再見面時,他居然換了個發型。原來是自己去找了個理發店,比著圖片剪了個時尚短發。據說還逛到中藥鋪看了蟲草價格,回程途中生擒一名偷錢包毛賊。

送他上飛機時,我由衷地說:“布魯諾, 我真希望自己可以多像你一點。”

“我也希望可以多像你一點!”他給了我一個歐洲式的擁抱,用英文說道。

從城市走進農場

本杰明(Benjamin Pulver):逆流而動

跟布魯諾一起來中國的,還有一位瑞士農民本杰明。

經過幾十年間農業人口向城市的大規模轉移,目前瑞士的農業人口僅有16萬人,其中90%來自于農民家庭。而本杰明是逆流而動的少數人之一。本杰明出生于巴塞爾,小學時去農場過暑假,立即喜歡上了那種生活:能親近有靈性的動物和大自然,用雙手在土地上勞動的感覺也很棒。此后每逢假期,本杰明都去農場幫忙。14歲時,他決定成為職業農民,初中畢業就去農場做學徒。

瑞士的阿爾卑斯牧場

瑞士的阿爾卑斯牧場

本杰明的同學們也覺得這個決定不錯。當農民不僅能自給自足,農業又是文化傳統,受人尊重。本杰明的父母知道孩子從小就喜歡做農活,所以也支持他的選擇,只是家里沒有農場,去哪里當學徒呢?在瑞士,要成為職業農民至少要跟著兩位不同的師父做兩年學徒,再學習一年農業理論,通過實踐和理論考試后才能獲得國家頒發的農業資格證書。

17歲時,本杰明在小時候常去的農場附近找到了愿意接收他的師父。學徒生活忙碌充實,每天早7點就開始干活,跟著師父學習各種農業技術。每兩周有一天的假期,每個月上兩個半天的理論課。理論課上也都是跟他差不多的年輕人。本杰明來自城市,但跟來自農村的同學們相處融洽,也沒有人覺得他很特別。

拿到資格證書后,多數同學回到自家農場上,而家里沒有農場的本杰明開始了“自由職業農民”的生活。接下來的八年里,本杰明在全國不同的農場里打短工。夏天做奶酪,冬天砍木頭,哪里有活就往哪里去。這幾年他幾乎走遍了瑞士所有的地方,住過很多村子,認識很多農戶。

本杰明慢慢感到時代在變。現在農民都把產品賣給大型企業,售價很低,要盈利就得提高產量。農民的工作節奏越來越快,機器漸漸取代傳統勞動,過去需要合作的農活現在都可以獨立完成。與此同時,村里的人情味也在變淡。以前奶農每天早上都要把牛牽到村口擠奶,現在路修好了,取奶車挨家挨戶上門取奶,鄰里之間也少了見面說話的機會。

本杰明覺得這個系統一定有哪里出了問題。他說,瑞士本來是個資源差的窮國家,為了在惡劣的環境下求生存,瑞士人才建立了細致有效的協商合作制度,形成民主決策的傳統。一些村莊的共有產權資源管理制度有上千年的歷史,比國家的年紀還大。現在國家富裕了,政府的農業補貼也越來越多。有人開始說,何必要花這么多時間來討論規則呢,我們自己單干也能行,每家每戶把錢直接分了就好。本杰明覺得,這種想法就好像采完果子,就不再給果樹澆水了,實在愚蠢。

察覺到自己與其他農民的想法差異,本杰明開始考慮做點不同的事。他回到農業技術學院,繼續接受理論教育。通過接收學徒的資格考試后,本杰明接受了一份海外農業顧問的工作,到孟加拉幫助建立有機農場。2014年回到瑞士后,他繼續攻讀農業碩士。現在,本杰明任職于一家瑞士知名的農業咨詢公司,往來于全國各州,幫助農民解決各種新問題。

可有時候,本杰明仍然覺得工作節奏太快。經驗告訴他,不管是生產還是規劃,農業的問題都急不來,需要有耐心慢慢找方法,甚至允許試錯。然而,咨詢服務按小時計費,農戶對咨詢師的要求常常是短時間給出現成答案。

在本杰明看來,瑞士農民的“保守”還體現在:一旦有了常規解決方案,就不肯冒一點風險去嘗試新辦法。怎么應對這些挑戰,本杰明目前還在摸索。偶爾,農業咨詢的工作也會讓他很煩惱。像少年時代一樣,他依舊很喜歡干農活的感覺,享受用自己的勞動創造出實在價值的滿足感。

2016年布魯諾(右二)、本杰明(左三)參加瑞士-青海牧民交流活動

2016年布魯諾(右二)、本杰明(左三)參加瑞士-青海牧民交流活動

眼下,本杰明在認認真真地籌劃,希望將來能擁有自己的小農場,生活也盡可能地保持簡樸。一起在青海開展野外工作時,我發現他跟布魯諾都從不剩飯,即便是牛肉拉面,也會把湯喝完,留下個光碗。幾天下來,我也好像感染了他們珍惜食物的態度,放棄了中國式的點菜思路,把減少浪費上升到每餐的第一準則。

從野外回來,本杰明說,三江源的牧民讓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們對問題的忍耐度。草場退化得這么嚴重,絕大多數牧民還在繼續承受,主動采取行動的只是少數。偶爾遇到有牧民小組已經開始規定每家載畜量的上線,但是卻沒有考慮如果有人違反該怎么問責。

本杰明向年保玉則的牧民介紹最大載畜量的計算方法

本杰明向年保玉則的牧民介紹最大載畜量的計算方法

“定了規則,卻不管能否執行。這樣的想法有點單純。”這位走南闖北的瑞士農民似乎對眼下三江源的情況有些擔憂。

本杰明在山水辦公室進行考察總結 攝影 / 史湘瑩

本杰明在山水辦公室進行考察總結 攝影 / 史湘瑩

是學科帶頭人,也是農民

馬蒂亞斯(Dr. Matthias Bürgi):半農半學

話說回來,我認識的第一位瑞士農民,還是我博士論文的第二導師馬蒂亞斯。

除了擔任瑞士聯邦研究院景觀生態學的學科帶頭人,馬蒂亞斯還有一項工作——在瑞士白葡萄酒最佳產地的蘇黎世湖畔,馬蒂亞斯跟太太莫妮卡(Monica)共同經營著一個酒莊。

馬提亞斯跟莫妮卡在蘇黎世湖邊的葡萄園

馬提亞斯跟莫妮卡在蘇黎世湖邊的葡萄園

莫妮卡的家庭自1885年開始釀酒,她的父親更是技藝精湛的釀酒大師,有許多學徒慕名前來學藝。但是,慢慢上了年紀的老先生發愁酒莊的傳承問題。他的三個女兒都進了大學,對繼承酒莊的興趣不大,也沒有獲得農民資格。酒農的生活非常忙碌,早上6點就要開始酒窖里的工作,釀酒期間需要頻繁檢查葡萄發酵的情況,節假日也只能短暫休息,出國度假更是絕無可能。這樣的生活方式,一般的年輕人的確很難適應。

十多年前,莫妮卡在一家農業咨詢公司工作,但是辦公室工作難度不大,喜歡挑戰的莫妮卡提不起興趣。這個時候,男友馬蒂亞斯開始鼓勵她:為什么不嘗試接手家里的酒廠?雖然這樣意味著遠離城市生活,也放棄了長途旅行的機會,但是這樣他們就能生活在風景絕佳的蘇黎世湖邊,天天跟自然打交道,還能品嘗親手釀出的好酒。對年輕的情侶來說,這的確是個令人興奮的決定。莫妮卡的父親也十分欣慰,家族酒廠終于傳到了第五代。

十幾年間,莫妮卡從一個沒有太多農業技能的生物學家,逐漸成為當地小有名氣的釀酒師。通過訂閱專門面向瑞士酒農的報刊雜志,莫妮卡可以方便地獲得酒農之間交流、研討活動的信息。她一步步完成多期冬季農業培訓,學習農業技術和農場管理必要的種種技能。

冬天莫妮卡在檢查葡萄汁的發酵。圖片來源 / weingut-ruetihof.ch

冬天莫妮卡在檢查葡萄汁的發酵。圖片來源 / weingut-ruetihof.ch

在馬蒂亞斯看來,莫妮卡經營酒廠的思路跟她父親有所不同。老先生上世紀60年代接手酒莊,那時候釀酒主要是供應本地市場,競爭不激烈,只要酒的品質穩定不出錯,就不會考慮作出任何改變。然而,現在瑞士本地釀酒的成本高昂,很難跟價廉物美的進口產品競爭。莫妮卡需要花更多的心思考慮營銷,應對市場的變化。

眼下,馬蒂亞斯跟莫妮卡正在申請成為公平貿易綠色食品聯盟(Fair and Green)的會員。在蘇黎世湖產區,還很少有酒農想到給自己的產品申請綠色或有機認證,并非職業農民出生的馬蒂亞斯跟莫妮卡這次走在了前面。

馬蒂亞斯和莫妮卡不僅是生活伴侶也是親密的合作伙伴。圖片來源 / weingut-ruetihof.ch

馬蒂亞斯和莫妮卡不僅是生活伴侶也是親密的合作伙伴。圖片來源 / weingut-ruetihof.ch

完成博士論文后,我應邀到馬蒂亞斯家的酒莊做客。從蘇黎世火車站出發,不到半小時就來到了蘇黎世湖北岸的Uerikon小鎮,從火車站步行數百米就到了馬蒂亞斯家的酒莊。

傍晚時分,開闊的湖面完整倒映著東南方的一排雪山。阿爾卑斯的圣提斯峰分明就在近處,感覺只要深呼吸,就能聞到冰川下特有的凜冽空氣。湖西岸華燈初上,一路鋪陳,把我的目光引回近處的森林和草場。

晚餐前,馬蒂亞斯帶我在葡萄園里散步,告訴我哪些地方需要除草,哪些地方需要低強度使用,才可以達到政府對生物多樣性保護的要求。馬蒂亞斯的不少同事(自然也包括我),都很羨慕他這種“半農半學”的生活,在精神世界和現實世界之間建立起緊密的反饋機制。

馬蒂亞斯說,成為農民確實提高了對“真實世界”的感受力,季節、氣候、害蟲、市場……許多細微變化他都能敏銳察覺。但是兼顧兩種職業也會分散精力,感覺不能全力以赴、達到自己滿意的標準。

馬蒂亞斯在夏天修剪葡萄 圖片來源 / weingut-ruetihof.ch

馬蒂亞斯在夏天修剪葡萄 圖片來源 / weingut-ruetihof.ch

馬蒂亞斯和莫妮卡的兒子今年九歲,性情溫柔,很為他人著想,早上去學校前找到一本講中國的漫畫書拿給我,陪我一起讀了幾頁才出門。男孩雖然年紀小,莫妮卡已經讓他在農場上幫忙。我問馬蒂亞斯想不想兒子讓繼承酒莊。馬蒂亞斯說,并不希望家庭傳統成為兒子的負擔。

說到傳統,瑞士可以算是中歐最傳統的農業國家。農民身份,很大程度上承載著國民的文化認同。二戰以后,瑞士農業人口急劇向第二第三產業轉移。2013年,瑞士全國農業人口僅占人口總數的2%。當今瑞士的農業該如何延續,很大程度上也意味著瑞士人在選擇自己的文化要何去何從。

時代變化難免令人唏噓,但是變化的背景之下,這幾位瑞士農民并沒有被時代裹挾而隨波逐流。在各自獨特的際遇里,他們總是主動把握生活的走向,用務實態度分析利弊,審慎地做出選擇。在我看來,他們在每個關鍵時刻的決定,無一例外反映出了各自心底最認同的價值——這就是我所認識的三位瑞士農民。

關于作者:

640_008

文章來源:山水自然保護中心

原文鏈接:http://mp.weixin.qq.com/s/3raufeJxxkxHMUBMY9bGxA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rejetk.com)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本網轉載文章旨在傳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無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權和/或其它相關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在核實后將在第一時間予以刪除。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