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互助農業 > 一杯茶,與土地和陽光沒距離 | 自然農耕

一杯茶,與土地和陽光沒距離 | 自然農耕

作者:陳勇光

可持續的農業發展模式,從科學巨匠到哲學家到農夫,從七千年前的文明到今天,橫跨時空,一直為人類關注并實踐。

spring-2306666_960_720

自然農法讓土地永續。關于自然農法或自然農耕,或許我們可以這么理解它:相信自然的力量,依靠自然力量,與自然和諧共處。在這樣的耕作理念里,生態鏈條完善,茶園里雜草與茶樹共生,雜草是寶,是自然農法中的重要力量。在自然農法里,沒有害蟲與益蟲的區別,它們成為一體。從某種程度上說,自然農法在比有機農業更為苛刻。在自然農法里,物群天然互存,茶樹生機蓬勃,自然和諧,土地永續,告別農藥、化肥和除草劑。

一百多年前,英國的霍華德、奧地利的哲學家魯道夫·斯坦納、日本的福岡正信,都有各自的自然農耕或有機農業的理念與實踐。1972年,國際有機農業運動聯盟成立,此后國際社會有了更多關于對土壤保護與耕種的探索。

農業尤其是茶業更離不開健康的土壤、良好的自然環境,一杯茶,與土地和陽光沒有距離。從日本到臺灣再到中國大陸,自然農法的實踐很值得我們關注。

臺北坪林,自然農法的“三級跳”

離臺北不遠的坪林,是文山包種的原產地。臺北南港高級工業學校的楊成宗老師從學校退休后,自己在坪林初坑村轉讓得來一小片“三分地”的茶園,按自然農法的理念來管理養護茶園。這片茶園離臺北市區不到一小時的車程,來去也很方便。這是一片特殊的茶園,茶園的草長得很高,茶樹看起來卻是生機勃勃。這塊茶地完全不去鋤草,不殺蟲,不施化肥和農藥。4月23日這一天,有些茶樹新梢已經達到一芽二葉的標準,楊成宗早早前來采茶,然后會用皮卡車運回茶廠制成文山包種。

實施自然農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從原來慣性管理的茶園改造到自然農耕的茶園變化算是巨大,茶園海拔只有300米左右,并不處于高山上,所以蟲害會比較厲害。楊成宗先生介紹,“改變之后,這塊茶地,第一年的產量只有四兩,基本上算是被蟲吃得顆粒無收了”,楊老師有些心疼,但想著蟲吃就讓它吃吧,茶樹有它自己的力量,只有這樣才能形成自然的平衡。第二年他繼續堅持自然的農法,看似無用的芒草其實有利于天敵的棲息,茶蟲的天敵也漸漸變多,鳥兒也飛過來,產量終于可以恢復到6斤,算是有一些收成了。到了第四年,茶園更有活力,土壤變得松軟,園內芳草與蜘蛛眾多、園邊林里的鳥兒搭窩,這一小片茶地的產量已經有30斤了。這樣就完成了“三級跳”,楊成宗感覺很滿意。今年是第五年,看起來收成應該會更好,產量快要追得上之前慣性的農法。掛著苔蘚的茶枝像武夷山深山里的老叢茶樹,碧綠的新芽讓人歡喜,這樣子的茶喝起來特別清甜。

另一片海拔420米的茶園,也是楊成宗從茶農手里轉讓過來的。實施自然農法后,芒草和杜鵑花從茶樹間冒了出來,比茶樹長得還要高,周遭的雜樹林繁茂,茶樹與自然的景色相融。雖然茶樹的葉片留有蟲眼,但已經不嚴重了。這一片茶園種著比較稀有的佛手和白毛猴品種,發芽略晚,今天還不能采摘。白毛猴這種品種因為難于加工,在臺灣烏龍茶中的分量已經所剩無幾了,紅心的佛手品種,一看就很特別,巴掌大的葉片葉肉隆伏,佛手的香氣與滋味很特別,適合愛家。摘一枚茶芽,可以吃得到云霧般的清甘。

碧翠的茶園山色,夾雜著紅楓和杜鵑,遠處群山如黛,山谷云霧變幻。

臺灣在實施自然農法方面走得較快,也有很多經驗,十多年前,就有一些先行者的經驗。

紫藤廬的周渝老先生介紹,“我現在很少講老茶,我更希望人們去重視生態,自然蘊育茶的真實滋味,只有這種茶湯中才能喝到富于變化感通天地的茶味與茶氣。”他相信:“今天如果要扭轉目前人類糟蹋與污染自然的潮流,奠基于天人哲學的茶文化似乎是一個最有可能的支點”。他給我品飲一款坪林地區以自然農法新制的白茶,“本來新的白茶我很少喝,但這款茶因為自然農法耕作的緣故,內質很不一樣,工藝到位后茶性叉平和,這樣的茶我不會擔心”。

當更多人注重生活品質與飲食安全后,自然農法一定是未來茶園發展的重要方向。

臺北木柵:魯冰花與花生殼

木柵是臺灣鐵觀音的原產地,從臺北捷運到達貓空再轉纜車就可以到達這片有歷史有故事的茶園。三百多年前,安溪人張遁妙將茶樹與工藝從他老家福建的安溪傳來,之后生生不息。張信鐘稱是張遁妙第四代的嫡系曾長孫,對于制茶工藝非常講究,談起茶他似乎可以聊上三天三夜。他非常健談,“我已經三十幾年完全沒有用除草劑了,用自然方式耕種,你一會兒到山里去看看我的茶樹就知道了”,沿著貓空漳湖步道的那條石板路,沿途可以看到數片茶園留著瘦高的鐵觀音茶樹,未曾修剪,姿態奇特。在臺灣,以鐵觀音品種制成的烏龍茶稱為“正叢鐵觀音”,其它如青心烏龍品種按鐵觀音工藝制作也可以稱為鐵觀音,因為“好吃不好種”的關系,正叢鐵觀音的產量已經很少了,據說只有兩三成。貓空的山道上,游客少至,茶地里,人們使用花生殼鋪滿茶園,一是為了給茶樹營養,也可以防止長草。

往木柵茶推廣中心的路上,另一位張氏茶農身著時尚,卻仍然不辭辛苦用長柄的柴刀砍除茶園邊上的雜草,他很高興碰到愛茶的人: “你猜得沒錯,這一片就是正叢的紅心鐵觀音,我們已經好幾年不用除草劑了,這樣子雖然辛苦些,但對土壤比較好,自己家的茶園,還是要照顧好”。

茶園里人們還會種植魯冰花,開花的時候,成片金黃,搖曳多姿。魯冰花,是一種豆科類植物,除了開花可供觀賞外,更重要的作用是用作綠肥。

木柵茶區正在進行自然農法的實踐,張信鐘很高興地提到: “這些年這里的果子貍、蛇、蛙都越來越多了”。

阿里山:云霧高山里的自然農耕

走訪臺灣,會發現很多地方,人們熱衷于觀賞螢火蟲,四五月的初夏,正是很好的季節,從南港到鹿谷到阿里山,人們都會帶上孩子去看螢火蟲。由于這幾年減少或杜絕農藥的使用,山谷溪澗的螢火蟲也越來越多,到了夏日的晚上,茶山里也是“滿天星斗”螢光流舞。

大陸來的游客都喜歡要來一趟阿里山,阿里山茶主產于阿里山鄉、番路鄉,竹崎鄉,梅山鄉等,都著很不錯的生態。要找到用自然農法耕種茶園并不難,我在海拔甚高的梅山鄉瑞峰村,就遇到一對年輕的夫婦在山里以自然農法種茶。瑞峰有數片自然村落,常年有云霧圍繞,是一處很美而安靜的山村,空氣清透。自然農法連有機肥都不施用,雖然每年只有30斤的收成,但這樣的茶卻讓人喜悅,為此這對年輕夫婦樂此不疲。喝到他們種的茶令人印象深刻,口感尤其清甜、回甘快。這樣的茶在市場上價格會比較普通茶高出近一倍、聲譽度好,他們計劃明年把多一點的茶園改造成“不施藥、不施化肥、全人工”的自然耕作方式。

臺灣的自然農法,在大陸也得到很多人的響應,這兩年在各地茶山,也開始了更多的實踐。

安溪鐵觀音,張碧輝的執著農耕

在祥華鄉東坑村,很多人開始理解張碧輝的做法,這兩年來,不施肥,不打藥,讓茶園里的草與林木長得更旺,他相信,“尊天敬地,以感恩心愛心來耕種,與萬物和諧共存共榮的永續經營”的自然農法會帶來與眾不同的茶樹生命力。他說大自然完全有自己的力量,你要相信它,“自然農法講的自然也不是完全放任自由,也有農法,用茶園上的草剪下來可滋養土壤,種更多的樹來固定水土,遮陰,抵擋蟲害”。農禪耕讀的張碧輝一邊為人講授《論語》,一邊為茶園種上了上千株桂樹、紅豆杉、竹柏等樹苗,這些樹苗花了近萬元。可以預見再過些年,這片茶園的生態就會很漂亮了。

掬起一捧土壤,自然農法耕種的土質疏松不板結,有泥土的芬芳,茶園里也有備式芳草。剛開始實施自然農法,蟲子把部分茶樹啃光,但這片茶園正在恢復,張碧輝說不用擔心產量,一定會越來越好。“你信不信,我們的產量可能還會勝過之前的慣行農法?”張碧輝是一個很執著的人,他很希望鄉村里更多人和他一樣實施這樣的農法,他強調,“人類所謂的高科技對于大自然就是雕蟲小技,這些科技看似給大自然帶來便利,其實帶來更多污染等副作用,大自然創造的是無污染、無任何副作用的。”

自然農法的鐵觀音受到朋友們的珍視,市場銷售完全不成問題。張碧輝正著手修建新的茶道院,包括手工作坊也將在明年落成。他屢屢交待, “你每年都來,我給你看這些茶園、土壤,茶樹,每一年每一時的細節,你一定看得出改變”。

武夷山的那些玩家

武夷巖茶的高端玩家,在生態上極為講究,所以我們不難找到生態極為自然的茶園。像慧苑坑高處的一些山頭,就有很多片漂亮的茶園,因為不修剪,水仙和肉桂都長成了高叢。這些高叢在市場上的價格不菲,它們采摘起來較為困難,種植管理亦難,需要“客土”作業,每年人工除草甚至要多花一兩萬元,不使用化肥、農藥,只求最好的內質。但這種實踐很難為更多人理解,僅在小范圍內流傳。 福州一位玩家朋友也嘗試在慧苑坑承包了片山場,用自然農法方式養了四年,期間不施肥、不打藥、不割草、不修剪茶樹,東家在前年就違約不千了,怕他把這些茶樹“弄死”。去年,他又另外包了一塊地,只做完一季茶,茶農怕茶樹給蟲吃光,趁人不在就去打藥了,很遺憾的是今年他就沒茶做了。

山東日照:堅韌的靈芽

山東日照市大粱山的圣谷茶場,這片茶園通了有機認證,同時也通過了美國雨林認證。雨林認證亦講究土地的利用模式,以保護生態系統及其間的野生動物等。

這片可稱得上最北的茶園氣候條件“非常惡劣”,去年冬天尤其寒冷,達到零下21℃度,茶葉幾乎都被凍壞凍傷。到了四月中旬,大梁山下這片有機茶園依舊寒風凜凜,但茶芽終于冒了出來,茶的性格極為堅韌,生命就是這樣倔強。

在這片有機茶園中另有一小片茶地以自然農法的方式種植,苛刻到連草也不鋤,也不用任何植物提取液或物理方式除蟲,不修剪,在凍害的影響下,很多人的茶園受挫,而這片茶生命力強大,依舊很有生機,這或許也是自然農法的正面意義。

自然農法或有機種植的模式能為茶農帶來更好的收益,就是解決當前茶園土壤問題的重要方式。

通過終端市場的正面反饋,可以完善種植、品質、市場銷售的良性循環機制,或許它能使茶業回歸到完美的耕作之路。

云南的生態與古樹茶

國有林里的茶受追捧,算是古六大茶山近些年來的熱點事件。因為國有林嚴禁砍伐,生態極為優異,空氣清涼,早先有古茶樹種在林里或林邊,都已經賣出很好的價格。

值得反思的是,人們為什么喝古樹茶?對“健康”與品質的追求是荼客熱衷古樹荼的根本原因。當食品安全成為大眾關注的焦點時,生態問題就顯得越來越重要。生態并不是簡單的多種些樹就行了,而是指對自然界的真正尊重,可永續的土地耕作與和諧人與動植間的關系。幾百上千年來,云南古樹茶正展示著這樣獨特的價值。

易武茶區的荼價,與生態的關系更為密切,越是好生態的地方,茶價也就越高,前兩年起,高山寨的價格就高過了知名的麻黑寨,因為高山寨有漂亮的古茶園,整體生態非常不錯。

在整個易武,這幾年價格最高的地區就數原始植被非常不錯且人跡罕至的荼王樹、彎弓寨、薄荷塘等等細分的小荼區,今年尤其是薄荷塘的高價位超過人們的想象。

2016年很多古茶山價格走平或略有下降,但倚邦茶區的龍過河、嶍崆、大黑山等地荼價反倒走高,正因為那里的茶園有著生態的優勢。古茶園遠離人煙,不施肥不打藥不鋤草,空澗里鳥聲響亮,雜樹林里花草繁茂,大山的夕陽投下了金色柔美的余暉。

莽枝茶山的紅毛丹茶區,皮卡車在狹窄的山路上顛簸,車體擦上路旁的芒草與樹枝,似乎開了很遠的路,才來到這片叢林里的古茶園。因為植被良好,沒有過多人為干擾,這里的茶很清甜,另外帶有特殊的果香,就連新茶也很好喝。

而在一些生態環境為人垢病的地方,就賣不起價格。膠林里的茶,會帶上一些雜味,價格降了很低,也未必有人樂意收購。

三百多年來,未經矮化的古茶園,不施肥不用藥,樹有多高根有多深,與清風雨霧為伴,大地與陽光組成了每一片芬芳,稱得上真正的自然農法。

在云南,還有被稱為生態茶園的,指的也是不用除草劑、化肥和農藥和茶,這種生態茶園的樹齡不大,不排除有人使用有機肥或復合肥、有人會修剪茶園以及人工鋤草作業等。像這樣的生態茶園,也能有較好的價格,茶的滋味清甜醇和,氣韻上比不過古樹茶,卻也正成為當地茶產業的方向。

這些年,就連制作熟普,人們也傾向選擇生態良好的茶區出產的原料,從最初的只注重芽葉等級到今同的生態抉擇,不是一種偶然的現象,這也將會成為行業的一種趨勢。

在勐海縣的一些茶山,我們常會看到貼在村口的公告,上面寫明在茶地里禁用農藥、化肥、除草劑、葉面肥的告示。

在市場終端,人們的訴求可以很陜地傳遞給茶區,茶區也越來越重視這股生態與自然的潮流。

文章來源:《茶道》2016年06期

原文鏈接: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CHAD201606005.htm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rejetk.com)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本網轉載文章旨在傳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無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權和/或其它相關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在核實后將在第一時間予以刪除。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