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親子樂活 > 今天,我們需要怎樣的生態教育?

今天,我們需要怎樣的生態教育?

作者:解放日報見習記者 吳越

當下,上海正努力建設成為更具可持續性的“生態之城”。在向這個目標邁進的過程中,生態教育是必不可少的重要環節。

生態教育,絕不僅僅是認識一些物種、了解一些環境知識,而是建立人與自然的情感連接,真正體會人與自然的關系;生態教育,也絕非僅僅面向少年兒童的教育,而應是面對所有公眾的長期教育。

良好的生態教育,必將對城市整體生態品質的提升發揮重要作用,讓越來越多的人浸潤在一個開放、包容的城市生態空間中。

children-2001869_960_720

“到此一游”的“第二課堂”

每到周末,9歲的鄭諾言總會興沖沖拉著爸爸媽媽去逛公園。作為一個從小被城市“鋼筋水泥”和各類電子產品包圍的“05后”,她對大自然格外好奇。

但是,有一段時間,父母明顯感覺到,女兒的熱情退減了。一問才知道,孩子覺得,無論是街區內的小公園,還是市里的大公園,甚至是外地景區,看上去都大同小異。看著沒什么新鮮感,收獲不大。

比如,很多地方的動植物、景觀的介紹牌都是“一副老面孔”。遠遠看去,就是一塊金屬銘牌,直挺挺地豎在草叢中或是掛在樹干上。只有湊近了,才能看清這些灰底黑字或是綠底白字的銘牌上到底寫了什么。可是,就算看清了,鄭諾言也經常讀不進去。因為植物的別名、拉丁文學名、科屬等密密麻麻的專業術語,對于才上小學三年級的鄭諾言來說,深澀又枯燥。有時一圈逛下來,什么也沒記住,讓她感到有些氣餒。

還有,園內整體的導覽圖都“長一個樣”,只是簡單標注了各個區域的名稱和公共服務點的所在位置,每一處的特色景觀是什么,這個公園有什么亮點,都沒有體現出來。所以,每到一個新公園,鄭諾言的父母也沒什么方向,每次都是帶孩子“碰運氣隨便逛”。

有類似困惑的人不止鄭諾言一個小學生。甚至不少成年人也有這個感覺:滿懷期待走進大自然,希望能在欣賞美麗景色的同時,學到點自然常識,加深對環境的了解和感受。沒想到,這些“第二課堂”僅僅羅列了一些知識點,不像一本有趣的書,倒像一本枯燥的字典,讓人興味索然。

在上海師范大學旅游學院副院長高峻眼中,這種僅僅羅列物種名稱等知識點的生態教育,仍然停留在“博物學”階段。“這種做法忽略了視覺、嗅覺、觸覺等其他感官的認識和體會。再加上一些公園、景區內設置的解說牌內容過時、甚至存在差錯,人們對于大自然不再懷有期待,最后淪為簡單的走馬觀花,‘到此一游’。”
“現在的問題不是沒人愿意去了解生態自然,而是缺乏一套生動的方法去幫助人們了解。”高峻說。

1992年,聯合國召開的地球高峰會議上提出了著名的 《21世紀議程》,指出:“正規和非正規的教育對促進可持續發展都是非常關鍵的,它能提高人們應對環境與發展問題的能力。”近年來,我國大力倡導生態文明建設,上海等城市更是把生態城市建設提到了重要位置,生態教育正是其中急需補上和思考的一門“課”。

先要“講好一個故事”

該如何發展生態教育?高峻給出的回答是,先要對生態環境解說進行革新。

有人不理解:區區幾塊解說牌,能變出什么花樣來?但高峻認為,轉變傳統思路,將重點落在參觀者的體驗上,而不是一味的知識傳授,效果就會大有不同。
2002年,高峻第一次去美國,他被美國國家公園的生態科普教育震驚了。在地廣人稀的國家公園,游客多是自駕游覽,沒有專門的講解員陪伴,散落在各處的環境解說牌就是大家的“向導”。這些“向導”一點都不啰嗦,一幅火山錐截面圖把當地地質環境的演變呈現給大家;極端環境下的生物攝影圖片與一些游客廢棄的包裝袋、垃圾圖片并列,又自然而然地引發人們對于“為何要保護環境”的思考。

一邊看,高峻一邊痛心:中國的自然景色那么美,生態教育資源那么豐富,軟實力卻沒跟上。

此后,每次去國外考察,高峻都會仔細觀察當地自然保護區、公園的生態環境解說系統,到處拍照片、攢資料。

2011年,高峻聽說,崇明東灘濕地保護區正在系統規劃生態環境解說,他于是組建了一支團隊,團隊中有生態、環境專業的人才,有繪畫、設計專長的人才,還有人專門研究心理學。這支“跨界混搭”的團隊的目標,是把生態環境解說做成“藝術品”。

團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講好一個故事”。故事“主角”是一種叫互花米草的入侵植物。過去數年,東灘保護區一直都在與這種來勢洶洶的外來入侵物種作斗爭。按照傳統思路,解說展板上呈現幾張互花米草瘋長的照片,配上一些治理方法的文字說明,再擺放幾張治理效果的對比圖,就可以結束了。但高峻的團隊覺得,參觀者大都是沒有專業背景的普通人,這樣的方式吸引不了他們。

對此,高峻團隊的“高招”是:讓手繪圖來“講故事”,以文字作為補充。

挑起大梁的,是自稱“落入科學家堆里的設計師”的王紫。既有生態學背景又有繪畫功底的她,負責將整個團隊的規劃理念通過手繪圖展現出來。而每幅解說圖上畫什么、怎么畫、用什么畫,都是講究,背后需要大量的實地考察和資料翻閱。

經過王紫和伙伴們的努力,最后呈現出的是這樣一幅生態畫卷:

一開始,人們通過鳥類的視角觀察到,廣袤的灘涂上,互花米草大量生長,影響了那里的生物多樣性,幾只飛鳥不停盤旋,無處落腳;往前走兩步,挖掘機、鐮刀、抽水泵一一映入眼簾,原來,這一部分展現的是東灘獨創的治理“六部曲”,每一種方法都有土壤、水體、互花米草和生物相互關系的生態繪畫作解釋;最后,人們的視線跟隨著卷軸從近處的溝潮、灘涂慢慢延伸至遠處的草灘和水面,細心者可以發現,原來竟有幾十種魚類、蛙類、鳥類和植物在這里和諧相處。

最終,當參觀者站在真實的灘涂旁時,仿佛經歷了一場奇妙的“歷險記”,對這一片茫茫水草是經過怎樣的曲折才恢復了生態的繁榮記憶深刻。

解答問題,不如激發好奇

為了給東灘做整體的環境解說規劃,高峻帶著團隊四處學習經驗。在考察了中國香港、臺灣地區的保護區后,他們意識到,生態教育,改進解說方式只是第一步,激發人們的好奇心、引導人們繼續探究更是關鍵。

讓參觀者自己動手就是一個好方法。

比如,參觀者們自由組隊,“潛伏”到濕地公園內隱蔽的觀鳥屋,花上幾個小時記錄下自己的觀鳥所得,是不是別有一番趣味?

香港米埔濕地公園就提供了這樣的機會。觀鳥屋內貼著的“每日觀鳥記錄”,靜候著來訪者寫下自己的感受。后來的人不僅可以觀摩、學習別人的記錄,還自己開動腦筋,寫下別人不曾發現的新記錄。

在這種活動中,人們自然而然脫離了“走馬觀花”式的游覽方式,對鳥類的外形、習性觀測得更加細致。參觀結束后,很多人還會記掛著這些曾經距離自己十分遙遠的“小精靈”。

這樣的模式,東灘也可以學習。

除了各種參與式的活動,高峻和王紫不約而同地想到,新奇有趣的文創紀念品,可以激發人們對自然的興趣。

比如,定制一本“東灘牌”的自然記錄本。相比市面上其他的筆記本,這本記錄本更加專業。穿行在東灘濕地的參觀者,可以去追尋內頁中所印的常見動植物的蹤跡,也可以在網格紙上記錄下觀測數據,還可以把收集到的標本夾在其中。有了它,人們便不再只是帶著相機“到此一游”的過客,而是可以成為一名新晉野外觀察者,主動去探索、發現。

此外,王紫還計劃給東灘濕地設計一系列具有代表性的卡通形象。未來,人們有望將從帆布袋、冰箱貼、書簽這樣的實用性紀念品上,看到東灘的大濱鷸、震旦鴉雀等等珍稀動物。

絕不僅僅面向兒童

因為工作需要,王紫常常會翻閱國外的繪本。令她驚訝的是,那些給10歲左右的兒童看的生態繪本,涵蓋的知識面甚至超過了國內一般成年人的認知。如果拿繪本中提到的這些問題去問成年人,恐怕沒幾個人能回答得出來。

事實上,已經有不少家長意識到自己在生態環保認識上的缺失。

一到周末,史先生就會帶上幼兒園的兒子去書店看書。最近,孩子對電視里播放的海洋主題動畫片很著迷,整日念叨著鯊魚、鯨魚。

到了書店,孩子主動挑了一本介紹海洋生物的書。史先生趁機瞅了幾眼。他這才發覺,撇開過去生物課、地理課上學的一點知識,他對海洋的了解少之又少,反倒是孩子的提問,讓他“長了見識”。史先生有些擔憂:要是哪一天帶著孩子去海邊玩,除了一同欣賞風景,作為父親的他還能告訴孩子什么呢?

過去,很多人以為,生態教育就是面向孩子的,其實并非如此。

何為生態教育?生態教育決不僅僅是認識一些物種、了解一些環境知識,而是建立人與自然的情感連接,體會人與自然的關系,乃至形成正確的自然觀、宇宙觀。從這一點上說,生態教育,絕非是僅僅面向少年兒童的教育,而應該是一種全民教育、終身教育。

王紫記得,和朋友一起去辰山植物園時,自己特別興奮,朋友卻很“淡定”。同樣的花花草草,王紫看到了天時物候、四季之美。看到茶花開了,她就會想,鳥類的交配時節也到了,很快大自然中就會多出一些可愛的新生命。但在朋友眼里,看到的只是一朵平淡無奇的花,沒有其他任何感受和聯想。

“生態教育匱乏的一個直接后果,就是對“美”的熟視無睹。”王紫說。加之城市發展的節奏很快,身處其中的成年人更加容易忘記自然之美與自然之趣,自然也就無從思考人與自然之間的關系。因此,面向成年人的生態教育非常有必要。

王紫也試過向朋友講解各種植物,但收效甚微。“臨時的興趣很難培養,從認識到享受,需要時間來發酵。”而在高峻看來,成年人的好奇心沒有兒童那樣強烈,因此,對成年人而言,這種培養更多的需要從情感入手。

試想一下,一家三代人走到同一條河流前,他們眼中所看到的畫面是一樣的,但“畫外音”是不同的。爺爺這輩,可能對這條河流經的地方、在河邊發生過的往事如數家珍;父親的口中,也許會講出兒時在河邊嬉戲玩耍的故事;到了孫子這輩,關注的可能就是河流本身的特點,和它所處的生態環境。

對成年人而言,這條河流首先承載了個人情感和家庭記憶,在這個情感基礎上,再去引導他們關注河流的水質、生物的多樣性等等,就順當、有效得多。

處處都是“生態教室”

事實也證明,無論是成年人還是兒童,在各種方式的啟發下,都能激發自身對自然生態的廣泛興趣與思考。

比如,之前對各種公園有點“小失望”的鄭諾言,自從她所在的長寧區天山路第一小學有了“天空之城”開放花園,她對大自然的熱情又回來了。

一開始,學校只是想讓教學樓二樓的露臺多些綠色,美化環境,沒想到這個起初有點簡陋的開放花園受到了學生們的熱烈歡迎。

鄭諾言和同學們在這里一同種下了油菜花,在老師的指導下觀察、記錄油菜花苗的生長情況;午休時,她會叫上自己的好朋友,一起去給植物們除雜草、拍照片;放學后,她還會把來接她的父母拉過來兜一圈,做“小老師”給他們講解;她甚至計劃著,暑假要認領一盆植物,回家繼續照料。

還有越來越多的學生建言獻策,把“天空之城”一步步美化起來。現在,這里已經是整個學校的活力之源,每天都匯聚著一批“小生態迷”。

“天空之城”開放花園的“無心插柳”,也讓天山路第一小學的科技總輔導員夏薊蔚有所啟發:“從孩子們的反應中,我們意識到,教育不僅僅局限于課堂和書本。自然環境能夠給予他們真實陪伴,就是最好的生態教育的啟蒙老師。”

除了校園,較為常見的生態教育場所還有動物園、植物園、博物館等科普場館,或者是郊野公園、自然保護區等場所。實際上,在這些“主力軍”之外,我們所處的城市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生態教育場館。當市民浸潤在一個開放、多元、包容的城市生態空間里時,就不難實現“走到哪、學到哪”的理想狀態。

比如,都市中越來越多的“垂直森林”就可以成為一個“教學點”。

傳統的摩天大樓的外立面大都覆蓋著玻璃,但“垂直森林”大樓卻被上萬株植物樹木覆蓋,更是“拉風”。大樓陽臺的獨特設計給植物提供了更好的生存空間,隨著四季的變化,它們會構成不同的景色。更關鍵的是,這些植物能有效調節室內溫度、凈化室內空氣和濕度,生動地向人們展示著自然生態環境的“神奇”作用。它不僅造福樓內的居民,更時時刻刻提醒著廣大市民生態環境和諧的重要性。

在高峻看來,建設生態城市的過程中,城市的各個角落都可以像“垂直森林”一樣,通過創新,成為市民生態教育的生動案例。

濱江沿線逐漸貫通的消息就讓他十分樂觀。“不久的將來,那里也許就會成為一個45公里長的‘生態教室’。城市整體生態教育的提升,或許就能從這里邁出重要一步。”

不僅如此,還可以把歷史文化元素納入其中,作為城市生態教育的一環。

高峻提議,上海可以在蘇州河沿岸建立一條生態教育長廊。城市發展進程中沿岸工廠樓房的變遷,自然環境的治理改善,都能通過系統的生態解說規劃,以有趣而溫情的方式吸引著往來的市民。一種魚類何時重現,一座廠房何時搬遷,都大有文章可做。“關鍵是要把一些藏在文獻堆里的‘寶藏’挖出來,立體地、多樣化地呈現出來,讓大家一起來感受、分享。”

文章來源:解放日報

原文鏈接:http://www.jfdaily.com/journal/2017-06-19/getArticle.htm

圖片:Pixabay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rejetk.com)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本網轉載文章旨在傳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無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權和/或其它相關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在核實后將在第一時間予以刪除。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