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環保大家 > 看風景的時候,別忘了也留心傾聽“聲景”

看風景的時候,別忘了也留心傾聽“聲景”

作者:海藻

當忘記了傾聽,人們就不再在乎身邊到底存在著什么樣的聲音,不再在乎要保護什么、減少什么聲音。

下次看風景時,試著同時聽聽“聲景”吧。打開聽覺,不只是為了在當下去欣賞那些動聽的聲音,更是為了思考:為了更好的生活,我們想要創造出什么樣的“聲景”?

自然音樂:Crickets and Water -來自“自然回音”系列

↑ 蟋蟀與溪流的“合奏”,沒有加入任何樂器,這么純粹的聲音,你有多久沒聽過了?

↑ 圖來自Pixabay

↑ 圖來自Pixabay

怎么聽?聽什么?

在壓力越是過剩的社會,各種減壓方法就越是層出不窮。

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減壓活動。從不太健康的大吃大喝和買買買,轉變到相對較為健康的旅行、閱讀、運動……,我自己也嘗試過很多方法去緩解壓力,還跟著朋友嘗試過幾次打坐。這些方法多多少少是有效,但都還是比不上我后來確信的、對我而言最有效的減壓方法——傾聽。

我以前并不知道打開聽覺能讓心情平靜,這并非因為我“聽不見”,而是當時不清楚應該“怎么聽”、“聽什么”。

↑ 圖來自Pixabay

↑ 圖來自Pixabay

曾經我和很多人一樣,生活中充斥的主要聲音大致有這幾種:電視手機電腦等電器發出的聲音(包括播放音樂),街道上交通和擴音器的嘈雜聲,裝修拆卸等各種常見的噪聲,說話聲爭吵聲……而當夜幕降臨時,關起窗戶蒙上耳朵睡去,什么都聽不到。

與我有關的聲音就僅此而已嗎?“聲音”這個詞到底意味著什么,我是在一次又一次新的經歷后才體會到。

我與聲音

當體驗過山中露營,“夜晚”這個詞就很難再和“寂靜”劃上等號。比起幾乎安靜無聲的環境,我更喜歡在蟋蟀、蟈蟈的溫柔演奏陪伴之下入睡。偶爾走運的話,還會聽到貓頭鷹發出的神秘的“嗚嗚嗚”聲。但有時鄉野的夜晚會太過熱鬧,特別是當個別頑皮的蛙脫離大部隊,跳到你帳篷邊唱上一整夜的時候;或者是當一整個村子的狗興致大發舉辦深夜K歌賽的時候……不過總體來說,更舒心悅耳的夜晚,還是只能在鄉村找到。

我曾在海邊整天整天地呆著,不為別的,就為聆聽海浪。即便在我完全感覺不到風的時候,海浪聲也永不停歇。山泉流淌的聲音和海浪聲相比要輕柔得多,不過那種立刻就能讓心情寧靜的效果卻是一模一樣的。人與水之間,好像是有什么奇特的感應存在。

當聽覺變得敏銳,戶外時間會有更多驚喜。有一次在公園慢慢散步,走到一棵樹下時聽到頭頂傳來清脆的、小小的“嗑嗑嗑”聲,抬頭一看,是一只松鼠坐在樹枝上,抱著顆堅果啃啊啃,全身心地投入、享受美食,根本沒有在意我這個旁觀者。從尋找聲音開始和野生動物相遇,你會發現自己不再是孤獨的。

但我不得不承認,最讓我震撼的動物聲音,并非來自偶遇的野生動物,而是來自海洋館的兩頭白鯨。鯨沒有聲帶,卻能通過氣孔創造出任何陸地生物根本沒法想象的聲音。震耳欲聾、如同來自外星球的“美聲”歌唱響徹整個場館的每個角落。從讓心臟都快要跳出來的高頻率尖叫,到雷鳴般的低沉吼聲,各種顫音,打擊樂隊般的敲擊聲…… 如果靠近聽的話,會吵得腦子都要炸開。于是我就特意跑到隔壁的一個場館,聽經過兩道墻“過濾”后的白鯨歌聲。盡管此后再沒有去過海洋館,但這樣的經歷讓我意識到,地球上還有太多我聞所未聞、想都不敢想的奇妙聲音。

夏季的雷聲,原本對我來說因為“太吵”而不愿聽,但是如果留心去感受,其實跟聽鯨唱歌類似的,會獲得一種不可代替的震撼感。

從小到大我一直喜歡聽音樂,但直到更多體會到不插電的現場音樂,我才了解了“音樂”的更多含義。一次特別的體驗是“銅鑼浴”,因為之前完全沒聽說過,沒抱任何期待,即便看到那一米多直徑、顏色黯淡的銅鑼時,也完全沒覺得會有什么特別。而當大家躺在黑暗中閉上眼,銅鑼響起的時候,我立刻被驚得無法呼吸,起伏而千變萬化的鑼聲像是荒原上的狂風,又像是狂風中的海浪,有時還仿佛覺得天旋地轉、好像巨大的怪獸要把我吞噬……不管用語言還是錄音都無法去描述。我時而放松、腦袋空空,時而全身顫抖,也有時覺得那股狂風把整個人都“抬”起來了,甚至覺得我不存在了,我成了狂風中的一個微小的分子……

這種“消失”在聲音中的經歷,還有一次是在合唱中發生。幾十人一起發出不同音高的、節奏緩慢的即興哼唱,沒有歌詞。開始時我還能聽見自己的聲音,后來慢慢地,“我”的聲音消失不見,我根本不知道我唱的是什么了!這可怎么好。剛意識到這點時有些訝異,但是無論怎么分辨都辨不出了,索性就放松下來,只去關注整體的合唱聲,也體會從口腔延續到胸腔、腹腔的,持續的細微震動。我感覺到,似乎引起這震動的并不是我自己,而是當時與我同在的幾十個伙伴。

我與聲音的故事還有很多很多,慢慢地,從被動的聽,到主動的尋找和創造,我不再強迫自己去接受不必要的噪音的存在,不再能容忍終日被電子產品發出的聲音包圍的束縛感。

我信任聽覺帶來的身體感受,并遵循這種感受去調整生活的方式。

家中的電視早就被送給二手商販,以前購買的昂貴耳機也常被丟在抽屜睡大覺。我知道我最需要的聲音,是真實有生命的、不插電的、與自然合拍的,于是就盡可能去尋找和創造這樣的聲音。

在城市中,被電子產品、嘈雜的交通、噪音包圍的我們,很容易忘記“傾聽”這件事原本是有多美好,更容易忘記如何從聲音中尋找大地想要傳達的訊息。

而要想重新打開聽覺,根本不需要誰來教,只需要很簡單的行動:安靜下來,拔掉電源線,走進自然。

↑ 圖來自Pixabay

↑ 圖來自Pixabay

傾聽的意義

減輕壓力

用聲音來減壓甚至治愈疾病,其實自古就有。在現代,聲音療愈(sound therapy)已經是越來越受人歡迎的替代醫療方式,讓聲音作為天然的“藥物”。包括上文說到的“銅鑼浴”,就是聲音療愈的方法之一。許多研究已經證實聲音療愈的確有效,不論是演奏的音樂,還是自然界的聲音,都能夠幫助人們緩解壓力、改善情緒,甚至減緩身體的疼痛感等。[1]

我曾經接觸過國內一個做音樂治療的團隊,他們的項目之一是跟幾家醫院合作,為即將進手術室的病人演奏音樂,幫助他們緩解緊張情緒,效果的確很好。音樂治療是將音樂、醫學和心理學相融合,近年來引入中國后,慢慢成為一個新的領域,一些高校已經開設了這個專業。音樂治療不是隨機聽音樂那么簡單,而是根據不同對象的不同需求加以選擇,而且越來越多地用到參與式的方法,比如讓眾人一起參與即興演奏、合唱,甚至加入舞蹈、冥想等等元素。想象一下,或許未來在更多的醫院中,音樂的確能代替一部分有害的藥物,那時的醫院會是什么樣?

↑ 利用薩滿鼓和頌缽等樂器做聲音療愈,圖來自colourofsound.org

↑ 利用薩滿鼓和頌缽等樂器做聲音療愈,圖來自colourofsound.org

而自然界的聲音不僅能讓人更放松,還可以提高工作效率。一項來自Rensselaer理工研究所的研究說,工作時播放自然背景音(比如山中溪流的聲音),能夠幫助人們提高工作效率、改善情緒,自然背景音比其他普通的“白噪音”效果更好。[2] 當然,使用的時候也是有技巧的,盡量選擇較為平緩、寧靜,沒有太多起伏的聲音,比如像流水、雨聲、風吹樹葉聲等等,就比鳥鳴或蛙鳴聲更適合在工作環境播放。

或許你也可以跟同事商量商量,怎樣讓公司的“聲景”變得更自然呢?

保護自己

用聽覺來保護自己的生命安全,本是哺乳動物的本能。曾經,從小開始就訓練聽覺是人類也必須要做的事,否則便很難捕捉到獵物,也沒法及時逃避開猛獸、惡劣天氣等危險。可是在現代生活中,聽覺是否已經不再是必要的生存技能呢?并非如此。至少對全世界數千萬的盲人以及上億的低視力人群來說,聽覺對于生命安全來說太重要了。

Daniel Kish是一位著名的能夠“用耳朵看世界”的盲人,自打有記憶起他就失明了,但是他可以用回聲定位法知曉甚至詳細描述身邊的一切,他能不借助任何手杖或導盲犬而獨自走路、登山,甚至騎自行車!——原理和蝙蝠的回聲定位類似,Daniel用舌頭發出短促而尖銳的聲音,這些聲音碰到物體后反彈回來,他就能知曉周圍的情況。他甚至專門創立了公益組織,幫助其他盲人發現自己的潛能,其中就包括教會他們掌握這種獨特的回聲定位方法。

↑ 正在獨自騎車的盲人Daniel Kish, 圖來自ripleys.com

↑ 正在獨自騎車的盲人Daniel Kish, 圖來自ripleys.com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有太多自己還沒意識到的感官潛能,如果充分去開發,我們跟自然之間的連接方式、連接程度可能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除了盲人以外,對于視力健全的人來說,敏銳的聽覺也可以是保護人身安全的技能。比如《一平方英寸的寂靜》的作者Gordon Hempton,曾經在西雅圖的一家自行車快遞公司工作,他在遭受多次事故后發現,聽覺能夠同時處理的信息比視覺要多得多,只有將聽覺訓練得更敏銳,才能減少事故發生的概率。他說:

“當在滾滾車流中騎自行車時,我就是個在‘都市荒野’尋求生存的動物,這片‘荒野’的危險程度超過了我所體驗過的任何自然環境,即使亞馬遜雨林或是卡拉哈里沙漠的險情也根本比不上這里。”

為了保護自己,他學會了分辨各種不同種類、方向、速度的車輛的聲音,以及分辨正常的和無效的車剎聲等等。這不只是自行車快遞員需要的技能!如果你也經常騎自行車或電動車在路上奔波,你會知道這樣的技能有多重要。

↑ Gordon Hempton, 圖來自designingsound.org

↑ Gordon Hempton, 圖來自designingsound.org

發現自然界的變化

很多時候,人們談論一個地方的生態環境好不好,都是在用“視覺”去判斷,主要是說看到了什么、沒看到什么。其實,我們聽到的自然會比看到的自然要多很多,關鍵在于是否充分打開了聽覺。

視力容易被各種臨近的物體,比如樹木、山峰等阻擋。但在很安靜的地方,你可以聽到遠至數十公里外的聲音,盡管你根本看不到聲源。

憑借聲音來探索自然界的變化、作為保育工作的線索,是一個小眾但重要的領域。

“聲景生態學”的創始人Bernie Krause,自從1968年起就在世界各地記錄自然界的聲音,并創建了時長超過5000小時的自然錄音庫,其中至少包含15000種可辨認的生物的聲音。但他失望地發現,這些年來他錄制過聲音的地方當中,有一多半的“聲景”都在改變,要么是變得完全寂靜,要么就是受到人類的太多干擾,每次他返回原地點錄制,都會跟上次有很明顯的不同——發出聲音的生物數量減少,種類也在減少。

自然聲景是一個整體,Bernie說,

“如果我們要更完整地理解自然,我們需要在她‘演奏’的時候去傾聽她。我們需要去理解整個系統,而不是僅僅去研究其中被分離出來的個體(人們通常做的是后者)。打個比方,如果你只聽一個小提琴手的演奏,你不可能理解整個馬勒第八交響曲的華麗。” [3]

將研究聲景作為職業只是一小撥人的事,但是,如果每個人都更仔細地聆聽自然,比較其中的細微變化,比較不同聲音給身心帶來的感受,我們是否可能在生活做出一些不一樣的選擇呢?

《The Soundscape》(聲景)一書中有一段話發人深思:

“這個世界的聲景就是一首巨大的、永不停歇的樂曲,我們每個人既是觀眾、也是演員,又是作曲者。我們想要保存什么聲音?鼓勵什么聲音?增加什么聲音?當我們知道答案后,那些乏味的或是破壞性的聲音將會變得顯而易見,我們會知道為什么要去除掉它們。只有先全然地去體會、理解聲景,我們才能獲得改善聲景質量的資源。”

美好的聲音就如同健康的食物一般重要

一些關于傾聽的小貼士:

我確信好的聲音就像安全營養的食物一樣,對健康的作用不可替代、也不可缺少。對我來說,如果一天沒有聽音樂或自然聲音,就像一天沒吃蔬菜一樣的難受。

每天我都習慣在經過小區樓下的花園時特意“豎”起耳朵聽鳥鳴,聽風吹過樹葉的沙沙聲,聽自己走在凋落的松針上的腳步聲……我不再去商業化的演唱會或音樂會,但是每天聆聽“自然演奏”的習慣一直保留著,而且這是完全免費的,更不需要趕大老遠去坐車。

如果你懷疑“城市里哪有什么自然的聲音可以聽?”,那么不妨自己試試,在家附近的綠化帶或是公園里,可以聽到多少種不同的鳥鳴?不同季節、一天中不同時間、不同植被的鳥鳴聲有什么不同? 夜幕降臨時,雜草叢中是不是能聽到“蟲蟲交響樂”?起風時,不同種類的樹葉發出的響聲又有什么不同?……

一個諷刺的事實是,有些人喜歡把鳥關在籠子里聽ta們唱歌,其實籠養的鳥和自由的鳥的叫聲根本就不一樣。你是否也傾聽、比較過這兩者?是否能聽到其中不同的情緒表達?別忘了,情緒是可以“傳染”的。聽這兩種不同的聲音,你自己的身心感受有什么不同呢?

流水聲,在我看來是最能迅速平靜心靈的自然聲音,但可惜在城市中,特別是北方城市中特別難找。如果你的住處靠近河湖,或者海邊,那一定不要放過多多跟它們相處、對話的機會。當然如果很難找到自然的水聲,有一種彌補的方法,是在家里放置簡單的流水擺件,“現場版”的流水聲總是比電子設備中播放的要好聽得多!

音樂是大多人都喜愛的。對我來說,現場演奏遠遠好過錄音,不插電的現場演奏(無麥克風和擴音器)遠遠好過插電的;而最好的音樂體驗,不是被動的聆聽,而是主動的創作。可惜,說到音樂創作,大多人會覺得自己“沒那個天賦”,其實這只是應試的、追求功利的音樂教育造成的嚴重誤區。演奏樂器和歌唱,是人人都具備的能力,就像鳥兒天生就會鳴唱一樣。回想看看,你小時候是否曾經毫無顧忌地探索過自己的歌喉?是否享受過創造聲音帶來的快樂?后來又是什么讓你不再去尋找這種快樂了?

很多樂器簡單易學又不需太多成本,比如豎笛、口弦琴、手鼓、尤克里里等等,而最低成本的“樂器”莫過于自己的歌喉。當演奏樂器或歌唱時,聲音并非僅僅從耳朵傳入,而是伴隨著整個身體的震動,身體作為傳導的介質,會讓聲音的層次更豐富。聽坐在你身邊的人彈琴,和自己彈琴相比,聽到(和感覺到)的聲音是明顯不同的,對我來說后者能更容易地讓人進入平靜的狀態。試著拔掉耳機、遠離屏幕,去發現真正的音樂吧。請不要讓“我不會”之類的誤會和偏見阻礙你的探索。

↑ 圖來自Pixabay

↑ 圖來自Pixabay

最后想再分享Gordon Hempton的一個觀點:盡管我們常常用耳塞、降噪耳機、以及控制噪聲的法律去對抗我們不想要的聲音,但是,

“這些都不是真正的解決方法。因為它們壓根沒有幫助人們重新連接和傾聽大地。但是,大地正在訴說。”

大地究竟在訴說什么?這需要你親自用傾聽去尋找答案。

 

結尾推薦一些好資源:

  • 中文書籍:《一平方英寸的寂靜》、《大自然聲景》、《音樂治療學基礎理論》
  • 英文書籍:《The Soundscape》(R. Murray Schafer), 《Free Your Voice》(Silvia Nakkach)
  • 鳥類網旗下的“鳥叫聲”網站,收集了千余種鳥的叫聲:http://sound.niaolei.org.cn
  • 康奈爾大學的Macaulay Library有世界上最大和最古老的野生動物和自然聲景檔案庫:https://www.macaulaylibrary.org
  • Echoes of Nature(自然回音)是一系列不同生態環境下的錄音。(文中開頭的錄音就是來自“自然回音”系列,在蝦米可以搜索到。)
  • 當然,錄音只是一種不得已的補充,或者作為改善城市室內環境的背景音樂。我相信最寶貴、最打動人心的聲音,只可能存在于親身的尋找和創造中。

(待續)

關于作者

海藻,即便生活在城市,也常在樹林里做白日夢的孩子。喜歡以簡單的方式生活,以簡單的方式解決問題。相信“人不只是自然的一部分,人就是自然”。

參考資料鏈接

[1] https://www.mnn.com/health/fitness-well-being/stories/what-sound-therapy

[2] http://asa.scitation.org/doi/abs/10.1121/1.4920363

[3] http://news.nationalgeographic.com/2015/10/151006-nature-sounds-science-animals-music

有機會原創文章

有機會特約作者 海藻
關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rejetk.com)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本網轉載文章旨在傳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無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權和/或其它相關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在核實后將在第一時間予以刪除。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