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互助農業 > 衡榮賀建增:做農業是農民的事,不是企業的事

衡榮賀建增:做農業是農民的事,不是企業的事

【前言】從一瓶醋的好壞,能夠了解到中國農村發展的現狀,你知道嗎?山西農村的日漸凋敝令賀建增先生開始思考鄉村發展的可持續性。從環保和鄉村重建這兩方面考慮,90年代曾在華為工作的他,從IT跨界到了農業。2004年,賀建增先生介入到了有機農業領域,并在農村做調研;2005年,他選擇了有機農業這條路作為推動中國鄉村社會可持續發展的模式,成立了衡榮生態農場。賀總沒有架子,講話慢條斯理,一副溫文儒雅的樣子,但他的思考和行動,卻深邃而志遠。

0

張茜:您為什么給品牌取名為“衡榮”呢?

賀建增:“衡”,首先是平衡。世間萬物皆要平衡。說得簡單一點,不是讓一個社會少數人先富起來其他人就能后富,這條路徑走不通;要讓大家共同致富,要平衡。你能力強點一年掙10萬,我能力稍微差點掙5萬,這就對了。但是,你能力強點就能干到1個億,我能力差點連吃飯的錢都掙不到,這就不對了。社會達到一定的公平、公正,才是對的。

張茜:您創辦衡榮的初心是什么?

賀建增:你觀察這個世界,現在大家從事的工作有多少是真正對自己、對人類、對社會有價值的?靜下心來想想,這樣的事情并不太多。社會上大多數人所做的事情,僅僅是利用游戲規則將別人創造的價值拿到自己的手里,是掠奪的過程。現在社會上最受追捧的互聯網+,像阿里這樣的企業就是收割實體經濟成果的最典型例子。實體經濟創造的價值通過它的模式被收走了一大部分,而真正做實體經濟的卻只留下了極其微弱的利潤。從這個角度思考問題,對整個社會的認識就豁然開朗了。

張茜:您以前在華為工作,后來才跨到有機領域,那時候您就認識到這些問題了嗎?

賀建增:這是人本能的思考。人到底活著干嘛?就是為了賺錢嗎?現在的人比較功利,“紅塵滾滾皆為利來”,一個名、一個利,大家都在追求這些東西。但是,這些東西又有什么用呢?一日不過三餐,穿衣服不過一身,再有幾套換洗的就足夠了,住的房子有一套就行了,太大了收拾起來還麻煩。在這種情況下,人該怎么活,其實是要考慮的事情。

具體一點說,做這個事情(有機農業)原本是基于兩個情結。一是環保情結。人在這個世界上就不應該污染環境,任何行為都要從這一點出發。無論做什么事情都要把對環境的干擾降到最低,至少是負面干擾降到最低。如果不具備判斷什么是正負面干擾的話,那就把影響降到最小。另一個是幫助農民的情結。我最初想到要做這個的時候,農村是被社會發展所拋棄的。

自工業革命以來,人類的發展軌跡出了問題,形成了資本主義的發展路徑,工業化、商業化、城市化,什么地方要發展這種模式就得去掠奪其他地方的資源為我所用。歐洲當年工業革命完成以后,為什么要在全球征地?因為它必須掠奪全世界的資源為它所用,這樣才能維持它的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歐洲發展了100多年以后,美國接過接力棒成為老大,采取的也是稱霸世界以掠奪全球性資源。

即便是我們中國,1978年以后,所謂的改革開放也在推行這種方式,發展的結果就是960萬平方公里上的資源只堆積起了沿海和內陸等少數幾個大城市。這個方式沒法持續下去。反過來,那些被忽略了的農村,該怎么辦?尤其是回到山西老家,我看到村里面由于教育缺失,農民沒有能力、素質很低、掙不到錢,在社會最底層形成一種自暴自棄的惡性循環。這時候,就在想能夠為農民和鄉村做點什么。

零四零五年的我,和在場的大多數人(第七屆全國CSA大會市集現場的從業者)一樣,懷有一定的憧憬和夢想進入了有機農業領域,開始了有機農業的探索,其實一直在找路。但是,真正該怎么走,前面有好多探路人。

張茜:您在這個行業也算是資深前輩了!

賀建增:比我資深的人還有不少,我們現在的團隊已經凝聚了一批這樣的人。北京衡榮有機農業研究院的組成人員里面,技術專家中我是年齡最小的。他們是我十多年來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多比我先進入這些領域,包括有機農業、生態環保、鄉村建設等。我們經過十多年的探索,現在主要在推動基于有機農業的鄉村社會可持續發展模式。這不是單純地做有機農業,不是找到幾百畝土地就能做好的。它有好多需要平衡和制約的要素,要把各個方面都做通了。我們先從完善體系開始。

第一個體系是產業體系,要形成包括植物、動物、微生物為一體的有機生態產業循環。這個循環不好,有機農業是沒法持續下去的。有機農業做了五年十年,有機肥還需要買,那就錯了。一畝地三斤、十斤的投入品還可以去買,但如果需要幾百、上千、成噸的投入品,就一定要自己生產和循環,就近解決。

在一個區域內要考慮生態布局。首先,因地制宜,當地適合什么種什么。第二,每一個環節的廢棄物都是另一個環節的可用之物,比如飼料、肥料、原料,要充分利用,做到在一個區域內不產生垃圾,生態承載量完全達到平衡才對。不是這個地方大米好,我就只種水稻;那個地方蘋果長得好,我就種3萬畝的蘋果園。這種模式是做不成有機農業的。

第二個是從業者的生存環境。不管誰做農業,真正干活的勞動者還是農民,一定要改善農民的生存環境。評價任何有機企業首先看從事有機農業的農民吃什么、過什么樣的生活。做農業是農民的事,不是企業的事。農民以村為單位被有效地組織起來從事農業工作,在有組織的前提下發揮個體的積極性才能做好。中國前30年的路,充分發揮了集體的作用,但是到后期個體的積極性卻沒有被調動起來。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本來有一個機會,當年叫做“聯產承包制”。土地是集體的,農民從集體把土地承包過來,以家庭為主體來生產,農民還是集體的一份子。執行了幾年集體又被完全打碎了,成了一家一戶的小農。1985年后,中國的農業進入了平臺期;1990年后,開始走下坡路。沒有集體,散戶啥也干不成。

企業進入農業一定是做農民做不了的事情,比如技術研發、系統集成、產品加工、市場營銷等,與農民的關系是互補合作。農民能干的事情,就讓農民干,錢讓農民賺;農民干不了的事情,企業才來做。如果哪一個企業想把大量的土地流轉出來,再把農民變成雇工,在中國的土地上,必死無疑。黑龍江、內蒙古、新疆等地廣人稀的地方有例外,其他地方一定是這樣的結果。企業與農民形成競爭關系的話,這個企業必死無疑。當然,政府有它的導向錯誤,政府只支持大企業,投資越大越支持,這是它的無知造成的。

張茜:是有一些企業把土地流轉出來建生態小鎮之類的,然后再把本地農民聘為雇工。

賀建增:那就完全錯了。當年,生產大隊把農民組織起來,他們的積極性都不高,一個企業把農民變成雇工,他們就能好好干活嗎?這是不可能的。我們只能引導農民自行組織(生產),組織起來以后,實現有機生產產業循環,再引導他們就地改善自己的居住條件,諸如村容、村貌、村里的基礎設施,恢復傳統文化和村里的教育、文化、醫療、衛生、金融等服務,重新形成一個有活力的有機鄉村。我們稱之為“有機農業生產、生態鄉村建設、人文社會重建”,三位一體,同步發展。

張茜:您可以分享一下衡榮的經驗嗎?

賀建增:剛才說的就是。至于在城市的郊區承租幾百畝的土地做有機農業,我認為大多數是鬧著玩的。有機農業要想大面積推廣,首先需要解決產量問題。

張茜:這個也是常被詬病的問題。

賀建增:有機農業不解決產量問題,永遠不可能被大面積推廣,否則中國的14億人口就沒飯吃了。過去的十多年,我們潛心追求的目標——有機農業不減產,在第六七年(2013年前后)基本實現了。不使用化肥農藥,產量也不降低,大部分植物都能做到,糧食、蔬菜、水果、中藥材這些。在這個前提下,有機農業才能養活中國人,才能在中國廣袤的土地上大面積地推廣和實施。

不顧及產量,只是單純地追求產品的品質和安全,這種是自己玩的,不能作為一個社會化的行動路線,也不應大面積推廣。這是對社會不負責任的表現,只對自己或給自己掏錢的幾個人負責,而不對社會整體負責,本來一畝水稻能產1000斤,非要產五六百斤,為了保證自己的那一點所謂的安全,讓另一半人挨餓,這是不對的。

我們在推動基于有機農業的鄉村社會可持續發展模式。有機農業是一個地域概念,要在整個區域內進行。簡單來說,就是化肥農藥不進村了,所有可能污染村莊的物質都進不了村。我們從幾個村開始,最小的單位是一個村,一般來說是一個縣,逐步擴展。

張茜:比較系統地來思考的話??

賀建增:農民在這個體系下,可以通過有機生產賺到錢,通過生態鄉村建設在村里住得很舒服。村里的人文社會恢復以后,他們過得就有尊嚴。在這種情況下,有機生產才可持續、可復制。而且,通過這種方式還可以大幅度降低有機農業的生產成本,產品面向消費者時價格才會下降,這樣才能讓更多人吃得起有機食品。我們要把有機食品、有機生活從所謂的金字塔尖拉下來,讓更多人能夠受惠。

張茜:衡榮的手工醋賣得還不是很貴,但最近通過了有機認證,是不是意味著要漲價了呢?

賀建增:我有一個總體目標,銷售系統做得更暢通之后,就可以把衡榮產品的整體價格往下來,而不是往上提。對我們的產品來講,提價是極個別的產品,價格整體往下拉才是一個趨勢。將來我們的有機糧食消費者10元(每斤)能吃上,那就好了。現在的平均價格在20元左右。(按照現在的物價水平來講,未計通貨膨脹)

張茜:現在有許多返鄉青年也在做這方面的事情,您給他們什么建議呢?

賀建增:青年返鄉初期是交學費的幾年,大多數都在摸索。青年有這樣的志向,愿意回去幫助一方百姓、清凈一方水土、讓村民富裕起來,這是好事。不過,還是應該先學習,沒必要自己一頭扎進去交這樣的學費。你把學費投入到學習環節,找一些靠譜的企業、農場或村莊去做義工,都比自己一頭扎進去先干起來要好。做上三年義工,可能就成熟了一半;做上五六年義工,就能獨當一面,把自己的村子做得很好。

我的建議是:與其拿錢回鄉創業,三年后得到的只是失落,不如拿出一部分錢先去學習,把其余的留著。等自己真正能發揮作用的時候,有三百萬真的能把一個村做得很好了。好多人坦誠地講“自己沒做到有機”,在做生態農業、做良心。我確實知道這些人都是真誠的,但是,從另一方面講,他們做不到有機是一種無奈,因為不會。一開始誰都不會,潛心學上三五年就會了。

接下來,我們會辦一個學校,為有機領域,也為我們自己培養人才。起點暫時確定的是本科畢業或具備同等能力的人,完全封閉式脫產學習三年。學習的環境就是在各地的有機農場。我們研究院有將近20個導師,可以給大家上課,也可以帶學生,相當于碩士生教育。

我們培養的是既有理論水平又有實操能力的群體。這些人組合在一起,就可以形成完整的體系。做農業不是一兩個專家,三五個專業能解決問題的。一個工科院校有幾十個專業,畢業的學生面對的卻是社會上那么多的行業;而一個農大同樣是幾十個專業,但面對的僅僅是一個農業,并且,還不是完整的農業,后期關于品牌、市場這一塊,涉及得非常少。農業的復雜性遠遠超過其他行業,不能相提并論。學農的人,一部分要有跨界思維、整體統籌的能力;還有一部分,只需要具備專業能力。這些人能夠凝聚在一起做事,而不是一個專業的人去解決所有的問題。

張茜:您做這個事情開心嗎?

賀建增:做這個事情本身就符合我的意愿,也是自我修煉的過程,到一定程度后,就無所謂開心不開心了。這本身就是生命的一種狀態。人活在這個時代,應該是有些使命的。這就是我的使命落地的地方。

張茜:作為企業,不會有經營壓力嗎?

賀建增:作為一個企業肯定是要盈利的。我們不追求暴利,拉低價格也是基于這樣的出發點,但一定要保持適度的、微弱的利潤,讓企業健康發展,才能幫助更多的人。幫助了農民,同時就幫助了消費者。市場上,還需要更多的消費者覺悟,導致咱們今天的食品安全問題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消費者的無知。消費者在拿著自己手里的鈔票選擇社會的未來。錢花在哪里,未來就在哪兒。

張茜:您不覺得我們這樣的力量太渺小了嗎?

賀建增:中國自古有句話“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只要大家能夠團結起來,從小事做起,一個人傳播十個人,十個人傳播一百個人,最終傳到十四億人時,世界就好了。

延伸閱讀

《農人故事:衡榮生態農場創始人賀建增》

(本文根據錄音稿整理而成)

文章來源:有機會

圖片來源:見圖中標注

草西
草西,有機會主編;長期關注有機生活實踐者的故事,報道小而美的人事物;熱衷志愿服務和生命體驗。
關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rejetk.com)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1. 濱州CSA 12/14/2015
    很好的一篇文章,內容實在。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