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互助農業 > 為了心中的家園——他們的返鄉路

為了心中的家園——他們的返鄉路

【前言】“返鄉青年”,在當今的中國,無疑已經成為一個生長迅速的群體。在同鄉拼命想要跳出農門、在無數村落空心化甚至消失的當下,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逆流而上,回歸土地,其中需要的勇氣,沒有經歷過的人絕對難以想象。他們返回的不一定是自己的故鄉、也可能是其他需要他們的地方,專注領域也千差萬別,但他們的共同點,是對自然、土地、生活的熱愛,是能夠傾聽自己內心的強大定力。對于鄉村的未來,他們有擔憂,有期盼,更有行動。

以下三位人物,是小編于11月底在京舉行的第七屆全國社會農業(CSA)大會上見到的眾多返鄉青年中的一小部分。和他們對話,總是能給我帶來滿滿的正能量……

天佑安農場主張瑩:農場不只是事業,更是我的家

張瑩

張瑩在第七屆CSA大會市集擺攤(圖來自有機會)

天佑安農場的生態蘋果,曾經在我們的第二期“美食極客”品鑒會中獲得最佳風味獎。在這次CSA大會的市集上,天佑安豐富多樣的產品也是同類商家中比較搶眼的。不僅有多個不同品種的蘋果依次排開,還有農場的年輕人們親手制作的秋梨膏、果醬、果干、酵素……他們的果樹生長過程中,沒用農藥化肥除草劑,甚至都沒有套袋,因此果皮上難免有些斑斑點點,但這正是最自然的美;而更充分地吸收了陽光雨露的果子,才會有這樣沁人心脾的香甜。

天佑安的農場主張瑩是位性格開朗的80后。她曾是一名公務員,辭職后學過一段時間的中醫——她希望自己能幫助身邊越來越多的、得癌癥和其它重病的人。可惜的是,還沒等學完醫,她的老師、一位80多歲的老中醫就去世了。雖然暫時沒能圓行醫夢,但她這時已經很認同老師的一個觀點:很多疾病的根源是在于食品的問題,在于現代化學農業造成的嚴重污染。她想,就算不做中醫,也可以種植生態安全的食物,這同樣能夠提升人們的健康。就這樣,返鄉務農的計劃開始了。

在她返鄉之前,張瑩的一些親戚已經在北京昌平經營一座兩百多畝的果園,多年來一直實行綠色種植,土地保護得還不錯,而他們的經營正遇到不小的困難,銷路上挺犯愁。在親戚的鼓勵下,她2014年12月回到北京,接手了這片果園。

作為農業新手,一下子就掌管200多畝的土地,壓力是難免的,但是張瑩還是決定在農場之前的種植方式上更進一步,不顧家人和技術員反對,她說,“我跟家人說了,今年就讓我試驗一下,豁出去了!”不僅不打任何化學農藥,連套袋都免了。結果一年下來,果子損失了70%,產量大大下降,連技術員都被她氣走了。甚至她的母親現在都不大樂意去農場,因為“實在看不下去”。盡管水果產量都不高,“長相”也不那么工整,但純正的美味卻受到了很多朋友的認可。今年,天佑安農莊基本上實現了收支平衡。

未來,張瑩希望能找到更多有經驗的專業人士來做技術指導,只不過在國內種植有機水果的人還太少,畢竟周期太長、風險很大,要找到合適的人選,還得慢慢來。讓人欣慰的是,在她的召集下,有幾位來自全國各地的年輕人加入到了農場的建設中,他們年紀最大的不過三十歲,雖然經驗還不夠,但學習能力強卻著實是年輕人的長處。問起怎么找到這么多小伙伴,她笑說“緣分呀”。

天佑安蘋果園

天佑安的蘋果園(圖來自天佑安農莊)

在農場定位上,她還在不斷的摸索中。年初本想做觀光農業,但是逐漸的,她發現這樣成本太大。游客們零零散散地來,都需要專門安排人手接待,但最后實際的消費往往還抵不上接待人員一天的工錢。只因一時興起而來游玩的市民,其實也成為不了長期的顧客。對于資金投入較小的農場來說,長期做觀光是承擔不起的。她說,她希望慢慢轉向會員制農場,“我有41種水果,這是我的最大優勢也是我的最大缺點,用會員制,可以化弊為利。每個會員只要交一次錢,就能全年享受這些不同品種的水果,而不是我們自己不停地賣完櫻桃賣李子、賣完李子賣杏……” 嘗試社區支持農業(CSA)的方式,也許能讓她有更多時間和精力把農業技術做得更好。

張瑩說,如果僅僅是把做農場當成一份工作,那么壓力肯定會很大。但她是把農場當做自己的家。在昌平區新聞中心的一次采訪中,她分享自己自然簡單的生活方式:“我平常7點起床,洗漱完就去地里走走看看,做做農活,挑選果子、蔬菜,把訂單發出去,然后回屋里琢磨手工制作,例如晾果干、腌泡菜、做手工皂等等。下午不忙的時候,我會彈彈古琴、練練書法等等,中途當然是不定時回復客戶的電話或信息。等到晚上的時候,我便開始統計今日的訂單信息并提前打印出來,差不多十點多就會去睡覺,日子雖然簡單但我卻很開心”。

檸檬君張揚:希望更多人能在故鄉安居樂業

對檸檬君張揚,小編是早有耳聞,更買過他的“丑”檸檬。但這次CSA大會才是第一次見面。

他曾經費勁力氣逃離農村,卻在大學畢業、工作四年拿著萬元月薪的時候,選擇了回到四川威遠的家鄉。他希望,“要為鄉村做一些事情,讓人們可以不用背井離鄉、不用拋妻棄子,在家鄉就可以做一份安身立命的工作。”返鄉三年后,他的事業已小有成績,“檸檬君”的名字也為眾多消費者熟知。可是一路走來遇到的困境自然也是數不勝數。

檸檬君(圖來自檸檬君)

檸檬君(圖來自檸檬君)

檸檬君2012年返鄉,最初定位還沒有很明確,銷售過家鄉的酸菜、姜、桔子、橙子、檸檬等多種產品。后來他發現,在這些產品當中,消費者需求持續性最強的是檸檬,而且在生態農業的小圈子里,種檸檬的人的確很少。2013年,他接手了一片60多畝的檸檬園。2014年,為了擴展產品品類,他又在云南租下了青檸檬種植基地。為了節約成本,云南基地并沒有請專人來長期管理,他本人需要在灌溉、修枝、施肥、收獲的時候遠赴云南、雇工操作,其他時間,青檸檬園基本就處在無人看管的狀態。

盡管在天安生活、沃土工坊、分享收獲等生態農業機構的支持下,檸檬君的產品銷售狀況一直不錯,但生產管理方面的問題是他目前最大的瓶頸所在。因為堅持原生態種植,加上經驗不足,產量一直上不去,甚至今年的黃檸檬幾乎絕產。他說自己可能是“走得太快了”,最終他決定把基地面積適當減少,爭取能先把種植管理做好。

天氣、病蟲害、肥力不足等等問題都造成了減產。在威遠的黃檸檬園,今年開花前后的時間一直沒有下雨,在灌溉的基礎設施維護方面也同時遇到了很多問題,導致耽誤了灌溉的最佳時機,結果60多畝的黃檸檬只收獲不到600斤。紅蜘蛛、天牛、介殼蟲等等蟲害在這幾年都比較嚴重。杜絕了化學農藥,只能采用酵素、石硫合劑、沼液、煙梗水等天然藥劑來應對病蟲害,效果有限,而且需要多次噴灑才能見效。檸檬園處在山區,管理工作極費力,也是病蟲害防治不到位的原因之一。今年前期在黃檸檬園的資金和人力投入幾乎全部白費,而下一個生長周期還是需要一年漫長的勞作和等待……

檸檬君說,家鄉當地很難找到合格的勞動力,這其實比技術的問題更難解決。他認為,農民采取敵對的態度來對待勞動,部分是因為歷史的原因、因為農民一直沒有受到公正的待遇。他一直盡力給農民支付高于市場價格的報酬,希望能提高他們的勞動積極性,所以,產品價格也會一直都維持在比較高的水平。

檸檬君的生態青檸檬

檸檬君的生態青檸檬(圖來自有機會)

做合作社、帶動更多農民向生態農業轉型,是檸檬君的理想。他自己在做的基地,就是想起到示范的作用。他想先通過自己的試驗,解決技術和銷路這最關鍵的兩方面問題,讓周邊的農民們親眼看到,不用化肥農藥可以種出水果,就算果實外觀不那么“完美”,也可以通過合適的渠道分享給認同安全食品的人們。現在,盡管種植技術還不完善,但是畢竟銷路上沒問題,所以已經有幾個農戶愿意跟他合作,他說,“這是最讓我感到欣慰的”。

在檸檬君的家鄉,幾乎沒有其他留在村里種地的年輕人。鄉親們普遍覺得,留在家里的,要么是“沒出息”,要么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好在有堂哥愿意返鄉去幫助他。這位堂哥原先在城里的建筑工地打工,那些活比務農更累,但不用承擔什么風險。返鄉后,堂哥的收入是得到保證的,在檸檬園的工資不會比城里打工的低;況且鄉村生活成本低,其實存下來的錢還能比進城打工更多些,更重要的是能和家人團聚。檸檬君的岳父母在內蒙古巴彥淖爾的鄉村務農,一直有種植生態向日葵,現在,他們的無添加劑的生態瓜子也加入到“檸檬君”產品的隊列中來了。 “檸檬君”的行動,雖說仍然磕磕絆絆,但的確已經在積極地影響自己的家庭,以及更多周邊的人。

馬金瑜和她的“草原珍珠”:扎根牧區,用好食物連接城鄉

馬金瑜在新疆長大,擔任過十余年的知名媒體記者,后來嫁給了藏族人扎西,現在生活在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看她的微博(@面癡),感覺像看在一部紀錄片,她照片里的那些山川土地美得不真實,她的文字就像是紀錄片里舒緩平靜的旁白。

“草原的天空,上學的孩子,擠牦牛奶的婦女,安靜的馬,這些簡單的場景卻常常令我動容,這片土地上世代生活的人們,遠比我懂得生活和幸福的真正涵義。”

“老二最近跟著扎西在牧區,抓牛糞,吃羊血腸,吃新鮮的酥油糌粑,能聽懂的藏話也越來越多,大孩子總盼著放假跟扎西去玩。草原上正是最冷的時候,除了中午有太陽暖和一點,早上和夜晚凍得人都得藏起來。”

馬金瑜和扎西

馬金瑜和扎西(圖來自有機會)

有網友留言說,“每天都想看到那邊的故事,心很寧靜”。遠在青海的馬金瑜,就是這樣用真誠的話語和照片打動了許許多多的消費者。通過“草原珍珠”這個小小的微店,遠在大城市也能方便地購買到來自牧區的優質食材。

今年,馬金瑜才正式從南方報業辭職,結束了之前幾年的城鄉兩頭跑的生活,駐扎在了廣袤的大草原上。她和扎西已經有了兩個分別是4歲和1歲半的孩子,第三個孩子也快出生了。而盡管腆著肚子,她還是帶著扎西和其他幾位藏族伙伴一起遠赴京城參加CSA大會。這趟旅程可謂歷經艱辛,長途硬座火車的勞累自不必說,為了布展,他們還托運和隨身攜帶了很多藏民傳統的生活用品,把“草原珍珠”的展位布置成了CSA大會市集上最亮眼的一個。

草原珍珠展臺上的蜂蜜

草原珍珠展臺上的蜂蜜(圖來自有機會)

野花蜜、土豆粉條、花椒……來自“草原珍珠”的食物都是青海當地的特色,有些是馬金瑜和扎西自家的產品,也有些是從牧民家中收購,但共同特點是用傳統的原生態方式生產出來的好食材。4000多米的海拔,空氣稀薄,病蟲害本來就很少。很多牧民其實非常聰慧,不是他們不會用、買不到農藥,是因為如果噴灑農藥,不但會把害蟲殺死,還會把蜜蜂、鳥等等小動物全都毒死,這是他們眼中的“殺生”。有牧民說,“人能吃多少呢,夠用就行了”。

草原珍珠只通過自有的微店銷售產品,顧客遍布大江南北。包裝蜂蜜用的是陶罐,快遞箱里面不會有泡沫塑料,而是墊厚厚的麥草作為緩沖,附贈的稻草殼做的勺子也是可以完全分解的,想借此傳達一種環保的理念。馬金瑜說,牧民自己知道得很清楚,草原上被風吹來的各種塑料垃圾是對牛羊特別有害的。牛羊萬一吃了塑料薄膜、消化不了,會造成很多健康問題,甚至因為腸子被堵住而病死。所以他們不想用塑料包裝。

盡管景色美得不真實,生活卻不是看上去那么浪漫。草原上商店很少(包括草原珍珠的網店必須的快遞服務都非常有限),交通艱險、買東西不方便,吃不到什么綠葉蔬菜。前幾年馬金瑜連藏族傳統的主食糌粑都無法下咽,近來才慢慢習慣了。今年春天她嘗試種了不少自己喜歡吃的菜,但是都沒成活,只有辣椒長了苗,可惜一直沒結果。她感嘆草原上常常是“兩個小時之內能變四次天氣,下雪、冰雹、刮大風、出太陽……”

高原牧場

高原牧場(圖來自馬金瑜)

氣候、環境的特殊只是一方面。馬金瑜說藏族女人在家中通常地位較低,“男人說話,女人都不好插嘴的”。她從自己習慣的城市中帶去的“快節奏”,和藏族人習慣的慢生活也形成鮮明反差……類似這樣的文化隔閡帶來了家庭成員之間的不少爭執。但是她依舊愛著那片土地上的人,說他們的心靈純凈善良,“像雪山的積雪一樣潔白”。

她自嘲是“書生做生意,想得特天真”。的確,草原珍珠發展了4年,還是一個很小的微店,賣著品種很少的產品。正如她的一條微博上記錄的,“扎西和我的性格,根本不適合做生意,我們從沒參加過雙十一;多家電視臺、雜志報紙和導演、攝影師采訪拍攝,也被我們硬著頭皮拒絕;幾個大老板注資收購我們的店,許多要代理我們產品的人,全被我們謝絕……得罪人無數,依然規模很小,依然動作緩慢,但我們愿它多年后依然在這里,依然是你們放心的所在。”

當我問到藏區是否有跟內地一樣的鄉村凋敝的問題,馬金瑜說,在牧區的家庭里基本上都還會有一些年輕勞動力,當然也有一些年輕人外出打工,但至少不會像內地這樣嚴重到村里只有老人和小孩。特別是藏族女人,按照傳統習俗,一定不能離家太遠,否則“所有人都會說她閑話”。草原珍珠的員工,也基本上都是藏族婦女,這份工作幫她們增加了不少收入。平靜、勤勞、肯吃苦、美麗……是馬金瑜常常用來描述這些伙伴們的詞語。她們,也是馬金瑜心目中真正的“草原珍珠”。

11

更多信息

  • 張瑩微信公眾號:天佑安小莊
  • 張揚微博:@生態檸檬園
  • 馬金瑜微博:@面癡

附:第七屆全國CSA大會中也舉辦了專門的一場返鄉青年論壇,具體論壇紀實請至吾谷網專題頻道閱讀(http://news.wugu.com.cn/article/20151123/661617.html)

文章來源:有機會

圖片來源:見圖中標注

 

有機會專欄作者 Jing
從點滴處實踐有機生活,享受每一天。
關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rejetk.com)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