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互助農業 > 與土地打交道的人,心胸會越來越開闊

與土地打交道的人,心胸會越來越開闊

【前言】11月19-22日,第七屆全國CSA大會在北京順義舉辦,Connie相繼采訪了三位頗具代表性的行業前輩,分別是野菜夫人生態農場王麗紅夫婦、衡榮創始人賀建增和臺灣樸門永續設計師邱奕儒,他們從不同層面向正在或即將從事生態農業的年輕人分享了自己的經驗和想法。本文是Connie采訪王麗紅女士的報道,帶你了解一個農場主近十年的創業路,“年輕的時候,不知天高地厚!”王姐這么說。

ycfr20152

農業有做不完的事、說不完的話。

王姐祖籍唐山,自小在張家口壩上地區的察北牧場長大。那里是一個只有2萬人口的小縣城,當地與內蒙接壤,那里氣候冷涼,空氣清新,草場及耕地面積大,當地人以農業和畜牧業為主業。“我是當地人,更熟悉這塊土地。”王姐算是在大自然中長大的孩子,小時候,常與小伙伴們在草地上,樹林里挖野菜、采野果當零食吃。在她的熏陶下,女兒也喜歡到大自然中去,認識很多植物,上大學的女兒放暑假帶著同學去農場玩,會驕傲地說:“我認識好多田里的東西!”她會帶著告訴同學各種野草的名字及食用價值,這也是遺傳自媽媽熱愛自然的基因吧。

朱镕基任總理時期,國企改革,幾千萬工人下崗。曾在政府機關行政辦公室工作的她,下崗后成為了中國最早的一批打字員。從機關單位出來時,王姐才23歲,一個月工資156元,一年不到2000元的收入。響應國家全民創業的號召,她做起了印刷業,1996年,一年就能掙15萬了,幾乎成為鎮子里的首富。當時,她買了轎車,買了樓房, “那時候,我覺得衣食無憂了,就與老公商量,咱們干點什么吧?”

2006年,王姐一家開始做起野菜,她認為保健食材前景廣闊,在北京從事蔬菜批發生意的先生也回來幫忙了。夫婦倆到野地里采種子,看到什么就采什么,從一畝實驗田開始,種起了蒲公英和沙蔥等。全身心投入到農業中,他們便沒時間打理印刷生意,索性把印刷廠給關了。我們那時年輕嘛,不知天高地厚,30剛出頭,把手頭來錢的財路都截斷了,生意也停掉了,結果是一瓢接著一瓢的冷水潑了過來。

那個年關,很難過。

野菜在當地是不被認可的,老人們嘲笑道:“挨餓時吃夠了的東西,誰還吃呀?喂牛吃的東西,有人吃嗎?”第一年種出來的野菜賣不出去,就送給老百姓喂羊、喂兔子,讓鄰居隨便采。第二年接著種,有些鄰居看見了,好奇地問:“這也能吃啊?”“能吃!”王姐就開始教他們做,愛琢磨做菜的習慣也是從那時養成的。“我年輕的時候,根本不上手做飯,就是靠父母。”想要把東西推薦出去必須先了解食材,于是,王姐開始查資料,試著做菜。除了教老鄉做菜,她還會分享諸如蒲公英泡茶治咽炎的小偏方,也會告訴農戶,給牛吃地里的蒲公英可防治乳腺炎。他們試過之后發現真的是這樣,就開始偷王姐地里的野菜。

由于野菜的保鮮期較短,王姐建了個小冷庫。那時候就是沒經驗嘛,盲目地擴大規模,第三年已經種了十多畝的蒲公英了,大片大片長出來沒有辦法銷售,讓它自然死掉。第四年還在盲目擴大規模,種到了100畝了,沒辦法,扔了可惜就加工,花了大量人力物力做成速凍野菜。自建冷庫存不下了,就將做好后的野菜存放到別人的冷庫里。天不遂人愿,因為朋友的冷庫停電,所以十多萬斤的野菜全部壞掉。到第四、五年的時候,我的積蓄已經花光了,全部投入到了地里頭,等于把我的身家性命搭進去了。(講到這里,王姐長長地嘆了口氣)

那 一年,雖然特別艱難,但走過來之后,才發現還不是最艱難的。“成庫成庫的野菜壞掉了,十幾萬啊。我們去冷庫看野菜的時候,含著眼淚,我同老公說:走吧,咱們別看了!我們去清點自己的小冷庫,看看還剩什么,能做什么。我們冷庫里還有三四千斤的野菜。那一個年關是很難過的,全家人都沒有辦年貨,因為我們沒錢 了。我一個特別好的同學借了四萬元給我們,同學說:看看明年做些什么吧,做不下去就別做啦!”。

王姐和老公鵬飛

王姐和老公鵬飛

既然沒法生存,就選別的做吧!

三四千斤的野菜做什么好呢?就做野菜餃子吧。包餃子誰都會,但要把餃子包出去賣并讓大眾接受你的口味卻是不容易的,餃子的形狀、餡料都需要學習。“我們的餃子要用野菜,(吃起來)有些發苦發澀,雖然有保健價值,但是不好吃。我們就開始琢磨,把它調到一個比較合適的口味。”王姐為什么說“人會一步一步成長起來”呢?

當時王姐做餃子沒有辦生產許可證,認為只要用好的原材料,包好拿到市場上賣、用良心做就行。“做餃子的第一年,沒掌握速凍的溫度和技術,餃子凍出了細小的裂紋,損失了一批;花了許多錢買了一臺餃子機,又把工人的手給絞進去了;餃子拿到市場上賣吧,又被工商局給查封了。這時,我們才認識到原來做食品不僅要有食品安全意識,還要有安全生產知識,這些環節都要注意才行。你認為是安全的、良心做的,但沒有生產許可就不行。在辦理生產許可證的過程中,王姐學到了許多食品生產和安全知識,“在餃子的速凍過程中有專門的速凍環節,什么樣的材料,怎樣消毒、化驗,微生物是一個很不好控制的東西,速凍餃子的技術要求很高。那時候我們什么都不知道,年輕嘛,拿起什么都想干,靠著一份理想。在做的過程中,懂的知識多了,也就越來越慎重了。

餃子是小眾化的產品,商超冷鏈控制不好,餃子會損失一批;餃子生產商沒有名氣,也很難賣出去。而且我們的餃子純手工包制,選用的豬肉都是豬前膀肉、用優質的面粉,生產成本很高,價格也就高,沒法和市場上低成本的餃子競爭,既然沒法生存,就選別的做吧。我們做了七年,年年往里面貼錢,到現在已經沒錢了,必須想著怎樣讓生意運營起來不死掉。這個時候,真的是山窮水盡了,野菜的路還是走不通。

你看看,賠錢的腦袋!

“我有100畝的野菜地在那兒擱著有四五年了,土地已經養得很好了。”野菜基地的條件好,種植了那么多年就沒有使用過化肥農藥除草劑。“我家的野菜全是野草類,除草劑滅它們。為什么沒上化肥呢?我們的野草是多年生的,它自己就會長,只需要人工鋤雜草。我們承包前的土地是村里沒人種的破地,很貧瘠,要想種作物必須培肥地力。我們那里家家戶戶養牛養羊,羊糞牛糞有的是,所以年年往地里大量的上羊糞便,十年了,土地越養越肥,種什么長什么,長什么什么好吃。”

但在當時,做生態農業簡直是一個笑話。“做生態農業,我并不在行,只是按傳統的方式種植,到現在九年多了沒有用化肥農藥了,我不會把自己的地毀掉。堅持不用化肥農藥除草劑的話,我想咱們就得種一些好打理的農作物。土豆在我們當地是具有地理標志性的作物,當地氣候冷涼,晝夜溫差大,又是沙壤土,加上羊糞的滋養,種出的土豆沙面,有土豆特有的原香。然后,我就開始種植土豆,起了個名叫‘羊糞土豆’。”

王姐的土豆賣五塊錢一斤,本地的土豆才賣5毛錢一斤,老鄉諷刺道:“你這么貴的土豆誰要喲!你看這賠錢的腦袋!賠了這么多年的錢還做著。”王姐兩口子也不吭聲,“堅持做吧”。在九年多的生態農業種植過程中,當地人并不理解他們,以前做野菜做得挺好的,又轉向做生態農業了。“我們是第一家人工培育沙蔥的,到目前為止仍然是唯一一家種植沙蔥的,沙蔥是內蒙草原特有的野菜,味道很是鮮美,然而,內蒙種沙蔥的人不多,我的沙蔥都賣回內蒙古了。”王姐驕傲地說。

每年田里會自己長出一些苦菜、馬齒莧、野油菜等野菜來,讓工人鋤草前先撿出來比較費工時,也會影響鋤草的效率,“雜草晚鋤一天這莊稼地可能就廢了”。王姐每天早上5點起床來到地里,趕在工人上班前提早去地里把這些野菜挖出來,再讓工人用水焯、速凍加工;婆婆也會把挖出來的新鮮野菜賣到飯店里。“倒不是能有多少收入,但被當做野草扔掉的話也挺可惜的。當了幾年農民,對田地里每一株植物都是喜愛有加,前七年,我是琢磨野菜的,對各種野菜的功效相當了解,怎么種植、怎么馴化,像外面賣的都是大葉蒲公英,但我把大葉和小葉雜交培育出完全不一樣的種子,種出來的蒲公英既高產又好吃。”可野菜畢竟是小眾市場,需求量并不大。

王姐家的咖啡色黃豆

王姐家的咖啡色黃豆

九年時光,讓我看到了有機農業的曙光。

七年前,王姐的野菜包括野菜餃子都有一批穩定的客戶,吃過的人都懷念,雖然不多。餃子定價高,進入商超沒有競爭力,王姐意識到商超屬于大眾消費者,“他們消費不了我的產品”,于是將主要的精力投放到生態農產品上。在這個過程中,王姐一家逐漸成長了起來,有了一些理想,不愿隨波逐流。“社會的大環境開始認可了, 對生態農業和食品安全也開始重視了,因為政府重視了,中央也重視了,在十三五規劃里有這方面的內容,我覺得做這個還是比較有前途的。九年時光,讓我看到了有機農業的曙光。我終于找到了一個可以讓我長期做下去的事情。

起初,王姐很難融入生態農業圈,“我們申請了好幾次北京有機農夫市集,也進不去。”,幸而后來遇到了中國社科院邢東田老師。“他是張家口人,吃過我的產品, 帶人去看了我的農場后,介紹了一些朋友來,真是我的貴人!還有些朋友,取我地里的土樣或產品拿去化驗,確認安全之后,也逐漸認同了。只要知道我的人,對我 們農場還是很認可的。”

我覺得,與土地打交道的人,心胸會越來越開闊,會像土地一樣包容。我四十幾歲了,從懂事到現在也有三十多年了,我發現,在從事農業的這十年間,和農人打交道,不管是老農人還是新農人,特別好溝通。農人就是淳樸、簡單、情懷大。為什么他有這樣的性格?我認為是土地賦予的。他們沒有急功近利的想法,尤其是從事生態農業的,需要一些理想、信念和情懷來支撐。”

對第七屆全國CSA大會,王姐也是贊嘆有加,“好多農人溝通起來充滿合作精神,也不怕你搶了他的生意、學了他的技術。我從事這行覺得挺感人的,有些人學歷很高,分享收獲的、小毛驢的,這些孩子那么年輕學歷很高,能俯下身子做農業,真是了不起!而且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在進入這個行業,有了這些高學歷的新農人,農業真的很有希望了!

農業其實一點也不枯燥,業余時間喜歡在家里琢磨好吃的。

“我小時候特別喜歡畫畫,女兒大一了,也是學設計的。去年,我把農場的工作停掉,陪著女兒在北京四處考試,這段時間感覺特別悠閑。我比較喜歡國畫,如果不這么忙活了,農場穩定了,我也退休了,我一定會拿起畫筆,我覺得蠻好的。”但是,作為一個農民(農場主),太忙了,夏天的時候,地里有干不完的活。我有業余愛好,但沒有閑情逸致。我們還處在農場發展的初期階段。農場由鵬飛大哥全職操作,但由于缺人手,全家都在幫忙。白天上班的王姐,除了早晚抽空去地里干活,平常還負責編寫資料、寫宣傳稿,在微信里做推廣和銷售??

一整個夏天,王姐都會去地里與工人們一起干活。“我每天早晨五點起床,五點半肯定到地里了,一直干到8點,吃點早飯,8點半去上班。老公就一直忙活地里的事,一般工人是7點多上班。工人沒來的時候,我們已經到地里,要把一天的工作安排好。真的很忙很忙!工人干活是你讓他干什么就干什么,但我們自己去農場的時候,會觀察今年的作物長出來了和往年有什么不同??開花了,毛豆角出來了,我先嘗一嘗是什么味道??作物靠老天,雨水多一點,東西的口感就會不一樣 ??我平時的工作做得很細致,當客戶提出問題時,我已經提前體驗了,就會知道如何解釋,他們都很信任我。

王姐最大的愛好是琢磨怎么把自己種出來的食材做成好吃的東西、表現它們的味道。“比如土豆,我就琢磨用它怎么做早餐、做面點,蒸著好吃還是烤著好吃,我會嘗試幾種方案。當我推廣這個產品的時候,告訴客戶該怎么做,他就會覺得好吃、方便。 再比如,我會告訴他們豆漿和藜麥打在一起是什么樣的口感,這樣,產品對客戶就更有吸引力,被賦予了一種人性化的東西。”

王姐在朋友圈分享食材的各種做法、吃法,客戶不相信,她就發圖片和視頻給他們看。“你種出食材來卻不了解,沒法向客戶推薦你的產品,不能發揮產品最大的效果,這樣其實是不成功的。生產出什么東西,自己先了解產品的特性。才能讓客戶接受你的好產品,我在這方面做得比較細致。”

“我喜歡看書,但沒有時間,平常幾乎不看電視、不玩游戲,就是琢磨做些吃的,或與朋友交流種植經驗。我覺得挺開心的,用自己的食材做出好吃的來分享給客戶,他們回一條好評,心里真的就很快樂!”

農業里,樂趣無限,只要你善于尋找,發現它,種出來,再做成美食,這個過程其實很享受。

野菜夫人微信號:AIBUCHONGLAI_love

文章來源:有機會

作者:張土豆

草西
草西,有機會主編;長期關注有機生活實踐者的故事,報道小而美的人事物;熱衷志愿服務和生命體驗。
關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rejetk.com)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