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政策觀察 > 返鄉潮 是一場新社會運動

返鄉潮 是一場新社會運動

對話中國社科院社會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楊團

作者:趙濤

yunnan-317461_640

青年返鄉,是生活方式在轉變之中的表現

《中國青年》:近日,湖南省臨澧縣副縣長、 34歲的劉濤辭去官職回到故鄉,開始種植紅心獼猴桃,你怎樣看待這條新聞?

楊團:此類事情在增多,這是一個好現象。更多的年輕人開始按照自己的意愿來安排生活。以往,大家都想去當公務員,并不見得是內心的追求,而是遵循社會普遍的認知——公務員工作穩定,社會地位高,這個職業令人羨慕。

現在,這種慣習——以外界評價為職業選擇第一要義,已經不那么牢固了。一些年輕人開始向內心尋找,這一生到底怎么過,才是我自己、我個人真正期望的。個性張揚,追求自我實現,是新一代年輕人的一個重要標識,青年尤其是有知識的青年愿意返鄉的比例在增加,正說明了這一點。

我是和共和國同時誕生的,我們這一代人大都習慣于按照黨和國家的指令,以及社會、外界所認可的方式,循規蹈矩地工作和生活,滿足于不出格、隨大流,不懂得選擇,也不會選擇,更不用說自我創造了。

改革開放最重要的成果,就是人的解放,把幾乎一模一樣的“木頭”似的幾億人,還原為具有不同個性、不同追求、不同思維的鮮活的人。尤其在移動互聯時代,人的創造如洶涌澎湃的火山噴發,而且越是年輕人,越能不受束縛、隨心所欲地創造,工作和生活融為一體了,選擇和創造就是生活。

大家都該記得,20多年前發起的“希望工程”,倡導全社會支持鄉村青少年走出大山,到外面求學。那時的鄉村,生產生活水平都很低下,孩子上不起學。幫助他們走出大山,等于幫助他們走出貧困,追求幸福。這么多年過去,現在的農村,生活水平比以前是提高了很多倍,但是,鄉村里的青壯年大部分走空了,只剩下留守老人、婦女和很小的孩子。淳樸的鄉情丟失了,鄉情所承載的社會信任不見了,大片的土地荒蕪了,河流干涸了,有滋有味、豐富多樣的農產品被化肥農藥改造成一個味道,甚至含有毒素了。

原來的家鄉變得完全認不出了。這讓那些當年走出大山,進了城、出了國、得到一份穩定職業和不菲收入的年輕人,還有支持他們,對什么是好的發展懷有憧憬的同代人心里都很不好受。知識是用來做什么呢?首先是增進思考和分辨的能力,這是行動的推動力。當年輕的一代懂得了什么是值得保留與珍惜的價值,就會產生返鄉或支持返鄉愿望和行動。

除了鄉村問題,這些年城市病的顯現也從反面推動了返鄉。一些白領階層里的人厭倦了城市里的生活,感悟到鄉村的美好,希望自己的一生哪怕留住短暫的美好,更希望自己的孩子更單純,吃進肚子里的食品更安全,鄉村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更能展現。

于是,他們行動起來,而且主動聯合各界人士,以愛故鄉為主題,推動更多的人返鄉創業和支持創新改變未來。中歐校友愛心聯盟以“i20-讓故鄉年輕”公益晚會的形式,鄧飛以“e農計劃”的形式都在做倡導活動。這部分人的能量大于他們的人數,而參與這類行動的人數目前在逐漸增加中。

可以說,無論是出于自身的考慮返鄉,還是對故土的眷戀返鄉,都是生活方式在轉變之中的表現。

返鄉潮將會在未來五到十年形成一個高峰

《中國青年》:在你看來,這種生活方式轉變的人會不會越來越多,會不會成為一種趨勢或者潮流?

楊團:2013年末,北京農禾之家咨詢服務中心主辦過首次全國性的“返鄉青年匯”活動。當時我下過一個判斷,中國的返鄉將會在未來的五到十年形成一個高潮。

我做這個判斷的根據,一是中國農村的問題基本到谷底了,青壯年常年出走,留守老人、留守兒童看家成為普遍現象,農村人口結構與其社會結構的演變造成農村的整體衰落,出現生產關系阻礙生產力發展,阻礙農村現代化的重大問題。

二是農村的發展與整個中國的經濟社會發展越來越相互脫節,黨中央、國務院連年向農村投入上萬億資金,但除了大力增強基礎設施建設外,并未在整體發展上見到根本性改變。應該說,這種局面不能再維系下去了。這在中國千年歷史上可以說是從未出現過的現象。

任何事物的發展都有個規律,就是見底翻盤,翻盤向上。中國的“三農”改革一定要尋找一條適合中國社會經濟發展的路子。在這個不斷探索的過程中,鄉村人口結構的改變是其中重要一環,所以,返鄉青年的行動不僅利于鄉村、利于自身也利于國家。那么,它為什么不會在未來形成大趨勢或者大潮流呢?國家為什么不會予以政策支持呢?

《中國青年》:在你看來,哪些人群會構成返鄉潮的主體?

楊團:第一類是農民工。從底層的建筑工人到中小企業家都包括在內。他們在農村是有根的,對土地有感情。

30年前從農村走出來的這些人,在城市不僅積累了資金,更開闊了視野,有了自己的選擇和主張。他們返鄉后,成為農村骨干的概率最大。走出大山,回到大山,這件事可以證明,中國不但經濟發展了,社會發展了,人的精神也在成長。

第二類是以年輕人為主體,他們覺得農業是可以展示自己才干和創意推動的行業,他們的鄉建通常比較創新。從鄉村走出來的這類人更多一些,當然也有城市出身的。

第三類是功成身退的中年人,他們在市場經濟前三十年拼搏中積累了財產,他們返鄉更想做一個閑在的閑云野鶴,以愉悅身心為目的做有機農業,首先為自己、為家人,同時當然也給農村帶來了新鮮血液。他們之中有些人已經融入了當地鄉村的社會生活。

第四種力量是組織化的NGO或社會企業,比如小毛驢農場、社區支持農業、農禾之家咨詢服務中心、鳳凰公社、梁漱溟鄉建中心、滋根,還有樂施會、宣明會等境外的涉農NGO,都從不同維度關注農村問題和鄉村建設。

《中國青年》:現在距你作出的判斷已經過去了一年半時間,目前有無變化?

楊團:我把很多社會觀察結合在一起,能看出返鄉行動是漲勢,不過,我以為漲的速度目前不是太快,算作前期吧,而五到十年這個趨勢將會蔚為大觀。

從社會政策上看,目前和今后一段時期重點鼓勵的返鄉主體應該是農民工,還不是大中專畢業生。政策的把握是很重要的。當然,大中專畢業生還有白領返鄉,其社會影響力往往更大。

無論是彌合城鄉裂痕,還是振興農村,都需要青年返鄉

《中國青年》:返鄉大學生在返鄉浪潮中處于什么位置?需要注意些什么?

楊團:大學生返鄉創業,目標比較明顯,輿論比較關注,但人數不多。這些人要想真正在農村扎根,可能需要成群結隊,要進入當地的農民組織,才有希望堅持下去。返鄉大學生一定要認識自己的長處和短處,在我看來,真正扎根在農村而且能做出成效的,不太多。除非真正和農民打成一片,讓農民信任你,成為他們的領頭人。

這涉及一個前提條件,即農民合作組織的發展狀況。目前,中國的各類農民合作組織130多萬,超過一多半規模都很小,而且缺乏真正的合作意識和合作制度,能夠讓大學生愿意進入并為其做貢獻、還能養得起自己和家庭的合作社更少,這也是一些大學生心里想著返鄉卻遲遲不敢行動的重要原因。而創業本身是創新活動,大學生在農村創業并不容易,要找準方位,建設團隊,當作長期事業而不是短期項目來做。

《中國青年》:這個問題如果解決好的話,會引領接下來的返鄉潮嗎?

楊團:這個問題不是那么好解決的事,涉及“三農”的深度改革。我們有本書《綜合農協——中國三農改革突破口(2015卷)》剛出版,2015卷已經是第二卷了。我們覺得,如果把綜合農協的事情做好,返鄉青年就會大批的進入。

綜合農協這一體系在20世紀初誕生于日本,這一組織兼具合作金融、農產品供銷、加工、農機推廣、社會服務等綜合性職能,全稱叫做農業協同組合,簡稱農協,在鄉鎮的基層農協被稱為綜合農協。它既可以給農民帶去經濟利益、改善農村的公共服務,又能夠有效地維持農村社會秩序的穩定。它的資金來源于自己創造的經濟價值,當然,政府也給予制度化的資助。

中央4月份發了個11號文件,網上全文刊載了,是關于深化供銷合作社的綜合改革。我們有一個期望,供銷社這樣一個直接涉農、多元多功能、大體量、層級完整的組織體系,如果能夠做好綜合改革,能夠將基層合作社改造成為鄉鎮一級的綜合農協,就可以創造大量的青年就業崗位。日本、韓國和臺灣的鄉鎮農協拿工資的員工少則幾十人,多則幾百人。中國有多少鄉鎮?大約5萬多個吧,那可能就是500萬~1000萬個就業崗位。

如果國家制訂出一個完整的計劃,加上對農民工和青年返鄉有更多的關注和政策引導,相信就會引發返鄉大潮。

《中國青年》:最近,返鄉創業熱度不減,是不是跟互聯網+,跟萬眾創業、大眾創新有關系?

楊團:當然有關系,這是國家的號召。但是我卻覺得,大量年輕人做電商,未必是正確的選擇。電商實際上是組織和技術方式上的變革,大大降低了成本,邊際成本為零。鄉村電商的空白已經被工商資本看到,早就紛紛占地盤了,返鄉青年可能會成為其體系中的一員,等于做下線,而真正自己創業、獨立去做還是很難,當然不等于不能做,我就知道有做得很好的幾個案例。

如果做電商,要找到自己的獨立優勢,最好的方式,可能是跟農民合作社結合起來,要搭建“線上線下共同合作的平臺”。

《中國青年》:電商未必是正確的選擇,在你看來,正確的選擇可能還包括哪些?

楊團:我覺得主要方向還是農業,因為農業以土地為本。這個農業包括生態農業、休閑農業、觀光農業、社區營造等等。

再有一個就是農村的文化。非遺、古村落,民俗等等,做這些的困難在于需要較大的資金支持和投入,不比農業,農業只要投入就會有產出。而文化的產出是精神的愉悅。這部分工作非常重要,農村不只是農作物的產出地,還是文化和精神的產出地。對此,社會的認識、政府的認識都還很不夠,我想,未來一定會考慮鄉村耕讀文化的恢復問題,鄉村文化的重要性會得到提升的。

《中國青年》:對于今天方興未艾的返鄉創業潮,怎樣在宏觀的背景下看待其意義?

楊團:首先,我國城鄉二元結構再不改變,就會傷及國本,傷及民本。最明顯的例子就是貴州畢節四兄妹自殺,無論什么原因,孩子自殺是事實。大孩子如果不是絕望的話,怎會帶著那么小的妹妹自殺?城鄉二元結構已經到了斷裂的地步,再不對這樣的農村進行徹底的改造,是活不下去的,不只是經濟水平,社會生活的匱乏也會使人活不下去。我們不僅要推動青年返鄉,甚至要推動全體國人關注農村,關注留守老人和留守兒童,彌合城鄉差距,彌合城鄉的信任和情感,這是每一個中國人應該盡的責任。

第二點,三農的現代化,需要一群有知識、有能力、有抱負的青年人去推動。現在農村留下大量留守老人和兒童,難以承擔推動三農現代化的任務,這就需要一批長期志愿軍。需要青年以長期奮斗、扎根農村的精神返鄉。也就是說,無論是彌合城鄉裂痕,還是振興農村,都需要青年返鄉。

第三,對于創業青年來說,農村有比城市更加廣闊的天地。當今農業,已經不再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傳統概念了。農業實際上是綜合的六次產業,通過農業生產向二、三產業延伸,促進一、二、三產業的相互融合,形成生產、加工、銷售、服務一體化的完整產業鏈。我們對農業的概念和看法都應該轉變了。眼下,在生態農業方面,有太多不為人所知的領域等待人們去開發,而城市里面,已經沒有多少空白地帶可以作業了,未來,不僅是中國青年要返鄉,到農村去,其他國家的青年也會走向農村,去尋求更廣闊的事業發展空間。這是對自己對鄉村對國家有利的事情,返鄉對農村是機會,對青年人更是機遇。

第四個,從國家政府的角度,要實現國家治理和社會治理的現代化,最大的短板、最大的弱項在農村,這需要通過青年返鄉創業等方式補上。

文章來源:《中國青年》雜志2015年14期

原文鏈接:點擊這里查看原文(轉載自農禾之家微信)

圖片來源:Pixabay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rejetk.com)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本網轉載文章旨在傳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無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權和/或其它相關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在核實后將在第一時間予以刪除。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