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俗傳統 > 蓑衣:片片棕櫚葉 織出農耕情

蓑衣:片片棕櫚葉 織出農耕情

南安商報記者 黃睿超 朱晨輝 文/圖

(原文發表于2015年1月)

“春雨時節,批蓑而作,不誤農時;抑或是放牛的牧童,青山青草里,一笛一蓑衣。”這樣的場景已離我們的生活越來越遠,在田間,在山里,鮮見蓑衣人的蹤影。隨著雨衣等現代雨具的出現,蓑衣這一古老的農耕必備雨具已漸漸淡出人們的視線。

不過,在福建南安詩山鎮鵬峰村內,65歲的陳奕培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蓑衣制作迷,幾十年來,陳老始終以最為傳統的蓑衣制作手藝編織著自己的一片天地。

陳奕培正在拍打蓑衣。

陳奕培正在拍打蓑衣。

s2

陳奕培正在縫制蓑衣。

陳奕培正在縫制蓑衣。

傳承300年的陳氏蓑衣

順著村民的指引,記者來到了鵬峰村內的一座古厝,古厝門口掛著一件小型的蓑衣,想必這便是陳老的家了。古厝的大廳內散落著制作蓑衣用的棕櫚片,墻上掛著大小不一的蓑衣,也有用棕櫚做成的掃把、床墊、袋子……只見陳老蹲在地上,正縫制著他未完成的作品。見記者來訪,陳老起身招呼,顯得有些羞澀。陳老告訴記者,他正在趕制別人預訂的蓑衣,待記者說明來意后,陳老蹲回原地,繼續忙碌起來,為記者演示蓑衣的制作過程,并講述著他和蓑衣道不完的情結。

據陳老介紹,陳氏蓑衣始于明末清初時期,距今已有300多年的歷史,到陳奕培這一代已經是第六代了。“我11歲就跟父親開始學習蓑衣的制作方法,這50多年來我已經編制了幾千件蓑衣。”陳老指著墻上一件被雨水沖刷得有些發白的蓑衣說,這是20多年前編制的。歲月沖刷著蓑衣,卻在陳老的手上留下道道印記。由于常年拿著鐵針縫制著蓑衣,陳老的手顯得格外粗糙,還有幾道拿針時留下的裂痕。

在閩南地區,蓑衣是用棕片制作而成的,所以也稱為棕蓑。詩山種植棕櫚的并不多,陳老每年都要花上一兩個星期的時間,到英都、翔云、德化等棕櫚樹較多的山區去剝棕葉片。一棵棕櫚樹高達五六米,一棵樹一年只會長十幾片葉子。“年輕時一天要爬十幾棵樹,有時為了節省爬樹的時間,我還會從一棵樹上直接跳到另一棵樹去剝棕櫚葉片。”陳老回憶,一趟下來可以剝出七八十斤棕櫚葉。

蓑衣的制作工藝復雜,編一件蓑衣需要10多道工序,通常要花上兩三天的時間。剛學制作蓑衣時,陳老每天都要蹲在蓑衣上縫蓑衣,兩手各握一“扒”針和一“挑”針,左右開工。每天一蹲就是十幾個小時,這對于一個年僅十幾歲的小孩來說,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天下來,腿都是紅腫的。”陳老說,作為家中長子,自然要扛起生活的重任,就算腳疼,也就用燒酒擦擦腳,咬咬牙繼續堅持。

“蹲”成了陳奕培每天做得最多的動作。幾十年來,陳奕培每天蹲的時間比睡覺的時間還長。“蹲習慣了也就不覺得累了,如果有兩三天不干活,再蹲下的時候還需要一個十分痛苦的過渡期。”陳老感嘆,這或許也是數十年如一日堅持這項手藝的原因吧。在采訪過程中,陳老一直蹲著干活,記者也就跟著蹲著采訪,半個小時后,記者就吃不消起身了,而陳老依舊蹲著忙碌著。

50載走街串巷制蓑衣

春播時節,陰雨綿綿不斷。插秧碰上下雨,那是常有的事,蓑衣也成了農民的必需品,家家戶戶都會有那么幾件蓑衣。陳老制作的蓑衣精細均勻,是遠近聞名的巧匠了。陳老說,他做的蓑衣用上三四十年都不成問題。蓑衣是耐用品,為了賣出更多的蓑衣,成家后的陳奕培便開始了走家串戶幫人做蓑衣的日子。“農民穿著蓑衣在田間勞作,蓑衣的好壞,農民比我們還清楚,所以要到農民家里現場做,他們才更放心。”陳奕培解釋道。

收拾好幾天要用的行囊,背上蓑衣用的工具,陳奕培開始了他的蓑衣制作旅程。沒有交通工具,只能用走路,最遠的,他會走上3天時間,到三明清流一帶幫農民制作蓑衣。“那邊做蓑衣的比較少,工錢也會多一點。”陳老說,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蓑衣匠最風光,日子也最好過,那時一件蓑衣可以換100斤大米,而到了上世紀80年代,一件蓑衣也還能賣上五六元。

盡管游走做蓑衣比較累,但陳奕培樂于這樣的賺錢模式,因為到農戶家里做蓑衣,農民需要管吃管住,而通常,陳奕培會帶上家里的小孩一起外出干活。

后來,隨著機械化、科學化種田效率的提高,農作不再是農民唯一的生路,雨天也少有趕工了,加上雨衣價廉輕便,穿越千年的蓑衣便逐漸遠去。不過據陳老介紹,德化、安溪一帶因為山區春播還很冷,用雨衣只防雨但不保暖,而蓑衣還能起到保暖的作用,所以有些老農仍習慣穿著蓑衣在田間干活。“50年來的游走生活讓我有了一定的客戶源,再加上這幾年對傳統手工藝的保護和宣傳,雖然宅在家中依然可以接到不少單子。”陳老頗感欣慰。

“現在有些茶葉店也會買蓑衣做裝飾和銷售,還有一些臺灣客戶會訂制蓑帽,這幾年編織的一種8寸長的微型蓑衣就銷路不錯。”陳老說,如今一個月訂單也有一兩千元。“像這樣小的蓑衣一件可賣100元,雖然小,但也要花上一天的工夫。”陳老說,而大的一件則需要200多元。此外,還有一些訂制的產品,因為衣服上還會縫上花邊一類的裝飾,這類產品一般是農戶用的,價格也比較貴,需要300多元。

從“護身服”變成“老古董”

鵬峰村曾是遠近聞名的蓑衣編織之村。陳老告訴記者,當時村里每個生產隊至少有十幾個人在做蓑衣,而現在只有兩三人還有操這門手藝。閑聊間,有鄰居過來串門,陳老起身招呼,順帶停下手中的活兒,卷根老式的手卷煙和鄰居抽起煙來。據陳老介紹,這位鄰居以前也是做蓑衣的,后來老了體力大不如前也就放下了這門手藝。

幾年前,陳奕培的弟弟也是靠這門手藝養家糊口的,只是后來和大多數詩山蓑衣匠一樣,陳老的弟弟也外出做生意了。還有些詩山蓑衣匠人轉做掃把一類的棕櫚制品了。或許是對這門手藝的不舍,陳老說,他早已習慣了每天把弄這些棕片,縫上一會蓑衣的日子,不想另謀出路。隨后,陳老從雜貨間取出一把手工做的掃把,細看起來要比市場上賣的精致許多,除了掃把,陳老還向記者展示了他制作的陳氏棕掃、棕墊、棕袋等物品。“掃把一把可以賣十幾元,做起來也方便。”陳老說,相比蓑衣,掃把等物品會更好賣,不過這類物品他也只接收訂做,別人有需要,陳老才做一點。更多的時候,他還是堅持他的蓑衣制作。

盡管銷量還是有的,但談及這門祖傳的手藝后繼無人時,陳老不免有些傷感。“這門手藝不僅需要細心,更需要耐心,現在的年輕人,都不愛做這樣的活了。”陳老說,以前蓑衣可是農民的“護身符”,如今卻漸漸變成“老古董”了,許多蓑衣匠人都不再做起這項手藝了。

夕陽下的古厝里,陳老依然靜靜地在縫制著蓑衣棕線。“搓繩一直是我每天晚飯后的工作,有時忙的時候要搓到10點多,這樣才能保證第二天的蓑衣制作。”陳老說,如今祖厝里只有他和孫子二人。除了蓑衣的制作,他還要照顧孫子的起居。盡管從小對蓑衣耳濡目染,但孫子似乎對這項手藝不感興趣。“有時讓孫子幫忙搓繩子,他都是很不樂意。”陳老無奈地說,這項手藝能做多久就做多久吧。

如果說織毛衣是一項技術活,那么蓑衣便是一項藝術,只是在不久的將來可能將真演變成書里的詩句。夜幕降臨,記者結束了一天的采訪,陳老孤單的身影和門口掛著的蓑衣也漸漸消失在記者的視線里……

文章來源:南安商報

原文鏈接:http://fjrb.fjsen.com/nasb/html/2015-01/29/content_806185.htm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rejetk.com)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本網轉載文章旨在傳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無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權和/或其它相關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在核實后將在第一時間予以刪除。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