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塔下的農場Style

撰文/龍心如、榮佳茵

三月光景,倫敦城的寒意卻還未消散。剛從Monmouth咖啡店買好暖手Flat White咖啡的薩拉(Sarah)正在喧嘩的博羅市場(Borough Market)閑逛,這里現今游人如織不比過去清閑,但食材依然一如既往的地道。每周三次,薩拉會特意從城北的家里搭地鐵來泰晤士河邊的博羅市場采購有機食材,不論是湖區運來的鮮肉類,還是倫敦名廚也青睞的奶酪。薩拉的女兒在北面的Hackney農場做義工,照料動物,不時還給社區的居民講解農場運營的軼事。雖說是農場,但地理上和繁華的街道只有一墻之隔。薩拉閑來無事時也會去農場和女兒一起消磨下午時光。藍天綠草,身邊還有動物相伴。夜晚回家,家中還或許會有丈夫從周末花市上買來的鮮花。

在看似繁忙的倫敦城中,薩拉的生活方式像一些倫敦人的生活縮影。各式各樣的農場、市集給倫敦人帶來了享受“江湖之遠”和田園逍遙的機會。20世紀末,農夫市場(Farmer’s Market)亦逐漸在城市興起,農場主們直接把新鮮食材帶到倫敦各個廣場和花園,超市的貨架不再是唯一選擇。

Hackney農場,城市中的小清新

城市農場

帶著兩歲半的女兒去Hackney農場的這天是三月里少有的一個晴朗的上午,這也是女兒搬到倫敦后第一次的農場之行。

倫敦的城市農場受美國社區花園運動的啟發,在1960年代開始出現了一些社區花園,人們在這里種植花卉、蔬菜、水果和其他植物。到了1970年代,第一家城市農場Kentish Town City Farm在倫敦建立,既種植植物也飼養家畜,同時引進了荷蘭兒童農場的成功經驗。之后,各地紛紛出現不同規模的城市農場,到了現在全英國有大概120家城市農場和學校農場,超過1000個社區花園,可以說在英倫島國的各個城市中添加了適宜人居的必要元素。

告別小動物之后,我們繼續尋找神秘的菜園。倫敦春寒依然料峭,多數的植物還沒發芽,但有很多說明牌,“這是草莓,現在還在土里沒有發芽;這個長著長長葉子的是大蒜……”這里沒有溫室大棚,成塊的土地上種著果樹和可以讓枝藤攀爬的架子。簡單純樸的小菜園簡直讓人忘記,墻外就是附近的居民樓和馬路上來回行駛的汽車和雙層紅色巴士。

在農場工作的夏洛特和我有了一番閑聊,今年22歲的她從初中開始就來這里做義工,發現自己很喜歡動物,就在大專期間選修了動物飼養和農場管理。“很幸運,我得到了一份農場的兼職工作。”和倫敦其他一些農場一樣,這里主要靠福利彩票基金(Big Lottery Fund)支持大部分的運營支出。除了農場經理和各個項目經理,其他大部分人都是志愿者或叫義工,他們負責打掃、清洗照顧動物和幫助組織一些活動。

除了孩子的活動,這里也給成人組織瑜伽課、陶藝課,還給智障兒童準備了活動場所。早就聽說倫敦人的公民意識非常強,從小小農場便可以看出他們的社區精神。在她看來,去年的倫敦奧運會就是發揚這種社區精神的時候——許多倫敦人都自發走上街頭,幫助來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同時也享受和社區朋友一起工作的樂趣。這些討論讓我想起去年英國女王的新年致詞,她曾提到社區在大家生活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與Hackney農場的小巧精致不同,Mudchute公園和農場(Mudchute Park & Farm)是倫敦乃至歐洲最大的城市農場,占地34英畝。你可能很難想象在倫敦的市中心能有這樣一個寧靜安詳的農場,高聳的金絲雀碼頭就在視野內,卻令人感覺自己好像身處另一個世界。現代化的倫敦離自己那么遠又那么近。

Borough Market,周末的新鮮生活

農夫市集

博羅市場是倫敦最古老的食品市場,歷史可追溯到1014年甚至更早。在13世紀和18世紀經歷了兩次小小的搬遷和波折,但這里一直是各類新鮮食物和食材的集散地,至今也還是周圍社區居民的主要采購場所。除了博羅市場,倫敦還有著名的魚市Billingsgate Market、肉市Smithfield Market、花市Columbia Road Flower Market,這些市場不僅滿足著倫敦人對“新鮮”的孜孜以求,也是厭倦了“經典游”的人們的新寵。

雖是大雪天,所幸市場在蔭棚的庇護下顯得溫暖不少。趕上周六,也就是所謂的“墟期”(周四、五、六),市場里多了不少現做現賣的美食攤點。離地鐵站最近的市場入口處便是聲名遠揚的“Cafe Brood”,他們的Paella(某種西班牙式肉燥飯)制作過程如同一場表演。市場里沒有“廚房”,一切烹飪都在顧客的面前進行。Cafe Brood最出名的是它家的大號鐵鍋,和滿滿一鍋的大蝦咖喱拌飯。“來往的人很多,感興趣的顧客都可以試吃一小勺,基本上試吃過后他們都去排隊了。”正忙得熱火朝天的西班牙廚師邊得意地告訴我,邊抄起一份肉燥飯遞給下一位顧客。小小的攤點面前早已排起長隊,而大鍋里蒸騰起的熱氣和香味隨著鍋鏟的起落散開,更讓排隊的顧客們滿心期待。

肉燥飯只是博羅市場里眾多小吃攤位中的一個,在這里你幾乎可以嘗到來自全歐洲各地,甚至中東的美食。饗宴不一定要是玉食華府,在博羅市場隨處可見拿著餐盒站在小攤前吃得滋滋有味的人們。

除開美食,博羅市場也負載著“市場”的基本功能——賣菜。蔬菜、水果、肉類、奶酪、調味品、面包……今年剛被CNN評為全球十大“新鮮市場”之一的博羅市場在“新鮮度”上不負盛名,事實上自十八世紀以來它就已經成為了倫敦最重要的新鮮食材市場,在譽滿倫敦的名廚Jamie Oliver成為它的忠實擁躉后,這里近年來更成為食客和廚師的流連之處。

除了果蔬,來逛市集的人們自然也希望在晚餐里添上點新鮮肉類。從Turnip一類的果蔬攤點輾轉到魚肉攤點幾乎是自然而然。與蔬果們青綠欲滴或紅潤滿盈的“新鮮”不同的是,魚肉的新鮮似乎帶著點“血腥味兒”。魚是倫敦人生活里不可或缺的部分,聞名海外的“國菜”Fish & Chips似乎能說明一二。除了鮮魚,牡蠣也是倫敦人的摯愛之一,乃至倫敦的公交卡也稱作“牡蠣卡”。莎士比亞的名句“世界是你的牡蠣”至今仍是倫敦人的口頭語。在博羅市場的牡蠣攤Richard Haward販售來自東南沿海Essex海岸的鮮牡蠣。Haward家族自1792年以來一直在經營著培植牡蠣的生意,由于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每年夏天大量海潮涌入Haward培植牡蠣的Salcott灣,幾乎可以保證一年的豐收。

像來往的本地人或者游客一樣,博羅市場的“主人們”也是個流動的群體。既有待了數十年的小販,也有來了不久便離開的商人。朱萊卡在這里賣了十二年的果醬,在她眼里,市場經歷了不少的“變”與“不變”。對朱萊卡來說,變的是“游客越來越多”。“這點對我們商販來說是好也是壞,好的是我們的名聲漸漸擴散開來,乃至歐洲大陸也有人慕名而來。壞的是——像我們賣果醬的,自然會給不少的‘試吃’,但是很多游客來這里不可能買走一大罐果醬,現在我每天給掉的‘試吃品’比以前多多了。”而“不變”則是市場里的社區感。“博羅市場說大也大,這里有一百多個攤位。但是說小也小,十年前我們是這里唯一一家賣果醬的,到現在我們也不過增添了一兩個‘競爭對手’而已。我們都來自農村,彼此之間特別容易交流。不知不覺間,我在這工作了十多年了,認識不少集市上的好朋友也將近十年了。”

這十年也見證了離市場三步路外,歐洲第二高建筑Shard的拔地而起。隨著市政建設的不斷發展,古老的倫敦橋一帶也踏入了一陣新的繁榮期,而倫敦的建設規劃里,市場的地位卻根深蒂固。大大小小的市場們散布在倫敦城的各個角落,幾乎每個社區的人都能在離家不遠處找到個市場:無論是因《諾丁山》名聞天下的Portobello古董、鮮花市場,還是帶著北非地中海風情的Brixton Market,抑或美食與藝術雜糅的Spitalfields Market。疲倦于繁華城市里奔波的人們可以挑一個周末,徜徉市場間,偷得浮生半日閑。

不知不覺間走到市場盡頭,“Tea2you llp”茶攤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茶攤的主人Ratan邊給我倒上一杯“試吃”茶,邊展示給我攤位上的一張小照片。照片里,查爾斯王子正在他的攤位上喝茶,而背景里的博羅市場繁榮一如我今日所見。博羅市場是個屬于每個身在倫敦的人的所在,不論是在名廚Jamie Oliver、查爾斯王子、來自歐洲的普通游客,抑或在像我這樣的異鄉人面前,它都展現出同等親切自然的一面。它是電影《單身日記》、《哈利波特與阿茲卡班的囚徒》的取景地,也是BBC,Chanel4各種電視紀錄片或者電視節目的主題,但更重要的是,它是一個普通倫敦人消磨周末時光、買到心儀食材的“家門口的市場”。在都市里留存著這種“家門口的市場”,市場里發生著各種各樣、天南地北的閑聊,集散著來自本地農場、湖區的食材,滿溢著果蔬的鮮香和飯菜的溫暖,看似快節奏的倫敦在這里也會不自覺地慢下來,嘗嘗它們的味道。

屋頂上的養蜂人

養蜂

在農場工作的夏洛特和我有了一番閑聊,今年22歲的她從初中開始就來這里做義工,發現自己很喜歡動物,就在大專期間選修了動物飼養和農場管理。“很幸運,我得到了一份農場的兼職工作。”和倫敦其他一些農場一樣,這里主要靠福利彩票基金(Big Lottery Fund)支持大部分的運營支出。除了農場經理和各個項目經理,其他大部分人都是志愿者或叫義工,他們負責打掃、清洗照顧動物和幫助組織一些活動。

除了孩子的活動,這里也給成人組織瑜伽課、陶藝課,還給智障兒童準備了活動場所。早就聽說倫敦人的公民意識非常強,從小小農場便可以看出他們的社區精神。在她看來,去年的倫敦奧運會就是發揚這種社區精神的時候——許多倫敦人都自發走上街頭,幫助來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同時也享受和社區朋友一起工作的樂趣。這些討論讓我想起去年英國女王的新年致詞,她曾提到社區在大家生活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與Hackney農場的小巧精致不同,Mudchute公園和農場(Mudchute Park & Farm)是倫敦乃至歐洲最大的城市農場,占地34英畝。你可能很難想象在倫敦的市中心能有這樣一個寧靜安詳的農場,高聳的金絲雀碼頭就在視野內,卻令人感覺自己好像身處另一個世界。現代化的倫敦離自己那么遠又那么近。

比起城市農場和新鮮熱鬧的市集,倫敦的養蜂人似乎是個“隱形”群體。十年以前,Steve Benhow產生了一個離奇的想法——他想養蜜蜂。這件聽起來不難的事卻給Steve帶來了不少的困擾——住在倫敦市中心一棟公寓六層的他找不到可以養蜂的場所,唯一的選擇是通過消防通道在公寓的頂層搭蜂巢。這個在當時看來有些大膽和無厘頭的想法卻被Steve堅持了十年。他的第一個蜂巢產出了質量上乘的蜂蜜,也極大地鼓舞了他對“屋頂養蜂”計劃的信心。2012年出版的新書《城市養蜂人》(The Urban Beekeeper)讓他成為這個城市的最受關注的養蜂明星。

另一位倫敦養蜂明星Brian Mc Callum將他的養蜂巢建在Sir John Cass小學的屋頂上。在養蜂以前,他是大學里的地理學教授,喜歡開著游艇在大西洋上游蕩。自2006年他成立了Urban Bees的公司,就把主要精力放在擴大倫敦蜂巢上,還為其他的養蜂愛好者和公司提供課程。

冬天是劇場導演和制作人,到了夏天就成為養蜂人的Luke Dixon,對BBC說“海德公園的路邊就有蜂巢——如果女王喜歡,在白金漢宮也可以養蜜蜂”。在他2012年出版的《倫敦的養蜂人》(The beekeeper of London)為我們描述了一個處處隱藏著蜂箱、蜜蜂飛舞的倫敦。本來養蜂這個行業的歷史幾乎可以和倫敦的城市史相提并論。后來的一場病蟲害幾乎毀了倫敦的養蜂業。隨著媒體的關注,倫敦市政府意識到蜜蜂對農產品生產和生態環境健康的重要性,啟動了一系列關于蜜蜂的行動。市長鮑里斯·約翰遜甚至提出了“Bee Friendly”(蜜蜂友好)的口號。

專門拍攝蜜蜂題材有8年之久的法國攝影師Eric Tourneret對倫敦的養蜂人印象深刻,“養蜂,在倫敦不僅是市民自己的愛好,也是政府大力支持的結果,這是他們要把倫敦建設成‘綠色城市’的項目之一。”在他拍攝的倫敦養蜂人里,有音樂老師,也有銀行家,從事的行業可能和養蜂沒有任何關系,但在這件事上都投入了極高的熱情。“照顧蜜蜂的時候,你得特別專注,看著他們忙忙碌碌的樣子,自己已經被深深吸引了。”

一個“Bee friendly”的城市,同樣也變得“Human friendly”。倫敦就是這樣的城市,光鮮、時髦,帶著世界金融中心、政治文化中心的各種光環。光環之下,還有一些和你我一樣的人,在這個城市里,做著一些離土地、離自然很近的事。

文章來源:新旅行(原文發表于2013年5月)

原文鏈接:http://www.xinlvxing.com.cn/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9&id=1035

攝影:王為、龍心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rejetk.com)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本網轉載文章旨在傳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無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權和/或其它相關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在核實后將在第一時間予以刪除。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