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個環保人的2014

1月9日,在北京朝陽門銀河SOHO的鴻芷咖啡廳,舉辦了一期有關“10個環保人的2014”分享會。當日,公眾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阿拉善SEE基金會副秘書長郭霞、合一綠學院發起人吳昊亮、綠色瀟湘核心骨干劉盛、自然之友的新總干事張伯駒、綠色和平項目總監馬天杰等嘉賓出席并進行了主題分享。

環保機構“綠色瀟湘”背后的靈魂人物劉盛

圖為環保機構“綠色瀟湘”背后的靈魂人物劉盛

劉盛是環保機構“綠色瀟湘”背后的靈魂人物,此前他有過多個咨詢機構和環保組織的工作經驗,現階段的他,更多充當著籌款達人的角色,為“綠色瀟湘”等環保機構募集資金。在種種的實踐過程中,他發現“運動籌款”的方式,在公益盈利模式中最吃香:以他為核心發起的“綠行家”活動,僅第一年便召集到32支隊伍、其中包括有4個企業,募集到資金12萬元;在此基礎上,“善行者”的影響力更為巨大,不太費吹灰之力便在第一年召集到1000支隊伍、募集到資金170萬元;“湘江守望者”活動推行到現在,每天都有志愿者在湘江邊上為保護環境巡邏,每兩周會圍繞發現的環保問題作出解決方案。在以上所有的這些主要以“運動籌款”為手段募集資金的公益活動中,區別于其它形式的公益盈利模式,劉盛認為“運動籌款”是最容易、也最易與公眾發生關系的方式。不僅如此,他認為公益活動不僅要做得有意義、還要有意思,要將一個環保公益事轉變成公眾“自己的事”,這樣一來,公眾監督、公益行為才更有持續性。

在中國環保圈混跡的諸多環保機構,似乎都不同程度存在著一定的危機感,比如在以防外資撤離國內環保領域、加強國內環保公益機構“內功”方面來看。環境資助領域資深人士、“合一綠學院”發起人吳昊亮同樣是一位有著危機意識的環保人士。在他的實踐過程中,他發現中國是有著大量資源的,卻不知道錢該怎樣花,所以他主張用中國的資源保護中國環境,用本地人的錢來保護本地環境。于是他在2014年孕育出了“合一綠學院”,“合一”是一家致力于培育中國草根環保組織、并使之成為有更強的能力以有效應對和解決環境問題的非盈利環保機構。對于一個新生的環保機構而言,他們期待在以往實踐經驗和諸多專家的鼎力支持下,在2015年攜手阿里巴巴,尋找并培育出20家的水保護組織,為中國的環保事業貢獻一份力量。

在環保圈、甚至在外界看來,山水自然保護中心都是一個小有名氣的自然保護機構。“山水”成立于2007年,是中國本土的民間自然保護機構。他們的保護工作主要集中在國內較脆弱、美好的生態系統中——三江源、西南山地及瀾滄江流域,包括青海、四川、甘肅、陜西、云南,雪豹和大熊貓的棲息地。他們集合四方力量,支持當地人自發的保護行動,守護自然家園。此次為我們分享的環保青年叫趙翔、是一位不折不扣的90后,他在“山水”工作有三年,自稱是一位在青海一線的“扎根屌絲”。在他和“山水”團隊的努力下,逐步完善了對草場和人文分析與分類的研究、雪豹的研究和垃圾分類的宣傳。三年的時光,使他結識了當地許許多多的好朋友,融入進了一個全新的大家庭中,更加深刻地體會到了環保行為應更實際地考慮到村民自身的需求,也逐漸發現了一種自由、美好的生活方式,還牽手了他的現任女友。雖然在初期,他曾艱難地花費了近一年半的時間與當地的大家族和村民磨合,但三年后,在當地村落由村民自發樹立起的10多個“山水”石頭紀念碑,足以證明在這一階段,他和團隊的行為得到了大家的肯定。

綠色和平是一家主張以非暴力的直接行動參與到環境保護的國際機構,在世界多國設有組織團隊,并有著近40余年的發展史。在國內,不少富有沖突的環保事件中,幾乎都有綠色和平的身影:綠色和平通過歷時三年的調查,率先披露出青海木里煤田礦區非法采礦事件;披露中國金槍魚產業集團采用過時數據,超額捕撈大目金槍魚并伺機上市;湖南省衡陽市衡東工業園(大埔片)周圍稻谷、稻田土壤及地表水樣本的重金屬超標嚴重,其中稻米樣本中的鎘含量超過國家標準近21倍。綠色和平在做的這些調查和揭露,更像是新聞工作中的“暗訪”,但要想更安全地觸摸到真相,就必須掌握住足夠的證據,并在法律的保障體系中行使監督權,一旦逾越或觸碰到中間地帶,很容易遭受指責或非議。馬天杰,作為綠色和平的項目總監,他的工作便是在此類事件的第一現場中摸爬滾打著,在此番的分享之余,他也回答了現場對個別有爭議事件的提問。轉基因食品問題中,綠色和平關注的并非是轉基因食品對人類的健康是好是壞這樣一個看似宏大又富有爭議的話題,而關注的是在法律中已能明確確定出是與非的事件、非常有針對性和具體的事件,如轉基因食品的標識規范和非法種植問題。在調查的中間地帶,馬天杰強調,綠色和平會力保在法律允許的條件下,去探求事件的真相,也盡可能會在不良事件的初期便開始著手進行干預。

一個又一個親近自然、不乏趣味的活動將環保機構自然之友推向公眾面前。本次分享會上,自然之友·蓋婭自然學校的副校長,有著九年中小學教學經驗、十年遠程教育行業從業經驗的黃海瓊分享了她在環境教育方面的成長。在沒當校長之前,黃海瓊在2010年已開始涉足自然教育領域,那時她在兼職做志愿者,成為校長之后,由志愿者到全職校長的角色轉換,使她適應了一段時間,用她的話來講就是,要操心的事情變多了。“現在有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自然教育中來,但是有經驗的人不到一半”,赤裸裸的現實條件促使她想要運用更行之有效的方式來繼承下過往的教育經驗:如何將孩子在活動中獲得的經驗鏈接到日常生活中來;如何引導大家在體驗活動中,思考活動過程所蘊含的道理;如何通過一次次的活動,嘗試著走出自我的舒適區。在答現場提問環節中,黃海瓊向大家介紹,自然之友傾向于選擇城市公園、小區、甚至是家庭陽臺,這些更接近市民生活的場所來實施活動,鼓勵一種不與自然對立的教育模式;三年內,她希望蓋婭學校能夠達到收支平衡。

如果你喜愛植物,或許多少會聽聞過余天一的大名。尤其在微博上,他還真是個小有名氣的“植物控”達人。誰發現了不知名的植物,都喜歡艾特一下余天一,天一也喜歡為大家答疑解惑。但你可不要以為有如此豐富的植物知識的他是個“大齡青年”,目前的他,才剛剛完成高考步入大學校園,是個頂年輕的90后大學生。除了喜愛增補與植物相關的知識外,他還愛好攝影和手繪。在給現場展示他在過去一年隨山水自然保護中心到青海地區,作為影像收集組的一員所拍攝到的植物照片時,大家都不由得發出的陣陣贊許聲:雖然沒有見過這些大自然中的植物,但它們卻生得如此之美。有時,他也會為植物或動物輕輕勾勒上一筆,短短幾分鐘,一只貓頭鷹便躍然紙上。大學校園中的他,在日常學習之余,還會承接起一些與植物或手繪相關的項目,他坦言自己熱愛這些與植物相關的工作,這些工作也在延續著他兒時的愛好,所以在分享中,我們不難聽出他快活的聲調。

前面自然之友·蓋婭自然學校的副校長黃海瓊為現場分享的內容,主要偏向于她在活動方面所積累的經驗,張伯駒,作為自然之友的新總干事,他為現場分享的內容則更多傾向于自然之友團隊在法律方面的作為,尤其是在推動環境“公益訴訟”方面所做出的努力。今年1月1日,新修訂的《環境保護法》正式實施,這一天,首例由民間環保組織提起的環境公益訴訟案也在地方法院進行了受理。根據媒體報道顯示,在此前的2000至2013年近十余年間,全國環境公益訴訟案件累計不到60起,從訴訟主體方面來看,絕大多數是行政機關和地方檢察院等公權力機關,環保組織起訴的案件更是少之又少。現實的背景促使自然之友將精力付諸到了為民間環保組織力爭話語權的行動中。通過張伯駒的介紹,我們才得以了解到,原來民間環保機構,尤其是地方的民間保護機構的話語權是非常之低,一旦提起訴訟,他們所面臨的生存壓力又是非常之大。在自然之友等一次次的努力之下,新“環保法”的訴訟主體得以擴大。但張伯駒表示,他還將和團隊等環保組織不斷推進“環保法”的完善和落實,他也希望可以組建出一個網絡,讓更多的、或在3~5年內有能力參與到環境公益訴訟體系中的環保機構加入進來,一起推動環保事業的發展。

圖為公眾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

圖左發言人為公眾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

在這位嘉賓還未分享前,就已聽聞周圍的人在小聲議論他了,“馬軍要來”!但在分享的過程中,卻絲毫沒有感覺出這位“大人物”的脾氣,他講話的語氣很是和藹可親。馬軍,作為公眾環境研究中心主任,一位在20世紀90年代便開始致力于推動環境發展的“環保斗士”,他出過《中國水危機》一書,甚至在06年,他同前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臺灣導演李安等一同入選過美國《時代周刊》的“2006年全球最具有影響力的100人”。在本次分享會上,馬軍主要向大家介紹了他主持研發的“中國水污染地圖”。在2011年10月,該地圖已記錄下了超過50000條的企業污染記錄(數據均來自于環保部門的官方記錄,馬軍團隊有專員對此數據進行比對審查),一方面,通過該份地圖的定位和標注,公眾可以更為清晰地了解到周邊污染源的監管記錄,從而可以更廣泛地推動公眾、本地社區和環保組織參與環保。另一方面,馬軍也注意到,通過曝光影響到的,往往是那些知名企業,這些企業才更在乎自身的聲譽,然而不少違規的環境污染更來自于一些公眾尚不敏感的企業,所以馬軍希望通過“水污染地圖”和其中的“綠色選擇聯盟的供應鏈管理體系”,給大型企業和他的供貨商施加壓力并彼此監督:企業將供應商的名單輸入進水污染地圖中一比對,就可以馬上發現自己的供應商是否存在政府查處的違規超標現象。目前,“中國水污染地圖”已推出APP版,馬軍還將對此進行不斷完善。

在北京京西國際學校里,有一塊池塘名為“鴨子湖”,雖然這湖的名字聽起來很美,可鴨子湖卻是一條被污染了的水塘,有時還會散發出刺鼻的氣味。本次分享會上,來自該所學校的高中學生曾天河(音譯)和阿勒齊(音譯),為大家分享了他們的“鴨子湖治理小組”的故事。在決心要治理鴨子湖后,鴨子湖小組開始了對湖的溯源,找尋出湖水污染的可能性因素并分析原因,在這些過程中,他們通過尋訪老師、借助環保機構、社會企業和政府的力量,逐步商討出了保護鴨子湖的整體策略,更建立了生物沙過濾器來清理湖面等。通過與外助力組織的一次次溝通,這支年輕的團隊還在摸索和嘗試著,希望為鴨子湖尋找出更為行之有效的治理方式。

本次分享會的最后一位壓軸分享嘉賓,是來自阿拉善SEE的基金會副秘書長郭霞。郭霞在阿拉善已有相當的年頭,她見證了SEE從一開始的想著怎樣去花掉錢,到現在的想著怎樣去要錢的思路和工作方式的轉變,見證著SEE和自己的成長。或許不少人認為,公益企業或NGO是有政府或企業背景資助的,所以大方向的運作模式與常規企業有著天壤之別。但郭霞通過SEE的轉變,發現無論是對公益企業還是常規企業而言,大家的運營思維其實都別無二致,都要想著怎樣去“造血”,公益企業也要發掘出自身的籌款能力來。現場她也為大家分享了自SEE在賀蘭山腳下,包下了1億棵梭梭樹后,開始的有趣的“要錢”的故事:名人汪小菲因老婆生日將至臨時告知不能到現場參與SEE的植樹活動,SEE團隊沒有氣餒,在網絡上開設了一個“微公益”,請汪來為老婆認捐梭梭樹;地產大亨任志強身體欠佳,不方便徒步到現場,于是SEE團隊設計出了一個讓“任老大”乘座駕,并與此同時拍賣與任同行的剩余座位活動。上述活動均取得了不俗的成績,并擴大了阿拉善SEE的影響力。未來,郭霞團隊期待搭建出更為成熟的項目平臺,不一定是只將募集到的資金給SEE,更可以支持到各地,使各地的公益機構都能靈活的運營起來。

后記:這一天的分享會結束了,除了分享嘉賓的名字外,我們聽到頻次最高的還有一個叫“偉亞”的名字,也就是鴻芷咖啡廳男掌柜的名字,幾乎每一位分享嘉賓在發言前都會提一下這個人,提多了,也便引起了我的好奇。原來,偉亞做過多年的環保記者,是鴻芷咖啡廳背后的推手之一,通過一次次的活動,他期待將鴻芷咖啡廳搭建成為一個連接環保機構和公眾的交流空間,讓不愛說話、或離公眾較遠的環保機構站到公眾跟前,彼此溝通和成長。偉亞、鴻芷咖啡廳、公益環保機構,所有的這些,看似很新、很小眾,但是正如我聽到這個名字的開始,聽到環保組織在一次次行動中的作為后的那一刻起,沒有可懷疑的,正是這一次次發聲、一次次努力,將使“小而美”的環保人和機構甚至領域,更具有正向的生命力。

文章及圖片來源:有機會網

作者:兆紅

有機會記者兆紅
世界萬物美好又漂亮,所有的生物偉大又渺小。
關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rejetk.com)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