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親子樂活 > 小澤紀美子:日本的自然、環境和教育

小澤紀美子:日本的自然、環境和教育

本文根據 小澤紀美子在“中國自然教育大會 第六屆全國自然教育論壇”的自然教育學科研討會《日本的自然、環境和教育》整理而來,未經本人確認。

小澤紀美子:東京學藝大學榮譽教授,東京學藝大學榮譽教授,日本可持續發展教育學會副理事長,日本兒童環境教育學會會長。

小澤紀美子:東京學藝大學榮譽教授,東京學藝大學榮譽教授,日本可持續發展教育學會副理事長,日本兒童環境教育學會會長。

大家好,我是小澤紀美子。很高興能來到這里,和大家一起討論自然、教育和環境教育的問題。我在環境教育領域已經工作了大約 50 年,最初的動力就是《增長的極限》這本書對我的觸動。當然,在后來的歲月中,我在日本國內外接觸到許多同行,他們也對我影響至深。

我想從日本的現代化談起。在日本的現代化進程中,兩個特別重要的方面都受到了破壞和改造:一是外在的自然(環境),二是內在的自然(人的內心世界)。認識日本的現在,應當要認真考慮這兩個方面。在過去的 70 年間在這兩個方面的認識和變化塑造了今天日本的自然和社會結構,包括自然、文化、社會、經濟的相互關系。從教育的視角來看,有三個關鍵詞需要關注,即熱情(Passion)、動力(power)、伙伴關系(partnership)。

首先請允許我介紹一下日本的自然特征。大家都知道日本是一個災害頻發的島國,位于亞洲季風區的影響范圍內,覆蓋了從副極地氣候帶到副熱帶氣候帶的氣候類型,有著豐富的植被、食物、居住形態和文化多樣性。

社會、文化、經濟和自然,

交織而成的可持續發展,

其實就蘊含著這樣共生、循環的思想。

屏幕快照 2019-12-13 下午7.24.21

這里展示了三個日本漢字:森、水、土。這是從中國傳來,經過日本化的漢字。這三個漢字反映了日本人對人與自然關系的認識,即共生和循環。日本有一位哲學家叫梅原猛(他今年剛剛去世),他就是這種強調人與自然共生,人與自然循環的哲學理念的倡導者。他認為,“森林中蘊含的思想可以拯救人類”,現代文明應當從(傳統的)“森-水-土”共生和諧的哲學中尋求救贖之道。這種思想能夠引導我們走向可持續發展的未來。我們看由四個要素,社會、文化、經濟和自然,交織而成的可持續發展,其實就蘊含著這樣共生、循環的思想。

屏幕快照 2019-12-13 下午7.24.28

實際上在日本的傳統哲學里面有這樣一個思想,就是山川草木皆有佛性,世間萬物都是佛。當然這個思想是從中國很早的時候傳過來的,就是萬物皆有靈的認識。日本人通常認為,世間萬物,不管是眼睛看得見的還是看不見的東西,實際上跟人類一樣,都是有靈性的。

這種靈性—“可持續性”—是埋藏在時間里的、從過去到現在再向未來發展的、傳承的脈絡。

屏幕快照 2019-12-13 下午7.24.35

我們的思考和行動必須有三個面向,

即面向歷史,面向當下,面向未來。

因此,從日本的經驗來看,環境保護也好,環境教育也好,可持續發展也好,我們的思想和行動都必須要從過去(歷史)中學習,要更好地理解當下,還要向未來學習。或者說,我們的思考和行動必須有三個面向,即面向歷史,面向當下,面向未來。

例如,日本的屋久島從江戶時代開始就形成了以“屋久杉”的開發利用為基礎的經濟體系,在自然和自然資源方面經歷了:1.保護,嚴格地防護起來;2.保全,完全禁止開發;3.保育,有計劃地管理利用等階段。

屏幕快照 2019-12-13 下午7.23.42

另一個例子,奈良吉野的金峰山寺。日本的這種寺院挺多的,有山、有水、有林。三年前我曾經跟這里的和尚討論“修驗道”和自然保護的關系。在山上有一座關于水的神社。古時候,日本人認為水因山而豐盈,而豐富的水能夠讓水稻生長,到了秋天水就會回到大山里。因此,水神、山神和稻神是一體的。

在這樣的一個基礎上,日本的環境省在2014年頒布了《水循環基本法》,旨在“保持或恢復健康的水循環過程”。另一方面,日本還把水的保護和山的保護活動結合起來。日本人將山視為清潔的空氣和水、各種生物、以及人的心靈的依托,是“每一個人的共同財富”。基于此,2013 年發起了“山是大家的財富”憲章活動,作為山區利用和開發的指導綱領,包括“誰使用誰付費”、“為自己負責”、“環境教育”、“登山者行動導引”等方面。

在日本的這些例子中,我們可以看到歷史、現在和未來的交織,看到人與自然的共生和循環。

自然和人應當是一榮俱榮,

一損俱損的關系。

在日本談到的自然教育和中國的起源可能是一樣的,都來自理查德諾夫的書《林間最后的小孩》。我們都知道這本書讓我們形成或重新認識了一些概念,如“兒童野性的喪失”,被“過度包裹”的兒童,缺乏自然體驗的兒童等等。我們已經認識到,自然是生活的起點,自然體驗是學習的基礎,自然體驗并不是可有可無的。

日本的哲學家宮澤賢志在一部童話里曾經表達過他對人與自然相處之道的認識。在過去,農地常常會在一些合適的地方自然形成,比如易于耕作,離森林比較近,有干凈的水源,有充足的仰光等等。基于此,我們可以認識到,我們不可能一邊破壞自然一邊享受自然的惠澤。或者說,自然和人應當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關系。

例如,佐渡的自然保護活動。佐渡的農民在中國的幫助下,完全改變了耕作方式,來保護當地生活的朱鹮。這個案例取得了很好的成果,佐渡被登錄為世界農業遺產,目前有 400 多只朱鹮生活在佐渡。這是在今年 9 月底拍到的朱鹮從天空飛過的照片。

另一個例子是我個人最喜歡的日本傳統風景,京都的三山町。可以看到漂亮的茅草屋頂。這個地區所有的居民都住在傳統的木造的、茅草屋頂的、具有很高火災風險的住房里。在這里,傳統的民居和社區被很好地保全下來。

環境教育和可持續發展教育

旨在重建人與人、人與自然、

人和地方、人和文化/歷史、人和地球的關系。

目前我們的教育都是分割的教育形式,接受這樣教育的學生很難進行整合的思考。因此,教育是需要轉變的。在日本,我們可以看到環境教育和可持續發展教育的這種轉變過程。日本的環境教育最初是針對公害問題發展起來的,關注污染的治理,關注“外在世界”的破壞帶來的問題,采用分析式的思維方式和社會科學的方法,旨在達成“零污染”的目標。;在第二個階段,日本試圖將“自然”和“環境”的概念融合起來,不僅關注“外在世界”也關注“內在世界”,采用綜合的方法解決環境問題;現在可以稱為第三階段,試圖建設和創造一個具有“可持續性”的社會,采用整合的、整體的方法來應對環境問題。正如 2014 年中央環境審議會(我也是其中的成員)所提出的,要建立一個環境和生態文明的社會。

我們可以看到其中思想脈絡的變化。從如何防止環境的破壞,到如何與自然和環境共存,到如何創造可持續發展的地方和社會。在這個過程里面,還可以看到分析—綜合—整全的理念變化。這也是日本環境教育向可持續發展教育轉向的過程。

1990 年日本文部省通過發布教學指導材料的方式,全面實施環境教育。當時的教學材料清楚地列舉了通過環境教育準備達到的目標(能力和態度)。這些目標受到當時英國的影響。同時,日本環境部建立了一個工作小組,討論環境教育如何面向可持續發展,并向中央環境審議會提出了報告。我是當時這個小組的主席。報告對面向可持續發展的環境教育提出了一些認識。

我們可以對照 1999 年日本環境部出版的報告和 2004 年聯合國可持續發展教育十年中提出的內容。當時,我們認為環境教育的內容應當包括至少 4 個方面,即自然的運行機制、人類活動對環境的影響、人類與環境的關系、關于人與環境關系的文化和歷史。在這里我認為應當特別關注的是“地方意識”。根據 1993 年的環境基本法,日本制定了環境教育推進法。我也是這一法案制定小組的主席。后來該法案還經過了 2003、2011、2018 年的數次修訂。

屏幕快照 2019-12-13 下午7.14.07

通過文部省和環境省的這些工作,日本的環境教育和可持續發展教育形成了前后相續的關系。基本上,我認為環境教育和可持續發展教育旨在重建人與人、人與自然、人和地方、人和文化/歷史、人和地球的關系。它們不僅提出了環境的議題,而且提出了“教育應當是怎樣的”議題。環境教育和可持續發展教育是以環境為主題的學習,能夠對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的實現做出貢獻。對于可持續發展的社會而言,有兩個方面必須關注:一是人和自然的關系,二是人和人的關系。這兩方面的內容如我的展示所見。

我還想簡單地呈現一下日本環境部和文部省為推進環境教育和可持續發展教育而開發的一系列教學材料。例如,這是環境省開發的材料,無償提供給學習者,其內容也得到文部省的認可。內容分為四個領域,即共生社會、自然和諧型社會、資源循環型社會和低碳社會等。每個領域按照不同的發展階段來組織內容,即知道和理解、技能和行為、思考和判斷。

需要指出的一個方向是2018年7月日本最新修訂的“綜合學習時間”的課程指引,在學校里環境教育和可持續發展教育主要在這個模塊里開展。這個課程指引將會在2020 年正式實施,里面體現了一些核心素養的內容,旨在幫助學習者能夠應對生活和社會的變動,比如“掌握有質量的生活必須的知識和技能”、“思考/判斷/表達能力”、“培養學習力”、“學以致用”等等。

顯然在這樣的一個過程里,我們不能夠再按原來傳統的教育模式來組織課程。因此,需要特別強調主題式的、跨學科的、綜合的方式來組織課程的內容,將現實中的發展議題、學校和地方的特色議題作為組織學習內容的主題。在這一方面,日本更多地運用通過行動研究的探究式學習來實現。這幅圖展現了日本即將在 2020 年改訂的國家課程中,綜合學習時間里關于環境教育和可持續發展教育的內容。

此外,我還想介紹一下三重縣藤原町的經驗,體現了我之前提到的“地方意識”的維度。他們的經驗已經被總結出版,稱為“區域中的學習場所-沒有屋頂的學校”。

他們的理念是把整個町都作為學習的場所,“處處皆是教室”,讓8000 市民,450 名小學生和 270 名中學生在這個學習場所中開展關于水的學習活動。

學生們走出教室學習關于本地的自然、歷史、文化和人民的內容,把整個地區變成了體驗和學習的空間。換句話說,整個地區成了兒童、家長和本地居民參與課程開發的“學校”。

這是去年在日本中央環境審議會上決定的第五個環境基本計劃。在這個計劃中,環境省明確地提出了建設面向可持續發展的、創新性的社區和社會的目標。正如我之前提到的,基于傳統的哲學理念,森林、河流、村莊和海洋構成一個如圖所示的循環結構。每一個地區可以根據自身特點,發揮自身特長,形成一個“自立分散型社會”,如同這里所示的“森+里+川+海”項目。

在環境教育中還需要關注環境倫理。利奧波德在《沙鄉年鑒》中提出了“土地倫理學”,認為人們應當從“人類中心主義”轉向“生物中心主義”,要把環境倫理的邊界擴展到土地上(包括土壤、水、植物和動物)。

我們必須改變我們的學習方式,

通過合作來學習,通過體驗來學習。

屏幕快照 2019-12-13 下午7.13.08

我還想談一談環境人才的培養問題。如圖所示,日本人認為,環境人才需要有很強的意愿(熱情)、有專業性、有領導力。這三個方面構成了環境人才的基本要素。環境人才的培養如圖的T形結構所示。A是專業能力,B是跨學科的知識和廣闊的視野,C是對自身專業和環境的連接性的理解。

培養環境人才需要強調基于體驗的學習。例如,東海大學人間環境學系的課程計劃就加入了環境體驗的實習和環境保護的實習。如列表所示,這是四年的課程計劃,在課程計劃中當然有很多學術課程,但同時非常強調體驗。如同照片里看到的,大學生們會到日本的北部、南部,去很遠的地方、去不同地域特色的地方來進行體驗。目前,日本的許多大學都有著類似的課程結構。

最后,作為結論,我想我們需要一種能夠建設可持續發展社會的環境教育,具有6個方面的特征:一,基于地方的多樣性和獨特性;二,融合文化特點;三,多樣的場域;四,結合科學知識;五,推動社會變革;六,多樣的人才培養策略。

我們必須改變我們的學習方式,通過合作來學習,通過體驗來學習。我們需要強調學習的過程,促進行為改變,強調對話、參與、合作和情感表達。當然,應當把“森林哲學”作為基礎。我們不能僅僅學會學習,還需要學會如何作為人類與其他方面共同生活。如同聯合國在1996年的著名報告所言,“學習,財富蘊藏其中”。要學會知道,學會做事,學會共生,學會做人。這個過程可能很緩慢,但會是徹底的。

謝謝大家!

文章來源:自然教育論壇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rejetk.com)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本網轉載文章旨在傳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無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權和/或其它相關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在核實后將在第一時間予以刪除。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