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有機園藝 > 種菜小白的年終總結

種菜小白的年終總結

開頭先放一張夏天雷雨前拍的烏云照片,目的是求雨!求雨啊!

開頭先放一張夏天雷雨前拍的烏云照片,目的是求雨!求雨啊!

這篇文章本來不想寫的。對于種菜,我一直是個小白,種了一年依然是小白,進步是有一點,但只有那么一點而已。所用的種植方法,懶到不能再懶,不打藥不除草,各種美其名曰的“做試驗”,其實都是在變著法子偷懶。寫出來的東西,估計參考價值會很小。

但猶豫了很久,還是寫吧。一是,從去年底開始我就跟很多朋友吹噓過,“我要回家種地啦!”后面補上一句,“其實是很小很小的地,就是個小院子,六七十平米吧。”即便這樣,朋友們都對我表示支持。有永續生活研究社的小胖借了我很多種子,有鄰居送給我兩百多斤的有機肥,還有送菜苗花苗的……所以,決定還是寫寫總結,多少給大家一個交代。二是,這些流水賬也算是留份資料吧,萬一自己以后用得上呢?三是,假如有哪位讀者,也想試試在自家種菜自己吃,但從沒做過,有各種擔心,那這份總結應該會給你信心!像我這么亂種,都能種出吃也吃不完的菜,估計小規模種菜并不是什么比登天還難的事吧。

其實剛開始,我確實很擔心過。以前拜訪過很多生態農友,他們說過不少慘痛失敗的故事,嚇到我很多次,一直都記著。不過,想要種菜的動力,也是被這些農友澆灌出來的,所以這里面的感受其實挺微妙。另外,我家院子的土看上去特別貧瘠,剛搬來的時候,除了四棵女貞樹、五棵紅葉石楠、兩棵小桂花樹,地上幾乎寸草不生,灰黃色的土硬邦邦的,非常缺乏有機質,我那時一度很擔心會不會什么都長不好,但后來才知道這土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糟,之前寸草不生是有人為因素。

說說這里的大概情況吧。我家在江蘇淮安的洪澤縣邊上,這里既不是城市,也不是真正的鄉村。據我目前所知,這里周圍并沒有在做生態種植的個人。去年12月我家從縣城搬到了現在的這個小區,距離縣城四五公里,四周是大片的稻田。這是個所謂的新農村小區,所有房子都長一個樣,各家院子周圍沒有圍墻,因為院子并非屬于私人,而是公共的綠化用地,但各家有權使用院子的土地,前提是要符合物業的規定:一,院子里可以種果樹種花,但不準種菜!(但我家還是想出方法對付了。)二,不準養家禽。(這點沒辦法了,忍住了沒有養。)三,要保持整齊干凈。(在這點上我做得最差,地里雜草叢生,被人勸告無數次也沒除草,這才導致發生了“慘案”,詳見后文。)

去年冬天下雪時拍的小區外的農田,很遺憾我家沒有地

去年冬天下雪時拍的小區外的農田,很遺憾我家沒有地

小區里的居民,倒是跟農村地區一樣,主要是老年人和孩子。老人們大多是種了一輩子地的農民,搬到這樣現代化的新農村小區來,基本都不愿意再跟土地打交道了。有些人家種了幾盆蔥、蒜和香菜,但絕大多數的院子都只有小區統一種的綠化樹木。

年初時,老人們對我們這家新鄰居的一舉一動都特別好奇。一個很神奇的現象是,每次剛拿上工具到院子里干活,就會不知從哪個角落冒出幾位大爺大媽,來關切地詢問:“撒樹葉子干什么?”“你這又栽什么呢?”“這是什么樹?”還有提建議的,“地上葉子得掃掃啊。”“這草該拔了!”對于詢問,我會耐心回答。對于建議,我一般都是笑笑不說話,也不聽。到了下半年,基本上就很少受到這樣密切的關注了。但鄰居們還是很熱心的,他們常收到鄉下親戚家送的菜,吃不完,就常常跟我家互相換菜吃。

以下,說說在種菜各方面的小小總結。個人試驗,非常業余,非常不科學,請勿效仿。

3

初春,生菜的苗苗

植物品種,多得數不過來

院子里的女貞樹都已經八九米高,樹冠濃密,所以空余的、陽光充足的地是很少的。不過,這些樹的果實會吸引來鳥群,夏天能給房子降溫,所以我會一直保留著它們。本來院子就小,可利用空間更小,還受各種限制,怎么辦呢?

院子不讓種普通菜,野菜卻是可以的。而且野菜有些是很耐陰的。我在樹下的空間,撒了很多灰灰菜、苜蓿、野莧菜、掃帚菜、蒲公英和蜀葵的種子,還移栽來數十棵麥冬、上百棵養心菜。(這里略去了一些撒了種子卻幾乎沒有出苗的,比如板藍根、車前草等等。)還有,既是蔬菜也是花卉的植物,比如黃花菜和菊花腦,沒問題,可以種。我爸還用了另外一個方法:組裝若干個無底的防腐木種植箱,放在土地上,填土種一些常見的菜,外觀看上去,菜是種在箱子里的,實際上也能接到地氣,挺好。種到現在,沒有人說我們違規。

另外,屋頂有個十五平米的平臺,光照比院子的充足,不用就太浪費了。于是買了十多個長方形種菜盆,從附近農田里運來土一袋袋搬上去,造了個屋頂菜園。在這里想種什么就隨便了,沒有物業來管。為了防蟲,把蔬菜和香料交叉種植,四季豆、西葫蘆、西紅柿、辣椒、茄子、絲瓜、空心菜、木耳菜、紅薯、生菜、紅莧菜……搭配上薄荷、迷迭香、百里香、蓍草、羅勒、蔥、蒜等等香料……已經種了多少種我也沒數過。

七月時的屋頂菜園,語言無法形容的亂

七月時的屋頂菜園,語言無法形容的亂

我一度還擔心種這么些會不會不夠吃,但其實,初夏開始,大多植物們就進入了瘋長的狀態,速度遠遠超出我的預期,好多菜來不及吃、開花結籽變老,有些就當盆景看著。確實很小白,從這毫無章法的規劃上就可以看得出。

除了菜,年初時還在院子里插著空擋移栽了一些小樹苗。這個院子是狹長型的,四周都是硬化地面,所以當時是想,土地雖不多,但樹冠可以利用周圍硬化地面上方的空間生長。樹苗是數得清楚的:三棵青桐,三棵香椿,兩棵無花果,兩棵山茱萸,以及枇杷、石榴、櫻桃、黑布林、山楂、合歡、柳樹各一棵。大家都還很幼小,剛移栽來,根系也不發達,要慢慢養著,水果產出得很少。寫到這里不得不再次感嘆,真是沒經驗,樹種得太多了!但現在又舍不得拔。不過小柳樹后來被干死了,騰出了一點空間。

向日葵,種子來自南京永續生活研究社

向日葵,種子來自南京永續生活研究社

自制肥料

外來的有機肥料,大多原材料不明。在肥料方面,我的試驗目標是盡量達到自產自用,就地循環。自產肥料的來源,一小部分是廚余,主要還得靠人糞尿。但我制作肥料的方式確實是非常不科學,基本上就是用玩的心態來做的,并非我不懂專業的、科學的方法,只是想偷懶而已。所以再次提醒各位,請勿效仿。

廚余堆肥,我以前在城市居住的時候就嘗試過不知多少方法,都覺得不是很理想。要么是需要外購菌種,不僅費錢還產生塑料垃圾,要么是對堆肥材料有限制,需要把廚余再細分類,要么就是需要很大的戶外空間,還得翻堆什么的……今年我舍棄了以往所有方法,開始了新試驗,怎么省事怎么來,不分葷素,不分生的熟的有油沒油,把所有廚余收集起來,直接在地里挖個坑埋了,覆蓋五厘米以上厚度的土。這些埋廚余的地,有的是在樹下空地,有的是在菜地邊上,最終發現,降解得都很快。不用加菌,也不用翻,不影響降解的速度。沒有聞到過臭味,沒有燒根。有了肥料的地塊變得越來越松軟了。

很瘋的一個試驗,是把一大鍋小龍蝦殼埋在了空的種菜盆里,上面蓋厚厚的土,過了兩個月挖出來,發現也降解得差不多了,剩下一點點殼,輕輕一捏成了碎渣。倒是有個把肉蟲子在土里窩著,好像不礙事。秋天到了,那個盆里栽上了青菜,現在長得很肥美。蝦殼蟹殼魚骨之類,都是用類似方法處理,挖坑埋到院子里,厚厚地蓋上土。自從搬來后,我家沒有往公共垃圾箱里扔過一丁點廚余垃圾。

至于人糞尿肥,就更瘋了。這小區里,可能用廚余漚肥的還是有個一兩家,但是用糞尿做肥料的,我家應該是唯一一個。絕對不能讓外人知道。其實照我的處理方法,并沒有臭味,只是大家從心態上接受不了而已。所以這事的主要難度,就在于要偷偷摸摸。要倒肥料的話,要么深夜十點以后出去干,要么白天趁大家吃午飯或午休的時候干。

尿液的處理,我起初是用發酵的方法,先收集在大桶里,加環保酵素發酵。頭幾批發酵出來的尿液氣味挺特別,有時有股啤酒味,但不知怎么,后來的幾批,發酵時間越長,氣味就越難聞。不行,只好半夜偷偷把它稀釋了倒地里。再后來就換了新方法,不再發酵,每天收集的尿液及時裝到一個不透明的水桶里,拎出去,稀釋十幾倍后澆地,這樣味道很輕微,且很快就被土地吸收了,不會被聞到。使用效果很棒,哪盆蔬菜葉子不夠綠,稍微澆上點稀釋的尿液,過個兩三天立刻就有改觀。

我用的就是這種移動式馬桶(這是賣家秀,和實物一樣)

我用的就是這種移動式馬桶(這是賣家秀,和實物一樣)

糞肥的收集,是用一個外觀潔白可愛的可移動式馬桶。這種馬桶在淘寶很有很多款,是為孕婦或老人設計的,跟普通馬桶看上去一樣,只不過是塑料做的,里面有帶底的內桶,不連任何下水管。有內外雙層蓋,密封性好,不會有任何蟲子進去。我的試驗證明,只要每次用木屑把便便蓋好,內外雙層蓋蓋緊,就完全可以在普通的室內廁所使用,不會發臭,即便夏季也是一樣。使用時不用太嚴格的只收集糞,偶爾有尿液混進去也沒關系,多蓋些木屑就好。但大部分尿液還是需要單獨收集。

唯一的麻煩是倒糞。內桶可以單獨拎出來,雖說不難看,但還是馬桶的形狀。即便是半夜,我也不好意思直接拎它出去,怕被人發現。于是只好先把馬桶里的物質轉移到一個不透明的大塑料袋里,再假裝倒土似的,(在白天)光明正大地拎著這個大塑料袋出去,倒到院子里樹下的一個鋼絲網做的堆肥筐里。最后再在頂上蓋土,既是防蟲,也是為了防止鄰居看見里面的內容。有大量木屑在里面吸濕除臭,再加上有覆蓋的土,站在這個堆肥筐附近,靠人類的嗅覺是完全聞不到異味的。倒是被幾只狗靠近聞過幾次。有位狗主人曾經好奇地問我家人,那筐里裝了什么?回答就是含糊的一句“堆肥啊”。經過一夏天降解的糞肥,都已經變成了肥沃的黑土模樣,翻開聞也沒有臭味,更看不出原材料的形狀。

還有幾次,把糞直接埋在空的種菜箱里,上面蓋十幾厘米厚的土,降解一小段時間后種菜。這樣的肥料并沒有腐熟,但我也就這么用了。沒有發現過燒根現象。蔬菜可食部分并沒有跟肥料直接接觸,而且是要煮熟了吃的,可能沒問題吧。聽我媽說,以前農村的糞肥也是沒腐熟就用的。實際使用效果很驚人。比如夏天的時候,有個這樣的埋了糞的空盆里接受了一點點雨水后,野生植物們就開始瘋狂地自行發芽生長。其中的野莧菜成了精,猛竄到兩米五的高度,冒出好幾十個分叉,我在野外從沒見過這么旺盛的野莧菜。后來沒有舍得吃它(其實是來不及吃),一邊每天觀賞它的高大身姿,一邊讓它自己慢慢結種子去了。
用糞尿做肥料,成本極低,節省了巨量的沖廁所的水,而且還沒有想象中的臭味,所以這方面的試驗我自認為還是比較成功的。而且,也給自己帶來了心理素質上的突破。對什么是臟或不臟,有了新的定義。

為了給這片土地增加營養,我和家人去年冬天還去野外收集過好幾麻袋的樹葉,覆蓋在土地上,不過,這些葉子有一部分被風吹跑了,有些被清潔工阿姨掃走了,真正降解成肥料的少之又少。所以,覆蓋物的選擇,在這里還是要挺費心思的。也許未來會嘗試尋找既吹不走、又不好被掃走、本地還能免費拿到的材料。這要求有點高,找起來還是有難度的。

關于肥料,還有一項很失敗的試驗。年初時,我聽說兔糞是很好的肥料,不用堆肥就可以直接用,就買了兩只小兔子來養。心想,兔子能幫我消耗廚余,能產出肥料,又不屬于小區禁養的家禽,很不錯啊。沒想到,買來后沒幾天就生病了,結局很悲慘。多方詢問才知道,是因為自己完全沒經驗,買的兔子年齡太小,應該是被養兔廠過早斷了奶的,在寵物店又沒有受到正確的對待,店主給喂的是鳥食和蔬菜,所以兔子的體質非常弱,夭折是難免的。這件事當時給我打擊不小。好在,這個過程中跟養兔老手們學到了不少知識,認識到了寵物兔行業的重重黑幕。店主一般會告訴你,要喂兔子蔬菜,但不能喂水。其實真相是,小兔子絕對不能吃蔬菜,而是必須吃草,最好有兔糧,必須喝水。成年后才可以吃一點點蔬菜當做零食。養動物,對于一個小菜園的循環來說的確重要,但沒做好知識技能的準備就養,真是愚蠢的事。

這樣的大旱,從未見過

我覺得老天爺在給我一個考驗。真是萬萬沒想到,第一年種菜,就遇到這樣的天氣。從去年12月到今年3月,是讓人極度郁悶的連續陰雨天,沒見過幾次太陽,非常罕見的冬澇。而從4月開始直到現在,是沒邊沒際的干旱。梅雨季節完全消失不見,夏天的雷陣雨只來了兩場很小的。只有臺風利奇馬經過時,才帶來了真正的一場雨。這跟記憶中家鄉的氣候是完全不同的。

以前從沒有這么關心過天氣,今年則是每天要看天氣預報兩三次,會在不同的天氣軟件之間做比較,還得看看全國的衛星云圖和風向……但期望的雨季一直沒有來。不得不承認,氣候變化正在實實在在地發生。我需要調整心態,努力去適應。

家鄉的洪澤湖,看上去沒什么問題,其實是抽調了長江水,即便這樣水位還是比去年低兩米多

家鄉的洪澤湖,看上去沒什么問題,其實是抽調了長江水,即便這樣水位還是比去年低兩米多

初春時,剛開始每次澆地我都要確保各處澆透。后來等啊等,老是不下雨,于是慢慢變成,只澆盆栽蔬菜和新栽的果樹,野菜們就自生自滅吧,實在不想費那么多水。澆地的水,有一部分是洗菜洗碗洗澡洗衣服的廢水,廢水不夠用的時候就用自來水。現代化的房子,下水管道是在很秘密的位置,暫時不知怎么改造,所以,廢水是靠人力一桶桶搬到室外去的。臂力受到了不少鍛煉。不過,從一開始的用灑水壺澆,改成后來用小功率的水泵,這還是省了不少力的。
夏天最熱的那兩周,有時需要一天澆兩次水。其實并沒有多累,這點事跟真正的農活是沒法相比的。挑戰身體極限的,其實是漫天的蚊子。出門走路還好,動起來的時候蚊子就叮不上來,但澆水的話,大多時候人是要站定不動的,必然成了蚊子的圍攻對象。防蚊噴霧換了兩三種,不管用。所以,出去澆水,不管多熱的天,都要穿布料質地緊密的的長袖長褲。這樣的衣服蚊子扎不透,但也是不透氣的,澆完水渾身汗濕,而且臉和脖子裸露的皮膚上總上會有一串串蚊子包,有時候腦門腫得就像剛撞了墻。現在回想起來好笑,為什么不整個防蟲面罩呢?明年再說吧。

澆水這件事給我帶來很多思考。我意識到自己的考慮和準備太不周全。首先,沒有考慮到可能的旱災。甚至當去年冬澇泛濫的時候,我誤認為今年會一直有澇災。況且映像中家鄉一直氣候濕潤多雨,就沒有在水系統上做任何工作。其次,我之前沒有對水的來源有思考。后來才意識到,雖說澆的水里有一部分是廢水,但追根到底這些都還是自來水。自來水來自洪澤湖,而今年洪澤湖里的水其實是從長江抽過來的,要是不抽水,湖早就干得見底了,因為淮河流域大多都在干旱重災區。這江水的抽調,中間不知道經過了多少周折,耗費了多少能源。這樣的自來水用起來是很不心安的。再次,當意識到干旱的嚴重,意識到自來水系統的問題,我并沒有做什么新的行動,一方面懷著僥幸心理等待,“應該不久就會有雨季了吧?”另一方面給自己找“沒時間”、“院子太小”、“沒錢”之類的借口,遲遲沒有改進水系統,其實真正原因是,沒有動手做過,不敢貿然下手;更關鍵的是,在忙忙碌碌當中,沒能很好地面對自己的情緒,有些事也就拖拉著沒做了。

不過慢慢的,干旱的程度實在讓我覺得太匪夷所思了,于是帶著各種復雜的情緒,多少下了些功夫去學習。翻出樸門課上老師給的資料慢慢讀,發現雨水收集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樣一定要花很多錢,或一定要很大的空間。通過巧妙的設計,把雨水儲存到土地里,同時慢慢改良土壤讓其儲水性變好,才是最首要的事。

這片院子的土地地面比周圍的硬化路面要高,所以我做的一項小試驗,是在院子的土地和路面交界處,挖長條形的儲水溝,這樣,雨水落下后就不會從土地直接流到硬化路面上,而是會被儲水溝吸收掉一部分。另外,我也在考慮,可以在院子土地的中間部分挖深溝,用管道把雨水管和這條溝連起來。其他的,包括購買雨水收集罐,也在考慮之中。

植物的生命力,以及不可避免的“慘案”

在這樣的大旱年,更能體會到植物的神奇。讓我覺得,在氣候變化的大形勢下,自然的生命力可能并不會減弱,只是人類需要(主動或被迫地)調整生活方式。

雖說我種的酢漿草、黑麥草、酸模是干死了,一棵小柳樹和幾株枸杞也沒能撐過來,更有許多種子沒來得及發芽,但是,還有好多植物哪怕沒人照料沒人澆水,也一直有旺盛的綠意。灰灰菜、野莧菜、掃帚菜、蒲公英等等這些野菜,我整個夏天都沒有特意澆過水,但是個個都長得很好,即便是盛夏陽光像火一樣毒辣的時候,野菜們也只在中午稍微耷拉一小會,有了午后房屋的遮陰,就馬上又精神起來。蜀葵也是非常頑強的,沒人去管它們,卻開出長串的紫紅色和粉色的花朵,葉子即便有一陣子被蟲吃得只剩葉脈,又很快長出新的來。養心菜這個家伙,其實跟多肉差不多,厚實的葉片里儲存了不少水,夏天怎么也曬不死,而且是難得的本土多年生蔬菜。唯一的遺憾是,因為盆栽蔬菜產量太高,總也吃不完,所以吃野菜的機會很少。

還有很多不是我種的,而是自行生長的野草野花,即便在干旱的氣候下,也能讓整個院子綠意濃濃,讓人驚嘆。龍葵是我很喜歡的,耐陰,花期和果期都特別長,從初夏到深秋,一直在為昆蟲和鳥兒們提供食物。有棵龍葵的主干不知被誰豎著劈成了兩半,于是上面的枝葉就分別往兩邊耷拉下來,但它一直活著,主干的傷口處結著硬疤,到現在還在開花結果。有一小塊地上長了幾株茜草,從沒人給澆水,但它們順著紅葉石楠的枝干往上攀援,長成了密密麻麻的一大團。爵床開的粉紅色小花很典雅,美感一點不輸給人工栽培的花卉。百日菊的每朵花真的都能開很久,不知有沒有百日,但兩個月以上是肯定有的。還有酸漿、野麥子、野艾、鴨跖草、鵝腸菜、鐵莧菜、一年蓬……以及很多識別不出的小植物,算是個百草園了。

琉璃苣

琉璃苣

后來我了解到,這片土地去年之所以寸草不生,是因為被噴了除草劑。今年,有了我這種懶得除草,還特別愛草的主人,看似貧瘠的土地很快變得充滿生機。幾次有人想來打藥,因為我家有人當場阻止,都作罷了。

夏季的晚上,這片草叢里的蟲子叫聲比其他人家地里的要響亮得多。到處都是各種形狀的蜘蛛網。每天白天來覓食的蜜蜂、蝴蝶、食蚜蠅、蜻蜓、蟌和瓢蟲都很多,熱熱鬧鬧,有了那么一點點我想念的荒野味道。

不過,這里畢竟不是真正的農村,地也不屬于我。這樣放肆,最后還是付出了代價。

九月初的一個周末,我去南京,家人去了其他地方,回家后我剛下車,映入眼簾的就是“慘案現場”——屋前屋后大片的野菜野草全都蔫了,葉子失去了光彩,皺巴巴地縮了起來,但其實剛下過雨,地里還很濕潤,植物不會是干死的。后來一問鄰居才知,是物業趁我家沒人在,“幫”我們打了除草劑。但草長得太茂密,有些走不進去的地方沒有被打藥。而那些種菜盆,因為里面長的是普通的蔬菜,也得以幸免。

事情已經發生,無法挽回。我花了半天時間把所有殘骸割下來扔掉,也在憤怒中思考,“可能我的確做過頭了,可能還是應該入鄉隨俗吧”。發生被人噴除草劑這樣的事,我首先想改變的是我自己的做法。當有了這個念頭的時候,我被自己嚇到了。以前我曾經一直希望能分享生態理念,但是當真正身處家鄉這樣的環境,我變成了一個孤立的、完全沒有同類的個體,于是幾個月內就轉變了態度,我感覺以自己現在的狀態,是沒法在這里做什么理念推廣的,能照顧好自己就已經很好了。這樣的轉變,我很難說清是好事還是壞事。

蟲子并沒那么可怕

我認識的生態農友們給我講過不少慘烈的蟲害事故,所以我對蟲害的問題曾經是非常擔心的。不過初春時,因為一件事我就改變了態度。
當時,新栽的櫻桃樹、黑布林、山楂和石榴都陸續長出了嫩葉子,某天,突然發現蚜蟲已經悄悄占領了所有果樹。每片嫩葉背后爬得密密麻麻,不少葉子都卷曲起來,看上去很難長大了。有兩天晚上,我用高壓水槍噴水,蚜蟲也只是被噴掉一小部分。選擇在晚上噴水,是為了避免噴到白天活動的蜜蜂等小飛蟲。但是第二次噴水時我就發現,晚上噴水一樣有害處。當看到蜘蛛們被水噴得踉踉蹌蹌從樹上跌下來的時候,我似乎立刻醒悟,收起水槍,跟自己說,不管了,什么都不要噴了,也跟家人一再囑咐,什么都不要噴。因為哪怕是最溫和的藥,哪怕僅僅是水,都會對益蟲有影響。我選擇去相信,一定會有合適的天敵來對付這些蚜蟲。
結果,這些樹上的蚜蟲,我也不知道究竟是被誰吃掉的。放手不管半個月后,蚜蟲就幾乎消失不見了,這時雖然樹葉的確長得不旺盛,但樹都還頑強地活著。在后面的時間里,我沒有對任何植物使用任何藥品,包括以前聽說過的多種自制天然農藥的方子,我連做都沒做過。也沒有再用過高壓水槍噴水的方式除蟲了。
初夏時,石榴樹開花了,幾乎每朵花上都生了密密麻麻的蚜蟲,我只當沒看見,心想,新栽的樹,不讓它結果也許是對的。沒想到,這些花其實還是保留下來很多。石榴樹后來結了八個大果子,被人偷了四個,我們吃到了四個。很甜。

一只橙色的蝽

一只橙色的蝽

有的時候我甚至會主動養蟲子。夏天空心菜長得非常快,來不及吃,于是有一盆就當盆景養著。后來某天終于去采摘,撥開濃密纏繞著的枝葉,發現一共三條食指粗的、屁股上帶弧形尖尖的天蛾幼蟲,不知是吃了多少菜葉才長得這么肥壯的,但這盆菜的旺盛程度并沒受影響。可見,有些蔬菜的確可以用來跟蟲子們分享。這些圓圓肥肥的幼蟲太可愛了,長這么大不容易,沒舍得殺掉,我就把它們抓起來,放到紅薯盆里了。反正紅薯葉也多得很本吃不完,我不介意它們幫我吃點。

但有的時候,看情勢不對,我會手工捕殺一些蟲子。紅薯上生過一種會把葉子包成餃子形、自己在里面躲著大吃的毛蟲,那個餃子形的部分會被它們從里面吃得只剩葉脈。這種蟲一度泛濫成災,不得不捉。我開始是打開“餃子”去捉,但這時蟲會扭動身體,彈跳到草叢里,就再也捉不到了。于是改變策略,不打開餃子,而是手指輕輕摸摸外形,找到那個鼓起來的部分,捏扁它,這樣蟲子是無處可逃了。專門捉了兩三次之后,紅薯們也就恢復元氣了。秋葵呢,則是長過一種會把葉子包成蛋卷形的毛蟲,當它們長到幾乎每片葉子都被卷了一角起來,我終于下狠心去捕殺了,還好,每次打開“蛋卷”的時候,這種蟲不會彈跳著逃走,捉起來很容易。

還有本來用來驅蟲的香草,包括羅勒、蒔蘿、鼠尾草、迷迭香、百里香,都多少生了蟲。我并不愛吃這些香草,所以只馬馬虎虎捉過幾回,其它的就聽天由命。最后死了一小部分,大多活得還比較好。特別是百里香,整體體積比年初剛栽的小苗擴大了上百倍。

今年遇到的最難對付的蟲,應該算是白粉虱。先是從兩盆薄荷上開始泛濫成災,后來蔓延到紅薯和羅勒。葉片背面密密麻麻全是若蟲,一撥弄葉叢,成蟲就像白粉一樣到處亂飄。意識到問題時已經太晚了,薄荷葉已經生了黑霉斑一樣的東西,許多葉子枯萎凋落了。我不希望紅薯也變成這樣,就決定采取除蟲措施。先是用吸塵器吸了好幾次,但是若蟲是吸不走的啊,必須想其他辦法。搜到國外網友介紹,用蚯蚓糞管用。我就先買來數十斤蚯蚓糞堆在植物周圍,過了幾天又從本地的漁具店買了十小包紅蚯蚓,總共得有兩百來條吧,分散開放生到盆里。這以后也就不再用吸塵器作戰了。

過了不到一個月,紅薯是沒問題了,幾乎不再見到白粉虱的蹤影,但是薄荷還是半死不活,葉子掉光了一撥,新長出來的依舊是爬滿了白粉虱。還好,基本沒有向其他植物蔓延的趨勢。算了,不想管。蟲卵很可能就是來自溫室長大的薄荷苗。只能希望這個冬天氣溫不要失常,能低到把蟲卵凍死。

紅薯葉子背面的白粉虱(若蟲?),背景是葉子已經掉光的薄荷的殘枝(后來又長了新葉出來,但依然在被白粉虱禍害)

紅薯葉子背面的白粉虱(若蟲?),背景是葉子已經掉光的薄荷的殘枝(后來又長了新葉出來,但依然在被白粉虱禍害)

蟲子們來來去去,我并沒有完整地一一觀察,也沒有做過記錄,這里只是憑記憶分享一小部分。

記得初春的時候豆角發芽,小苗被陸續吃掉了近一半,可能是地老虎干的,于是學著書里的做法,在每個苗周圍套上牛皮紙做的“防護欄”,盆里灑草木灰,后來一個苗都沒再少過。西紅柿,在屋頂種的只偶爾生了很少的幾只蚜蟲,很快就不知被誰給吃掉了。在院子里種的西紅柿生了不少鉆心蟲,不過我沒有管它們,畢竟西紅柿總產量還是很高,有一陣子家里堆了滿滿一筐熟透的。辣椒結得也非常多,一串串像爆竹似的,偶爾會有一兩個被蟲鉆了孔的,但從沒有受過大肆破壞。菊芋的葉子被一種不知名的刺吸式害蟲幾乎全面覆蓋,但最后還是竄得老高的開了花,最近收獲了不少塊根。

菊芋的花,這株長到了大約三米高

菊芋的花,這株長到了大約三米高

最神奇的是木耳菜,這可能是我種的蔬菜里面唯一一種什么蟲子都沒生的,而且長速極快,可惜家人不愛吃,因為太黏了。我試著把一部分木耳菜葉曬成菜干,黏液居然就消失了。而野菜們(除了菊芋和蜀葵以外),總體來說大多沒有遇到明顯的蟲害。

這些各種各樣的蟲子,雖然我大多不知道名字,但發現一個很明顯的特征是,它們都有選擇性,比如盡管院子里到處都是植物,但是吃蜀葵葉子的毛蟲絕不去碰緊鄰的其他花草,吃果樹葉子的蚜蟲絕不吃野菜,吃菊芋葉子的蟲也只在菊芋上被發現過。這點我覺得確實挺神奇。多樣化交叉種植的好處,也在這里體現了出來。假如所有土地全種同一種植物,生了蟲的后果可能確實是很可怕的。

現在我對蟲子們的認識也就才剛剛開了個頭吧。不再像以前那樣擔心它們搞破壞,但也知道不能太放任不管,得留意觀察,必要時及時采取措施。我猜想,在這樣植物非常多樣化的小院子里,只要保持應季種植、不打藥、不傷害益蟲,那么蟲害再怎么也不會嚴重到哪里去吧。在這么小的面積里,偶爾手工捉捉蟲其實費不了太多力氣,也算是一種跟植物互動、鍛煉身體的好機會。

不過我今年獲得的這些經驗,可能只在這樣的干旱氣候下才適用吧。我還沒有過在濕潤的氣候下種過菜,據說如果老是下雨的話,種植還會遇到不少困難。這得等我具體實踐時再慢慢觀察了。

十月底,菊花腦開花了

十月底,菊花腦開花了

最后是一些零碎的小小感言

至于未來的計劃,有很多的未知數。這個院子會變成什么樣,我明年會怎樣跟它相處,其實我并不知道。心里總是還有一個小小的念想,我很希望能在家鄉有更大的一片地(一兩畝吧),這樣能做更多試驗,包括很想試試種糧食。但是,很難找到合適的資源,另外主要的障礙,還是在于自己。離開家十幾年了,回來的感覺是陌生遠大于熟悉。今年的大部分時間身在家鄉,心卻一直沒有回來,一直不知在哪飄著。或許我得先把心找回來,再開始下一步。難的是,現在就連怎么尋找,我都不是很清楚。慢慢來吧。

我曾以為自己懂得如何面對全球性的生態問題,以為自己能做到坦然地與痛苦共處,但今年,真正親自體驗到氣候危機,我才發現自己還有很多需要做的修煉。或許,親身體驗危機,本就已經是進一步修煉的開始了。我還是感恩自己能收到這個考驗。

從當下的生活來說,我想提醒自己,要時常注意觀察和調整自己的心態,觀察和調整自己與人相處的方式。自己的心態既會影響他人,也會影響植物的狀態。保有一顆平和、敞開的心,可能比不打藥不除草更重要。

冬天我要外出一陣子,菜園轉手給了我爸,他直接把青菜全種在院子的地里了,說這段時間物業不管。

冬天我要外出一陣子,菜園轉手給了我爸,他直接把青菜全種在院子的地里了,說這段時間物業不管。

圖文來源:羅格谷

有機會專欄作者 Jing
從點滴處實踐有機生活,享受每一天。
關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rejetk.com)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