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default > 他們在這個國際生態村,種植高山水稻

他們在這個國際生態村,種植高山水稻

?1

提起胥嶺,生態圈的人盡皆知;提起這里新村民的生活,可能一些人知道;提起這里種地的,大片梯田油菜花景觀的開墾者——乾泰農業,可能很少人知道。本文是胥嶺國際生態村新村民萬小清寫的一篇介紹胥嶺生態稻種和鄉村故事的文章。

與乾泰的認識是不打不相識。因為誤拔油菜的關系,一開始認識負責種植的大吳總,說話直接,有“本地人”的地氣和底氣。他說,這里的梯田都是以前的老祖宗一點一點用石頭壘起來的,我們不能看著這么荒蕪下去,我感覺到那種對土地的深沉的愛,是我們這些只是為了過“一種生活方式”的新村民,或者只是把鄉村當做一種情懷甚至消費的人,很難體會的。當他們種地時,不把情懷掛在嘴上,骨子里有著對這方水土的依戀。

后來接觸負責整體運營的小吳總(大小只是按年齡的習慣稱呼),看他跟老村民打交道,都是用本地方言,有一種很自然的,原本的熟悉和親切感。他們原本就是同一個行政村的,村里的老人都是沾親帶故的長輩,因此逢年過節,也會給老村民送些粽子,月餅之類的禮物。后來慢慢接觸多了,反而感覺到一種難得的仗義,說話直接,但是對人對事有很多的體貼。前幾年隨著他們董事長一起做房地產,全國各地跑,現在回到這個村里,是熟悉的土地,是熟悉的父老鄉親,多少還是有一些傳統鄉村的土地-熟人社會的生活形態。

2

很快,看到他們積極的行動力。沒過幾天,看到公路兩旁的垃圾,以及雜草清理得干凈整潔。古道上,荒蕪的雜草也清理得非常干凈。當即體會到,畢竟是做農業的,果然很有實干精神。

今年油菜收割完,乾泰開始開墾梯田,灌水,準備種水稻。胥嶺的地形是從山谷到山頂綿延數百米的梯田,每塊梯田不足一畝大小,可以想見開墾的辛苦程度。自從這里的年輕人開始進城,村里沒有勞動力,水稻已經幾十年沒有種植。政府為了維持景觀,還每年種植油菜花。但是多年的旱種,使得梯田的蓄水能力大大降低,很多田埂要重新修復,筑堤。經過田邊,還聽到老村民跟吳總說,田里漏水,怎么辦,討論怎么修補的問題。

3

乾泰的種植并不全是有機的,油菜的種植主要是為了景觀,但也是因為這點景觀,春天成了各種游客,生態社區的訪客來的主要吸引點。一級級梯田油菜花鋪滿山谷到山嶺,整個胥嶺宛若仙境。當其他人不停地辦活動,拍照,吸引人來的時候,乾泰在某種意義上確實做了幕后耕耘的角色。

在接觸的過程中,我們也經常談到有機種植的好處,當然對于一個農業公司來說,這種轉變需要時間和契機的。不料今年夏天,我們還在云南的時候,吳總打電話說帶我們去看一個自然農法種植基地。后來又見他多次去這個基地考察,還帶了幾位幫他們干活的老村民一起去,并說與他們有合作項目。看到這樣的轉變,我自然是欣慰的,對于一個從未接觸過有機種植的農業公司來說,全然的轉變是有風險的,但是看到他們愿意去了解,去改變,我覺得這是鄉村的常態,也是鄉村、農業的希望。

4

五月份,正值他們插秧的時候,我沿著古道走到山腰上的梯田,看到幾個老村民正在拔秧苗。旱地育苗,很多雜草與秧苗混在一起,幾乎分不清哪個是秧苗,哪個是雜草。一位老村民說你去那邊看看,那些草是不是秧苗。我走過去,仔細看,很快就分辨出來了,秧苗的根莖更加結實,而雜草有些柔軟,或者輕一點。

古道邊上,看到他們在坡地上種植了好多夏季的蔬菜瓜果,玉米、黃瓜、西瓜、四季豆、黃豆等,都長得蔥蔥郁郁,雜草在其間,也長得生意盎然。吳總說,蔬菜他們都沒打農藥的,還經常叫我們這些新村民去摘他們的蔬菜。前兩天割完水稻吃飯,吃到一種味道極好的酸脆酸脆的腌黃瓜,就是當時大串大串的黃瓜做出來的,當時看到老村民在那里洗曬,用傳統工藝腌制。

5

九月份,稻子開始變黃。平原上的水稻大概在一個月前就開始收割,這里的海拔五六百米,比外面平原上的水稻生長周期要長半個月到一個月。因此大米的味道和品質也自然比外面好很多。吳總說,小時候他們就知道胥嶺的米好吃,(他們在山腳下的邵家村),胥嶺的老村民自然說起來一幅自豪感。西瓜,由于夏季早晚溫差大的緣故,也比一般的西瓜更加甘甜。連蔬菜也比外面的好吃,我們自己當然深有體會,吃習慣了這里自己種植的蔬菜,偶爾去城里能感覺到明顯的差異。這里的豆腐更是一絕,老村民說是水好的緣故。在這里待了兩年,很多蔬菜似乎是第一次吃到它真正的味道。

6

進入10月中旬,水稻開始泛出金黃,金燦燦的一片,比春天的油菜花更加飽滿,成熟的美。正直秋高氣爽,層林盡染,胥嶺最美的秋色了。一天在古道上遇到吳總,看著大片的金黃的稻田,我說,我們什么時候幫你割水稻吧。

這天,約了一幫新村民,大大小小十來個人,去割水稻。孩子們,大人們,都很興奮,對于習慣了城里生活的人來說,是難得的體驗。前段時間,帶著小黃金走古道,小黃金問,媽媽,這是什么?我說是水稻,里面就是我們吃的大米。她很興奮,每次經過就說,媽媽,這里面就是我們吃的香噴噴的大米。

割水稻的地方,在村莊略下邊的山嶺上,能望見前面遠處的山,左邊是繽紛山林,右邊是裊裊村莊。一群男人女人,孩子,歡樂地割水稻,你追我趕,非常開心。突然發現,割水稻這件事,幾個老村民在那里割,感覺是辛苦的,而一幫大大小小的孩子一起,就變成了樂趣。

割完水稻,男人們抽煙,聊天,談論一年的收成,女人和孩子們玩起了跳繩游戲。

7

與一位老師閑聊,說起以前的鄉村,孩子與大人一起收割的情景,兒時的樂趣。這種對季節性的作物的生長感知,對糧食怎么經過土地的孕育,經過雙手變成餐桌可口的食物的過程,現在已經慢慢淡出了大部分孩子的生活,也淡出了主流社會所關注的存在領域。在大部分孩子的意識中,超市是一切食物的來源。

十個大人,若干小孩,割了一個下午,大概完成一畝大小梯田的水稻。看著一塊塊梯田層級而下,還有至少幾十畝水稻要割。最近一段時間是秋收繁忙季節,老村民都忙著手茶籽,據說今年的茶籽收成是去年的兩倍,老村民都忙不過來,因此乾泰的水稻,一直找不到足夠的人來收割。如果想來鄉村收割體驗的,可以留言告訴我們。

 

割水稻的時候,吳總帶了兩個朋友也一起來割,并說,他就是胥嶺人。我突然感覺身份的模糊感,與恍惚感。乾泰是這里的農業公司,是現代化農業(當然由于梯田的緣故,種植方式還是農耕時代的,理念上是現代化的),是城市化下的農業生產;而吳總本人,又是這個村的,當然現在也已經城市化了。當他穿著西裝在這里割水稻的時候,又儼然是一個城里人,或者老總親自下田的意味。而我們,來自全國不同的地方,現在來到這里生活,在生活方式上,已經完全與這里融為一體,男耕女織,或者半農半X,已經融入土地,融入這里的鄉里社會,似乎我們是在這里真正生活著的人。感覺我們都在過著一種身份交叉,或者互換的生活。

也可以說是城市與鄉村,界限正在慢慢模糊,當有一天,農民變成了農夫,可以白天種地,晚上讀詩(托爾斯泰晚年的生活);當老師們可以上午教書,下午去看菜苗的長勢;當談笑有鴻儒,往來有白丁;當我們的工作與生活不再分離的時候;當每一個鄉村都有孩童的歡笑與老人的陪伴;當一個社會的最高文化可以在鄉村的任何一個角落存在的時候;當最高精神可以在當下的生活中踐行,呈現的時候;這就是鄉村真正復興了,這就是文明的最美呈現了。而鄉村,正是可以承載這一切的最合適的人-社群-自然共同體的載體。

89

末了,其實是想幫他們推一下水稻的,寫著寫著變成了一個生態社區形態下的鄉村故事。他們不是一個嚴格意義上的生態人,但是受到各種力量的影響,正在慢慢轉變,今年的水稻大部分也是有機種植的。在這個生活著的鄉村,我感受到這個村莊的美好,以及它的土地上長出的一切;感受到了他們作為種植者的努力;感受到他們還堅守在作為故土的鄉村,致力于這里的發展,并與生態村的各方力量良性互動。

我們作為一個普通新村民,作為一個鄰居,希望幫他們做一些宣傳和推廣,也希望更多的人去看見,鄉村發展中、新型生態村(社區)中,這樣一股力量的存在。在鄉村振興的宏大背景中,真實的鄉村復興就是這樣的在地力量一點一點推動起來的。再宏大的理念,最終都是具體的生活著的人,一點一點去呈現出來的,最終是他們,給這個鄉村注入了靈魂。

胥嶺因最近幾年生態社區的發展,形成了不同于一般鄉村的多元化,大家在這樣的多元化中,從各自生活,到相互磨合,再到慢慢形成一種自發的、共生的、互助的鄉村發展的正向能量,這樣,鄉村就有了希望。

圖文來源:一方水土 homeland

有機會特約作者
有機會實名認證,特約達人陳薇。80后,使用研究有機護膚品6年之余,曾就職于一家有機茶企業擔任品牌運營。喜好簡單健康的樂活方式。熱愛煮食、手工制作、旅行攝影、插花小畫、香薰皂等。目前在讀營養師二級。
關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rejetk.com)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新农夫伦理电影,男模特大赛张亮泳装,MYSWEETELDERSISTER-あねき,电影色片王,蜜桃乱.伦.小.说,欧美电影色五月第一页=西欧人体艺术写真,邢冬冬,色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顶尖人体艺术图片,意淫美女图片,草榴社区成人区,日本3D成人色情动画片有哪些,性都花花世界小说网,欧洲色妇,操小姨3P,亚洲色图之午夜=新农夫伦理电影=伦理电影快播九月天,空姐骚穴,明星合成人体艺,看?逼的网站,苍井空a大全性片,性感沙滩3,美女偷情自拍,淫裸图,【rejetk.com】,www.淫淫网。com,快播老太太和孙子做在线观看,妻子15p,bt种子收集器,石黑京香六部合集,麻美由真教室中文字幕快播,妹妹和我口交=新农夫伦理电影